去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得法时我还是一名大法小弟子。这些年中在大法中成长,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父母的教育和帮助,使我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用正念走在修炼的路上。但是常人社会大染缸的污染、生生世世的执着与业力不断的往出返使我在魔难和过关当中依然艰难。尤其是过情关。

每个修炼人的执着都是不同的,我个人而言,对于名利的执着很淡,但是对于情的执着却尤其难放。由于从小修炼的原因,所以我一直到大学毕业工作后都没有处过男朋友。但这并不说明我没有色欲心和对男女之情的看淡。

以前我对修炼人的婚恋问题一直是持坚决反对的态度的,现在看来,除了抑制欲望和对自己修炼负责任的考虑是在法上之外,更多的还是人心,比如怕心,怕陷入情中掉下去、看到别人分分合合为情所困,怕自己在感情中也会受到伤害、怕找到的对像不够好,满足不了自己追求完美的心、怕真正触及到自己的执着时做错事,有逃避心;又听有的同修说可以为了符合常人状态找同修结婚,还不影响修炼,心想没有感情的婚姻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不结婚。

但虽然我嘴上说不结婚不找对像,但其实情和这方面的执着心并不意味着没有。大法弟子的人心,师父看的最清楚,一定会找机会给你去掉,让你修上来;邪恶的旧势力看的也很清楚,就是要利用这些人心钻空子,让你掉下去。

由于师父和大法给予我健康的身体、开朗的性格和宽容、善良的生活态度,使追求我的人不少。以往我都是果断拒绝的态度,其中有的就成为朋友并明白了真相,有了好的未来。但这过程中其实并没有真正触及到我执着于男女之情的人心。

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

去年一个常人朋友开始追求我,无论我怎么拒绝、打击他,他都锲而不舍,对我无微不至、百依百顺。这让我起了强烈的欢喜心,在别人面前被人宠爱证明自己多有魅力的显示心,爱听好听话的心,虽然仍保持天天学法,但已完全没了正念。当他再求我当他的女朋友时,我已是违心的拒绝了。没想到他竟然哭了,并且以死来哀求我。我的善良此刻已没有了法的威力,而沦为常人中的怜悯之情了。再加之我给他讲真相时,他都静静的听,说他母亲也曾炼过功,并且愿意为了我三退,为了我什么都能放弃。执着被爱的人心,怕再拒绝被他说我不好、说大法不好的求名心,怕失去这段看似真心的情意,我勉强的胆胆突突的答应了。

之后我的修炼状态每况愈下,只能是强迫自己学法。知道学法要严肃,不能走形式,所以一走神的时候就重看一遍。但由于情的干扰,又会经常走神,所以一讲法要看很长时间。虽然都看進去了,但是没有对照自己,甚至明知道不在法上,也没有去归正,做不到实修,没有提高,反而在往下掉。在色欲心的驱使下,每次与他亲近时都觉得甜蜜,但是回到家学法时就会有非常强烈的罪恶感,觉得修炼人不应该那样。可是由于当时情放不下,也不想放下,结果就象吸毒一样,明知道不好,但总是戒不了,一手抓着神,一手抓着人,巨大的压力让我痛苦万分,又无可奈何。

相处中,我发现对方为人处世的态度和方式是完全常人化的,而且是业力满身、极度自私、受党文化毒害深重、正念全无的,这让我感到了修炼人与常人的巨大差距。后来在他生病时,我去看望他,让他念大法好,给他真相护身符,他竟然拒绝接受并说出实话,他并非真心认同大法,而是为了追到我,得到我的认可才那么说的。我再给他讲真相,他根本听不進去。这时我才幡然醒悟,看到他的本来面目。既然不接受大法,我决定与他分手。

让我最受打击的是,他欣然同意,与之前追我时的态度判若两人,绝情而又冷漠,还说了很多伤人的话。真是象师父说的:“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的自尊心、爱面子心,争强好胜的心,虚荣心全起来了,一向清高孤傲的我怎么能受这样的屈辱。虽然我表面强装冷静,没有发作,但内心已是怒火冲头,完全混同于一个常人了。

这一次真的是触及到了我的根本执着了,针对我所有隐蔽很深的人心来了一次全面的大暴露。此后的一段时间,我长期处于这次的魔难当中,不能自拔,经常因为委屈心,以泪洗面;怨自己太不争气,因为心性有漏,上了旧势力的当而产生悔恨心;感觉因为他自己掉下去了,对不起师父,没过好关,对他产生怨恨心和推责任的心;当看到他又对别人好的时候,由于妒嫉心而产生仇恨心和报复心,想让他这种迫害修炼人的邪恶常人遭到报应。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在执着、欲望、情魔和旧势力的围攻中,凭着最后的正念和师父的慈悲保护,并没有突破人的底线,没有失去作为一个修炼人的资格,否则真是要毁于一旦,无颜再面对师父了。

“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2]

大法是无边的,师父是慈悲的。我没有过好关,但师父没有嫌弃我放弃我,反而更加帮助我点化我。回想十多年来风风雨雨的修炼历程,在邪恶的迫害面前我都能坦坦荡荡、正念十足,这么一个小小的情关怎么能把我难住呢!怎么能阻挡我精進的脚步呢!我一定要珍惜走过的路,努力实修,超越魔难,走好以后的路,不再让师父失望。

我开始加大力度学法,只睡三、四个小时的觉,把三十九本大法书又系统的学了一遍。平时把向内找发现的执着心记在本子上,经常看一看,提醒自己及时去掉。把写有“实修”的两个大字的纸贴在醒目的地方提醒自己,归正平时的一思一念,加大力度发正念,只要一有人心欲望上来,或者是以前回忆的画面干扰,就发正念铲除,坚决不承认那是真正的自己。要正念,不要人心。在每次发正念清理自己时都加上: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都由师父为我做主。清理我空间场的一切情魔烂鬼,从我生命的最本源解体构成色欲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的一切因素。不看电视,上网时不看电视剧和电影等能勾起人的情的东西,不听情歌,多听大法歌曲。在走路或者是坐公交车的时候听《九评》、《解体党文化》或者是背《洪吟》,不给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胡思乱想的机会。并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利用一切有利条件讲真相,多救人,把心思放在修自己和救众生的正事上。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实修,我改变了之前的修炼状态,放下了许多人心。一天晚上,我梦到之前的男朋友与我前世的缘份。原来前世的他,为我付出了很多,财富、权势、家庭,甚至是生命,就是想要和我在一起。但最终我没同意,还说我并没让你为我做这些呀,也没说你为我做这些我就会跟你在一起呀。就连他父母来苦苦哀求我都没心软。可能他这个生命一直怨恨我,在这一世找到我来还他的情债。不管事实是否如此,我对他已经没有怨恨了。他对我好的时候也好,对我坏的时候也好,或许都不是他真正的自己,而是旧势力利用我们之间的这段渊源来检验我,从而达到毁掉我的目地。一个常人被控制是轻而易举的,他只是旧势力手中可怜的皮影,是我当时没有正念正行,没有修好,没能救了他还差点儿害了自己。这时候我才体会到,执着的时候是自寻烦恼的苦,去执着的时候是撕心裂肺的苦,当真正放下的时候就不觉得苦了。真是“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3]。

在反复的学法、向内找、去执着的过程中,我渐渐恢复了精進的状态。写出这篇交流文章,一方面是想全面曝光自己隐蔽很深的肮脏的人心,使它们在我的空间没有容身之处,彻底清除它们,修好自己;另一方面是想给和我有类似执着的青年同修提个醒,希望能对同修们有所帮助,我们互相切磋,共同精進。

在此感谢明慧同修的无私付出,让我们每周看明慧的时候都能有加油打气的感觉,使我们添正念,再精進。

个人所悟,如有不足,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