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折磨 多少次昏死

河北宣化县法轮功学员郭正清被迫害致残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郭正清,一个河北的壮年汉子,原有着一个火红的生意,养着家小,过着平静的生活。然而因为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修炼法轮功的他,被中共警察绑架、黑狱关押、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残。

修炼大法

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县段家堡辖区内,有一个三百来人的小山村叫石湖里村,郭正清一家就住在这里。

一九六零年出生的郭正清,有兄妹七人,他排行老四,一米七三的个头,体重180斤,身体壮实、头脑灵活,他曾承包果园,也曾被村人推选当了村主任,他真心为民办实事、不贪不腐,在村里口碑很好。三年下来,因为不适应官场上的腐败与黑暗,郭正清离开官位,凭着自己灵活的头脑和一双巧手,自学了家电维修技术,在宣化县开了“隆化电器维修部”,由于他技术过硬,生意上红红火火。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郭正清修炼了法轮功,修炼法轮功使他的心灵和身体都得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决定要真正按照“真、善、忍”去做个好人,比好人还要更好的人。自此他踏上了一条光明幸福的返本归真之路,他的心胸越来越开阔了,为人更加包容和理性了。

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一时间所有喉舌媒体开足了马力诽谤谩骂法轮功,同时在全国各地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宣化县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无端抓走。

郭正清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最初的反应就是想告诉政府部门对法轮功迫害这个决策是错误的,想把自己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情况告诉给决策者,把事情的真实情况说清楚。于是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郭正清去北京,在天安门金水桥上打开了“炼法轮功是人的权利”的横幅,当即引起许多人的欢呼与共鸣。

警察马上扑过来,把郭正清抓进警车,在车内他又推开车窗高呼:“法轮大法好!”一警察用一根一米长的裹着胶皮的螺纹钢棍,“砰砰”的猛击他的头部,当时他的左眼被打伤,头部血管爆裂,从鼻孔流了三天黑血。

被酷刑致残

张家口市驻京办恶人将郭正清劫持回宣化县,在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个月。在此期间,郭正清遭受了包括戴背铐、砸脚镣、坐铁椅子、野蛮灌食、殴打等多种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宣化看守所的背铐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它不是正规的手铐,是两个U形铁环,两头有孔,中间用一根铁棍穿过,再用锁子锁上,人戴上这种背铐,最多两个小时,手铐会深深勒进肉里,手就会肿胀起来,令人疼痛难忍。铁椅子是一种铁制的椅子,人被关在里面双腿动弹不得,时间长了腿都肿起来,放下来不能正常行走。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而所谓的灌食是什么样呢?把人强行按在铁椅子里,由两边强行拉住两只手或把手背铐在铁椅子上,用力固定住人的头部,从鼻孔往胃里插管,被灌食的过程非常痛苦,有一位名叫孙艳青的女法轮功学员就是在宣化看守所被强迫灌食而死,当时恶警拼命隐瞒真相。郭正清三次被强迫野蛮灌食,八、九个人按住他,把插管野蛮的插入他的鼻孔里,三次下来他已满脸是血,连在场的一个护士都不忍看下去,一个劲儿说:“不能这样灌!这太残忍了!”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十九个犯人行凶

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是经常的事,看守所恶警经常指使犯人殴打他。一次,恶警指使十九名犯人毒打他,他被打的浑身是伤,疼痛难忍。打完后,警察奖励每一个打人者一支烟。

还一次,郭正清被打昏过去三个小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郭正清先后被恶警和犯人残暴毒打五十余次,由于长期遭受毒打及各种酷刑折磨,造成他脑血管组织损伤,两鼻孔长期流血不止。不到一年,郭正清本来健壮的身体被迫害得腰直不起来、腿经常抽筋,全身颤抖,大小便失禁;双手双腿严重扭曲变形,手不能写字、拿东西,行走困难。视力由原来的1.5下降到0.2,在看守所超期关押12个月的时候,双目失明。到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的时候,郭正清被迫害的瘫痪不能自理,后来恶徒给他插上了导尿管,他只能每天躺着,后来尿里带血也没人管。为了身体能尽快恢复,郭正清决定必须坚持炼功,他忍着难忍的奇痒和疼痛把尿管一点一点拉了出来,带出大豆般大小的气泡和一滩血。郭正清在看守所被迫害成了这样,但是在外面的家人却对此一无所知,每次家人去看郭正清,都遭到拒绝。郭正清被非法判刑、劫入监狱,都没通知家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虽然通过炼功,郭正清的身体有所恢复,能够站起来了。但是已经被迫害致残,走路只能一寸一寸的挪。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宣化国保大队大队长张艳雪竟然还要竭尽全力地把他送往沙岭子监狱和涿鹿大塘湾监狱,看到郭正清的身体状况,监狱都拒收。最后不知道警察用了什么方法,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郊监狱竟然收下已经被迫害的严重残疾的郭正清。

人间地狱

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郊监狱即河北省第四监狱,位于石家庄市北环西路3号,两千名警察、四千在押人员。其被标榜为“文明监狱”,实际是人间地狱,黑暗无比。

北郊监狱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牢之一。监狱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编在一起,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班,每天不断用造假的录像强迫进行洗脑,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如: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犯人和警察轮番值班,一看到法轮功学员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坐板凳腿”是河北省第四监狱的“发明”,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在凳子腿上,腿还要散盘起来,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上不准动,动就会挨打,真是十分残忍。还有:用脚踢双肾、烟蒂烧双足、铁片打头部、插胃管灌盐水、打耳光、遛镣、限制饮食或禁食禁水、甚至禁上厕所;据犯人的经验,在这些酷刑下,一般四天人就开始尿血,五天就精神崩溃了。

北郊监狱的狱警经常指使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那些杀人、强奸、抢劫之类的暴力犯成了监狱警察的臂膀。如果打得狠可记功减刑,有的犯人被调到攻坚班去当打手,有的受不了那种残忍和血腥,又主动退出来了,宁肯放弃减刑机会也不干那种丧尽天良的恶事,最后教育处只好找那些最恶毒的没有一丝人性的犯人去当枪使。

多少次折磨 多少次昏死

刚进监狱时,郭正清的腿已经罗圈、两脚已经变形外掰、不能穿鞋、走路困难,手也严重变形。因为他坚持信仰、拒不“转化”,本已被迫害致残的他从一进监狱就不断遭受毒打。

二零零三年三月,郭正清被第五监区弄到攻坚班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先是施以“熬鹰”酷刑,连续八天七夜不准睡觉,三中队指导员刘汝峰和犯人连日连夜毒打他,致使他数次昏死过去,头被打得肿起来老高,第八天他的脸和手脚都变了形。最后一夜被毒打昏死过去直至后半夜才苏醒。

在刘汝峰的授意下,刑事犯李华和石春生包夹迫害郭正清,这两个犯人经常故意找茬迫害他。不准郭正清说话,不管说什么,只要一开口,犯人李华就会用一尺长的复合板猛抽郭正清的脸,直到板上沾满鲜血。李华边打边叫嚣:“这是队长的指示,不让郭正清说话。”有一天收工回来,犯人石春生故意将郭正清推倒在地三次,使郭正清本已重伤的右腿右脚再受重伤,右脚成一百八十度严重错位不能动,在高高肿起的脚面和脚趾连接处起了一个如鸡蛋大的黑血泡,被抬回监舍后,石春生还幸灾乐祸地大笑,当晚郭正清四次上厕所,两次是坐着用手一点一点挪过去的,两次是爬着去的,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郭正清上厕所只能爬着去爬着回……

即使这样,郭正清还是本着修炼人的慈悲胸怀告诉石春生善恶有报的道理,但石春生不信。不到一周,石春生突发心肌梗塞,抢救过来后腿疼痛难忍,过了几天就瘫痪了,两个月后经治疗能拄双拐下地。后来石春生再也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北郊监狱不到三年的时间,郭正清遭到七十余次的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被折磨成重病缠身、严重伤残不能自理,右手三年拿不了勺子、更拿不了筷子,他的双手、双臂、脚、腿乃至全身都是麻木的,连脸部和嘴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

迫害还在继续

郭正清出狱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奇迹般的恢复了许多,但是因为受迫害太严重,至今还不能完全像正常人一样工作。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宣化区东升派出所恶警突然闯进郭正清家,以他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为由,试图绑架他。郭正清义正词严:宪法规定公民有知情权,任何侵犯公民知情权的行为都是违背宪法的行为。各国发送到宇宙空间的卫星电视信号是全人类的共享资源,老百姓自行安装的卫星电视接收器收听收看是合理合法的。不允许民众安装大锅不就是怕老百姓看到真相、明白真相、封锁进步的文明信息,尤其是封锁国际民主思想理念,从而垄断式地搞其强权独裁统治。要达到这一罪恶目的,所以才煞费苦心的掐断一切信息来源,把国民都封闭在中共营造的铁笼子里,被它愚弄、毒害、迫害而不自知。在场恶警自觉理亏、哑口无言,最后绑架没有得逞。

郭正清的经历,再一次证明共产恶党的残暴、卑劣。希望更多人能更深刻的了解真相,摆脱共产邪灵的束缚、抛弃中共,看清自己该走的路,退出中共的一切相关组织、选择得救才是明智之举,才能拥有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