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电视连续剧剧本:春暖花开(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

第三集

菜市场。
铺面林立,摊点成排。人来人往,大包小包,各种车辆,熙熙攘攘的。

林枫(非常疲惫地到一摊点):哎,白菜多少钱?
小贩:两毛五。
林枫:一毛行不?
小贩:不行啊,一毛钱拿都拿不来。
林枫:前两天不才一毛吗?
小贩(不屑的):今天就这个价!(迈过脸去吆喝)哎,白菜两毛五、白菜两毛五了,你要吗?要多少自个捡……
(林枫见人家不理她了,就又往前走。)

医院门前为林枫解围的中年妇女(慈眉善目,精神坦然。对林枫):妹子,买菜啊。
林枫:啊,嫂子。你也买菜?
中年妇女:是呀。妹子又工作又做家务的,辛苦啊。
林枫:是啊是啊。唉,这年头辛苦算啥。大嫂,那天多亏你了。
中年妇女:没啥。我叫文梅,四海机械厂的。
林枫:机械厂的?不是搬到省上去了吗?
文梅(笑):破产了!
林枫:破产?那电视上不是说你们合并到省属的……
文梅(苦笑):电视?电视上是那么说的,但实际就是破产了。机器都给卖了废铁,厂基地都捣腾给了房地产了。大小头头们都调走了,扔下我们下岗工人半死不活的没人管。
林枫:大嫂,我还欠你两毛钱呢。给。
文梅:(憨厚的笑了笑):傻妹子,两毛钱能干个啥?
林枫:那不行。嫂子,那天要不是你,我麻烦可大了。
文梅:哪有啥?在那种情况下谁不出来解个围呢。我那天也是凑巧路过。算了。(硬是不要,林枫硬是给装了进去。)
林枫:谁解围!也就只有嫂子你了。嫂子,我那天也太危险了。后来我想起来了,那小伙子是我们学校开除出去的双差生,我还给上过课,也批评过他。你看他记恨我了不是?现在的学生可真坏。你说,我那天要是真的给人家打个三长两短的……我还上有老下有小的,从小就少吃缺穿的,好不容易考了学干这么个工作。嫂子,我也不知道咋回事,总是不顺。你看,去看了个病,就遇到那样的事儿了。要是叫那小子打个头破血流的,还不满城风雨?叫我怎么见人呢,实在是该谢谢你了,嫂子。
文梅:不用不用。其实我现在也不是特别困难,这两天我找了工作干着呢。
林枫:(特别高兴)啥工作?
文梅:给这市场打扫卫生。
林枫:(有点失望)一月多少钱呀。
文梅:一百跨个零吧。
林枫:(更加失望)才一百多啊。
文梅:这已经不错了,在厂里的时候,我们每月熬到头还没一百呢。现在我在空闲时间帮着贩子们卸个菜啥的也挣点。比以前好多了。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首先做个好人。
林枫:师父?你师父?
文梅:我们师父是李洪志大师。
林枫:气功大师?
文梅:法轮功创始人。
林枫:你相信气功?
文梅:相信啊,还实修呢。
林枫:难怪呢,我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
文梅:是吗?妹子,怎么个不一样呢?
林枫:当然是好的不一样。嫂子,你真是因为学了法轮功才变的这么好的吗?
文梅(深深的点了点头):是啊。其实我以前是很自私的,还爱骂人,好斗,就是学了法轮大法我才知道要与人为善的。
林枫:我还以为你是学雷锋呢。
文梅:雷锋?是学过,咋学的?给人做个样子呗。心里想的是看看能不能捞点啥好处。比如拿个扫把在领导指定的地点扫他几下子,就走。学习雷锋好榜样嘛,榜样就是做给人看的呗。咱这是修自己的心,真正提高自己的心性,自觉自愿的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和追求表面的学雷锋完全不是一回事。刚下岗那会啊,我真是不知道咋活了,四门无路就知道骂人。读了师父的书,我才真正知道我应该怎么样去做人了。我觉得没啥过不去的,没啥想不通的。这心里一宽敞,啥事都不是事了。
林枫:那嫂子你具体说说你是怎么炼上法轮功的呢?
文梅:就在我刚刚下岗又生气又绝望的时候,有一天我到公园里去闲逛,看见有一群人在那儿炼功。气功这些年可多了不是?我发现我们院里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几十年的药罐子,一直是苦着个脸的,一和你说话就是儿子媳妇咋的咋的不好。可是一天我又碰到她的时候,见她气色那么好,就问她,你们炼的啥呀?她说,法轮功。我问,法轮功有啥好处?她说,好处多啦,要不谁炼?老人家说她多少年了今天这个病明天那个病的,三天两头的进医院,弄的家里人厌恶得都见不得了。俗话说的好,久病无孝子。一天老人也是到公园里闲逛,正好有人炼法轮功。光这音乐听着就感觉怎么那么美了,从来就没听到过这么美好的音乐。她就问他们让不让她炼?他们说大法的大门对谁都是敞开的,来吧,这就可以炼了。那,要多少钱呢?啥钱不钱的,炼就是了。老人一炼可真正就是好。你信不信,没一个月,她身体真是无病一身轻。现在家里啥活都能做了,腰不疼腿不酸的,不吃闲饭不害人了,儿子媳妇见了都有个笑脸了。
林枫:真的?
文梅:咋不真?不信,今天咱们就去见见这老太太去,她叫冯丽。她儿子在大堡子乡工作,媳妇在妇联。老太太精精神神的不吃药不打针的看孙子做饭,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再不闹了。
林枫:嫂子,我是这样说惯了。我信,就凭嫂子的为人我就信。其实呢,我以前也练过好几种气功,开头几天还可以,后来就都不行了。特别是那些人成天为了钱明争暗斗的,我就一个个的放弃了。钱花了不少,可病还是病,脾气还是那脾气。
(有人喊:“文梅,这儿有点萝卜,卸不卸?”)
文梅:她就是冯丽。哎,大姨,过来一下。
冯丽:有事吗?(快步走了过来。)
林枫:嫂子你生意来了,你赶快去吧。
文梅:好,我叫她老人家过来,你们聊聊吧。(朝那边)马上来。大姨,这是咱们红旗中学的林老师,想了解了解法轮功,你们聊聊吧。我去了。林老师,咱们改天再聊。
满面春风精神矍铄的冯丽已经站在了林枫的面前。
林枫伸出了双手:您好!这孩子是您的孙子吗?
冯丽:是。有点像吧。
林枫:不是有点,是很像的。初几啦?
冯丽:初一。
林枫:叫什么名呢?
冯丽:叫田运财。
林枫:这名够土的。
冯丽:他妈取的。
林枫:阿姨,您也炼法轮功吗?
冯丽:是呀。你也想炼?
林枫:我先问问。
田运财:我奶奶没炼法轮功的时候连路都走不动。是法轮功救了奶奶也救了我。
林枫:也救了你?
田运财:是啊。以前我上课就睡觉,没办法,怎么都睡,没少挨骂挨揍,炼法轮功以后我再不上课睡觉了,学习成绩一下子就上来了。
林枫:真的?!

晴空万里,白云朵朵。
公园里,绿树成荫,鲜花盛开,行人如织。
有一群人在优美的音乐中炼着优美舒展的“佛展千手法”。
他们炼“法轮桩法”。
他们炼“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
他们又席地而坐,炼“神通加持法”。
整个炼功场面是那么慈悲、祥和。前来公园的人们无不驻足、赞叹。有的自然的加入其中。公园的空地上站满了炼法轮功的人们。
林枫也站在那里看着听着。一种神圣的回归感油然而生。
林枫画外音:师父的声音是多么的慈悲多么亲切啊!这声音好像是从非常久远的年代传来的。
目睹眼前的情景,林枫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唐代诗人王维的《终南山》:
太乙近天都,
连山到海隅。
白云回望合,
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
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
隔水问樵夫。

林枫也看到了有人在偷偷的拍照,然后鬼鬼祟祟的走了。
林枫画外音:这是干什么?人家炼功有什么好拍的?
林枫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泛起一丝忧虑和后怕。她又看到:人群中学校的同事岳兴老师;还有哪个班里的一个学生?想不起名来了;还有一个邻居家的小孩。倍觉这些人们亲切、高尚、正直和无可比拟的善良。心中的阴影随之消失了。
还有许多经常碰见的人们。人们都变得那么的平静、那么的美那么的祥和。
炼完第五套功法以后,大家陆续起身。

“岳老师!”林枫跑了过去。
“林老师。”岳兴也很高兴。
林枫:你也炼啊?
岳兴:是啊,我也炼。你看如何?林老师。
林枫:看什么?
岳兴:看我,看大家呀。大家的精神风貌,表情神态,言谈举止。
人们都是那么的慈悲、文明、和气,没有人大声说话,高谈阔论,静静的秩序井然的各自走出公园融入人群当中。也有几个人在小声的交流。岳兴、林枫边散步边谈。林枫刚才的恐惧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岳兴:林老师是不是也想学呀。
林枫:我,还没拿定主意,先来看看。这音乐真好听。你们的形象都很美。岳老师,您猜猜我刚才想起什么了?我想起了王维的《终南山》。你们炼功的情景不由得使我想起“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的诗句来了。你们一个个的太美了,就像一座座山峰。特别是最后的两句:“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我的归宿在哪儿呢?现在我就要问问岳老师您了,哪儿是我的归宿呢。
岳兴:你啊,不愧是个才女。什么一到你这都是诗。你知道吗?多少人都在嫉妒你的诗才呢。这样吧,林老师,这么大的事情,我也不好给你出主意,我先借你这本书,你先看看书吧,我们的诗人。(从包里取出本《转法轮》双手交给林枫。)
林枫:多少钱?
岳兴:如果你想看,我可以送你一本。
林枫:真的?(非常喜爱的)封面这么好看。这是师父啊,师父多慈祥啊。岳老师,学功得交多少钱呢?
岳兴:义务教功,不要钱,不收费。
林枫:真的不收?
岳兴:不收。
林枫:现在哪有不收钱的?那音响设备哪来的?场地费电费啥的。
岳兴:都是同修义务服务,音响设备是那位同修个人的,联系场地出电费什么的都是大家抢着做的。你问公园管理人员给交费,人家说早有人交了。
林枫:都活雷锋了。
岳兴:(摇了摇头):不是一回事。这是修自己的,向内修,是自己发自内心的做好人,要是故意做样子叫别人看的话那叫显示心,这种心是要去掉的。
林枫:总得有个手续吧。
岳兴:咱们这儿是修心,真正的修自己这颗心,来去自由,没有组织没有名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林枫:是吗?真想不到。那你们这样做图个啥呢?
岳兴:简单说吧,就是为了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返本归真往高层次上修炼。林老师,三言两语我一下子也说不清楚,还是那句话,你先看书。
林枫:那个高个子年轻人是谁?很帅的。
岳兴:他叫高洁,是清华大学高材生,现在是电信服务中心工程师呢。是我们这个点最早炼法轮功的同修。

林枫也在公园里参加炼功。
林枫在家里看《转法轮》。
她不知不觉的读了出来。“……人在做不好事情的时候,就会损德。怎么损呢?当这个人骂别人的时候,他觉的占了便宜,出了气了。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谁起这个作用?就是宇宙这个特性起这个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怎么办呢?当他骂别人、欺负别人的时候,他就会把德扔给人家;而对方是属于委屈的一方,失去的一方,遭受痛苦的一方,所以就给他补偿。他这边骂他,随着他一骂的时候,就从自己的空间场范围之内飞走一块德,落在人家身上。”
林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画外音):难怪我这么多灾多难的,都是自己不好造成的啊。师父,您说的不就是我吗?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啊……想到这里,不由的泪水扑扑的往下落。泪水抹去了又落下来。一边看一边哭。

林枫:(情不自禁地念出了声):“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归真,你要想修炼上来,你就得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
林枫画外音:这才是我要找的。我觉得我好像是等了多少年了啊!
林枫止不住热泪滚滚而下。

这些天林枫觉得很轻松,从来没有过的轻松。
柯母(又在观察林枫的脸色。画外音:这两天气色好的多了,不像个有病的人。柯红这小子满嘴胡说,说是啥癌……):林枫,你脸色好多了。
林枫:妈,这些天我出去的早些去炼功,晚上有时候也要出去集体学法。家里的事您可就要多操劳些了。
柯母:这有啥!你去,你做啥都行,妈不干涉。那你干啥去?
林枫:炼功,法轮功。
柯母:炼功病就能好?
林枫: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是非常显著的。妈,我走了。
望着林枫的背影,柯母画外音:精神是精神多了,气色也越来越好了似的。

林枫骑车上公园去了。
人们整齐的排好了队。
阵势比以前更大。
还有许多人旁观。
又出现了偷拍的,还有摄像的。不远处还有公安局的警车呢。
林枫赶快放好了车子,站在最后边的空地上。
炼功的音乐响起了。师父慈悲的声音响遍公园响彻山川大地。
一片慈悲祥和的景象。

柯红家。
柯向南、柯母在院子里一边打扫尘土一边说话。
柯母(对柯向南):练练气功就能把病练好?
柯向南:按照以前的说法这是封建迷信,要批判的。不过现在改革开放了,思想解放了。练去吧,只要娃病好了还不是好事?你说是不?林枫真要好了咱也练去。
柯母:只要练好了病,咱还有啥说的。不过还是要吃药的,要不到医院去查一查,看看这个功炼的到底咋个样。
柯向南:你说的对。柯红,柯红。这娃还没起来。
柯红(懵懵懂懂的刚起床):啥事嘛。
柯向南:该起床了。今天你领林枫去医院查一查。
柯红:我当啥事。(打着哈欠。)
柯向南(对柯母):看咱这儿子,懒的。哪里比得了人家林枫。
柯母:今天。
柯红:知道了。

林枫刚刚晨炼回来。
柯红:林枫,趁今儿星期天,咱们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林枫:不用了。
柯红:(画外音:都癌了,还不检查。)还是检查一下大家放心。
林枫:好吧,检就检查吧。也好叫你见证一下法轮大法的威力。
柯红:这就对了,只要你炼好了病,我就高兴得不知说啥了。你可是咱家的宝贝儿,爸妈的打心锤锤儿,挣的钱多,名气又大,吃劲着呢。
林枫:废话少说,走吧。

在医院。
大夫:(看完B超显像检查报告单)这是上次做的?
柯红:是上次做的。
大夫(又看完这次的B超显像检查报告单):你是吃了啥灵丹妙药啦?现在好了,全好了。真是奇迹。
柯红:胆管,好了?
大夫:好了。你看这,(拿起做B超的单子)都没了。这儿不写着吗?“肝内外胆管未见扩张”。真是奇迹,没见过的奇迹。
柯红:(先问大夫)真的!?
林枫:啥奇迹不奇迹的,本来就没啥嘛。
大夫:真好了。都正正常常的了。这还敢假?
林枫:你们这是啥意思,我越听越糊涂。
柯红:回家我慢慢给你说。
大夫:慢。我想问问你是吃了什么药。
林枫:也没吃啥药,你开的那些药我也没吃,当时心情不好,想等等心情好了再吃,就炼了法轮功了。就这一个月吧,药还原放着呢。
大夫:这,法轮功就这么厉害?
林枫:法轮功不光在祛病健身上有奇特的功效,还有更高的法理,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大夫:还有啥好处,说出来我也炼。

在家里。
柯红:上次我怕你受不了就没让你看。现在一切正常了。同一个医院检查同一个大夫诊断的。
林枫(瞠目结舌。她慢慢明白了):那你当时为什么没说?
柯红:革命的需要呗。
林枫立即捧起《转法轮》看着师父的法像,顿时泪如泉涌。

柯母:(一见他们就迫不及待的):你们来了?咋样?
柯红:好了,妈,全好了!
柯母:我不信!
柯红(拿过单据来。):证据就在这呢,你还不信?
柯向南(闻讯过来,抢过B超显像检查报告单):我看看。咱也不懂医学,咱就看看“超声诊断”怎么说。找有没有不正常的,都正常了,都正常了,娃。(对林枫。)娃,你炼法轮功爸支持。把你们的书拿过来我也看看,咋就这么神!
柯母(欢天喜地的):法轮功好!法轮功师父好!有空我也去炼。
“我也去!”荣荣也从屋里奔出来了。
柯红(和荣荣一起欢呼跳跃):李洪志老师万岁!

(林枫给妈妈写信。)
林枫的画外音:
妈:近好。
告诉您老一个天大的好事——我的病好了。因为我炼了法轮功……
林枫装好了信。
林枫骑上车子到邮局去。

陈家洼。
辛小娟正蒙着头睡着呢。
一阵自行车铃声。邮递员来了。
邮递员:辛小娟家吗?
辛小娟:……就是。
邮递员:你的信。
傻蛋接过信来。

傻蛋:林枫的,我也看看我也看看。
辛小娟(忍痛坐了起来):不要闹了。我念给你听。
傻蛋:好,我听。
辛小娟(念):
妈:近好。
告诉您老一个天大的好事——我的病好了。因为我炼了法轮功。
傻蛋:枫儿好了!枫儿好了!
辛小娟(念):妈,我原来得的是胆管癌,我都不知道,柯红他们瞒着。万幸的是我炼法轮功这一个月以来,我的病什么时候好的都不知道,反正好了。今天去医院一检查,什么都好了。
傻蛋:都好了都好了!
辛小娟(念):妈,法轮功是佛家的上乘修炼大法,是性命双修的,按照宇宙真善忍标准修炼。首先要求修炼人必须做一个好人,一个越来越好的人……
(辛小娟激动的哭了。)
傻蛋:你咋又哭了。
辛小娟:咱娃的病好了,高兴啊。

辛小娟给林枫写信:
……孩子,你太幸运了。我也想炼。我的头痛这好几年了。一痛起来就炸了一样的。还有妇科方面的病。我全凭着去痛片过日子。现在我也想炼法轮功……

在教室里
林枫正在给学生上课,正在读《梦游天姥吟留别》: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学生们也情不自禁地跟着读)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林枫:大家读的真好。读,很重要;把诗读好是最关键的。这么脍炙人口的诗,读不好太可惜了。
学生:哪有老师读的好。老师读的最好。
学生:老师,听说您也写诗,能给我们读读您的诗吗?
林枫:我的诗?不必了。多少大诗人的都读不过来呢。
女学生:老师,你今年怎么这么精神,漂亮得很,有什么保养的好方法也告诉我们。
林枫:没啥方法,就是我炼法轮功了。
学生:法轮功?!这么神?
林枫: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是佛家的上乘修炼大法。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效果非常显著,这点我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当然了,特别是人的道德水平会迅速提高,这点大家在我的身上也可以看得出来。我以前经常和人干仗,现在呢,大家都看的到。我们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对社会对家庭对个人都有说不尽道不完的好处……
(同学们热烈鼓掌。)

有学生情不自禁地朗读:

那长长的山坡上
开满了灿烂的菊花

那清新
那芬芳
至今
仍然
在我的心中绽放……

林枫(示意停下来。):不好不好。太俗了。好诗多的是,大家不要读这些了。我那时候就是那样的心情。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了大家的好心情。

林枫回到娘家。
傻蛋高兴得直跳。把林枫这儿逗一逗,那儿弄一弄,小孩一样。
林枫(对傻蛋十分尊敬和认真):爸,我的病好了。(林枫给爸爸买了一件衣服,还有一大包好吃的东西。)
傻蛋:好,好!(自己打开衣服就穿。)
林枫双手给妈妈递上了《转法轮》
辛小娟,把手洗了擦干,然后双手接过了书。
辛小娟翻开了书,看着师父的法像。
大家都非常的高兴。
傻蛋的衣服正合适,高兴得前后活蹦乱跳的。

辛小娟在家学法、炼功。
傻蛋:嘿嘿,你真好看。
辛小娟幸福地笑了:你也听吧。不要闹。
傻蛋:嗨嗨,好听好听。
傻蛋看着师父的法像:师父,师父!我也叫师父。(傻蛋坐在凳子上)我听。我不闹。

傻蛋特别的精神起来了,衣服也干净了,成天笑呵呵的。

河洲城人民医院门口。
林枫到医院门口下了自行车。
看车婆在一边冷眼相看。
林枫:大妈,早啊。
看车婆(很惊奇很狐疑的):你?!
林枫:大妈,我是林枫啊。不认识了?
看车婆(很不自然的)认识认识。咋能不认识呢。
林枫:大妈,那事是我错了,是我不对。
看车婆(更不自然的):哪里哪里,我也不对啊。林老师,我们把娃没教育好,你可别见怪啊。
林枫:说到见怪,其实我这个当老师的做的不对,确实是我这个老师不称职,伤害了您儿子。给他们强行卖书就是大错特错的。我今天是来道歉来的,给您老赔不是了。
看车婆(不禁落下泪来):不是不是啊。
林枫:大妈,您老真是不容易,我今天特地买了这顶凉帽给您老的,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看车婆(抹着眼泪):我活这么大岁数谁把我当人过。康儿他爸在的时候,不是打就是骂的。林老师,你实在是太好了。凉帽我就不要了。我就问问林老师,你咋一下变的这么好了呢?
林枫:大妈,这可就太见外了。给您老的,别客气。我现在炼法轮功啦。
看车婆:法轮功?知道知道。好多人都在炼,我看到的就是他们都变的精神了,说话和气有礼貌了。
林枫:是啊。法轮功现在在国外也有许多人在炼呢,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
看车婆:法轮大法。这世上还真的有这么好的功法?把你变得这么好了。你看你,这么好这么漂亮、精神。
林枫:我们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遇事先考虑别人。
看车婆:你们师父是谁啊?
林枫:我们师父是李洪志大师。
看车婆:李洪志大师。我记住了,我记住了。李洪志大师好,法轮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