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予我生命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是要放下一切执著,其中包括对生死的执著,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中说过:“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对于放下生死,平时说说容易,难就难在大关大难面前能够正念对待。

我曾经在魔窟里被恶人吊铐了几天几夜,十多天不吃不喝,被酷刑折磨的昏迷了好几次,但在我脑子里始终坚持一念:大法是好的,师父是伟大的,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任凭恶人使尽了招术,也对我这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毫无办法。大法弟子在人中,表面看起来也许毫不起眼,但大法弟子的心里装的是源于大法所生成的坚定正念,是金刚不动的,令邪恶害怕。

我是一位来自农村的六十岁的大法弟子,从小没读过书,识不了几个字,加上又处在边远山区,身边大法弟子很少,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所以在看书学法方面简直寸步难行。后来,我从同修那儿知道有可以听师父讲法的MP3,我马上托同修买了一个。可以经常听师父讲法,我的修炼提高也有了保障。这十几年,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摔了不少跤,吃了不少苦,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深深地体会到了我的生命是大法师父给予的奇迹。

一、被大树压倒后

那一年家里修房子,需要木材,我和丈夫就到自家的自留山上砍一棵大树,树倒下的时候,砸在我的身上,我又被弹到一人多高的坎下,当即昏了过去,不省人事,过了很久,才苏醒过来,发现地上流着一大滩血。

丈夫在一旁失声痛哭,怕我有生命危险,要找人来抬我去医院。我说:“不用了。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要走着回家去。”说完,我试着坐起来,我刚一坐起来,又软绵绵的倒下去了。丈夫一看不行,还是要找人来抬我。我想:我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要邪恶的安排,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回家去。我再一次劝住了丈夫,不要叫人来抬我,我努力的站了起来,很吃力的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丈夫怕我再次摔倒,与我并排一起走。

回家要经过一条狭窄的只能容一个人走过的小路,路两边都是蓄满水的稻田,这时,我的眼睛也都快睁不开了。我什么也不想,居然闭着眼睛走过了这段路,没有摔倒。现在回想起来,也觉的不可思议。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忍着剧烈的疼痛对丈夫说:“我这个事你不要惊动任何人,特别是亲朋好友,省的他们担心。”接下来的十多天里,尽管身上的剧痛无法形容,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没有呻吟过一声,连与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哥哥,一直都不知道有这回事。一个月后,我的身体一切恢复正常。

这一大难,凭着信师信法,我闯过去了。在这里,我再一次感谢师尊对弟子的呵护,没有师尊的慈悲救度,就没弟子的一切!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师尊在《洪吟二》〈师徒恩〉里所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无边法理。

二、全力救人

通过学法,我越来越感到时间紧,救人急。在我们当地,我看到别的大法弟子好象有怕心,做三件事的力度不大,我就更加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常常自己带上真相资料,神韵光盘和大法护身符,走村串户的去讲真相。经过长期的努力,到目前为止,我所在的2000多人的大队里,除了一个邪党党员还在犹豫外,其余的都退了。

为了把劝三退的事做的更好,尽管我六十岁了,去年二月,我买了一辆摩托车,准备学会了,去更远的地方救人。就在学车时,不小心摔伤了胳膊,胳膊肿的很大,连衣服都不能穿。我悟到这又是旧势力在干扰,不让我去救众生。我想:我们大法弟子救人,其实旧势力是不配干扰的,只要我正念正行了,什么也挡不住。于是,我加大了发资料的力度,发的资料比前更多了。一只手摔伤了,我就用另一只手挖田插秧,家里的农活什么都没有耽误。一个月以后,胳膊就好了。

在正念正行中,法会开启我们的智慧。两年来,在丈夫同修的配合下,我们在各村劝退的村支书已近三十个。有一个大队书记受邪党蒙蔽很深,我和丈夫劝其三退已经好几次了,他还是犹豫不决。一次,我要他把名字写下来给我,他就把名字写在纸片上给了我。我笑着说:“你自己都把名字写给了我,那不就是默许我帮你退党吗?”他听后也笑了,这一回,他终于同意退党了。

救一个人确实很难,有的人被邪恶封闭的很厉害,但大法弟子只要真的把心放在救人上,办法还是有的。有一个大队书记,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给真相资料,也不接,连平时在路上碰到,跟他打个招呼,他也不搭理我。我心里琢磨着这样的生命应该怎样才能救他呢?我突然想到过年时,女儿从深圳带回来的一盒高档巧克力糖,因为很贵,我一直舍不得吃。我把真相资料塞進糖盒里,把糖送到他们家,这下,他乐呵呵的接了。

有了糖盒里那份真相资料作铺垫,当我隔天再去他家讲真相时,没费多少口舌,就把他们夫妻二人都劝退了。只要我们在讲真相中多为对方考虑,顺着人的执著去讲,顺着人的执著去想办法,就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以上是自己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