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电视连续剧剧本:春暖花开(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

第八集

林枫和王大妈炼完了功。
林枫:大妈,我明天就走。
王大妈:你准备去哪儿?
林枫:看吧,您老说呢?
王大妈:依我看你就躲远点,等风声平静一点的时候了再回来。
林枫:我就去各处打工吧,这倒是个救人的好机会。大妈,我今晚在我家住一晚上。
王大妈:算了吧,多少天没住了。
林枫:大妈,那里毕竟是我的家。
王大妈:好吧,那咱们就去拾掇拾掇吧。

晚上林枫在灯下一个人坐着。王大妈过来了,见她闭目打坐,要走。
林枫:大妈,咱们今晚在这学法好吗?
王大妈:好,我请书去。
她们在每人一段的念《转法轮》。
学了一讲后,林枫说:“大妈,明天我要出去了,但还是要经常来的。我想把我们这作为一个资料点。您老看怎么样?”
王大妈:行倒是行,这里一般没人来,就是谁做啊,我又不会。
林枫:我做。到时候您老给我帮着干就行了。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们的职责。
王大妈:行,行啊。林枫,我明白了,你是要在这儿做资料,然后运出去散发,对不?
林枫:是。这样不更安全吗?我买个自行车一般晚上来天不亮就走。
王大妈:那咱们可要好好合计合计。电脑啊机器啊,我家也可以拿出些钱来。技术上晓安放假回来也能帮。

天就要亮了。王大妈又过来看,林枫双盘坐着,就叫了一声:“林枫!”
林枫起坐了。
王大妈:你坐了一夜?
林枫:还没亮吧。
王大妈:快了。都5点了。

王大妈送着林枫出了村。
王大妈:林枫,出了门可不比家里。要多个心眼。这个社会可怕的很。
林枫:知道,大妈。
王大妈:班车就要来了。
女店主:林枫,去哪儿?
林枫:姨,我出去一下。
女店主:林枫啊,你放心,我不会告你的。我知道你们是好人。
林枫:姨,知道就好。姨,入过党吗?
女店主:退党吗?退吧,我想找你,就是不好意思。你妈给害死了,我也很伤心啊。
王大妈:他姨,这事就不提也罢。林枫的心情刚刚平静。
女店主:林枫,你们的资料我都看过,我想退,我党、团、队都入了。麻烦你给我退了。还有我家老头子。
林枫:姨父在吗?
女店主:没在。他早就想退了。自从你妈那事,黄家出了事以后,我们想起来都害怕。你姨父说,这共产党真是个害人精,咱还是退了的好。
林枫:那就劳烦姨再给我姨父说明白,还请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吧。
女店主:知道,传单上都说了。我们都用真名退。
林枫:祝愿您,姨和姨父已经有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了。
王大妈:车,来了。

林枫上了车。
王大妈直到车看不见了才回去。

歌声:

多少年的等待就在今天
多少世的轮回为了今天
朋友啊,我的朋友
不管你在谎言中陷得有多深
主佛的慈悲宽厚无边
朋友啊,我的朋友
只要你还有一丝的善念
那久远的约定
就在此刻兑现

林枫下车不久。
前面一个老汉在吃力的拉着架子车往坡上爬。
林枫去帮着推。
到了坡顶,老人擦了擦汗,感激的笑了笑。
老人:娃,你是谁家的女娃,我咋不认识。心肠这么好。唉,你看我那狼吃掉儿都不来搭上一把。现在的年轻人啊,像你这样的实在是太少了。
林枫:老大爷,贵姓啊。
老人:免贵,我姓乔,人叫我乔八。你呢?
林枫:老大爷,我叫林枫。
乔八:哪个庄的?
林枫:婆家在城里。
乔八:哎哟,城里人来这里干啥呀。
林枫:大爷,我本来是教书的。
乔八:教师啊。教师好,这些年教师工资高嘛。你那么高的工资你跑这乡下来干啥。
林枫:乔大爷,我被开除了。
乔八:为啥。
林枫:因为我炼法轮功。
乔八:法轮功?!妈呀!(乔八扔了车子就跑。)
林枫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林枫的画外音:走吧,这车子给人拉了去怎么办。等嘛,看来又很是危险。还是等吧。

乔八(跑进了村派出所。气喘吁吁的):快,出事了,出大事了。
两个警察一个高大肥胖一个又瘦又小,肥胖形容十分的可怕,瘦小出奇的丑陋,可没一个理乔八的。
乔八:出大事了你们为啥不管?
胖警察:老头,出啥事了。
乔八: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胖警察:说事!谁把谁打死了?
乔八:村头上出现了法轮功。
“啥?!”(两个警察一下子都象触了电一样的跳了起来。)
胖警察:小六子,走!

他们来了。
乔八(跟在后面):就她。她说她炼法轮功给开除了。
警察们一拥而上。
林枫:你们干什么?
胖警察:走!
林枫:我犯什么法了?
胖警察:你是法轮功。
林枫:法轮功犯什么法了?
胖警察:法轮功不犯法谁犯法!(顺手就扇了林枫一个耳光。)
林枫:你打人犯法。
胖警察:(顺手又是一个耳光。)我今天打死你都不犯法。
林枫:请你不要这样,这样对你不好。
胖警察:(又踢了一脚。)别来这一套。老子是共产党员,不信你们封建迷信。有屁报应。(又踢了一脚。)
到了派出所。

所长(一看):你是?怎么回事?
胖警察:她是法轮功。
所长(问林枫):是吗?
林枫:是。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都是好人,请你们不要参与迫害。
所长:(对着胖警察)那也不能随便打人啊。
胖警察:所长,这是上边的命令。
所长:要文明执法。人家把我们称为恶警知道吗。
胖警察:恶警就恶警。谁怕啊。
所长:去吧去吧。(目送两警察都走了。这才转过身来。)林老师,您坐。(递过毛巾让林枫擦脸。)
林枫:你是?
所长:我是您的学生,叫宋明新。最近上面查得紧,谁要是放了法轮功要么撤职要么开除公职。
林枫:这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千万不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中共就把一些军警拉到云南枪毙做了替罪羊。请告诉你的同事,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千万不要给自己造业。
宋明新:老师,您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我们,我知道法轮功并不是共产党说的那样。您说,这现在怎么办呢?
林枫:你说呢?
宋明新:当然是要放您走,但是可要委屈您一下了。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林枫:没关系,神只看人心。
宋明新(走出门,严厉的):把车开过来!
胖警察:上哪?所长。
宋明新:进城。
胖警察:(一看宋明新的脸色,试探的问)带她?给戴不戴手铐?
宋明新瞪了他一眼,进屋去取东西。
胖警察:(见宋明新一声不吭,想了想。对林枫。)过来,后面去,今天就文明点不给你戴手铐了,便宜你了。(把手铐放回原处。)

到了半路。
路边正好有一个公共厕所。
宋明新:哎哟,停停。
胖警察:怎么啦?所长。
宋明新:昨晚喝多了。
胖警察:是不是东西不对劲。
宋明新:说不定。得停一下。(下车,捂着肚子慢慢的进了厕所。)

林枫:干你们这行也不容易啊。
胖警察:乱说啥?容不容易的。坐着别动。你啊,死到临头了还说三道四的,我们今年的奖金有希望了!
林枫:为什么?
胖警察:抓一个法轮功奖金每人两千,这是上面的不成文的规定。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法轮功,有你好的。
林枫:小伙子,给自己留条后路吧,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报的。
胖警察:我才不怕呢。什么报应,封建迷信。一会儿到局里去说去,看不揭了你的皮。(电话响了。)
宋明新(给胖警察打电话):有手纸没。
胖警察:手纸?我找找。(紧张的翻腾着。)
林枫见机悄悄开了车门溜下去了。
宋明新(在电话里):没找到?
胖警察:正在找正在找,所长。稍微等一下。(翻了半天,转头一看。大惊。)人呢?啊所长,人跑了。
宋明新:(在电话里):啥人跑了。
胖警察:刚才这法轮功。
宋明新:你他妈怎么搞的。
胖警察:我还是先给你把手纸拿来吧。
宋明新:算了算了,还不快追。
胖警察下得车来,已经没了人影。

大槐市——一个小小县城。
街头一家饭馆。门口贴着一张《招聘启事》。

招聘启事
本店招聘一女性服务员。初中文化,五官端正,积极肯干即可。联系电话:13898873229

林枫就走了进去。
林枫:请问你们这里招聘人吗?
老板(打量了一下林枫。画外音:这么洋气,哪是干这个的?):招啊。就是我们这是个小店,工资不高,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林枫:工资一月多少?
老板:几百一千不等。这要看你的表现了。
林枫:行吧。
老板:你是哪儿人?原来是干啥的?
林枫:河洲城人,原来是教师。被开除了。
老板:为啥?
林枫: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
老板:(惊的目瞪口呆):法轮功!?啊啊啊,对不起,法轮功可不能要。这是上面的命令。你可别怨我呀。你们法轮功在电视上杀人自杀的……
林枫:(一点怨恨都没有。)老板,不要我没有关系。但是我要告诉您,法轮功并不是共产党说的那样,希望你多了解了解事实真相。
老板:唵,现在共产党到处在抓你们。我看你也不是个坏人,请不要见怪,我问问你,你们炼法轮功到底有啥好处?
林枫:首先我的病好了。我的病是医院看不好炼法轮功炼好了。再就是人的道德水平提高了,脾气好了,不和人闹别扭了。人活的轻松愉快了。
老板:真是这样吗?
林枫:当然是真的,要不谁炼?
老板:要真这样,那当然炼了。
林枫:我以前因为一毛钱都要和人去争的,现在不这样了。
老板:就是这样我也不敢要你。你走吧。
林枫:您不要我也没关系。只是我看你这人的心地还是很善良的。那么就请您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吧。会保你平安幸福的。
老板:好好好我记着记着啦,你走吧,快点。唉。真是。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别人。唉,可是电视上为什么把他们说的那么坏呢?法轮功哪儿惹共产党啦?
林枫:老板,刘少奇惹共产党了吗?
老板:刘少奇是共产党的头儿,怎么能惹共产党呢?
林枫:是呀,刘少奇是共产党的一个头头,都把他随便就害死了,何况别人呢?老板您入过党没有?
老板:入了。
林枫:团呢?
老板:也入了。
林枫:少先队呢?
老板:也入了。
林枫:老板,你的心地善良,你把这些都退了吧。
老板:退了,早退了。
林枫:您自己想没想过退出党团队呢?
老板:没。自己没想过。
林枫:现在您就想一想:我四季退出党团队组织。
老板:你怎么知道我叫四季?
林枫:这不,你饭店的牌子不是叫四季吗?
老板:那是我的小名。
林枫:小名也行。
老板:对,我四季退了,退了好啊。共产党那狗东西把我们害死了。
林枫:好,再见。
老板:慢走啊。

走过了许多的铺面,都问了,没敢要她的。但林枫还是告诉他们:请您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是聚豪饭庄。
门上照样贴着《招聘启事》林枫看完了问:“请问您这的招聘结束了没有?”
大堂经理:就缺最后一名了。你想应聘?
林枫:是,我想应聘。
大堂经理:好,你填个表吧。
(林枫很快的填完了。)
大堂经理:这么快?本科?本科毕业端盘子太有点那个了吧。
林枫(淡淡的一笑):没啥。
大堂经理:这活儿可是个吃苦的活,看你人还挺顺眼的,先干干再说吧。

晚上。
服务员:你还不睡?
林枫:你们睡吧,我看会书。
服务员:一天了,累死了。呀,我看是啥书?
林枫:是《转法轮》。
服务员:《转法轮》?法轮?是法轮功吧!(立刻披衣而去。)

服务员:苏哥,她是法轮功。
苏哥:什么?法轮功?!
服务员:苏哥,我怕。我怕半夜里她把我都给杀了。
苏哥:走。(对林枫)你是法轮功?
林枫:是。咋了?
苏哥: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林枫:告诉你?对不起,我在好几家饭庄去应聘,人家一听说是法轮功就不要,所以……
苏哥:所以你就骗我们是不是?
林枫:对不起。我不是要骗你们,我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就没说。其实,炼法轮功都是在做好人,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我们没有自杀也没杀人。咱们这地方修炼法轮功的人那么多,谁自焚了?谁自杀了?给共产党活摘器官的倒不少。
苏哥:你听听你听听你这话。你们杀人的自杀的还敢狡赖。你们法轮功谁不害怕谁不痛恨?哼!你走吧,这里一分钟都不能留你。她是我对象,我们谈了好几年了,和你一起住,等明天你把她杀了,那我咋办呢,你说。
林枫:你不要误会,听我慢慢说。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法轮功不是那样的。
苏哥:反正我是不放心。你走不走,不走我叫110了。(做打电话状。)
林枫:这样吧,如果你们实在不放心我,我明天就走,这黑天半夜的。
苏哥:不行,现在马上就走。警察有命令,谁收留了法轮功谁的店就得关门。
林枫:那你让我到哪儿去?
苏哥:谁管你到哪儿去。
服务员:苏哥,那就留她到明天吧。这个时候了。
苏哥:那不行。这样吧,你到那边那个库房里去,我朝外锁上门,到明天我开门放你出去。我们也就不用怕了。对吧?
林枫不由分说被推进库房里去了。
服务员:苏哥。
林枫:没关系。请大家记住,法轮功不是那样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电视上说的是造谣。
苏哥(在朝外的门栓上上了锁。仍不放心,又搬来了几个大方桌,一个挤一个,上面又落上一个。对服务员说):如果有动静就给我打电话,我电话今晚不关机。

早上。
大家来了,发现这么多桌子堆在这,都来搬。最后苏哥开了门,林枫被放了出来。
大家面面相觑,惊诧莫名。
林枫:(一笑了之。)苏哥,其实这里也很不错的。
苏哥:(觉得有点过分)不好意思。
林枫:没啥。现在我去洗漱一下,马上就走。
苏哥:林枫,我总觉得象你这样面善厚道的人会杀人?这太不可能了。我们这么对待你,你也不怨恨,到现在你一点怨言都没有。你的行动已经告诉我们法轮功是什么了。就凭你的为人,我信。如果你还看得起我苏哥的话,就请留步,就在这干吧。

老板刚进来,问:“啥事?”
林枫:在说我呢。
老板:说你?你怎么了?
林枫:我炼法轮功,昨天应聘的时候没说明白。
其他服务员都很吃惊,都诧异的望着老板。
服务员:她很勤快的。本来是个教师,给开除了。
老板:开除?
服务员:因为她炼法轮功。
苏哥:到现在还炼。
老板(笑了笑):啥功不功炼不炼的,干活好就行。咱们这又不是党政机关。该干啥干啥。
苏哥:她人倒是很勤快的。干活也不挑不捡的。客人们都喜欢她。
老板:那好啊。
苏哥:徐老,您可别忘了她是法轮功。
老板:知道了。法轮功怎么啦?法轮功真象共产党说的那么坏?(诡秘的一笑。)我以前也炼过,我杀谁了?我出国别的国家法轮功很多,他们杀谁了?他们的天国乐团我都见了。什么杀人自杀的。笑话,天大的笑话!前些年共产党把我爹说成是恶霸,其实我爹是远近出了名的大善人。共产党还说他们的刘少奇是叛徒呢,后来又给人家平反。没准那天谁还要给法轮功平反呢。
苏哥:徐老,咱们说话是不是得注意着点。
老板:是是是。我就给你说说,你还告我不行?你小子告也不怕,我公安局有人呢。
苏哥:谁呀。
老板:(打了苏哥一拳)龟孙子。(哈哈大笑而去。)

林枫:这位大哥请进,要点啥?
客人:炒面。
林枫:请坐。(端过茶。)先喝点。(朝里面跑去,小声而清晰的)这位大哥要一碗炒面。

又进来一位客人。
苏哥:请坐。
客人:(打量了一下店面,自语):卫生还不错。
苏哥:请坐。要点啥?
客人:我们想在你们这订几桌饭。
苏哥:几桌?
客人:多者十桌,少者八桌。
苏哥:到底是十桌还是八桌?
客人:你怎么说话的。
苏哥:我就这么说话的,你咋的?
客人:没见过你这样做生意的,什么态度。
苏哥:没见过你这号顾客,连几桌都搞不清。
林枫(闻讯赶来):苏经理,里面去一下吧。
客人(打量着林枫):您是——
林枫:我叫林枫,本店服务员。您要什么?
客人(惊喜):您敢不是林老师吧。
林枫:您是——
客人:我是您的学生啊,我叫任清泉啊。林老师不记得啦?我的作文老受您的表扬。还在校刊上发表过呢。
林枫:是吗?你看我这记性。
任清泉:哎呀林老师,真叫人汗颜哪。这么说?那以后我就按您说的多读些古典的,我就读唐诗唐宋八大家的散文,真的效果很好。我经常在报刊上发表诗文呢。全是受您的影响了。

苏哥:林枫。
林枫:来了。
任清泉:老师。您等等。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林枫:我被开除了。
任清泉:为什么?
林枫:因为我炼法轮功。
任清泉(愤然的):什么世道!我现在在一个外企工作,今天我们有个聚会,几位同学要找个安静干净的饭店吃饭,我就找到这了。法轮功在外国都是合理合法的广受欢迎的,美国是这样台湾香港都是这样的。只有共产党这迫害的没完了。
苏哥:林枫你在干什么!
林枫:来了。好,你等等。
任清泉:您是老板吗?刚才误会了,我向您道歉。我们决定在你们这会餐。不知行不行。
苏哥:行啊。那当然行啊。几桌?
客人:十桌。这位是我老师。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希望你们能善待她。
苏哥:知道知道。法轮大法好,你老师告诉我们了,我们也记着呢。你老师把我们都三退了呢。请里面谈里面谈。

荣荣来了。
荣荣哭了。
林枫(拉着荣荣的手,也落了泪。):荣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荣荣:我们一直在打听妈妈的下落。那天一个说是你学生叫任清泉的人告诉爷爷你在这。我就来了。
林枫:家里都知道了?
荣荣:就我和爷爷知道。爷爷不叫我告诉任何人,我谁都没说。妈——
林枫:不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荣荣:妈,我恨我爸。
林枫:为什么?
荣荣:他对妈妈不好。
林枫:荣荣,你爸为什么对妈妈不好呢?
荣荣:因为妈妈修炼了法轮功。
林枫:妈妈以前也修炼法轮功爸爸的态度怎么样呢?
荣荣:那时候爸爸天天高兴。
林枫:那么为什么后来爸爸的态度是截然相反了呢?
(荣荣不语)
林枫:这里头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
荣荣(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
林枫:所以,我们不能仇恨爸爸,不能仇恨所有还不明真相的人。其实他们是最可怜的。
荣荣:妈,你把我的团队在网上退了没?
林枫:退了。
荣荣:妈,退个干干净净。我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试的时候,遇到诬蔑法轮功的题我都不做。后来我还在做题的地方写上“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起先老师还找我谈话,我就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的漏洞,他们再也不叫我了。
林枫:孩子,你真是个好孩子。记住,制造仇恨宣扬仇恨是共产党的专利,咱们修炼的人,要讲真善忍,讲宽容忍让无私无我。
荣荣:妈,我记住了。妈,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今年中考考了全市第一名。
林枫:真的?好。很好。
荣荣:妈,我给我们老师讲了真相。
林枫:你们老师听了吗?
荣荣:听了。我从共产党对妈妈的迫害讲起,还有共产党对姥姥、外爷的迫害,我们老师听着听着都哭了,他也讲了他的爸爸所受到迫害。我们老师叫我见了你,也给他做三退。
林枫:好,太好了。

服务员:苏哥苏哥你过来。
苏哥:啥事?
服务员:公安局的人找到咱这来了。
苏哥:啥事?!
服务员:多半是林枫的事吧,法轮功啊。
苏哥:这伙杂种,不干好事。
服务员:不知道是谁给告的,说林枫劝人退党呢。
苏哥:他妈人家和人聊个天也管啊?
服务员:他们说他们调查好多天了。赶快叫林枫躲躲。

公安局的车停在了门口。
一群人下车来了。
林枫赶快从后门出去了。
周跃进:谁负责?
苏哥:我。来了。
周跃进:你们这里有个叫林枫的女人吗?
苏哥:林枫?哎,你们谁叫林枫?过来。(吓得手有点颤。)
服务员们:没有。这没叫林枫的。
周跃进:你们人都全了吗?
服务员们:全了。
周跃进:进去搜。
(大家搜了好一会,出来了。)没有。
周跃进:没有?
周跃进带着警察们走了。

苏哥:绝了。共产党把事做绝了。把人家的公职开除了还不罢手,人家打个工都不行了!
(服务员咬牙切齿的使眼色叫别说。)
苏哥:到底谁是邪教,你们看清楚了没?天下哪儿有这么坏的东西啊。

一天。
周跃进带一帮人押着林枫来到聚豪饭庄。
周跃进:把你们的人都集中起来。
大家都陆陆续续来了。
周跃进:你们都认识她吗?法轮功不管走到哪儿我们都不放过,这就叫无产阶级专政。
林枫:不是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停止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口号的吗?怎么还要专政别人呢?
周跃进(踢了林枫一脚。):法轮功例外。对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分。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法轮功。法轮功就这个样子。给我打。
警察们又一阵拳打脚踢。
林枫:收手吧,警察先生们,当今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是谁?就是你们。你们是被欺骗被利用的人。善恶有报,丝毫不爽。请大家牢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警察还在当众打她骂她。
全店的人,都哭了。
周跃进:哭什么?!

这时外面下起了雨。一声炸雷石破天惊大雨倾盆。警察们吓得四散而去,都钻到里面房间里去了。林枫依然在大雨中站着。
雷电交加。
苏哥(大喊):林老师,跑啊!

周跃进(大喊):上去,抓住她——
又一声炸雷。
无一人敢上前,强烈的闪电中,大家都抱着头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睁开眼,林枫不见了。

一天,林枫回到了家。
柯红:有事吗?你来做啥?
林枫:我来看看家里。
柯红:这家里有你的啥呢?你一走,你害的我现在只好开出租车过日子了。
林枫:我来看看荣荣。
柯红:不行。
柯母:林枫,荣荣还没放学呢,进屋。
林枫:妈,我给荣荣带了点吃的。
柯红:少来这套。拉拢腐蚀咋的?滚!
柯母:柯红啊,你这么整人不对啊。荣荣还没放学嘛,让她看看娃不行吗?
柯红:(提着个菜刀出来。)你走不走!
林枫:(痛苦的看了柯红一眼。向柯母。)妈,您老多保重。(转身走了。)
柯母大哭:天啊,我们的家破了人也散了啊。
林枫(回过来,扶起柯红妈):妈,不是天害了我们,是共产党。
柯红:你还不滚!我就是把你杀了都是没罪的,因为你是法轮功。
林枫:柯红,我说的对不对,你慢慢想去。妈,别哭。再大的风雨都会过去的。你媳妇还是你的媳妇。只要大家明白过来就好了。没啥。妈,没啥。
柯母:(扑在林枫的怀里)我的好娃啊,我们柯家对不住你啊。啊——啊——啊——天啊——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媳妇去啊。天啊,你咋不把那么坏人都给灭了啊。(一时昏厥。)
柯红丢了菜刀:“妈!”

晚上,柯母刚刚苏醒。
柯母:柯红你把你今天的行为给你爸说说。
柯向南:林枫来了?人呢?
柯母:她还敢呆?有人拿菜刀要杀人呢,还说杀了她都没罪。
柯向南:(对柯红)人家林枫虽然是个女的,做事大气,有骨气。林枫这孩子我佩服她。她是真正的英雄。你,好坏不分,哪儿象个男人!

陈康和胖警察开车翻沟里了。
他们被送进了河洲市人民医院。
陈康慢慢苏醒了,胖警察还在抢救。

陈康屎尿弄了一床。护士一揭被子赶忙又盖住。
护士1:公安局的人一个都不见。
护士2:这公安局怎么一个人也不来呢?
护士1:是啊,这家属也不见,这屎都拉下了,脏死了。
护士2:听说他不过是个协警。
护士1:协警是干啥的?
护士2:协助警察的社会闲散人员。
护士1:脏死了,怎么办呢?

陈康的母亲(看车婆)进来了,一下子惊呆了,又觉得太臭,捂鼻子,然后就开始给陈康清理。眼泪不住的往下落。
两护士乘机开溜了。
看车婆刚给陈康换了裤子。可一个人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的。这时林枫提着一袋水果进来了。
林枫往陈康跟前一走就闻到一股奇臭,看到铁簸箕里被屎尿糊过了的裤子,就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它拿出去。
看车婆见是林枫,又是悲伤又是感动和惭愧的望着林枫。
看车婆:哎呀,林老师,这,这,使不得使不得……
一警察进来了。
警察一惊。问:你?!
林枫笑了笑出去了。
警察掏出了电话。
看车婆(“扑通”一声跪在警察的面前):小同志,你高抬贵手吧。他是我儿子的老师,她是来看我儿子的,你千万不能抓她。
警察(非常诧异的):大妈,你起来。我不打了还不行吗?你为什么要这样护着她呢?她是法轮功。
看车婆:正因为她是法轮功,我才求你……
林枫洗了手进来,见看车婆跪着,赶紧扶她。
看车婆连忙拉住林枫的手,不知道说啥好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还在昏迷中的陈康恍惚中看见一位仙女向他展开了一条横幅,上面大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陈康又惊又喜的念出了声来。
小警察目瞪口呆的站着。
“过来了,康儿过来了!”看车婆欣喜若狂,老泪纵横。
林枫(对小警察):你们也忙一天了,这里我们守着,你们休息去吧。
小警察:你真的不怕?
林枫:怕?我怕什么?我没做坏事我怕什么?

护士1:那个胖警察没抢救过来,已经被抬到太平间了。
护士2:听说他们是抓法轮功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的。
护士1:现在还有法轮功?
护士2:有啊,多了。其实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护士1:你怎么知道?
护士2:我有个姨父是修炼法轮功的,那人可好了。有一回给人家拆房子的时候,拆出了主人放在墙缝里的一万块钱,当时就他一人发现的,完全可以装起来拿走,他呢,却找到了主人,如数还给人家。你想现在谁能做到这一点?只有炼法轮功的人了。
护士1:那为什么共产党要迫害人家呢?
护士2:共产党?有一本书你看了没?
护士1:啥书?
护士2:《九评共产党》
大夫过来了,她们立刻停止了谈话。

夜晚
柯红正开车路过党校大门,看见三个男子架着一个女的在路边等车。
大汉1:哎,出租车,过来。
柯红(开车过来,大吃一惊):美美!?
田美美:柯红,救我。
大汉1:呵,你们认识?
柯红:你们放开她,她是我女朋友。
何校长:你女朋友?他妈老子要的就是这个,咋的?知道这位哥是谁吗?周涛涛,当今政法委周书记的二公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党校校长之子何满成。明白了吗?不是我醉酒说疯话,田美美今晚我们哥仨包了。你们的事改天吧。怎么?让你们谈谈那也不过是我们宽宏大量。我是河洲市党校校长的太子,这点事小意思,识相的放乖点,把我们拉到地方,钱,有的是。
柯红气愤至极,跳下车来,上去就照何满成嘴上一拳。何满成万万没想到有人胆敢如此,就捂着个脸蹲了下去。周涛涛一看,放下田美美奔了过来。一拳把柯红打倒了。然后骑在柯红身上,雨点般的拳头没头没脸蛋砸了下来。柯红很快鼻青眼肿,不辨东南西北了。
另一个小混混拔出了刀子。
何满成(气急败坏的):日你妈,人跑了。
周涛涛这才住手,去追田美美。因是黑地里,已经找不到了,又折了回来。只见何满成摁着挣扎的柯红,就夺过了另一个歹徒手里的刀子:“做了算了。”
周涛涛:不,不。咱们要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说完就掏出了手机:喂,110,我是何满成,我们在党校门口,逮着了个流氓,你们来一下。
顷刻,110的车来了。
柯红:警察,他们是流氓。
警察:什么?!
何满成:你们听,这家伙多么狡猾毒辣,企图强奸我们的女教师,还敢随便污人清白。
警察:走。

在党校校长办公室。
何校长:美美啊,听说昨晚发生了不愉快?
田美美:嗯。
何校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美美:有啥好说的。(准备要走。)
何校长:田美美,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们已经把柯红告上了法庭。明天就要开庭,你愿不愿作证?
田美美:你们还上了法庭?你们还敢上法庭?还要我作伪证?
何校长:我们怎么不敢?我们凭什么不敢?
田美美:何校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知道?你们怎么这么没人性啊。你们儿子没人性,你也几十岁了,也该有点人性了吧。你欺负我,你儿子欺负,还是三个一起来。一群野兽!
何校长(把桌子一拍):田美美!你嘴放干净点。你们的事我不管,但是我儿子不能进了监狱。你要是个知道好歹的,你自个想想看到法庭你怎么说。你要是胡说,那么你和柯红就是同谋!
田美美:什么?!
何校长:想想吧,孩子,你的工作是哪儿来的?谁给你办成的?你的本科文凭是真的假的,你自己知道,受这么点委屈,你就了不得了?现在就业形势这么紧张,我看共产党的这铁饭碗你是不想要了。
田美美立刻软了下来。只有抱头痛哭的份了。

河洲市法院正在开庭审理此案。
柯红:法官,田美美确实是我女朋友。我怎么会在党校大门口强奸她呢?
法官看了看何满成,又看了看周涛涛。
何满成:什么?田美美是你女朋友?那好吧,就请她自己来说。
田美美(坐在证人席上):没有。我没有这样的男朋友。(说完捂着脸哭着跑出了法庭。)
柯红大惊失色不知所措。
旁听席上柯向南一脸的无奈和绝望。
法官最后宣布:柯红,汽车司机。在2007年7月1日晚,在河洲市党校大门口企图强奸党校教师田美美,未遂,被捕。该罪犯不但不坦白认错,反而诬蔑国家干部。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6条、246条之规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这时,柯红不觉想起林枫来。想起他打骂、追杀林枫的一幕幕来,不由自主的放声大哭起来:“我错了!我错了啊!”
周涛涛:哼!

河洲市法院正在开庭审理冯丽。
告状者——田生的岳父岳母。
辩护律师:……说修炼法轮功是犯罪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七条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律,既然宪法给了老百姓这些权利那么老百姓坚持自己的信仰怎么说是犯罪呢还有说法轮功是邪教也是没有根据的,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名扣到法轮功学员头上是对法律的肆意践踏,而践踏法律的人才是犯罪。至于冯丽老人散发真相资料、九评光盘,都是属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范畴的合理合法的公民的最基本权利,根本就不是什么罪证。相反,参与的人员都在执法犯法,已构成徇私枉法罪。《国家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已经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法官:什么?你说什么?给我滚出去!这是共产党的法院,共产党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我宣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之规定,判冯丽四年。

法院大门口有一只小狗在那里拉屎。怎么赶也赶不走。

河洲城的大街小巷里出现了这样的不干胶:

追查国际就王立军被捕事件正告中共官员
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现任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停留一天后离开,立即被国安部官员带往北京。重庆方面解释为“休假性治疗”。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外交部均证实了这一消息。一夜之间,这位“最有名的公安局长”和“打黑高手”成了最新的中共内部你死我活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王立军起家于辽宁省铁岭市,曾任铁岭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间在辽宁省锦州市任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王立军积极参与,在他管辖范围内出现多起恶性迫害事件。在锦州期间,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该中心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本组织已对此立案追查。
同样积极推行迫害法轮功政策的薄熙来,因其在多国被法轮功学员起诉“有损中共国际形象”而丧失了从商务部长晋升副总理的机会,被贬到重庆任市委书记。
为了重回权力中心,薄熙来开始了唱红打黑的政治运动。为此把王立军调到重庆,作为其实现政治野心的主要助手。
王立军从二零零八年六月起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二零零八年九月起兼重庆市委政法委委员;后被提拔为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兼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开始任重庆市副市长。
王立军与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狼狈为奸,在重庆对民众推行文革式的洗脑,除了花费数亿资金大搞红歌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打黑”政治运动中更是步步升级。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一年被绑架迫害的重庆法轮功学员达三百多名,大部份修炼人的家遭到警察的抢劫。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等黑窝迫害。为了“铁桶式”的施展其邪教洗脑,重庆当局除了大量招编警察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人头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
如今,王立军自己落到了被“黑打”的地步,应了二零零九年被王立军“打黑”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的预言,“两年后你也会和我一样。”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性质等同于纳粹战犯。届时,不仅是国际特别法庭,就是中国的现行法律就足以把参与迫害者定罪。王立军的事例充份说明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是为功名利禄而出卖良心、破坏法制、败坏道德的社会毒瘤。他们的所作所为害人更害己,最终会自食其果。
追查国际再一次严正告诫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中共官员:立刻停止犯罪,坦白交代,记录和揭露他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将一如既往地履行我们的宗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在驻足阅读。

在监狱。
狱警:34号,有人找你。
柯红:(一见厚玻璃外面是林枫,非常意外也非常惭愧又非常的害怕的拿起了电话。)你怎么敢来?
林枫(早就拿起了电话):你蒙受了冤屈,我还不能来看你吗?
柯红(把手伸向林枫,但被玻璃挡着,只好把手贴在玻璃上,林枫也把手贴在玻璃的这一边。):林枫,我对不住你。
林枫:什么都别说了,说什么咱们都是一家人。这是我给你带的点东西。
柯红哭了:林枫,我以前……
林枫:以前不都过去了吗?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挺一挺就过去了。
柯红(仍然哭着):我是真的对不住你啊。谁好谁坏,现在我是清清楚楚的了。我退团退队,你给我退了,九字真言我也真心实意地念。
“啪”一声,谈话被卡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