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破谎言黑幕的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许,夜幕低垂,长春亚泰大街与三道街相交处的一家便利店里,人们震惊地围着电视,专注地看着、兴奋地议论着。电视里正播放关于法轮功的节目,然而与人们惯常看到的内容却完全不同:节目主持人正以对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录像的解析,说明“天安门自焚”是一把伪火,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是江泽民一手导演的以牺牲鲜活生命构陷法轮功的世纪伪案。

这时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见到陌生人,店主马上紧张地转换频道,然而连换几个频道,都播着相同节目。中年男子盯着屏幕说,这节目很好,就看这个吧。人们继续观看节目,接下来的内容是法轮大法传世界、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和大法受到各国政府和机构褒奖等历史镜头和视频……

“刘成军他们插播电视成功了!”中年男子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与喜悦。他叫张忠余,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原是中共吉林省机关的副处级干部,《兰台内外》杂志的副总编。看着电视,享受着人们的激动,他双眼湿润了:为四天前被捕的好同修梁振兴在酷刑下的坚韧承受,为同修们不顾个人安危的巨大付出,为笼罩在谎言黑幕下的父老乡亲终于看到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过往发生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他的脑海: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党魁江氏出于妒嫉,以“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发动了对上亿修炼法轮功“真、善、忍”的民众的公开迫害。特别是“自焚”伪案发生后,人心被谎言煽起的仇恨与恐惧扭曲,这不断升级的迫害摧毁着社会赖以存在的基石,给人带来灭顶之灾。可所有正常发声渠道都被堵死,法轮功学员只得在公共场合发资料,喷写标语,挂条幅、喇叭,放气球,尽一切可能澄清真相,制止迫害。可相比中共喉舌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这声音太微弱了。

零一年末,看到海外明慧网有关电视插播的报道,梁振兴等长春法轮功学员开始着手本地插播。就在插播前四天,梁振兴不幸被捕,刘成军继续协调同伴们最终将计划付诸实施。参与者都深知中共的残暴,意识到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不想当英雄,可为了唤醒世人,还是舍家撇业,前赴后继。如同当年对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暴行的揭露,法轮功学员和平利用电视插播曝光中共的谎言与虐杀是真正的正义之举。

二十多分钟后,电视信号被切断,插播终止。此次法轮功真相在长春八个频道插播了约五十分钟,覆盖了三十万有线电视用户,人们相互致电转告亲友,消息迅速传开,积聚了上百万观众。同时,在离长春不到二百公里的松原市,几万有线电视用户也看到了相同讯息。

“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人们在热议、传播着这不同于党的喉舌的声音。在料峭的春寒中,甚至有人上街庆祝,在长春文化广场附近,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公开发资料,邻居、陌生人,甚至戴红袖标的老太太都向他们道贺:“法轮功,好样的!”

整个长春震撼了,密不透风的谎言黑幕被真相之光撕开了一道裂缝。

这就是被国际媒体称为“法轮功最为大无畏行动之一”的“三零五长春电视插播”。五年后的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亚太人权基金会在澳洲纽省议会大厦,将二零零七年度人权奖“丹心汗青奖”颁发给此次插播主要参与者刘成军。

大搜捕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却令人心痛。

就在长春还沉浸在震撼与喜悦之中,一个法轮功学员接到军中朋友来电:马上离开!他们已收到对法轮功学员全城大搜捕的命令。当夜,街上到处停着警车,满是军警监视盘查路人。

出于对真相曝光的恐惧,恼羞成怒的江氏下达了对插播者“杀无赦”的密令,企图扼止真相进一步传播。中央“六一零”主任、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亲赴长春督办限期破案。短短几天中,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约五千人被捕,至少七人被活活打死。

三月十一日晚,张忠余在长春绿园区医院医生、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家,被持枪破门而入的警察一并绑架。警察当着刘妻和惊恐大哭的两岁幼子的面,用枪柄将张忠余砸得头破血流,打断了刘海波的脚踝,将两人戴上黑头套拖下楼,塞入警车,呼啸而去……

酷刑与虐杀

在宽城区公安分局,张忠余和刘海波被分开两处,几个警察一起下手,用高压电棍电,用木棒暴打……十多年后,那梦魇般的经历仍令张忠余不忍回首:

“他们将我下身裤子剥光,用电棍电击我的生殖器等部位,我整个身体被强大电流击打得弹起,他们就在我身上压上凳子,可坐人上去强压都压不住……警察用棍棒专打我双腿的迎面骨、脚踝骨和脚趾,再象擀面一样,在我血肉模糊的双腿迎面骨上用木棍来回擀……每隔一会儿就有人用拖布擦地上我伤口流出的血。渐渐地,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两个多小时后,有人进屋说:‘刘海波心跳已没了!’接着有人打电话:‘市医院吗?赶紧来辆救护车,到宽城公安分局来,这儿有个叫刘海波的已没心跳了’。”

后来一位逃到澳洲的宽城分局的霍姓警察披露:两个警察毒打刘海波,打断了好几根木方;他们将他全身衣服扒光,用最长的高压电棍从肛门插入体内电击其内脏……事后宽城区分局将其遗体秘密火化,对外谎称其死于心脏病。

四天后,被折磨得命悬一线的张忠余被送进吉林省监狱管理中心医院。在这里,他遇到奄奄一息的梁振兴和刘成军等人,他们后来被各种形式的“治疗”夺走生命。

图1:梁振兴
图1:梁振兴

对长春插播的发起者梁振兴,张忠余非常熟悉,迫害前他们常在省机关宿舍附近的炼功点一起炼功、交流,迫害后在多个传播真相项目上常有配合。这次插播,他们也深入交流过,张忠余很遗憾自己当时因其它工作繁重而无法抽身参与。

精明能干的梁振兴是位成功的地产商,到九十年代就拥有几十万个人资产、两部轿车,过着优越生活。九八年,梁振兴修炼法轮功以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戒掉了在生意场上沾染的花天酒地、夜不归宿的恶习,濒临破裂的家庭重归于好。见其巨变,他的妻女也走入修炼,一家人过着清静简单、和睦愉悦的日子。他爱这个家,爱他的小女儿。

在梁振兴被捕到插播前的一百多个小时,他承受了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使尽一切毒招的警察没能从他口中得到关于插播的一丝一毫。

之后他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在辗转关押的多所监狱,他受到极其惨烈的迫害。张忠余听曾与梁振兴同监号的人讲,市公安局一处的恶警常常“夜审”梁振兴,每次都是遍体鳞伤抬着回来,他一个乳头都被警察用电棍电焦、电掉了。在生不如死的煎熬中,他生命存在每一分钟的意义,都为告诉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法轮大法好!”

当张忠余在监狱医院再见到梁振兴,与迫害前相比,他被折磨得已判若两人了。虽然他双脚戴着脚镣,但在这与同修的短暂碰面,他还关切地询问是否已在明慧网上与其他同修交流了这次插播。

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梁振兴在公主岭监狱辞世——他绝食抗议迫害,被狱警将灌食管插入肺中害死,时年四十六岁。

梁振兴被捕后,刘成军继续协调团队成功地在长春和松原两地完成了插播。张忠余见他最后一面是在零三年十二月中旬:“在吉林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他已被折磨得脱像了,原本魁梧的身躯抽缩得很小,瘦到皮包骨头,被两‘犯护’用担架抬着。”

之前,他们曾一同连夜制作过曝光当地迫害的资料。对这位身材魁梧的农安县粮库干部,张忠余早有耳闻:他修炼前很“霸气”,修炼后变得和善、通情达理。他不辞辛劳地往来于长春及周边地区,用大卡车传送真相资料,被同修尊为“大卡车”。插播前,被迫流离失所的他曾把自己五、六岁的儿子带到与同修共用的住处住了一宿。夜里,轻抚着儿子的头哄他入睡,刘成军眼中含泪,充满对稚子的怜爱与不舍。

图2:
图2: 真善忍美展画作《刘成军(坚忍不屈的精神)》

插播三周后的三月二十四日,刘成军不幸被捕,警察在将其全身大面积烧伤后,还在他腿上连打两枪。之后,他被绑在老虎凳上五十二天,被戴着脚镣连续多日铐在“死人床”上,被无所不用其极地毒打,牙都被打掉了……

经过二十一个月的炼狱摧残,他全身是伤,器官重度衰竭。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转到长春中日联谊医院的第二天,家人最后见到刘成军时,他七窍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脉管象拉开了,满地是血。时年三十二岁的刘成军就这样走了。之前,几乎发不出声的他还艰难地指指看护他的犯人,对家人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在场者无不动容落泪。

还有被“六一零”悬赏五万加晋升二级搜捕的侯明凯,八月二十一日在长春被捕,第二天这个连警察都认为“很有钢”的三十五岁青年被酷刑虐杀,永远离开了自己深爱的妻女;插播团队的小兄弟、“飞毛腿”雷明在被长春公安局一处及吉林监狱酷刑致腿残后,于零六年八月去世;零三年十月,魏修山在吉林监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后拉去医院,就再也没回来……

十五位当年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的插播参与者,目前至少已有八人被虐致死,余下的还在狱中受煎熬,处境危艰:

孙长军,一个清廉的优秀公务员、远近闻名的孝子,被判十七年,他肋骨被打断,双肺空洞,胸腹积水,腹胀如鼓,生命垂危;云庆彬在吉林监狱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从大法修炼中重获新生的退休女工周润君,被诬判二十年,她肋骨被打折,心脏严重衰竭;被重判二十年的刘伟明,这个团队中的技术骨干,还有文静、腼腆的张闻,一个钳子玩得溜转的电工,他们都义无反顾地为父老乡亲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和所学……

不灭的真相之光

然而令江氏恶党始料未及的是,这真相之光一直没被湮灭,法轮功学员没被酷刑、虐杀吓倒,电视插播真相反在全国铺开:

零二年九月六日晚,在甘肃白银市白银公司有线电视插播一刻钟,覆盖十万职工及家属;十月十九日晚,在西南某市有线电视插播约两个小时;零三年八月,通过无线发射,在华南地区大面积播放半个多小时……

从插播电视,到建立起数十万个家庭资料点,中国国内的法轮大法弟子令真相遍地开花;从创办讲真话的自由媒体、研发突破网络封锁软件,到在全球巡回演出神韵晚会,海外法轮功学员将真相传遍全世界。迄今,逾一亿四千二百万中国民众明真相后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摆脱了这个迫害正信、即将受到天谴的邪党,为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

回顾与同修共同经历的风风雨雨,张忠余感言:恐怖高压阻隔不断人对真理的渴求,谎言与暴虐改变不了人心。尽管十四年的血雨腥风使无数人身心受到摧残,令千万个家庭破碎,但自古以来,迫害正信者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中共在自毁中走向分崩离析,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给世界以希望与光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