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中共网络封锁 给网民带来自由真实的信息

|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五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该校学生毕业典礼上以“身体原因”宣布辞去校长一职,再次引起中国网络一片欢腾,民众纷纷回应“善恶有报,天公地道!”有网友送其对联:“半生赢得千夫指,一世修来粪土名”。

图1:中国网民的众矢之的
图1:中国网民的众矢之的(网络图片)

之前的二零一一年五月,方滨兴到武汉大学演讲就被学生砸鞋抗议;在今年辞旧迎新之际,方滨兴向网民拜年,又在短短两天中收到二万个网友的“滚”字回礼。对其罹患直肠癌,网友却奉上“祝病魔早日战胜方校长”的黑色幽默“祝福”。

同情、厚道、宽恕,乃华夏文明美德,方滨兴何以受此殊遇?

中国连续多年被国际组织评为“互联网公敌”,“中国网络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功不可没”。作为中科院院士、973计划信息安全理论及关键技术首席科学家、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主任,方滨兴系臭名昭著的中国网络信息审查体系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简称GFW)的首要系统设计师,并掌管GFW运行多年。在中共发动的这场灭绝真实讯息与自由思想的网络战争中,他充当先锋干将,助纣为虐不遗余力。

封锁真相的防火长城

中共一贯采用谎言加暴力的极权统治。进入互联网信息时代,中共更不惜巨额民脂民膏,于一九九八年启动禁锢中国人自由信息、思想与言论的网络防火墙项目,在迫害法轮功之后,对相关真实讯息的封杀达到登峰造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党魁江氏开足整部国家机器,以“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灭绝政策,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真、善、忍修炼民众的残酷迫害。

中共一手操控全国三千多家报纸杂志、数百家电视台和电台对法轮功进行妖魔化宣传,并向海外输出,将铺天盖地的诽谤谎言充斥全世界;另一手则加紧封锁真相资讯的传播。

就在迫害开始的同年十二月,中共国务院设立了国家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由副总理吴邦国任组长;方滨兴被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调至其核心机构——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翌年起担任总工程师,二零零二年后又兼任中心主任。二零零零年五月,国家信息关防工程开始实施,其主要子系统就是代号“005”的“国家信息安全管理系统工程”,亦称防火长城。

GFW的主要作用是分析、过滤境内外网络资讯的互访:监测中共想要防范的网站和信息、IP地址定位、跟踪、封堵,以及网上对抗信息上报。其主要需求来自中共政治局、政法委、安全部及“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政治局亲抓的“国防工程”,江泽民、李岚清、吴邦国等曾多次视察。

作为掌门人,方滨兴负责GFW研发与管理,担任部份关键技术首要设计师,协调各路研发机构与方案/设备供应商。从哈工大信息安全重点实验室、中科院计算所/软件所/高能所、国防科大、总参三部、安全部九局、北邮、西电、上交大、北方交大、北京电子科技学院、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信产部三十所、总参五十六所,到几乎所有的“九八五”、“二一一”高校都参与了GFW研发,并有思科、北电、华为等多家中外巨头为之提供设备和技术支持。

在财力上,中共更砸下堪打一场战争的巨资。被用作网络封锁的GFW的工程投资约为五亿元人民币。由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主导的、被主要用于国内信息网络封锁和监控的“金盾工程”耗资更超过GFW十倍,据“殃视”报道,截至二零零二年底,金盾初期工程就已花费六十四亿元人民币。

在人力投入上,据外界估计,中共投入研制和运作这个世界最为庞大、严密的网监系统的各类人员逾三十万。

据二零零五年美国哈佛大学约翰•帕弗雷(John Palfrey)教授的研究报告,中共封锁色情网站的机率是百分之十;封锁六四信息的机率约百分之五十,含反共政治主张的信息为百分之六十,而《九评共产党》达百分之九十,正面报导法轮功的信息封锁率则为百分之百。据美国密西根大学电脑工程系专家们的分析研究,零九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中共的“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在很大程度上也与防范法轮功有关,其中一个过滤关键词词库就叫“法轮词汇”。

为防堵真相传播,连多数海外搜索引擎、免费博客服务、华人热门社区/论坛、视频/图片服务、广播电台中文网、免费服务器或主机、代理服务器或有提供类似突破网络封锁功能的网站、知名门户入口、技术类、购物类、慈善类、宗教类、人权等类网站也一并成为GFW固定封锁或干扰的对象。

GFW创造了虚拟世界的最大“奇观”:它把世界最多的网民关在墙内,把世界最优秀的网站挡在墙外,象黑客一样用各种欺骗手段窃听、干扰或阻断用户正常通信。硬生生地将中国人与互联网自由世界隔绝,令之活在红朝谎言之中。

二零一二年四月,方滨兴因涉嫌参与周永康、薄熙来政变,被中纪委调查,失去了对中国互联网控制的实权。出于对中共大规模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和退党大潮曝光的极度恐惧,中共在换新人后不惜再斥巨资与人力,采用控网新技术,变本加厉地封网和攻击海外网站。

封锁与反封锁的较量

图2:振翮飞度自由门
图2:振翮飞度自由门(网络图片)

“暴力往往始于仇恨,而仇恨往往始于被歪曲的信息。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莫不如此。迫害伊始,我们就用互联网以电邮和短讯向国内传递法轮功真相。零一年之后中共的网络封锁日益严密,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们努力研发反封锁技术维持网络畅通,让世人有机会了解法轮功及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技术总监李渊博士在回顾走过的历程时如是说。

美国动态网络公司技术总裁夏比尔分享了投入突破网络封锁的心路:

“被中共灌输了无神论世界观和斗争哲学的人们,习惯性地排斥拒绝真相。我来到正常社会后才逐渐认识到,中共这种扭曲人善良本性的思想‘改造’是对人极其深刻的迫害。”

“迫害刚开始时,我认定这场对真、善、忍正信的迫害长不了,因我相信民众有基本的是非判断能力;零一年,它果然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这时,为给灭绝人性的镇压制造借口,中共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惨剧。当时我觉得它蠢透了,以为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破其百出的破绽。可出人意外的是,在那个封闭的环境,谎言重复千遍就被当成真理,人们对法轮功的同情被仇恨取代,被推上迫害的战车,助纣为虐,坠向自毁的深渊。”

“面对约占中国总人口三分之一的中国网民,我们感到责任重大。冲破中共防火墙,将真相带给世人,这是我们的使命。”

在十四年的封锁与反封锁的较量中,海外反封锁技术专家建立了“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他们开发的动态网、无界、花园网、世界通及火凤凰等破网软件已风靡中国,每天数十万网民翻越红墙访问海外自由网站,获取真相。

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日,时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的刘京在中央召集各省主管官员出席的秘密会议上讲话说:

“在境外,法轮功网罗了一批高知识层次、掌握现代技术和传媒手段的新生代精英。仅从去年十二月到今年五月底,我有关部门发现境外有关‘九评’的网站有二百四十八个,累计阻断对相关网站的点击八千万次,阻断近三千万封电邮。”

“应该看到,我们在这些技术领域的防范上还存在薄弱环节,也可以这么说,(他们)在信息安全领域还高我一筹。比如说打进的电话,现在难以计算到底有多少,据初步统计,仅群众举报就有数千万次。……”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二零零九年大陆就已有二十万个法轮功学员突破网络封锁的家庭真相资料点,将真实信息传递给更多的学员,再进一步大范围向世人传播。截至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明真相后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三退(党、团、队)的中国民众已逾一亿四千一百万。

“带来自由和平的信息 世界因之受益”

很多人对法轮功学员能以极其悬殊的人力、物力在这场较量中占据上风感到不可思议,对此,美国动态网络公司技术总裁夏比尔认为这是天意。

“从道义上讲,中共发动的是一场注定会失败的非正义战争,迫害正信令天怒人怨。它用利益驱使人为之效力,是用钱在做事;而法轮功学员是为制止虐杀迫害,让人了解真相,选择好的未来,是用自己的钱、用心在做。”

“更令中共始料未及的是,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法轮功学员从高科技精英到从没摸过鼠标的寻常百姓,乃至有良知的网民都成为冲破中共谎言与封锁的正义之师中的一员,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形成了无坚不摧的整体。貌似强大的中共能赢这场战争吗?”

国内网民纷纷向打破红墙、带给他们自由真实信息的人们致敬——为其自由的心灵、不屈的勇气和所做的对人类真正有益的研究:

“谁代表正义、谁代表邪恶,在自由的网络世界里让大家自己分辨。”

“黄金有价,真相无价,中国人有救了!”

“启迪人类良心的伟大事业,功德无量!”

“无名英雄们,所有有正义和良知的中国人为你们喝彩!”

美智库哈德逊研究院资深学者迈克尔•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指出:“法轮功学员不顾自身安危,用卓越才智击垮了中共花费数十亿美元建立的互联网封锁墙,把和平自由的信息带给全世界,令我们所有人因之受益。当历史记载下这一页,法轮功学员将会出现在第一篇章。”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3/7/18/14111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