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圆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曾经看过一个修道的故事,大意是这样的:一个叫可玄的道人,在山上道观里修行,每天他都到山下,帮助过往的行人背扛东西到山那边。山路崎岖,每送一次客人过山,都很辛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

这一天他想:“我已经修行二十年了,该圆满了吧?”他边想边来到山下,遇到一个老者,正吃力地挑着担子要过山。他迎上去,接过老者的担子挑在肩。老者边走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可玄。”走了几步,老者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可玄”。老者走几步就问一遍,这时,可玄道人已经走到半山腰,感到担子越来越重,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这时,老者还在不断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此时,可玄道人累的已是两眼冒火,步履艰难,见老者还是这样啰嗦,大声地说:“可玄可玄可玄!你听清楚了吗?我叫可玄!”

老者见可玄生气了,说:“啊,你叫可玄呀?我耳朵聋呀,这回听清楚了。”随即,可玄道人突然感到肩上的担子变轻了,一回头,见老者和肩上的担子没了。这时,一张纸从头顶飘了下来,上有四句诗:“可玄可玄真可怜,一心修道想圆满;纵然吃尽世间苦,此心不去难成仙”。可玄很是后悔:这次遇到了神仙,考验没过去。

又过了九年,可玄心想:“我的境界亦非从前,觉得很成熟了,应该圆满了吧?”他就这样想着,又来到了山下。这时,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往山上走,他接过老太太的包裹,径直走在前面。这时,老太太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可玄。”“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可玄。”可玄心里一惊:“是不是遇到神仙了?这回我得做好。”可是,老太太只问了几遍之后,便不再问了。可玄走着走着,见后面没了动静,一回头,见老太太没了,再一看手里的包裹,见是一张纸,上有四句诗:“可玄可玄真可悬,多少付出为圆满;纵然吃尽世上苦,此念不去难成仙。”

可玄默念着这四句诗,回想走过的路,似有大悟。从此不再想着圆满,每天除了看书打坐外,就是到山下帮助过山的行人背东西,挑担子。每一次他都当成自己的事来做,真心付出,不求任何回报,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样的生命,就应该想着别人。

又两年,可玄圆寂了。接替可玄的徒弟,还有可玄徒弟的徒弟,仍然年复一年地送路人过山。可是,人们说话时总是说:“这山上的修道人呀,只有那个可玄才是真正的神仙。”

想起了可玄的故事,也想起了我对圆满的认识:以前,我读师父“时间不多了……”、“快结束了……”这方面法时,只是理解要“多救人,或者尽快达到圆满标准,别落下”。其实,还有更大一层涵义没有悟到,那就是“别对时间与圆满的执着”。师父从二零一一年到现在,多次提到“时间不多了……快结束了”尤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说结束就结束,下一步说来也就来了。”我的浅悟是:师父讲了这些年“有关时间不多”的法,就是让我们放弃对时间与圆满的执着,让我们忘记圆满。如果我们心里时常想着“什么时候结束?今年?明年?几月份?”那不和可玄一样了吗?那下一步也许该来不来呢?

一点浅悟,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