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香港讲真相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不知不觉到香港讲真相走过了第八个年头,这或许就是我早已签下的誓约,才有机会一直持续的参与香港每回的正邪大战,回过头来看看,修炼与正法進程的推的真的很快,一些心得和大家分享。

一开始,我是腰鼓队的成员,那时穿着金晃晃的功夫装,背着腰鼓、或打着钹,锣鼓喧天的走在香港街上,向世人宣扬大法洪传的美好和中共迫害的真相,常常参与的是星期六、日两天的大游行,晚上再到热闹的旺角街头的人行道上表演洪法,常常打到最后大家全身和脸颊都在滴汗,不过表情却无一不是履行了大愿一般,慈悲的笑着。直至结束后大家口干舌燥,我到一旁的饮料店买饮料,老板竖起拇指鼓励我。

第一次到景点讲真相,直接面对中国游客时,我心里很害怕,但展现青年大法弟子的个人形像,在陆客眼中也是一样在起着证实法的作用,我不敢讲很多话,就微笑着递真相资料给他们,很多陆客竟纷纷自动的过来领取,专心看着。一次一次的,随着一旁的“九评”录像带播送,我渐渐的开始增加勇气,开始能够讲真相,越讲越多,这其中不停的消减怕心。

三年多前,我加入了天国乐团,随后到香港讲真相,开始以法国号乐手的身份参加,每一次游行,无不震撼香港市民和大陆游客,游行中,大部份时间,我心存正念的看着指挥棒,全心演奏好乐谱上的每一个音符,让大法的乐曲真正能够起到灭烂鬼、救众生该有的力度。有时心念不静、一懈怠,嘴上的乐器马上吹不出高音,或是常人的累又体现出来。相反的,当我内心很纯净时,我轻轻的吹一口气,手中的号角,音量象加了十倍一样。

今年四月份,我如同以往参加游行,到了集合地点,突然车外一阵喧扰声,面对中共爪牙青关会疯狂的邪恶气焰,我感到一阵痛心。当我离开我们集会的地点,却发现从外面看進去,外面的人完全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原来青关会的横幅全部都一致的向内对着同修,他们竭尽全力向我们制造恐怖气氛、干扰同修的正念,企图阻止我们救度众生,但最后他们看影响不了我们,只好如同豺狼般使劲嘶吼,看得出邪恶无招可使的末日疯狂。师父在讲法中说的:“我过去讲过,一直到迫害最后邪恶都不会停止迫害,明天结束,今天那个邪恶还是照样行恶。没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样,它不会因为没正法而自动变好,没正法它怎么能变好呢?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 [1]

连续两次的香港游行,途中遇到几次的大雨滂沱,乐团同修早已正念充分,外在的一切干扰,丝毫不影响我们的演奏和所有同修的游行,或许我们早已习惯如此,但看在众生和香港警察的眼中,这又是一场震撼,展现大善大忍的光辉,就是所有邪恶最畏惧的强大冲击。在鲜明的对比之下,谁正谁邪,众生一眼便能看得出。

每次完成使命,准备搭车到机场回台湾时,我都不禁默默的喘了一口气,不过此时却想到,我们一回到台湾还有安逸的环境,香港同修的压力却仍在日日面对着邪恶,一天都不能够放假休息。再想想大陆同修面对的邪恶环境,若换作我,能顶得住吗?这真的深深警醒着自己,修炼路上应该更加实修,大法弟子都修好自己,一切常人的社会局势演变自然都在正法洪势中,最终考验的还是我们在史前大愿中发出的,救度众生的那颗心。

当大法弟子拧成一股劲,如此大面积的一次的游行中什么真相看板都有,全部看完真的就足以使九成以上的众生明白真相而得救。每每从媒体中采访的陆客惊讶的说道:“怎么法轮功就这么多人,我完全没想到,我开始怀疑国内的宣传是不是假的!”

去香港游行,虽然我们只是拿着横幅走过一个个街头,实际感受到的和体现出来的影响真是非同小可,那些都是从众生的口中说出的。希望有更多的同修去香港讲真相,让香港成为众生得救的正念之场。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