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只留下“救人”的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我是搞设计工作的。我曾在同修开的设计公司做过,也在常人老板的公司做过。我的工作得到了两个老板和他们员工的肯定。去年,因为我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打算返回去工作。两个老板都要我去继续和他们合作,该去哪里?我犹豫不决。大法弟子做事是有原则的啊。我思考着该如何做决定。

我站在成都武侯祠诸葛亮的塑像前,眼泪莫名的落下,却不知自己为何哭。也许和三国有些渊源?师父法中讲过:“《三国演义》讲了一个“义”。经过一个朝代,三个势力互相之间的较量中充份表现出“义”的内涵。而且是经过一个朝代这么长的时间表现出了这个“义”的深层文化,今天传法时人类对“义”才有深刻的认识,知道义是什么,它的表面与内涵所引申着什么关系与深层反映。人不能光知道这个字的表面,内涵中得什么都得明白。当然《三国演义》中也表现了人的智谋等内涵。”[1]

在我生命的特点中,这两方面也比较突出。

去年从老板(同修)处辞工,是觉的工作太忙,需要休息一段时间。老板对我有师徒之恩,承诺如果想回去工作还可以回去。此时,对我有知遇之恩的原常人老板也极力邀请我,让我难以推辞。

为什么遇到这一矛盾?向内找,找到了名利等不少执著心,但仍处理不好,一度陷入 “恩义”、“承诺”等去衡量。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突然悟到了“缘”的内涵,意识到当前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以救人为基点,用法去衡量,自然高于“恩义”和“做好人”这一层面的文化。

无论是同修还是常人,我们都是为了同化大法来到世间的,这份“缘”超越于一切历史和当前的恩怨。和常人老板的关系一定是有深刻渊源的一种缘份,有如何救度他及他公司的生命的内涵;而和同修老板更是圣缘,是我们如何共同精進,并配合好,救度该行业中有缘者。从救人的基点,我决定了先去常人老板的公司救度那里的众生,过一段时间再回同修老板的公司和同修配合救人,弥补以前两方都没有做好的事情。

此时,我的心中只留下“救人”的一念,这之后师父在我面前展开了一条宽敞的大道,给予了我很多正念和智慧,再一次让我体会到大法和师父的伟大。

为了救人 工作中大法给我开智开慧

我们属于设计行业,工作本身需要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和设计思路,相对来讲工作压力就大。而且原来在同修老板处工作的成果属于商业机密,不能拿到这边来,自己在这行业又没有干过几年,经历、经验各方面都不是很丰富,各方面条件造成工作压力就更大。

但我悟到回去工作只是表面,真正的目地是救人。学法学到“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2],大法给我展现了一层内涵。我一下子悟到了如何做好设计:设计想法是精神的,也是物质,我的心性提高上来、符合了法,大法和师父在另外空间就会给予那个物质,反映在人的一面就是设计思路和想法。

果然,在工作中我做到了。上班脑子坚定救人的正念,或发正念清除干扰同事得救的因素。工作的压力也不当回事儿。每次搞设计前,头脑空空,好象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但该做的时候,脑中立刻闪出好想法,成果令同事佩服、老板惊喜、投资方满意。有一个投资方甚至说在业界他见过的设计师很多,没有我这样的水平,说我现在还不知名,如果我被业界认知了,公司的业务会挤满。这样的话确实不象评价没干过几年的年轻的我。

遇到什么工作困难了,我在法上悟,是自己哪里有问题了,只要心性提高上来,工作马上就有奇迹。公司前期设计方面有什么难题,到我这里都能轻松解决。老板很奇怪,说:“你干着可真轻松啊!”我悟到很多事情都是师父打到脑子里的,一念即成。

现在都是有什么设计我出想法和思路,同时指导几个同事去做,很多我都没有做过,一上来就直接教别人。其实我什么也不会,也不去多想,该做的时候,什么都有,显然这一切都是大法和师父赋予的。

“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3]我一直不太明白这段法,以前在专业领域,只是人为的从法中或传统文化中找设计依据。这次我体会到了大法开智开慧的状态,体会到了我们是大法修炼,师父无所不能,一切来自法中,我们要做的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在工作中证实大法救人

我出色、超常的业务表现,同事和老板都有目共睹,为我讲真相救人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因为这一切来自于法,老板和同事夸我,我就找机会向他们证实大法,告诉他们:“这是大法修炼开智开慧,我搞设计时心里什么也没有,想的是如何为别人着想(把救人翻译成常人能听懂的为别人着想),大法就赋予我智慧,就象古人说的有如神助。”老板赞许着说:“嗯,这真是修炼啊!”

一有机会我就和同事们聊天,尽量破除无神论和各种谎言,还送他们神韵晚会光盘,送他们破网软件,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劝他们三退。

一次,老板说要给我上保险,我悟到这是点化我劝他三退呢,那才是他生命真正的保险。以前劝三退,我的顾虑心过多,总担心人有观念,担心人不退,人为的给救人设了很多障碍,即使在劝退时心也不是很坦然。这次我想我是来救人了,他千万年等的就这一刻,不能因为我的不足阻碍了人得救,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清除干扰他得救的因素。我简单讲了讲什么是“天灭中共”、为何要“三退”,告诉他这才是他生命的保险,没几句话老板就明白了,同意三退了。这之前,给一个同事讲真相,也是没几句话就劝退了,还让我给选个好日子。可见其三退的真诚。过程中我的确放下了顾虑心,也不求他退,就抱着一颗慈悲的心劝善。

事后我很有感触,一切师父都有安排和点悟,不用我太费心,修好自己和有正念是救人的良方。

突破工作忙的干扰 争取更多时间救人

设计属于服务性行业,虽然收入高,但工作强度大,普遍加班加点,甚至没有周六、日,有时晚上还加班。我曾向外求,总想看看别的同修如何突破的,可是看到的几个本行业同修也都陷在“忙”中难以自拔。后来又用人的办法解决,一段时间不工作了,专门做讲真相的事情。

但是路走不正,干扰会更大,讲真相的效果还并不理想。这时老板又极力邀请我回去工作,我悟到一方面是他明白的一面急切的想得救,另一方面这也是我应走正路。然而回去工作,必须突破工作“忙”的干扰。

在师父的点化和向内找中,我意识到了,忙不是必然的,是人心所致。以前总想用把工作做好来证实大法,其中还包含着名利心、事业心、显示心等等,都是导致忙的原因。

在学法、发正念时再有如何如何搞好工作的想法时,我就意识到是名利心、事业心在想,那不是我,真正的我应当在这方面是无为的,不需要想却具足智慧的。当我悟到这一点后,在学法时,那个名利心做垂死的挣扎,拼命的干扰,打给我很多设计的好想法,我坚持排除,坚持学法。正是这之后我悟到了如何做好设计的法理。大法开智开慧、有如神速的工作速度,让我突破了忙的干扰。

有一次,来了一个从没有做过的大设计,我从搜集资料到大体思路定案,仅用了一天的时间,真的是“神速”。现在我每天工作时间四、五个小时,周六、日基本上都休息,待遇上也没有什么区别,有了更多时间讲真相、救人。

过程中也有考验。有时心态有些不稳,人为的想多干会儿,师父就点化我不要那样,老板也经常催促我“早些回家”,工作的时候效率非常高的就把事情做好了。我悟到了这是我对大法和师父不够坚信,怕没有思路了,总想人为的去做什么,但没有大法和师父的给予,人的智慧能有多少?

还有一次念头稍一不正,陷入工作的具体事务中,立刻就有干扰:一方面投资方的各种要求增加,老板也有新的想法让改设计,我悟到都是邪恶在利用我的人心操纵常人抢我的时间,我立即把心态摆正,想我是来救人来了,不能被干扰,正念一出,基点一站高,表面的这些麻烦立刻就有转机,几句话就解决了可能得占用几天时间的问题。

仅仅是我从旧的观念中脱胎出来,坚定救人这一正念,就带来了最近的这一系列变化。此刻我更加清醒了,“万古事 为法来”[4],内心时时在法上,在三件事上,在救人上,其它问题都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师父,我们是大法修炼。大法大的无法想象,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一切都在其中。

突破间隔 与身边同修配合

在老板同修处工作的那段时间很忙,我对同修老板产生了怨恨心,把造成工作忙的干扰归咎于同修揽活儿多,我们都陷入忙中,没有配合好救人,有时还有心性磨擦。休息后,我冷静下来,找到了名利心、私心、妒嫉心等等很多执著心。以前虽然关关难难都知道向内找,但内心深处的怨恨心没有去干净。这次心性提高后,我体会到把难归咎于同修是在向外求,根本问题在自己身上,自己没有执著就没有“忙”的那一难。

我悟到,忙、间隔等等都是邪恶的干扰,对待同修只看同修好的一面,同修意识不到的不足都是让我自己提高心性、包容的,是让我帮助而不是抱怨的。我和同修配合好救人是最重要的,这回我心性提高了,那份同修间神圣的缘份一直萦绕在我心间。

我多次找老板同修交流,一方面商量我们怎样配合好拧成一股劲儿救人,一方面说明我想先去常人公司救人。但邪恶就害怕修炼人之间配合好,一再干扰。有一回联系同修两次都没有时间,我仍坚定正念,坚持联系。但思想中仍冒出“同修是否对我有看法”或“同修是否被人心绊住了”的想法,我立刻意识到这是邪恶旧势力打给我的,想在我们之间制造间隔。我找到了这正是以前被钻空子的地方,我往外排这些邪念,就坚定正念,坚定同修的生命是在正法中更新的,其它的都不看,就保持不动念,坚信一定能突破邪恶的间隔。

见面时间本来就不易碰到,两次联系前孩子都开始发烧,我悟到这也是邪恶的干扰,它们就怕我们一心救人。我不动心,坚持做该做的。我不愿错过难得的联系机会,有一次我守着头滚烫的孩子,联系着,我想同修如果没时间,我抱着孩子打车也得去。

因同修老板和常人老板也曾有业务往来,本来想和同修配合共同救度常人老板公司的众生,同修尊重我去救人,但让我自己去。对此我正念对待,不强求,能做到什么成度就做到什么成度。这之后仍有考验,有时耳边听到有人说同修老板的不足,我悟到是邪恶在制造间隔,很多都是假相,我不上当,用法去衡量,正念对待。

在专业领域的那些修炼心得、突破忙的干扰的心得,我都和同修老板主动交流,证实大法,共同精進。后来我们开始在其它项目中同心默默的配合。

前几天,同修老板打来电话说他那边公司同事对我有意见,劝我不能只顾救常人老板公司那边的人,他公司这边也得做好。这些话触动了那个没修干净的“假我”,它怨恨、向外求,打到我脑子里种种邪念,又想给我和同修制造间隔。我意识到它不是我,否定它:我不要你,你不是我的念头。我想既然问题反映出来了,就该我去做好,就该我去讲真相。基点又落在救人上,心就归正了,又觉的站的高了。告诉邪恶休想给我和同修制造间隔。事后我想,我们已经开始配合了,为什么又发生这一关?我悟到因为那个为私为我的假我还没修干净,另外还没有完全跳出自我为别人考虑等等。

整个过程我悟到,间隔是在自己心里先形成的,邪恶才有空可钻,同修间有毫厘磨擦,问题都在自己身上。我就坚守着同修间那份神圣的缘,一思一念上修自己。我坚信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拧成一股劲儿救人,无论做不做什么,在另外空间的威力都是巨大的,都在起着镇邪灭乱的作用。

心变了,环境就变了,同修电话关心我,我们之间的场又归正了。

我的心里装的就只有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儿,到哪里也就是这些事儿,其它的也不多想,师父什么都给做好了。当然家庭、工作、个人修炼、同修间的协调配合,还有学法、发正念等等都不能偏,路走正了,大法显神威。

对照法自己还有很多方面没做好,还得加紧。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戏一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