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颗救人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修炼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由于身体不好,夫妻关系非常恶化,我越是病,他就越骂,骂我怎么总是有病,又不死。那时我又何尝不想死啊,但由于孩子还小,每次一想到死,我就要伤心的哭一场,我想,我死了孩子怎么办。就这样我身体上有病,精神上又极度的痛苦导致我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由于业力多,身上不好的东西也多,晚上睡觉从来都是鬼啊,狗啊,追着我咬,醒来后总一身虚汗,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所以那时的我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九九七年六月的一天,我有幸修炼大法。自学法那一刻起,师父就帮我清理了我身上所有的不好的东西。晚上睡觉,再也没有遇到那些不好的东西了,都是一觉到天亮,睡的很香,从不做鬼梦了。还有看到吃肉那节后,就给我去那吃肉的心,那几天,我一看到肉类,反正只要是好吃的,我就反胃,想吐,后来才知道那是师父在去我的吃肉的心。真神了,太神了,一下子改变了我不太信神的,被邪党毒害的思想。因受恶党几十年的党文化毒害,我不太相信神,这一下,我真感受到了神佛的存在,感受到师父的无边法力和伟大慈悲。并且身上所有疾病全无,真是无病一身轻,从此我与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们天天集体学法炼功,每天都沉浸在佛恩浩荡中。那是一段多么幸福的时光啊!然而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邪恶的流氓开始了对真、善、忍的铺天盖地的镇压。没有了整体修炼环境,一个人在家修,老伴天天骂,不让炼,自己也不坚定,慢慢的放松了,最后竟玩起了麻将,儿女情也非常重。一年后——二零零一年过年三十晚上,人人团圆的日子,我的心脏却停止了跳动,因为已一年多没学法了。

送医院抢救,医生说我是心力衰竭,打了强心针,其实我当时心里很清楚,表面上是打针好了,是做给人看的。实际上是师父救了我,是我悟到了法理才好的。这个只有我们修炼人才知道。当时医生说要我马上到大医院去治。我不去,我知道我是修炼人,师父一直在管我,我当时就悟到,大法给了我身体,我却在过常人的生活,那当然要得病了,我悟到后,几天以后,我的心脏就平稳了下来。我马上就在医院开始讲真相,我给医生和病人说:就是江某人和共产党害的,不让炼法轮功,才导致我有病的。如果不迫害法轮功,我现在身体根本就不会得病。就是它邪党要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抓、打、抢、关,害得家里人也反对,我们不炼了,病又出来了。所以住了不到一个月,我就坚决要回家。我当时想,我已得了这个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不相信医院能救我的命,如果我不真修,生命随时都有危险。我只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不住院了,就算是死了,那我也得了法了,朝闻道夕可死,何况我还得的是大法,该怎么就怎么吧,回家实修去。

回到家后,我牢记师尊的话,扎扎实实学法炼功,每天学二到三讲《转法轮》。把法都打入自己的微观中去,放淡儿女情,放下一切名利情。

经过这次生死关,我深深悟到修炼可不是儿戏,修炼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从此我开始真正走上了修炼的路。后来,碰到一个我认识的同修,和他讲了我老伴反对我炼功的情况。因为医生背着我告诉我老伴说,你家人的心脏病很严重,再也不能受一点刺激,一受刺激就有生命危险。我老伴是个身强力壮的人,早就厌倦了我这个疾病缠身的人,家庭关系非常糟糕。他身强力壮,还要我天天给他做饭,还骂我做的不好。他说:我就不相信你炼法轮功,能把你的心脏病炼好,你天天炼也没用,医生都说,你活不了几天了。所以他要骂我,刺激我想早点了断我的命。

但我不恨他,天天学法炼功,尤其是要多学法。后来从同修那里得到了新经文,才知道现在要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着重大的历史使命。

所以从那以后,我把讲真相当作我每天的必修课,把讲真相作为我的全部。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我看到了世界大法弟子的网站。看到了世界大法弟子做的好的地方,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于是我开始更加努力学好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下面就讲点我讲真相的二、三事:

我每天都是在县城超市、菜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尤其是看了《九评》以后,我更加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我认为这个《九评》真是一把利剑,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邪党罪恶嘴脸。是讲清真相好法器。我看了十多遍《九评》,讲真相就更有力度。开始有《九评》光碟的时候,我就学会做光碟,有时做到深夜两点多钟也不觉的累,边做边在电视上放,看清不清楚。因为发给常人看一定要做好。

买菜时,看到一个店老板在放电视,我就走上去和他说,我刚得到一块光盘,听说是共党不让放的,肯定是好看的,到你这儿放一下好吗?我说我家没有影碟机。我说你也能看看。后来一放,他就问我要这个光碟,我说那好吧,反正我也没影碟机,就送给你吧。用这种方法我就送出去几套。还有几十套就是到同事、熟人家去玩,说我没有影碟机,到你家来放放碟子,听说很好看。一放都看了,有的也问我要,有的还说这个共党太坏了。有的是送给不认识的老师、干部、朋友。

反正我经常在街上走,碰到有缘人就讲真相,那人若要,我就给他,不要就不给。后来开始劝三退,我就以劝退的名义讲真相,能退的就退,不肯退的也让他明白真相。后来利用地震讲真相,揭露邪党的丑恶。大多数人都能认同,及个别流露想汇报的举动时,我就说你相信就听一听,看一看,这是为你好,是在救人,唤醒人的善念良知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了人性,你的官再大,那也是危险的。你不相信就算了,我们不强迫你相信,但是你千万别去汇报,那可要招报的。因为现在很多警察都知道真相了,都说法轮功是好人,是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团体,都不愿抓了,就是那些素质太差的烂仔要来汇报,他们才不得已去抓的。并马上离开此人此地。有两次我家有朋友和亲人打电话告诉我说:听说你现在天天在大量的发放《九评》,说你是专门搞这个事的,你可要注意一点啊。因为我做三件事时总是以法为师,本着救他为目地,一路发正念、讲真相,所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几年如一日没有让邪恶钻空子。因为只要你有那颗救人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一次我在菜场发资料,讲真相碰到三个人,我给他们真相,有一个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派出所的。我马上说,那你真是运气好,因为你更应该知道真相,只有知道了真相,你就不会去抓好人,不会造业,不给自己留遗憾。而且你有善心你还会去保护好人。那你就积了大德了,有大福份了。这是天理。后来他接了真相资料,还叫我要注意安全。我说你相信大法,肯定有福报。

一次,我地有三个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关押,我就到一个我认识的所长家去讲真相。我说你能不能把那个大法弟子救出来,他是外地的,做好人受到这种迫害,好可怜。你能帮帮他吗,也就是做好事。我说救人一命,能积大德。就是在恶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把门打开,让他走出来,那你就是积了大德了。我说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说那我不敢,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利,他说我如果把他放了,那我就得关進去。我说过去有很多被抓進去的好人,里面都有些有正义良知的人敢去救人,现在这个共产党太恶毒了,统治太严密了,连做好人都没人敢做,可做坏人都大有人在。我说这个世道是什么世道啊。他说是啊,你也知道这国家是这样的,那你就注意点。在家炼吧。我和他说了很多大法在世界的形势,大法的美好,讲退党的洪势。我告诉他,你一定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一定要相信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他说我知道。

后来我又到另一派出所所长家去要求他能救出大法弟子而讲真相,反正这些人听了真相后,都不怎么管大法弟子了,都是睁一只闭一只眼了。《九评》我发的比较多,写真相信就只写了十几封,比起很多大法弟子,我做的太差了。我每次写信前,先发一念,一定要救了这个人,一定要唤醒他的正念良知,使他善待大法弟子。我想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有师父,都是师父在做,你只要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确实是这样的。所以每做一件事,都只要我有这个愿望,一般都还顺利。

我不执著结果,只看过程,过程中,能讲清真相,使人明白,就足矣了。我到邮电局去讲真相,我说:我上网想看看《九评共产党》那本书,怎么老是看不到啊,还有我想看看89年镇压大学生的新闻,怎么就看不到啊,天天看假、大、空,想看点真消息,就看不到,封锁的太厉害了,交了钱,又看不到真东西,能不能退宽带钱啊。他说那不能。我就利用这个事开始讲真相,讲大法受迫害,讲退党洪势,反正我只要他肯听,相信大法好就行。

由于我三件事做的比较好,师尊帮我清理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我严重的失眠症也好了。还有我家婆婆八十五岁了,已瘫痪在床两个多月,我家老伴说,她可能不能等到年底了,因为病重,又有那么大年纪了。我当时发出一念,我说我一定要去救她,我就拿着护身符,带了一点点心就到她那去了。

我和她一说,你信神吗?她说我信,我就说,那你就念这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我们师父最有能力救人,你只要相信我们师父,相信大法,你就有救。她说我不会念,我就教她念,我又把她接到我家中,后来她非常相信,她天天念这两句话,二十多天后,她能起床了,一个多月后,她能自己洗衣了,洗澡了。后来身体越来越好,现在已九十岁了,看上去才七十多岁样子,精神很好。

经过这一切,我老伴也不反对了,越来越相信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家庭环境大大改善,对我比以前好多了。尤其是看了《九评》后,我老伴越来越清楚法轮功被迫害的原因是这个邪党和江某人搞的鬼。他现在非常支持我做三件事,有时还帮我发《九评》,讲真相。

这都是慈悲的师尊在帮我,师父看我有一颗心,救人的心,所以帮我化解了很多家庭以及各方面的干扰。为的也是救度世人。师父新经文提到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甚至是抢人。我悟到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切莫怠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