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老二”的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九日】我小名叫三木,家住重庆市某县的边远农村,现年三十四岁。我从小就特别劣帐,讨人嫌,是个不服管的孩子,随手做坏事是常事。比如我若从油菜地边路过,凡是手及之处的油菜花就都被我顺手掐掉了。真是见什么就整什么,停下来手就痒痒。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外公家给外公祝寿时,门口来了一个道人,说走累了,要讨口水喝。我外公是个好客的人,赶忙倒水,并且留他吃饭。那道人感激不尽,留下了。闲聊时得知他能算命,外公就请道人给他在场的几个孙子和外孙算一算。那人看了看我们这些小孩子,说:“那我就给那个胖子娃儿(指我)算一算吧!”并且问了我的生辰八字。过了一会儿,道人便开始说,但又吞吞吐吐的。我母亲说:“不要紧,请直说。”那人又重复一句说:“真要听实话呀?”母亲说:“听实话!”道人说:“这娃儿的父亲应该已经去世了。他的命中有三个转折:一,如果他好好读书,以后去当兵能当上军长一级干部,但是,他造的业就有天那样大!二,如果他管不了自己,读不下去书,就会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必定成为棒老二(土匪、恶霸的别称),他就活不过三十到三十三岁;三,他前三世都是恶人,如果有佛缘,他将只当三世半恶人。接着他回头指着我说:“你娃儿如果真有那个缘份,你会在三十到三十三岁时不仅不得死,还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由大恶人变成大善人!”又说:“你娃儿不是一般人呢,你是一个头戴钢盔、脚穿铁鞋的硬命人,所以你同父同母的哥哥弟弟都会死去。”

当时的我只是好奇,根本不懂。但后来这些都一一应验了。父亲在我四岁那年就已去世。在这道人给我算命不久,我的一个哥哥和弟弟也相继去世。过几年我继父又去世,留下我们一家三口:母亲、我和同母异父的一个弟弟。

我们经常被人欺负,所以我的性格越来越怪异,越来越凶暴,十一岁就开始酗酒,到后来每天必喝三斤!母亲靠收购、转卖废品、缝纫、经营小煤窑等多种办法辛苦地拉扯着我和弟弟一步步艰难的生活着。虽家境困难,我读书又不行,但我母亲还是“逼”我在本乡镇中学混了个高中毕业。毕业后我游荡着,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愿做。母亲为了让我早点成熟懂事并减轻她的压力,在我十九岁那年,就让我讨了老婆。因我还没懂事又顽劣不羁,实际这时母亲的担子和心理压力更加重了。而我反而心里经常想:我为什么生在了她名下?既没有钱,到处欠账,这么没面子,上街都要从河沟里悄悄上去,办完事悄悄的离去,生怕别人斜眼望我或在背后指指点点。那时觉得苦日子总熬不到头似的,时时埋怨自己生在这种家庭是倒了一辈子的霉。所以母亲的苦乐我根本不理,我就在她这棵树下过一天算一天……

屋漏偏逢连阴雨:一九九八年夏,一场大暴雨大洪水席卷全国。我们家乡也未幸免,一场泥石流瞬间吞没了我们赖以生存的一切,包括煤窑和住房,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生活一下子全无着落。我母亲只好带着我那个才几个月大的女儿進县城找民政局想办法。没想到这一去竟见了救命恩人——法轮大法弟子!母亲得到了伟大的师父传的法轮大法。

在这次灾难中,县城大法弟子在物质和精神上给了我绝望至极的母亲极大的帮助和安慰,使母亲走出了阴暗看见了光明!母亲回家兴冲冲的跟我讲法轮大法如何如何好,但我根本听不進,也不相信。我年少气盛,对这些根本不感兴趣。

不久我因推销假货坐了牢。在号子里有一姓朱的人,他看我虽然凶恶,但又觉得我不失正直,就主动找我说话。时间长了,我俩关系也好了。得知他是信神的,他说他晓得人类今后有大劫难。他对我说,现在的人一定要信神,不然就过不去大劫难。他说:“你如果回去了,一定要在周围打听,是否有信神的,并且要跟着信,才能躲过这一大劫。”在那种特殊的环境里,他讲的这些东西我却听進去了。

刑满回家不久表舅到我家来串门,和我谈起他在信神,并且要我一起信。我很爽快的同意了。母亲曾劝阻我叫我修法轮大法,我抵触的说:“你那个苦得很,我吃不消,而且政府又不允许炼。”于是我跟着表舅们一起做起了祷告、守安息、做功。时间一长,我没耐性,加上我发现他们里面有很多虚假,口里讲爱,心里却彼此勾心斗角,经常出些扯皮不和的事,导致我最后放弃了。

这个世道也真无救了,人们都陷入吃喝嫖赌骗中,却干不出一点象样的事。而我那次坐牢却是因为我想找个正经事做,去应聘当推销员,结果受骗進了个假公司造成的。还有一次我在外地想靠在一辆自行车上休息一下时,不想那自行车没锁,前面的地有点坡度,那自行车迅速向前滑了两米多,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抓住关了半个月,说我偷车。其实那真是冤枉!

我把这世道看穿了,做好人难!所以后来我什么都不信了,干脆在家里随波逐流,自由放荡,整天以烟酒作伴,抽烟喝酒还很挑剔,差的不要。没多久导致我长期头脑不清醒,眼睛睁不开,一双大眼睛变成了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走路左脚踢右脚。继而经常和妻子吵架,就象凶神下凡,蛮横无理,腰间还随时插枪、挂刀、挂酒,目空一切。因没有收入就干脆明抢暗偷,如我看上了哪家的烟酒,我当面提起来就走;赶集时哪个卖的鸡、哪个卖的鱼、哪个卖的猪儿,只要我看得上的,提起来就走。我个子大,身上又有刀、枪,没人敢找我要钱。我还可以拦路一下抢劫三个人的财物也不见人报案。有时晚上背个大背篓出去偷养鸡场的鸡。我就象掐油菜苔那样轻易的就把十几只鸡的头扭下来扔了不要,再把剩下的背回家……真是无恶不作,越恶的事还越想做,越刺激、越过瘾嘛。我这么坏可从来没被抓、没進过班房!足见这社会恃强欺弱!在快到三十岁时我更放肆,还莫名其妙的想杀人!现在想来,真是罪业深重,我若真走到那一步,那真的就没命了!那时妻子见我靠不住,常把孩子留下躲到娘家去,或者喊离婚,或者逼我出去打工,除了作恶我也真是没有一点办法了。只好让步,答应出去打工。

二零零八年的一个早晨,我准备出门去打工,路过母亲家门口,母亲问我哪里去?我就把所有的事情讲了一遍。我说我走投无路了,真是没法了!但是我母亲笑了笑平静的对我说:“娃儿呀,有法!有法!”我叹着说:“有什么法哟!”母亲很认真的说:“有法轮大法!我学法轮大法这么多年你还不晓得呀,我这本《转法轮》就是法!你好好的通读,你自然会明白,自然就有办法了。”我接过书来,疑惑地说:“就一本书有那么大的威力呀?”母亲说:“绝对有,妈不会骗你!娃儿呀,你这样出去妈不放心啊!你就静心的在我这里读这大法吧,读过了再说。”妈是担心我三十至三十三岁出远门闯祸丢命,应那道人的话,不想我出去打工,而我也怕不能自控走到杀人闯祸那一步,就接受了母亲的建议。

我想了一个办法,把我自己关在以前租的一个堆放废品的门市里,免得受干扰。母亲给我找来一架旧钢丝床,一床被子,诚恳的对我说:“娃儿,就在这里好好的读、好好的修。”我说:“要得。”这就是我修炼的开端——开始通读大法。由于常年喝酒抽烟有瘾,就请母亲帮我买了烟酒,还买了一些方便面。嘴里叼着烟,边喝酒边读《转法轮》。当我读到老师讲的:“我劝大家,真想修炼的从现在开始你把烟戒了,保证你能戒的了。”我心里一震,十分坚定的对自己说:戒!就这一念,放在旁边的烟和酒我连看也不想看它们了。就这样把烟酒戒掉了。从此再也没有碰过烟酒。现在更觉得它臭得熏人。

当时,我把自己反锁在那屋里七天、静心学法的。大法让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多年来的困惑;大法,让我知道了人来世间的根本目地;大法,让我懂得了如何放下和舍去;大法让我明白了原来做母亲的儿子是多么的荣幸、多么大的福份:我是跟母亲一起来得法的!我不禁为自己过去不听妈的话导致这么晚才得法而后悔,也为过去埋怨不该生在母亲名下而痛心。想起母亲年纪轻轻连死了两任丈夫,又痛失两个爱子,而后房屋、家产全被泥石流所毁至今不能复原,只能住在塑料大棚里,四面漏风,毒蛇、野猫、老鼠随進随出,而我却悠哉悠哉,不但没为她分忧解难,反而还埋怨她,为她添伤加痕……她是承受了何等的苦难才走到了今天呀!若不是有大法的支撑,她哪能有今天?如今她竟然还活得潇洒坦然,腰板挺直、面无皱纹,快六十岁的人像四十几岁的。我既为母亲高兴又无比的内疚。现在,她将她的缝纫技术已耐心的教给了两个儿媳,她常以“真、善、忍”法理言传身教,使两个儿媳与她的关系胜过母女关系。她的脸上永远是善意的笑容,她的言语永远是那样的亲和,她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想到这些,我不禁潸然泪下……

在这七天里,母亲曾几次敲门送饭,但我全部婉言谢绝!我哪吃得下?!我说不饿。我也确实不饿,整个七天只吃了三包方便面!我不但不饿,身体反而变好了,精神倍增。以前因坏事做绝,又长期喝酒抽烟,身体很差,还出老相,上四层楼中途还要歇息一下,现在竟然一下子轻松了,什么都好了!《转法轮》里不允许我再与人勾心斗角;不允许有嫉妒纷争;矛盾来了只有一切向内找,找自己的错,严格按大法心性要求修炼,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我一定不能辜负师尊的期望。我明白了很多很多。就这样,短短的七天,大法让我彻底改变了!真的是那道人说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就在这第七天的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就在这个门市里,我开了一个窗帘店,开始只有一面墙上挂了几段布,后来布匹逐渐多了起来,最后三面墙都挂满了。我醒来才知是个梦,但感觉就象是真实的。我想,肯定是师尊在给我指出生活的出路。于是,我第二天(即第八天)早上起来,学了一讲《转法轮》后,就开门出来啦!我感觉到空气是那么新鲜,周围的人对我是那么的友善,不象以前的眼光,一切都变了!我暗自惊讶,没想到这大法连我的环境都改变了。我当时提醒自己:心里一定要时时装着“真、善、忍”,时时不忘自己是个炼功人。

不一会儿,我妻子抱着孩子来了,看见了我就奇怪的问:“你不是出门去了么?怎么……”我笑了笑说:“不出门了,我现在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说,我已经戒烟酒了。妻子鄙夷的说:“你能戒两天烟酒,河里的水就要倒流!”我很平静的说:“真戒了。”可我妻子就是不信。

后来,我每天就在那门市里学法,吃、住都在里面。时间一长,妻子发现我真变好了,就主动问我:“现在怎么办?你就是学法变好了,那我们也要找事做,得过日子呀!”于是,我就和妻子讲了那个梦。妻子说:“既然这样,那就开个窗帘店吧!”我说:“我正在发愁本钱的事。”妻子笑了笑说:“这些年我卖菜、做饭余了一点钱,我有六千元私房钱!”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了!妻子理解、相信、支持我啦!我知道这是师尊早就给我安排好了的。我将我原来作恶用的刀、枪以及葫芦形的酒壶、还有烟斗全部砸烂扔掉了,迅速将窗帘店开了起来。

开始没有生意,但我们心里很平静,不着急。因为师尊讲过:“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我们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处事为人,讲求质量,讲求信誉。就这样生意慢慢的好起来了。一年下来,不但生活费用有了,还还了几万元的欠账,自己还买了两个门市。虽然现在还欠点账,但从一个游手好闲、偷扒摸抢的无业游民,变成一个有正事做的好人,而且我性格还变得开朗友善,皮肤白皙年轻化……这是何等的差别!何等的升华!这都是慈悲伟大师尊的恩泽呀!我的转变带动了我的妻子、弟媳及部份亲戚走入了大法修炼。

有一天,在村委会遇见我那位信“神”的表舅。他见我表面变化这么大,就叫我过去,拉我到边上悄悄问我:还在信神没有?我回答说:“我肯定信我心中的这位大神(师父)!”他说:“那就对啰,不然你哪有这么好!?”显然,他以为我还和他信的一样呢。他接着说,有时间要到我家去领道理。我说:“不必要。信神就是要看你这颗心,向内找自己的不是,就跟修行一样,修心是关键。你祷告也是在向神说自己的不是,以后做好。如不修心,不同化‘真、善、忍’特性,天天对着神说自己的错,又不改正,神也不会喜欢你。”他听了我的话惊奇的点头称是。

我又问他在村委会干什么?他说开选举会。他还很自豪的说:“我是党员,还是优秀共产党员呢。”我突然大声的说:“那你还信什么神啰!”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没过几天,一个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个有好多丈高的巨人老者,头发是花白的,胡须就有一丈多长,他把我托在手心里对我说:“你认识我吗?”我摆头说:“不认识。”他说:“我是造字的始祖仓颉,我来教你拆字。”随后他用手在空中写了一个“爆”字,说:“现在的人,不能与共字相连,跟共向前,就有火烧;跟共向上,太阳会烤死;跟共向下,水会淹死;只有向后退才有生机。明白了吗?”说完就不见了。我惊醒了,赶快把妻子叫醒,向她讲了这个梦。她惊讶的说:“难怪哟,天灭中共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定好了的呀!在造字的时候就定好了的呀!”

第二天下午,那位表舅来到我家,直接问我:“那天你那话是啥意思?”我说:“一人不奉二主,你是信神,还是信党?”他说:“神我也信,党我也不丢。”我说:“你老人家二黄(二黄就是糊涂的意思)!你晓不晓得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你信它,神还管你呀?共产党是与天斗与地斗与神斗其乐无穷的东西,是杀害八千万中华儿女的恶魔,特别是镇压善良的法轮功,害死了将近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它才是邪教,老天爷注定是要灭掉它的。它与神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你这不是信神,你是在侮辱神!”他说:“现在政策好呀。”我说:“再好也没有信真神的好,信真神才能过大劫去天国。”我又给他讲了昨天晚上的梦,并且象巨人老者那样把那个“爆”字给他拆了一遍。他说:“啊,是神奇呀!”我说:“这也许是主神的安排,必须要让你知道真相!”他说:“那啷个办?”我说:“赶快把它退了。”他说:“哪个敢去退?”我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你如果真想退,你就对天说:‘神,我某某某从心里决定退出共产党的组织,与它彻底决裂’,就行啦,神就会管你啦。”他说:“哪个给我作证?”我说:“我给你作证。”他说:“好嘛!”

表舅就这样退了。他说他也感觉到老天就要灭中共了。

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还很多,就不赘述了。我明白自己起步晚,要奋起直追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我讲出这些,只是想让人们从我的新生神奇事中明白法轮大法是万能神圣的救命大法。那些还在迷中的人啊,赶快醒悟吧,给自己选择一条光明大道吧!

合十谢师恩!合十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