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讲真相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我是来自芬兰的大法弟子,得法已有十多年了。我开始修炼时还没有这么多的同修,所以从一开始自然而然的,每个同修都根据自己的能力配合做讲清真相、救人的项目。

对于我来说,首先我需要克服自己心中的障碍。比如我觉的自己年纪太大了,没法学会使用电脑,而且我还觉的,要搜索互联网上的信息,语言问题对我来说是太大的障碍。但这些年来,我学到了许多新东西,用于同修共同讲真相的项目中。一次次让我感到吃惊的是:我确实有能力快速从互联网上找到相关的联络信息,包括英语的页面,尽管我几乎不会说英语。我悟到,如果我们用正念做事,信师信法,我们会得到神助,完成所有该做的事。

同修们共同设计的真相资料需要持久的合作和安排,有时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在合作过程中,我们还必须过自己的心性关,一遍又一遍的向内找,因为我们自己对事情的看法,不一定会被采纳。一次次我不得不调整我对同修想法的理解。我注意到,平静的心态可以帮助我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

尽量多参与证实大法的项目帮助我修炼,并把自己视为师父的弟子。虽然离圆满还有一段距离,但现在方向更明确,要走的路也没有那么长了。但我们依然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救度众生。既然我们仍然可以向世人讲真相,当芬兰同修们决定在芬兰各地组织放映讲述法轮功学员故事的纪录片《自由中国》时,我又看到了一个机会。

我准备协助安排在芬兰一北部城市放映。由于同修都同时参与不同的项目,能够抽出时间来做这个项目的人不多。我觉的我可以承担更多的责任,我开始安排放映场地,并帮助寻找客人的联络方式。我们既然已经有了影片作为真相材料,所以只需要一个邀请函。我还打电话给各种不同的人和组织。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回应是积极的,这鼓励我继续我的使命。

由于只有少数同修参与了这个项目,而我们分居在芬兰各地,我就使用电脑与他们保持联系。学法和交流有助于项目的進展。刚开始,我不理解为什么只有少数同修参与这个项目,难道他们不明白同修的合作对这项目有多重要吗?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不应该执着于来帮忙的同修的数量。也许这是为我修炼安排的。当我转变了观念,我觉的我又能得到师父和众神的帮助,我相信我们的事会成功的。

然而,能够找到时间跟参与该项目的其他学员一起学法交流并不总是很容易,理解其他学员的行为也不容易。有时候我觉的有的同修回复电子邮件的速度不够快,或有的学员没有完成好自己的任务。当问题出现时,我就开始想我如何能够做的更好。首先,我清除对其他同修不好的想法,当无法从同修那儿得到电子邮件的回复或当事情没有進展,就向内找。一旦我头脑清醒,慈悲对待他人,事情就开始有转机。

有一次,当我正要给一个等着他来电话的同修打电话,他先打了电话过来,因没能早点给我打电话而向我道歉。因为我转变了对其他学员的观念,首先考虑到他们肯定很忙,事情就开始发生变化,甚至到了没有干扰的程度,或没有费什么力气事情就安排好了。我悟到自己的修炼状态对我们项目成功的重要性,还有信师信法是无比的重要。

放映会的规模很小,但来的人都被电影打动,他们感谢主办方。一位女士感到惊讶,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邀请,但她很感激接到了邀请函。许多我丈夫的亲友都来观看了影片,他们觉的很奇怪,为什么邪党能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么久。影片中揭露“活摘器官”的内容使很多在场观众泪流满面。

后来,让我协助我们在芬兰议会前揭露活摘器官活动的有关安排。我很感兴趣,就答应负责联络议员们,把活动的信息告诉他们。

起初,一些国会议员很难找得到。我正要放弃打电话时,一个国会议员的助理之一接了我的电话。助理感谢我来电话,他说,议员已被迫删除一些电子邮件,因为垃圾邮件太多以致电子邮件帐户被封。这就发生在我给他们发活动信息的电子邮件的前一天。助理说的感激的话,就象是传递神对我的鼓励,让我继续给所有其他议员的办公室拨打电话。我找到了我名单上所有的人,他们给我的反馈令人鼓舞。他们中的许多人同意来参加在议会前的活动。后来,我得知活动取得了巨大成功。

亲爱的同修们,我们遇到的形形色色的每个人对修炼者来说都是重要的人,他们每个人都等待着我们去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揭露迫害。让我们完成好历史使命,直到最后。

作为修炼者,我们需要学法,因为我们是法轮大法弟子,走在圆满的路上,所以我们不能忽视学法。我们就像是参加跑步比赛的运动员,在到达终点线前,我们不能放松须臾,相反我们需要提速闯到终点。

众神都在注视着我们,不放过我们在救度众生的大法项目中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看我们是将坚持到最后,还是靠边站休息。

同修们,让我们在自己的路上更加精進,直至功成圆满,切莫放松!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