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的体悟:师父时时在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我住在希腊。九个月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

在得法之前,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发生,最后把我引向了法轮大法。就我目前回忆,我心中一直有这样的问题: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从哪里来,我死后去哪里?

两年前我们家里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于是我开始更多阅读基督教的书籍,在网络上聆听基督教的声音。我变的安静了,但我仍然不能找到困扰我的这些问题的答案。

有一天我站在自己的房子外面看海,海边有个码头,那一刻我特别想去这个码头。那些日子里我在阅读一本书,内容是关于冥想如何能对人们有帮助。那一霎我想,我真想学冥想。然后当天晚上,我打开电视,切换频道,突然看到一个节目讲述了一个画展,里面的绘画都是和人们受到迫害相关,我看见一位先生正在讲解这个画作的内容:中国正在发生的迫害、法轮功的三个主要原则和在海边码头的炼功点。我发现所有这些都非常有意思,但是我记的最清楚的是,主持人说的:“如果你想免费学习打坐,就来到滨海码头。”我记下了联系电话,心想明天我就给打电话问问。但是,我过去从来不相信电视上的任何人,因此我犹豫不决是否打这个电话。三天之后,我读完相同的书籍,又打开电视,又踫到了这个频道,又看了一遍画展和打坐的介绍。我想这绝不是偶然,第二天我就打了电话,来到了炼功点。

我第一次在炼功点炼功,几乎晕了过去,尤其是在炼第二套功法时。炼第三套功法时,我感到小腹部位非常疼痛。我明白了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学员告诉我不要害怕,都是好事。当时,我左膝疼痛有两个月了,炼完功后,我感到身体非常轻,膝盖也不疼了,后来再也没有疼过。

炼功点上所有的学员似乎都是发自内心的善,从一开始我就非常信任他们。我们交谈了一会儿,他们告诉我我们应该修炼自己,他们提到了一本书叫《转法轮》。一开始,没有任何理由,我就不愿意买这本书,也许我认为这会导致我远离基督教。但是,当晚我对丈夫提起这件事,他问我:“你为什么不买这本书?凡是能给我们带来知识的都是有益处的。”因此再次来到炼功点时,我就订了这本书,渐渐的我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方方面面,通过修炼和经历的考验,我已经变的不那么害怕、不那么害羞、不那么心急、不那么感情用事,反而更自信更有活力。

我学过基督教,因此耶稣基督一直在我心里面。修炼大法后,一些怀疑的念头不时出现,我主要是通过学法帮助我摆脱这些疑惑,同修对我也大力支持,用非施压的方式,和非常有效的方式唤醒了我。

一天,我在想如何在讲真相中打动人心。这里有很多人狂热信仰基督教,他们不熟悉东方的修炼方式,某种情况下甚至认为东方的修炼方式是“邪”的东西。当我考虑这个问题时,突然怀疑起大法来了,这个时候怀疑的感觉是如此强烈,我的内心颤栗了。我知道,我的想法是不正确的,我想积极否定这些想法。有时我聆听《普度》音乐,加强正念,但这次没起作用。所以,我敢肯定,这是对我的干扰,我决定学法。当我开始学法时,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正在学的就是我所需要的。师父马上回答了我的问题!

师父说:“人理解和不理解,众生对这件事情的不同的想法、看法,都构成了你们在世间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困难。但是哪,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1]

读完这段法以及更多的部份,我觉的干扰没有了。我又恢复了平静。我的错误思想已经消失。然后,我感觉到师父对我的洪大慈悲。虽然师父看到了我的怀疑,却一秒钟都不曾离开我。相反,每当我需要师父的帮助,师父立刻就会帮我。

我的理解是,每当我觉的旧势力干扰我,我立即作出反应否定邪恶,不让它在我的思想中多呆。只要我们相信师父,师父就会帮助我们。

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我带着儿子参加赛季最后的足球课程。这天课程的气氛很喜气洋洋。我始终牢记带着大法真相传单,然而就是这一天没有带,因为我离家之前没有检查我的手提包。庆祝活动進行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市长就在几米开外站着。我不知道市长会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和他讲清真相。然而我突然意识到,我没有带传单了。我想起来一个住的比较近的同修,想问他要大法传单。我给三个协调人打了电话,但是没有一个回电话。我在想这些协调人在那里,我正要找他们。但我接下来就想这是师父安排给我的机会,让我主动讲真相,自己做事,不依赖别人,自己尝试找到解决方案。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平静下来,决定去和市长讲真相,而没有计较结果。

我不知道如何对他说,但是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师父在带领我做。因此我只管过去和他交谈。我告诉他,我是橄榄球队的一位学生的母亲,是一位法轮功学员,我们想去拜访他。然后,我尽我所能,简要的跟他讲真相。当我和他讲起法轮功的功法时,他似乎并不很感兴趣,但是当我开始谈论迫害时,他的态度变了,他问我:“我能为你做什么?”我告诉他,我们希望找到一个能举办“真、善、忍”艺术美展和能放映《自由中国》纪录片的地方。他当即提出了一个能举办这些活动的场所。在他离开之前,我们约定去他的办公室拜访他,给他带去画展和纪录片的资料。

有了这次的经验,我意识到,如果我真正相信大法,真正相信师父,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我能放弃自私、怕心和羞怯,我觉的师父和正神就在我身旁看着我,帮助我在正确的场合做正确的事情。经过这一切,我觉的不是我的表面,而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完成那些正确的事情。

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1] ?

我今天就交流这么多。如果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