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售票过程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今年的神韵售票过程中我深刻体验到了去除人心后的美妙殊胜,也一次次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

我的德语只能做一些最简单的交流,但是神韵售票缺人手,于是我背了一些介绍神韵的句子便去了卖票点。一开始,我向每一个人背诵我记住的那段话。后来一位年轻女士兴冲冲的走过来对我说:“我听说过神韵,感觉很棒,你能给我一份传单吗?我回去和朋友商量一下。”

我把传单递给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她已经听说过神韵了,我就不能给她背那段话了,她接过传单就走了。我感觉很沮丧,要是遇到德语好的同修和她再聊聊,肯定就直接买票了,我却这么眼睁睁看着她走了。或许我不应该站在这,而应该去发报纸……

我正沮丧的胡思乱想,突然她站到我面前对我说:“我想买票。”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同时告诉我要坚持下去。

这之后,别的同修给顾客介绍神韵时,我就留心听,简单的句子马上记下来,比较难的,我就变成我能讲的简单句子。逐渐的我积累了不少介绍神韵的词句,并且注意调整自己的语气、语速,由“背诵”变为很自然的介绍。不知不觉中我也能独立卖票了,有些正在犹豫的客人和我交谈之后当场决定买票了,偶尔也有听过别的同修介绍准备回家考虑的,我接着聊几句后,也改变主意当场买票了。这些经历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但我的很多执着心也滋生出来了。

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我和另一位同修在一个卖票点,前两天我们俩各自都有卖出票,有一天突然我一张票也没卖出,我很难过,感觉时间过的很慢。我知道我肯定是哪出问题了。仔细想想我发现这几天我一直在跟她比,她卖了几张,我卖了几张,每天晚上回来都会想想哪张票是她出的,哪张票是我出的。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强的证实自我的心,想的不是证实法、救众生。我知道我必须改变。

接下来的一天,整个上午我还是一张票没出,而她那又卖出票了。我对自己说,我知道这是个考验,我一定能过去。我定下心来,排除一切杂念,静心关注每一个过往的人,抓住机会向他们介绍神韵。没过多久,一位几个小时前拿了介绍神韵专刊报纸的女士,回来给全家买了票。她离开后,我再次提醒自己,要稳住,心不要动。接下来票卖的很顺。我觉的心很平静也很纯净。

晚上我们准备离开时,那位同修问我,今天大家都在你那买票,你会不会生出欢喜心呀?我说,不会。晚上回来学《转法轮》读到“我那天讲了,长功的关键是我们修炼了心性,同化于宇宙的特性”这句话时,我浑身一震,内心的感觉难以言表,同时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在那几天的卖票中,我们俩常常感受到师父的鼓励和加持。我们是从早上十点做到晚上八点。第二天,就在八点我们准备离开时,一个小伙子匆匆忙忙过来要买票。我们俩问他怎么知道神韵的,他说是在我们这拿的资料,我问他是谁给他的资料,他笑笑说:你们俩。其实那时已经显露出我的人心了,只是当时还没意识到,觉的这个人真有意思。那天我们俩都很高兴:稍微用心多做一点,师父就给我们鼓励。

一天大组交流的时候,同修们都在交流他们是怎么配合的:有的人负责把人停住,有的人负责介绍神韵,有人负责卖票环节,经常是几个人合作把票卖出去。第二天我们俩去卖票点的路上,同修问我们俩怎么样能更好的配合。我说我们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我们的台子在路中间,两边都走人,咱们俩又都可以从头到尾独立处理。在彼此卖票的关键时刻互相帮忙发正念,应该就是配合了。

在接下来的交流中,同修坦诚的提到我卖票多的那天,她产生了妒嫉心。我说我也总是和她比谁卖的多,那天我问那个小伙子是谁给他介绍神韵,就已经是这个不好的心显露出来了。我们俩意识到,当我们带着这些心的时候,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整体了,还在区分你的我的,这怎么谈的上配合呢。看来我们俩修“配合”就是要修掉这些心。交流之后我们决心从那时开始,不再区分你的我的,好好配合。

就在这一天,我们遇到了一家三口,同修给他们介绍神韵,看得出一家三口都很喜欢,但是爸爸一直在犹豫,觉的票比较贵。我拿着票夹子走过去,在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哪场演出的时间以及哪个档次的票对他们比较合适。我拿出适合他们的三张票,对那位爸爸说:您看我们这有这么好的位子,您一家人又都很喜欢,别错过机会,就买下这三张票吧。爸爸还是有些犹豫。同修与我继续跟那位爸爸聊,努力帮助他做出正确的决定。就这样,在我们俩相互配合下,爸爸终于买了三张票。小女孩接票时,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爸爸也开心的笑了。我心里真为他们高兴。

这是我们俩第一次配合,彼此互补完成了一次卖票过程。晚上回来见到别的同修,我津津乐道的和他们讲述这次卖票过程。晚上临睡前,和我住在一起的一位同修说,她刚读到了明慧网上的一篇交流文章,要点是一出欢喜心就很危险。听到这,我的心里一震,马上意识到,当我津津乐道和同修讲今天的售票过程时,已经是欢喜心在作怪了。我非常感谢这位同修的交流,也非常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在还没出问题之前及时认识到这个欢喜心。

在接下来的一次大组交流中我交流了这个修配合以及修欢喜心的过程。第二天去卖票点的路上同修说,你昨天说的同样是我们交流过的那些话,怎么听着味道就不对劲儿呢?我说可能是因为前面几个同修一直在说卖票时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有趣的事,而不是在心性上交流,我听的有些不耐烦了,并愤愤的说,以后再这样交流我不去了,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同修说,你这可不是正念。我说那我就坐在后面角落里,没什么意义的交流,我就不听,学学法,背几首《洪吟》中的诗也好呀。

下车后,我发现我的水壶盖子松了,水漏出来很多,把我们带去的一种能够折叠起来立在桌子上的卡片给弄湿了。我知道,我又错了。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改。好在卡片被弄湿的部份刚好是折起来压在下面的部份,不影响使用。我知道是师父在看着,既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又不能影响卖票。

去人心的过程是一个艰苦的反复的过程。一段时间里,我被安排到一个卖票点,开始时每天状况不错,我也很起劲儿。一段时间下来,逐渐的停下来的人少了,我的劲头也越来越弱,以至于后来我觉的怎么每天走过的都是熟悉的面孔,有人说他都接到过很多次传单了。我无可奈何又挺了两天,有了煎熬的感觉。由于我有别的任务,几天后就要到维也纳去,那时我甚至开始盼着赶快离开。

那个周末统计的整体售票结果比我自己期待的目标少,我突然冒出个念头,可能就是因为我的状态不好影响了售票。如果是因为我做的不好,该救的人没救到,这个罪过可太大了。我开始向内找,发现我太看重结果,看重成效,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成绩,眼看着不能取得好成绩时,就会失望,还是想证实自己,是求名的心。

我告诉自己必须要放下这些人心,不被出现的任何状况带动,踏踏实实做好该做的事。接下来的那天,我不断的提醒自己:忘掉自己,只想救人。这时我发现,还是有很多陌生的面孔,还是有人对我们表现出兴趣。这天我终于从消极的状态中走了出来。当卖出票感觉高兴时,就提醒自己心不要动。离开卖票点去维也纳时,我不再是那种躲避的心态。

从维也纳回来后,我和A同修以及B同修被安排在了一个卖票点,同修A不会说德语,B同修德语很好,但是一到卖票环节就对自己没信心。看上去我们这个组实力很弱。我对自己说,我没有卖票的技巧,没有很好的语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正念,请求师父加持。

那天刚开始没多久,B同修给一对中年夫妇介绍神韵,由于她的一个不恰当的举动,这对夫妇很快离开了。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生气,然后走过去提醒她下次一定要注意避免这个问题。她点头说以后会注意。那天我时刻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当看到别人的做法、举动不符合我的观念感觉不舒服时,我马上提醒自己不能动任何恶念,全身心放在介绍神韵上、放在卖票上。

那天虽然整天几乎没吃没喝,却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每当我抓住瞬间闪过的不好的念头并清除时,我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整个的场清澈透明,感觉自己瞬间变的高大,内心充满了慈悲的力量。这天B同修做的很好,有好几个人听了她的介绍后,她又很自然的把客人带到我面前,由我把票卖给客人。

接下来的大组交流中,B同修说:有天卖票,有个同修始终对她不怎么友好,她想这是对她的一个考验,提醒她卖出票了也不要起欢喜心。后来她听到这位同修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不知道别的点卖的怎么样,希望能卖的很好。她突然看到了这位同修救人的心,觉的这位同修很可爱。听到她的交流,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只是做到了不心生恶念,还没做到在别人对自己不友好的时候还能看到对方的好处。

几个月的神韵售票过程,是一个不断发现并去除执着的过程,有痛苦沮丧,更有去掉人心后的轻松和殊胜。感谢师父给我这样难得的修炼机会。感谢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我帮助的同修。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三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