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使我突破了无神论的骗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今天的中国大陆,很多人都相信无神论,还以为世上只有少数愚昧的人信神。受这种无神论的影响,人们做事不计后果,只要得逞,损人利己的事也敢干,导致世风日下。无神论还使许多大法修炼人在压力面前放弃修炼或走的步履蹒跚。

我生于六十年代,从小系统的被迫接受了科学教育和马列主义教育。封闭的环境加上灌输式的教育,我完全接受了无神论的观点。崇尚科学,信仰马列,从来没有怀疑过,从来没有想过世上还会有别的认识方法。通常遇到事情,我都会想这个事情是否符合科学规律,能不能验证。现有科学解释不了的,统统是“不可能”的;不能验证的,统统是“封建迷信”。

有一件事,对我这种思维模式造成了很大的冲击。那是八十年代中期,中国社会比较开明,“特异功能”作为一个很吸引眼球的名词,不时出现在报纸、杂志上,或人们的闲谈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个开了天目的孩子聚在一起,做了一些实验。其中一个实验,至今记忆犹新。我把刚买来的一个工艺品,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放進盒子里,叫几个孩子同时透视。很快他们就准确的说出了工艺品的形状和颜色。我震惊了,“这不科学呀!”用科学的思维我没有得到答案,但我确实看到了有这种事。这些孩子还向我描述了许多他们看到的另外空间里的事情。自那以后,我才开始相信世上真的有许多科学和无神论解释不了的现象。

九十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到处都有人炼法轮功。我也抱着探究的心,進入了炼功行列。在炼功过程中,身边有许多人也是开了天目的,讲出很多很神奇的神仙世界里的故事。我自己也偶尔看到一些图像。因为有前番经历,所以也就不那么惊奇了。从《转法轮》里我还知道,天目还有层次的划分,历史上佛道两家的修炼经典中也有论述。那些孩子能看到的层次大体上属于天眼通,而法轮功修炼中,天目是直接开到慧眼通以上的,反而不具备隔墙看物的本领。一方面是避免干扰常人社会,另一方面对修炼者本身也是考验,到底看到了还是幻觉?还有个信与不信的问题。

修炼中,有同修看到一些同修经过两年的修炼,迅速的经历了从常人、罗汉、菩萨到更高境界的过程,觉的这个大法太不可思议了。后来我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们往上推。

到了九九年五、六月份,又有同修看到另外空间里黑浪滚滚,几条黑龙气焰嚣张,还看到了一大只凶恶的癞蛤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我才知道同修提前看到了迫害即将来临。而同修所看到的癞蛤蟆,后来才知道就是江魔头的元神。

二零零九年,我还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师父为了挽救我那迷失在人中的儿子,有两天时间,完全让他处于开着修炼的状态。让他看到自己已经业力盖满了全身,只剩下两只眼睛还露着。旧势力要以“业力满身”为由销毁他,他就说“不是还有两只眼睛盖不满吗?”旧势力只好作罢。师父让他上升到一个境界,眼前只有黑和白,让他选择。当时他已人心全无,作为神也很难决断,好象黑和白都差别不大,甚至黑“还更厉害些”。最后就因为白是为他的,黑是为私的,所以他就选择了白。然后师父就直接把黑的部份给撕去了,只留下白的。师父还陪着他炼功,将他身上的黑色物质拿出来,一块一块的演化成白色物质摞起来。演化出一堆,师父帮他装進身体里;再演化出一堆再装進去。那两天,儿子先是说“我要死了”。被师父调整以后,一下象换了一个人,双眼纯净,身体带有很强的能量。儿子曾摸过一下我的头,当时就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流迅速的从头灌到脚。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大法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進一步的破除了我无神论的错误观念。

如今,无神论的观念已成了救度世人的难点之一。许多人对善恶有报的劝导根本不以为然。对上天要把中共这个恶贯满盈的邪灵从人间清除掉的说法根本不相信。大难将至,多少人还在火山口上蝇营狗苟。

这一切也都是无神论造成的危害。我完全能理解那些至今仍被迷惑的人们。如果没有这些实践经历,我也会跟其他人一样。当别人告诉我神来救我们了,我会问:“谁看见过神啦?”如果你说你看见过了,我会回一句“那是幻觉”。但是,那真实的经历使我彻底改变了错误认识。

通过二十年的大法修炼,亲身经历和验证了神真的存在,法轮大法是佛法。其实,有没有神,那是论得出来的吗?别再相信谎言了,神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只要你心中有“信”,神就能在危难时刻救了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