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无人道的酷刑 在黑狱中横行

黑龙江鹤岗市赵淑香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赵淑香,五十二岁,黑龙江省鹤岗市新华镇农民,因坚定修炼法轮功,曾遭到中共警察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几乎被折磨致死。以下是赵淑香的经历。

修大法 获新生

赵淑香曾经是百病缠身:心脏病、脑震荡、风湿性关节炎、胃溃疡、胆囊炎、肝增大、子宫肌瘤,身体极度虚弱……用她的话说,那时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日,赵淑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半个月,各种疾病全消,身体轻松,走路生风,从此她再也没去过医院。她承担起了所有的家务,生活中事事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夫妻矛盾化解,家庭和睦,短短几年,还了欠款三万元,家里盖了新房,真是天天乐,太美妙了。那时,赵淑香的村里有多人炼功受益,都是无病一身轻。大法给家庭、家族带来幸福,夫妇关系、亲属关系、邻里关系都得到改善。事实证明法轮大法对人类、对社会、对家庭是百利无一害的,可以用铁的事实证实大法好。

除夕之夜的酷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动用整个国家机器诬陷、迫害法轮功,一时间黑云压顶。很多人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可是因为有这场迫害,吓的不敢炼了。

赵淑香等法轮功学员想:人得有良心!师父无私付出,使弟子身心受益,弟子一定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告诉被谎言毒害的百姓:法轮大法好!这么好的大法被诬陷、诽谤,真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二零零零年初,过大年前夕,赵淑香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顺利到达北京。第二天,每人手拿上访信刚找到中南海,便衣连屋都没让进就给鹤岗截访人员打电话,连夜把十一人抓回鹤岗市,非法关押进第一看守所。参与迫害的还有东山公安分局、新华派出所朴某某、新华镇的两个头目和刘志强等。

在第一看守所,赵淑香、张春芝、宫桂花、王会荣等被狱警当成重点迫害对像,被关进一个墙上结二指厚冰的监号。这个监号因为太冷,一冬无人住。可为了迫害她们,连被褥、枕头都不给她们,几天几夜,她们刚入睡就会被严寒冻醒。在除夕夜,外面万家灯火,有谁知道牢笼里的折磨呢?

冻彻肌骨,几个人开始炼功,所长赵某在监控室看到她们炼功,指使狱警给四个人戴上刑具,先用大粗铁铐铐住双脚,然后把双手铐连在双脚上,人坐在那里成了三角形根本动不了。这种惨烈的酷刑,从除夕之夜开始,一直持续到正月初,就这样的姿势共锁了九天九夜,加上去北京被绑架后的捆绑,共244小时不让睡觉、上厕所、吃饭。

酷刑演示:戴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戴手铐脚镣

打开刑具时,身体已经木的没有知觉,又瘫又软,手脚不能动。上厕所得人抬。每次放风,她们都被逼着光脚踩在冰雪地上,由于站不起来,身体弯下九十度,手链在脚上一点点的往前挪,所长赵某还领一帮狱警哄堂大笑,取笑她们,侮辱她们。

看守所灌食折磨 赵淑香命悬一线

两次进京证实法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回当地,第一看守所装不下,警察把她们拉到萝北县看守所,这时才给解除手、脚铐,每个人的腿脚手都不好使了,好像不是自己的。萝北县看守所以鹤岗方面未拨款为借口,一天给法轮功学员吃两“顿”饭,早晨一碗粥,晚上每人一个小馒头。下雨房盖被狂风抬走,牢房露天了,法轮功学员在没盖的房子里,衣服被褥都被雨浇湿。老年法轮功学员孙淑琴在这里被迫害死了。

赵淑香等四人拒绝所谓“转化”,被非法劳教两年。由于赵淑香当时有心率过速、心脏偷停的现象,劳教所拒收,警察就把她继续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这时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八天后看守所开始对她进行折磨性的插管灌食,看守所所长还下令灌食时要多加盐。

两天一次插管灌食,那是非常痛苦的酷刑,插一次管,食道被拉的火烧火燎,灌进东西使胃肠翻江倒海,有时吐,有时吐不出来,灌一次食就像过一次鬼门关似的。有一次灌食,管子上带出大量鲜血,接着赵淑香就大量吐鲜血,狱警这才紧急叫来医生。医生说,血中带有大量胃黏膜,从胃中反出刺鼻臭味,诊断胃壁脱落,胃全部糜烂,人时刻有生命危险,需立刻送医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看守所所长人死在看守所影响自己所谓的政绩,怕要摊上人命,打电话叫来赵淑香的丈夫,狱警指着赵淑香,她的头被剃成七零八落,人已被折磨的脱了相、说不出话,她丈夫没认出来她,以为狱警搞错了,转身走了。看守所所长怕他不接,就派人把她丈夫找回来,她丈夫一看真是妻子,当场就哭了。狱警逼她丈夫立即接走。医生说不吃东西能活两三天,吃东西、喝一滴水立马就完,就得死。赵淑香的丈夫不干了:你们给迫害成这样,我不接了,跟你们打官司。

于是看守所叫来出租车,新华派出所所长张某出面,强行把赵淑香拉回家。邻居们见了都吓一跳,认为赵淑香必死无疑。赵淑香坚信大法,结果奇迹般好起来。大法师父给了她第三次生命。这是二零零一年发生的事。

惨无人道的铁支棍酷刑

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轮功学员成功在鹤岗市电视插播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鹤岗市邪党书记张兴福恼羞成怒,对全市进行疯狂大搜捕,甚至连没有修炼法轮功的人也被绑架。

赵淑香被恶警绑架到第二看守所。看守所狱警认出她,说:“你还活着?”赵淑香说:“是师父给我第三次生命。”

一天,赵淑香等法轮功学员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闯进来,把赵淑香、张春芝、王秀琴三人戴上手铐。第二天,又给赵淑香戴上铁支棍。铁支棍是一米长的粗钢筋,在两端焊上铁环,恶警把铁环套在法轮功学员的脚上,将两条腿劈成三角形,然后将两手铐在一只脚上,使人的腰、胳膊、腿呈三角形,腰得弯下来,强迫坐在水泥地上,怎么也动不了,开始感觉要多难受有多难受,面部、手脚、腿不过血,胀起来,头皮都麻了,渐渐就麻木了,再后来就没有了知觉。恶人每两个小时换岗一次,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闭眼就用鞋打,往身上浇凉水,往死里折腾……被上支棍折磨到第九天,王秀琴的臀部烂的露出骨头,导致满屋异味,恶警才给她解除酷刑。

接着有一天,看守所所长叫所有人都站到大院去,把赵淑香等三人抬出去示众,威胁谁还炼法轮功就象这样上支架。结果二十七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上了支棍,十七天后被取下支棍时,受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浑身软的像泥一样,无法走路,连犯人看了也直流泪。

当赵淑香刚刚能自理走路时,看守所又开始了新的迫害,把所有老弱病残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哈尔滨戒毒所进行迫害。

哈尔滨戒毒所地下室的疯狂电刑 姜荣珍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哈尔滨戒毒所恶警穿着厚厚的棉衣和棉鞋,气势汹汹地把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关到地下室,强行扒去法轮功学员棉衣棉鞋。恶警把她们的嘴、眼睛用胶布贴上,两个人扣在一块铁板上,强迫她们做下蹲动作,脚尖着地,脚跟提起,并强行将她们的头剃成七零八落,参差不齐。

恶警大王丹等几个人在中队长赵伟的指使下,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头等部位,并恶狠狠地说:“上面有指标,打死一个、两个算自杀。”恶警还威胁赵淑香:看你有多大的钢。恶警把小电棍换成大电棍,更加疯狂地电击法轮功学员,连喊带骂的,问转不“转化”,法轮功学员们都坚决不“转化”。

演示图:电棍电击

恶警大王丹电赵淑香电了很长时间,赵淑香都不说话,后来就昏死过去了。恶警们拿来一个大铁盆凉水,将只穿衬衣衬裤的赵淑香按在水盆里,又冷又凉的水冻的她醒过来,冷得直发抖,恶警又用电棍电,赵淑香又昏过去了。恶警就叫刑事犯往盆里加水,用冷水弄醒她,逼迫她在提前写好的谤佛、谤法的所谓“转化书”上签字,赵淑香坚决不配合。恶警又用电棍电,同时叫刑事犯对她拳打脚踢,折磨一阵,赵淑香第三次昏死过去,恶人才把她抬回了监号。

法轮功学员姜荣珍在这期间被活活折磨致死了。

恶警还逼迫她们在地下室干奴工活:织亚麻布等,拿着一根细细的针在布的疵点上一个布丝一个布丝的修复,累的眼睛很疼;扛布,累的腿疼;每天做奴工长达十几个小时,真是暗无天日的恐怖日子。

以上是赵淑香被迫害经过,这只是无数大法弟子被迫害中的冰山一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