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被折磨瘫痪后离世 妹妹户口被恶警私自迁除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谭延军,三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致使全身瘫痪、生命垂危,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保外就医,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身后留下二个未成年的孩子。此前,其父谭国义在恶警的屡次迫害骚扰中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含冤离世。而谭延军的妹妹谭延伟户口被恶警私自迁没了,几年不给解决。

谭延军被折磨瘫痪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早七点多,鹤岗市工农区法轮功学员谭延军在家中被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张军、刘兵、姜金升绑架到新南派出所,恶警还非法抄家。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等用酷刑非法刑讯逼供,在鹤岗第一看守所对谭延军进行各种惨烈迫害,手段之残忍、毒辣,和历史上残害忠良的酷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次李树江提审谭延军时,狱医告诉李树江:“不能再打谭延军了,他去过市医院鉴定了,谭延军已经耳膜穿孔,又得心脏病。”李树江没有听狱医的劝告,还是打了谭延军一天,给谭延军使用大刑进行逼供,李树江恶狠狠地说:“你不说就把你二百零六块骨头一块一块查着打,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打昏过去后给按手印,李树江自己填写一些“莫须有”罪名。

二零零二年五月五日国保科李恩厚提审谭延军时说:“张兴福市委书记说了拿法轮功当刑事犯整,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出了事上面领导给担着。”说着便给谭延军用刑进行逼供,都得按照他们说的去承认。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谭延军被打出心脏病、耳膜被打穿孔(有鹤岗市人民医院鉴定),并且全身瘫痪不能动,只能躺在看守所的地铺上,生活不能自理。鹤岗市公安局法医鉴定:谭延军被打得耳膜穿孔,打出心脏病,强直性脊椎炎,全身关节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狱医让谭家人去公安局上访给谭延军办理保外就医。

谭家人去公安局上访,公安局法制科科长戴多华以谭延军是法轮功学员为借口,不秉公执法、不给办理保外就医,使谭延军失去被救助的机会,直到被李树江等恶警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谭延军回家没几天就含冤离世。此前,谭延军的父亲谭国义在恶警的屡次迫害骚扰中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含冤离世。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恶警肖春泉、杨茂林、王才参经常夜里去谭国义家捣乱,家人不给开门恶警就用枪威胁。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开始,黑龙江省鹤岗市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骚扰、恐吓、威胁,甚至被绑架、残害致死。原鹤岗市市委书记大贪官张兴福、原公安局副局长张春青等紧跟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戴多华担任鹤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直属分局局长后,亲自批捕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在有线电视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告诉世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骗老百姓的。中共宣扬假、恶、斗,不许老百姓说真话,不许揭穿骗人的黑幕。在张兴福操控、指使下,鹤岗市公安局及所有派出所在全市掀起红色恐怖,七天七夜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上百人被非法劳教或含冤入狱,一个个温馨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谭延军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品行高尚,被折磨离世后,上苍给了恶警李树江严厉的警示和惩罚,李树江不但没有继续升官,而且恶行并祸及家人:李树江原有的糖尿病加重,有时走路都困难,他的妻子得癌症在痛苦中离开人世。

妹妹谭延伟户口被恶警私自迁除

心地善良的谭延军被恶警毒打死后,留下一双年幼的儿女和一天天年迈的母亲饱尝世态炎凉。他的亲人还不断的被恶警骚扰、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谭延军的妹妹、法轮功学员谭延伟在家中被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恶警张祖林绑架到派出所。在新一派出所,张祖林强迫谭延伟在劳动教养书上签姓名。张祖林威胁谭延伟说:“如果你不在劳动教养书上签姓名,我就把你送到劳教所里教养,如果你在劳动教养书上签名,就监外执行。”谭延伟在劳动教养书签了姓名,也没给谭延伟劳动教养书。张祖林领新一派出所孟令军等恶警去谭延伟家进行非法抄家。恶警把谭国义老人的遗物一件件翻遍没有找到法轮功资料作为证据,把谭延伟手机扣押在张祖林那里两个多月仍没有证据。张祖林又去谭延伟家骗谭延伟母亲,以给谭延伟母亲办低保为名,骗谭延伟母亲哪天去新一派出所找张祖林把谭延伟户口迁出给谭延伟母亲办理低保。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谭延伟母亲到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去取照好的身份证时,张祖林从谭延伟母亲手中骗取户口,在新一派出所户籍张丽莉那里拿印章,私自在谭延伟户口那页印上迁出字样。

二零一二年三月谭延伟去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办理户口,新一派出所户籍卢艳说:“没有谭延伟户口,没有查到户口信息档案。”谭延伟给张祖林打电话问户口的事,张祖林破口大骂谭延伟后说:“我不在那儿还找我。”谭延伟对张祖林说:“你把我户口信息档案迁没有了,还骂我,我投诉你。”张祖林放下电话后,一会儿又给谭延伟打电话说:“你给新一派出所户籍卢艳钱,给你办理户口。”

谭延伟母亲去东山分局新一派出所找所长常期智。常期智让谭延伟拿身份证去新一派出所办理户口,谭延伟户口上,没有出生地,没有籍贯,在何时何地迁入本市栏里打上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黑龙江省劳动教养刑满释放字样,伪造假户口。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谭家人向黑龙江省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台省公安厅上线行风热线投诉鹤岗市公安局东山分局新一派出所恶警张祖林私自迁没谭延伟户口信息档案事件。鹤岗市公安局把事件转发东山公安分局解决,东山公安分局纪检委政治处主任闫守川,东山公安分局户政局长张立东、姚伟东、高洪家给谭延伟编写制造造假材料,以谭延伟修炼法轮功劳动教养为借口,不给正常解决户口问题。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鹤岗市公安局东山公安分局纪检委政治处主任闫守川、东山公安分局户政局长张立东、姚伟东、高洪家和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魏学忠、曹务申去谭延伟家以核实事实为名,去谭延伟家录像、录音,给谭延伟母亲编写伪造假材料来否定谭家人上访的一切事实。然后,东山分局闫守川、张立东、姚伟东、高洪家和新一派出所魏学忠、曹务申进行非法抄家,从谭延伟母亲手中抢走法轮功书籍和私人物品录音机。

谭家人上访公安局纪检委综合控申科,朗绍辉听信东山公安分局纪检委政治处闫守川编写制造的造假材料,不主持公正,他们串通一气,以谭延伟修炼法轮功劳动教养为借口进行刁难,不给解决户口问题。谭家人上访公安局纪检委综合申控科朗绍辉,要求见公安局纪检委书记刘仁全,刘不接见。公安局看门的不许进,谭家人给刘仁全写上访信反映冤情,刘仁全不接见也不给解决谭延伟户口问题。

谭家人上访公安局户政支队长王志军,王志军听信公安局纪检委综合控申科朗绍辉编写伪造的假材料,不给解决户口问题。谭家人上访公安局法制信访蒋桂云,蒋不实事求是,听信公安局纪检委综合控申科朗绍辉编写伪造造假材料,也不给解决户口问题。

谭家人上访鹤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直属分局局长戴多华,戴让法制信访蒋桂云解决,蒋桂云推诿,不负责任,不但不接待百姓上访,还多次阻止上访。谭家人去市公安局纪检委控申科上访,控申科让去找东山公安分局政委罗殿成,罗不作为,拒绝接待。几次找户政支队王志军均被拒绝。谭家人几次找戴多华,戴不给解决谭延伟户口问题,不接待,一次谭家人进了戴多华办公室,戴多华让谭家人出去,谭家人问戴,警察迫害老百姓把户口迁没了,户口问题公安局不管谁管?戴多华说开听证会解决都到场。

在公安局接待上访人员听证会上,谭家人讲述谭延伟被东山公安分局张祖林迫害和把谭延伟户口信息档案迁没有了的全部经过时,戴多华说:别说没用的。谭家人问戴多华解决问题不听事情经过怎么解决?谭家人讲述完提出诉求,戴多华让东山分局纪检委政治处主任闫守川、公安局纪检委综合申控科朗绍辉、公安局法制信访办蒋桂云、公安局户政支队长王志军几人宣读编写伪造好的造假材料。每当谭家人提出疑问,戴多华不让谭家人提问,谭家人提出疑问不给解答,谭家人问戴多华:您给解答问题为什么不让我问,我提出疑问为什么不给解答。戴多华说:“今天就解答这一次以后别再找我解决。”谭家人说:“今天的事不算完事,早晚还是事儿,你们材料都是造假,为什么不解决我提出问题?”戴多华回答不上来说:“今天就到这,问题解决完了。”说着往外走,草草收场,谭家人问戴多华:你不给解决问题,你叫什么名字,问三遍,戴多华不回答急忙往办公室走了。

谭延伟是合法公民,她的户口是应该受法律保护的,可是,几年过去了,她的户口问题不给解决,投诉无门,有冤无处诉。光天化日之下,哥哥被公安人员活活折磨而死,妹妹户口被恶警私自迁没。难怪在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

恶警李兴文遭恶报丧命。此恶徒任鹤岗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充当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工具,鹤岗市发生多起绑架、骚扰、跟踪、利用手机偷听等干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庭造成极大伤害。他的恶行酿下苦酒,当局长没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北京住院医治也没挽回可悲的下场。他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最后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成为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牺牲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