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迫害的十五天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那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快过中秋节了,我和侄女去了水果市场,我发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就去买水果,不料被人举报。不明真相的警察把我拉到派出所,三个小时后就送我去看守所。

在被抓的那一刻,我就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和他们“斗智斗勇”,按照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1]。派出所的警察搜我的包,我赶紧把他们没搜到的同修名单(给同修的资料包,并注名),嚼碎了吞下了肚。他们看到我嘴动,就问“你吃什么?”我说“饿了”;到看守所,他们搜我的身,搜走了身藏的《转法轮》、手表,小法轮章没搜走。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答,气的他们就想打我,我心想“你不敢!”我一点都不怕。

到了所谓的监室,我就从小门往外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被我喊出来了,我就和他们要法律,“我犯了哪条法律,你们抓我老婆子?”经过几次折腾他们拿来了法律书,一边翻书一边敷衍我,他们还是拿不出法律依据。

有一个高个子,上前就打我耳光,狠狠扇了四个,当时我就念正法口诀,我被打但不觉的疼(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弟子),他却疼的乱摆手(后来才知道是看守所的政委);这时矮一点的顺手拿起了电棍,我当时就想起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中的法:“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2]。我还没想完,矮个就把电棍往我的咽喉处捅,我笑着用右手往边轻轻一推,他就象触电一样,把电棍扔了,气急败坏的用大皮鞋踢我。

过后,他们拿我没办法,就把我推進监室,拿来铁椅子把我铐在上边,任我再怎么喊也没办法。从他们抓我到晚上十二点我一直在不停的喊,有个杀人犯骂我,不让喊,我就说“对不起,你不要骂我,我是好人,我也不想这样,你如果嫌烦就请你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监室的犯人不要我,嫌我麻烦,后来四个犯人抬我换房间,我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四个抬着我,我就象坐轿一样美!”四个人都笑了,“这老太太,这时候还开玩笑!”我又很正规的说“你们要是累,就随我念”,他们就跟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们四个把我放到一个空屋子,到处是灰尘,还有监控器,我正观察着怎么样能走脱,進来四个包夹抱着被子、洗漱的,她们打扫屋子,我知道我很难走脱了。我还被铐在铁椅子上,过一会儿,我就喊“告报”(那里有事叫喊“报告”,我就算不配合,反着叫)我——要——拉,我——要——尿。他们给我打开手铐,叫我在屋里解手,我借机就炼四套功,各炼一小会儿。外面问“解完没?”里面一个小声问“别炼了”,我只好作罢。再回到铁椅子上,又上手铐。我的手来回动,手铐的牙已進肉里了,都快出血了,她们(包夹)知道我是好人,就帮我垫点卫生纸啊、毛巾啊。晚上,我静下心来想:自己为什么進来的?师父的《心自明》瞬间浮现出:“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3] 哦……我的执著重才迷方向。我向内找:平时我一炼功就想着和监狱的同修一起炼,心里常想“什么时候能近距离发正念”。我这么想,多次想,那不是在求吗?那不是执著?这不就求来了吗?我找到了原因!

我无怨无恨,静心背法,发正念!我知道我的一思一念师父都知道。只要一睁眼,我就背法,发正念,什么也不想。当天晚上,那四个包夹玩牌也不管我,我想:师父和护法神肯定在看我,看我是人还是神!我来这里是有任务的,我是来近距离发正念的,完成任务师父会安排我出去的,只听师父的安排,谁也没权利管我,关我。这时看到自己还被铐在铁椅子上,不自由。我想:这个手铐你不该铐我!我右手的铐子“哗啦”一声下去了,左手由于横放着,只出来一半,我轻轻一摸啦也下来了。这响声惊动那四个玩牌的,她们惊慌的说:“可了不得了!你怎么出来(指双手)了?如果让值班的看到,我们是要受罚的!”我说:“我既然能出来就能進去,放心,我不会连累你们的。”她们怕监控看见,赶紧拿条毛巾给我双手盖上,那天晚上有两个一夜没睡,看着我,生怕我跑了。

第二天,要提审我,还要录像。我让他的录像机坏,没录成;问我什么,我就是不听着,摁手印,问资料的来源等等,我什么都不配合。但从他们的问话中得知,他们搜我的家,大法书等等全让他们掠去了,我无比的心痛……那种感觉无法形容!我言词铿锵的斥责他们:“你们有完没完!修炼法轮功的人,处处为别人,不为名,不为利,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你们把我们这些好人抓起来,这是宪法规定的吗?你们也有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如果你们的亲人遭到这样的对待,你们怎么想?你们有没有良心吗?你们该抓的不抓,对我们这些好人又抓、又打、又抄家,你们对吗?问问你们的良心对吗?……”我说了一箩筐,他们只是听,后来记录的替我签了字。(我知道是师父呵护弟子,我才那么神气。)过后,再也没用铁椅子铐我。

自从到了看守所,我就没想吃那里的饭,因为我不是犯人。两天了,我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身边的包夹说,那里三天不吃就要(野蛮)灌食,以前的法轮功就那样。我想:我進来的目地不是和他们拼命,而是为了发正念、除邪灵、救众生。就借了别人的一包方便面吃了一半,下次再吃剩下的。第四天,又把我转回到原来那个监室。

第六天,儿子、女儿见我,我就是不认他们,不希望他们用情来往下拉我。孩子给我送来的钱,包夹和管理员给变成了十袋洗衣粉,一捆卫生纸,一箱方便面,洗漱用具等;孩子送的还有吃的、用的、水果,那些东西,同屋的人随便用,我也不管,我只管发正念,背法;什么时候饿了吃一口方便面。

说到儿子、女儿说送到的水果,还有一个故事。同室的人看见水果,就像恶鬼似的上来抢。我正气十足的说:“别动!我要给我师父上供,上完供你们再吃。”我把我的大衣叠的方方正正,把水果放在上面,我给师父磕头,合十:请师父加持弟子该出去的时候,让他们无条件放我……我又去监室的小院发正念,背法。等我回来,大衣变样了,我一看不是我的,我一本正经的说:“是谁?换我的大衣?”他们都面面相觑,不说话。我说:“给你们十分钟,换回来,不然,我‘告报’警察,你们后果自负!”我又到小院去干我的,回来后,她们给我换回来了。其中一个包夹说:“我看你在那里磕头,那件大衣在放光,见你不在,就用别人的和你的换了,没想到叫你发现了。”我随后说:“你如果想要,等我走的时候给你留下。”我没和她计较。另一个包夹说:“你好厉害!你能脱掉手铐,换你大衣你也知道,你要真有本事,你把门上的锁给打开,让我们逃出去,我就拜你为师!”我说:“我能打开也不能那么做,该出去自然就出去了”。一个包夹说:“你(指我)十年八年在里头坐着吧!”我说:“我的事,别人说了不算,我只在这里十五天,多一天他们都不敢留我!”

第八天,公安局的两个来提审我,我还是装聋作哑,不配合他们,也就算过关了。在回来到路上(从提审室到我住的监室),我想:师父,我不能绝食,但监狱的饭我不吃,我不是犯人,请师父加持我,只要吃一口就吐出来。真灵:从下午饭开始,只要吃下去,不到两分钟就吐出来,并且只要我一吐同室的几个人都吐。她们就骂我:自你来了,我们就没消停过,你快走吧!有个姓刘的还打我。我小时候练过武,我就蹲马步,练冲拳;姓刘的推不倒我,就说:“你还有这本事!”我吓唬她说:“啥本事还有呢!别说你,就是比你再强我也不怕他!”

从此以后,环境还算可以了,就是每天要背什么监规,报数之类的,我就不配合他们。第九天,大晚上,说要放我,要我签字,我说:“三更半夜,我不去!大白天抓人,晚上偷偷摸摸放人(我怕他们转我监),我不去!要放我,看守所的所长亲自来。”

第十天,什么感觉也没了,我的心七上八下的,但我马上就调整好了,我想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有时稍休息一下,给同室的讲个谜语,说个笑话,劝他们走正路。

第十四天晚上,我盘腿坐在床上,想想我信口说过的话“我只呆十五天”明天就到期了,我临走给她们留点什么呢?正想的很美时,门外有人给我们屋女孩子送东西,是炒豆子,她们给我抓了一把。我一边吃一边想: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吃了这把豆子就让我肚子疼。不到两分钟,我就开始疼,又吐又拉,到十一点,更疼了就开始打滚,豆大的汗珠子直冒。值班的说给我找医生,我说医生看不了我的病,快找我儿子。值班的生说:“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又问我看不看病,我说不看,他就走了。

十二点多了,同室的见我疼的厉害,都说这可咋办呀?我的脑子里一下想起来了,我没什么留给她们的,就叫她们念大法好吧!对!我有气无力的说:“你们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会儿就好了。她们都很虔诚的念,有一个还盘腿,双手合十的念……渐渐的我好多了,她们睡了,我怎么也睡不着,想着:我这十四天的点点滴滴,每时每刻都在师父的呵护中,我心想事成,没有办不到的。我又请师父:明天让弟子回家,再次谢谢恩师!……天快亮了,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也就是第十五天,我没按时起床,都知道我病了,早饭还有了病号饭。九点,一个警察说让我起,说我儿子接我去看病。我一听我儿子接我,我的眼泪“唰”下来了,谢谢师父!

短短的十五天!那这二十年!有多少师恩,述不尽、说不完……用尽人间的语言无法形容。师父对众生的恩普照天宇!永恒长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