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我叫左立志,在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政教处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县国保大队和镇派出所等十多名恶警包围了我的家,将我绑架到镇派出所,抄家后又把我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枉判五年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名叫大北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直到今年八月二日所谓的刑期已满,才被释放回家。

目前,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虽然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但邪恶的迫害仍然在继续,特别是邪恶聚集的劳教所和监狱等黑窝点里的恶警、犯人仍不知醒悟地对法轮功学员作恶、犯罪。辽宁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我亲身经历、验证过的邪恶窝点之一。

我是二零零九年二月,被非法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的,分在九监区。

首先,我被关在监舍楼里,有两个人看着,对我进行“转化”,如果“转化”不行,恶警就开始对我实施各种迫害手段,进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由于我不“转化”,九监区的钱蕾队长,指使九监区恶警孙玉静、闫依旭和监舍人,轮班的看着我,白天让我干活,晚上不让我睡觉,两个人轮班的看着,我只要一闭眼,就打,浇凉水,用手铐把我固定,一盆一盆的从头往下泼水,同时骂人、打嘴巴。甚至,把我拉到外面,只穿内衣,劳改服,在零下近二十来度,对我冷冻。就这样一连折磨、摧残了我四、五天。

和我在一个小队的,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宋亚平也是,她不听钱蕾队长的安排,钱蕾让恶警孙玉静、闫依旭和监舍的十一个人看着她,白天让她干活,晚上不让她睡觉,她不服,就喊:“法轮大法好。”监舍的人素质更是低下,也非常的邪恶。经常打她、骂她不说,正在服刑的犯人张红旗,用来例假的卫生纸堵宋亚平的嘴。犯人李颖(现已出监)用宋亚平穿过的裤头,堵宋亚平的嘴。犯人石立平用针扎宋亚平。后来,石立平遭报,得了脑血栓,被送到老残监区。

在队长的指使下,恶警孙玉静、闫依旭,又开始变着招,对我成天罚站,脚都站肿了,鞋都穿不进去;然后在地上罚蹲,她们人还骑在我的身上,毒打;长时间罚蹲、毒打后,再把我抬的老高,给我蹲臀股蹲,就这样蹲来蹲去的,使我的脊椎骨受到损伤,打那以后我的腰就直不起来了,整天腰疼、成驼背姿势,至今。

辽宁省女子监狱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先送到矫治监区关押。在该监区里,白天让干奴工活,晚上学习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东西。罚站、罚蹲,不让洗漱,直到快半夜十一点多钟,才睡觉,每天如此。在这呆上几个月,再分到各个监区。所以说矫治监区是大北监狱最邪恶的监区。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还有医院监区。如果哪位法轮功学员绝食,就送医院监区。一进这个监区,就给你用手铐扣在床上、固定,然后开始打针、灌食。有一位叫孟玉华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坚定,医院监区强行打针,每天打六、七瓶,也不知道是什么药,结果给人打的失去了记忆,等回到小队时,简直换了个人,判若两人,所以说医院监区也是最邪恶的地方。

由于法轮功学员在狱中,坚持反迫害,不配合邪恶、不干活,现在大北监狱的环境比以前好了一些,犯人也越来越明白真相,常人都说:“法轮功学员不干活。”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

现在大北监狱有四千多人,十几个监区。在这里还有更邪恶之处,那就是对犯人在经济上的勒索。其表现是:犯人自己买工具。如:我所在的小队,在烫台干活,有的在这里呆了三年,自己花钱买了四个熨斗、还有银签、蜡片等,就花去了一千五百多元。那么,我们推算一下,四千多人都是自己花钱,那么犯人每年得花多少钱给大北监狱,供邪恶挥霍呀!

不仅如此,大北监狱每年还要向犯人强卖安果梨,每人一箱(二十斤左右),都得买。秋天价格卖七十元一箱,冬天卖价格一百四十元一箱,这还是二零一二年十月到二零一三年一月的价格,以后还得涨价,此价格只能高、不能降,仅此一件小事,就不难看出中共培养出来的邪恶之邪、邪恶之毒哇!


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九监区:
三、四楼电话:024-82898695;024-82898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