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里可疑的“体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二日】曾经被绑架到北京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这样的经历,刚被绑架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首先被押到医务室体检。如果不配合或不同意“体检”,那么等候在那里的护卫队狱警和以杜敬彬为首的四大队狱警就要行恶了。狱警们都全副武装、戴着头盔,手里拿着电棍。

狱警会给每人发一张A4纸大的体检表,检查的项目是抽血和胸透。如果同时关进去的人中有盗窃、卖淫、诈骗者,法轮功学员就会被“优先”体检。狱警会把抽出的一大管血放在一个只有代号没有姓名的试管里。人没到就有编号了,说明劳教所提前做了准备。

“这是专门为法轮功准备的”

胸透是在医用流动车上。狱警赵国新、李守芬、焦学先都说过:“这是国家进口的,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造价很高,专门为法轮功准备的。”

在劳教所里被“体检”的人,被剥夺了检查结果的知情权。被转到监区后,每个人都有所谓的病例编号,狱警规定要把病历号写在胸卡的背后,也许在劳教所从来没看过病,但病例袋里却有历次体检的记录。这不能不让人质疑,这是为“活摘器官”准备的档案。

“上级命令验血结果必须准确”

劳教所的抽血检验十分频繁。劳教所规定,每人每半年体检一次,进、出劳教所各体检一次,两年非法劳教就是六次体检抽血,三年非法劳教就是八次体检抽血。

每次体检前,狱警会把被强迫体检的人提前一天公布,提醒不许喝水、不许吃东西。第二天起床后,就被押到大厅面壁罚坐等候,上厕所有值班包夹跟随,不许说话、不许喝水、不许对眼神,上厕所至少三个监控,一个监听扩音器(小喇叭),护卫队的男警察从监控看女厕所,一览无遗。狱警张海英、赵金凤都说过,劳教所里没死角。

抽血体检是很严格的。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张继国在被体检前吃了一口食物,被狱警赵国新看到,被罚坐大厅写检查一周,血要重抽。狱警赵国新说过:上级命令抽血结果必须准确。张继国的腿是在北京女子监狱“治疗”瘸的。从监狱直接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贫血的法轮功学员仍被频频抽血

如果在劳教所被“住院”,那抽血的频率就更高了。

河北法轮功学员吕凤兰,收监时,体检不合格,那也被收下,每天三顿饭,狱警都要喊她吃“饭前药”,晚上睡觉时喊她吃“睡前药”,被住院多次,在贫血的情况下,一周还要至少抽一次血,吃的药“五颜六色”一大把,自己都不知道吃的什么药,性能是什么?人越来越颓废,神智不清,总是昏昏欲睡,走路轻轻碰她一下都有可能倒下。后来她出现生命危险,被保外就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