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我生命深处的基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大法的恩泽下走过了看似漫长而又暂短的十七年。这十七年来,我在修炼的路上跟头把式的走过来,但是师父一直在慈悲的呵护着我。这十七年来,我由一个当初懵懵懂懂的大法小弟子,已成长为今天历经万难却仍坚定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这个在法光中沐浴了将近二十年的我,所经历的、所感受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回首走过来的路,我不禁感慨万千。在此和同修们交流自己这些年走过来的路,以及我所知道看到的周围同修所经历的事情和我在修炼中的一点感悟。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大法 见证修炼神奇

我相信很多大法弟子都有过这样的感受,不管是自身还是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或多或少的经历了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因此,中共发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之前,很多人都因大法祛病的奇效而走入修炼,“祛病健身”成为很多大法弟子和有缘人共同见证大法的神迹之一。修炼这些年以来,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从没吃过一粒药,父母也因为修炼都在大法中受益。

得法前,父亲患有高血压、严重失眠等多种疾病,母亲患有顽固性头癣,偏头痛等病症,生活中充满了痛苦。学法后不长时间,他们这些顽症都不翼而飞了,在以后的十多年中他们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没在治病上花过一分钱。为此,一个以前常给父亲治病的医生非常惊讶,也开始了解大法,现在他们老俩口已是大法的一粒子了。周围的乡亲们也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些人陆续走進修炼。

我读高中的时候,父亲出了车祸,肋骨被撞断了三根。但是,当时的父亲凭借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仅仅十几天,就离开家再次返回工作的地方,和正常人一样开始工作。当时,父亲的老板和同事们都觉的非常惊讶,因为父亲出车祸的事情他们都已经听说了,但是这么快就看到父亲回来工作,他们都觉的不可思议,甚至以为父亲在和他们开玩笑呢,直到父亲拿出医院拍的片子,他们才彻底相信大法的神奇。

修炼大法的人都知道,大法不只是人这一层的“祛病健身”,大法的超常体现在方方面面,从根本上讲,大法是度人的!但是在得法初期,师父为了传法和学员的提高,付出了很多,并时刻看护着弟子们,并通过各种方式帮助树立弟子们的正信,生怕刚刚走入大法的一颗颗“嫩苗”还没等站稳就栽倒下去。

一次,父亲去三叔家(也是同修)。当地一个刚得法不久的年轻女学员由于在感情上遭受了打击,炼功时心不正而招来了附体。那附体冒充师父。因为当时大家都是刚得法,对法理认识不清,执著心也很多,加上那附体也表现出一些小能小术,给当地同修造成了很大的波动和迷惑,差点就将当地的炼功点弄散了。父亲和三叔认识到这是来干扰人得法的。于是,他们手捧大法书,请师父帮助清理空间场。神奇的是,被附体的人前一秒钟还很有精神头,后一秒就呆呆的坐在地上,口水都流出来了。当附体被师父清理后,她醒来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同做了一场梦。象这样超常、神奇的事例还有很多,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二、转观念 理性认识修炼

我和很多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一样,是随父母一起走上修炼路的。长大以后,许多曾经的大法小弟子由于各种原因而放弃了修炼。这让我意识到,任何一个修炼人,即使是曾经的大法小弟子,在一定时期,都要做出是否继续修炼下去的选择。只有发自内心的想修炼的这一念头出来,才是真正的“佛性”出来了,才能“震动十方世界”[1]。在环境的影响下跟着走的并不能说是真修弟子,充其量只是一种随大流。修炼是严肃的,无论你是谁,如果没有真修,在被检验的时候就会如淘沙一般被淘汰出局。

得法之初我才十几岁,说实话,那时的我并不十分清楚大法的珍贵,只是家里人都学,我就跟着学了。在刚得法一段时间后,师父就给我打开了天目,我就可以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景象,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也会起一些心,但后来我知道它已经溶入我的修炼中去了,就能够比较好的把握住它,使它不至于受损关掉,在一些关键的时候,师父也会让我看到一些景象,启悟着我的正念,也点化我更加精進。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后,父母都被抓去洗脑班,母亲回家后,就不再象以前那样在修炼上勇猛精進了,执著心也渐渐多了起来,她以前天目是打开的,后来天目也被关掉了。父亲在讲真相方面做的还可以,但在个人修炼上还是停留在过去的水平,没有从内心真正的改变自己。姐姐则在迫害前一段时间就不修了,变成了一个支持大法的常人。我呢,在警察来家里让我做选择时,我选择了继续修下去,警察虽然恐吓了一番,也没有再难为我,我的这一难似乎相对轻松的被师父化解了。

但是我去外地上大学后,周围没有修炼环境,我也是时而精進,时而放松,我吃上了老本,修炼路走的松松垮垮,更没有明确摆正个人修炼和证实法修炼的关系。有时还和大学室友玩游戏,打成一片。但是我的内心知道大法好,偶尔也会和一些有缘人讲真相。但是在讲真相方面,我一直做的比较被动。我就是这样一直在感性上、表面上认识法。由于这种感性的对待师父和大法,这些年来,我在修炼路上一直走的磕磕绊绊、关过的拖拖拉拉。

直到那一年,一场突如其来巨难降临在我的头上,打破了一直以来我那不紧不慢的生活态度和习以为常的安逸之心……

三、去怕心 开创修炼环境

那一天,我和同修讲真相被几个恶警绑架了。刚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我的怕心很重,一方面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对修炼没信心;另一方面,自己从来也没经历过这种事,以前总在网站周刊上听到看到过同修的被迫害,甚至刚被非法关押时,周围犯人不友善的态度都在表明这就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地方。不在这个邪恶环境时,我觉的自己能放下生死,没有怕心,可一旦真正面对,怕的物质就弥漫在心里挥之不去,“怕”令我时常不知未来将要面对什么。就这样,自己“怕被打”、“怕死”等强烈的执著心一下子全部涌上来了。

但是,理智告诉我这些就是怕心,而怕心是一定要被解体的。师父说:“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2]我知道如果不去掉怕心就走不出魔难,不去掉怕心就可能会使自己置于更加不利的境地,不去掉怕心就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几天后,非法提审的恶警让我选择是放弃修炼回家,还是坚持修炼面临坐牢。那一刻,我才猛然发现,大法已然构成了我生命深处那不可分割、不能动摇、不容亵渎的坚壁磐石!不,应该说从那一刻起,我才强烈的感受到,自己已经真正成为大法的一颗粒子,自己的存在就是维护法的一部份,那段时间,我知道自己已经永生永世都不可能离开大法了,无论经历什么,不论修的如何,我都会一直走下去,永不放弃。

当我被迫害身处黑窝的时候,我知道这次是我必须要面对的一大生死关。曾经有过的许多观念,哪怕是自认为再对的都需要仔细的想想,找找自己的执著和漏洞在哪里,是什么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不断的深挖自己,找到了如怕心、安逸心、好面子、色欲之心、执著自我、玩电脑游戏等执著的心,那些原以为已经去掉的心竟然是如此的多和强烈,猛然间,我有一种我竟然从来没有修过的感觉,我感到自己修的太差了,不禁怀疑起自己到底是不是真修的大法弟子。

找到了执著,就不断发正念清理,经过一段时间的清理后,渐渐的我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很多执著变淡了,尤其是怕心。那时,在心里我不断对自己说:你都得法了,还怕什么?人的元神永远也不会死啊,说到底,不还是自己缺乏信师信法吗?再仔细想想“怕”的物质到底是什么?先天真正的自己会怕么?一个初生的婴儿面对老虎都不会害怕,为什么人长大了就害怕了呢?这怕心不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吗?

那段时间,师父一句句法经常打到我脑中:“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4]。就这样不断的放下怕心,放下各种欲望的执著。最终,当自己在这一层次中的心性终于稳定下来后,周围环境瞬间一变,几乎一切不好的因素都消失了。我晚上也可以炼动功了,周围犯人的态度也全都变了,他们也开始跟着我背师父《洪吟》里的诗句,也跟我学一些常人的文化知识,互相之间非常和睦,就连平时谁不够吃的,别人也都能主动把自己的那份让出来。那段时间,我只能不断的背诵记忆中有限的师父的法,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真后悔当初没背下更多的法。

九个多月后,我被从看守所转到了入监队,环境一改变,怕心一下又出来了。但我已经知道怎么做,立即就发正念铲除它。我在看守所时没有间断炼功,身体虽然虚弱没有太大问题。可在监狱,环境一下就变的极其恶劣,失去了炼功环境,每天只能在冰凉的地上坐着。由于是冬天,有时冻的双腿都失去了知觉。我的身体也很快就出现了病业状态,高烧、昏迷过四、五次。恶警指使管事犯人强行给我打针,还几个人架着我的胳膊,强行摁手印。在入监队,我和同修A都拒绝背诵报告词、监规等任何东西,拒绝劳动。十几天后,我从入监队转到监狱监区。

到监区的时候,我真是一点怕心也没有,一切全放下了,环境反而相当的宽松。从警察到管事的犯人就一句话:“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不出事,什么都好商量,不用干活,不用戴牌,头发想什么时候理都行。”我知道,是师父保护着弟子,我暗中警告自己,不能生欢喜心,更要提高警惕,邪恶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让自己放弃修炼而已。同时我也知道,环境的宽松是因为自己真的放下了执著。几天后,在一次梦里,我梦到一个恶警又要打我,被别人劝开了,梦里的我心里稍微的又有了一点怕心,我当即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传遍整个魔窟,怕心立即全部解体,自己也在这一声高喊中醒了过来。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的身体逐渐的好转。我和同修A慢慢的开创着周围的环境,从身边的包夹犯人,逐渐的到能接触到的所有犯人,能讲的讲,能退的退。我们相互鼓励,坚信着“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的法理,我们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随后,我和其它监区的同修也都渐渐有了联系,能得到一些手抄的师父讲法和《洪吟》的一些诗词。到后来,环境开创出来了,我和同修A可以比较自由的学法、炼功、讲真相,也可以很随意的和其它监区的大法弟子说话了。包夹犯人只是跟着我们,却从不阻拦,有的时候帮我们放哨,看恶警过来了赶紧通知我们,周围没别人的时候还鼓励我们炼。我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的鼓励借着他的口说出来而已。这件事上我有一个最深的感受就是,其实犯人也是我们要救的生命,包括包夹的犯人,我们可以用最大的善心来改变他们,尤其是我们不能看不起他们。当然,不排除有些不可救的生命。

但是,随着我们环境的逐渐开创,邪恶新的迫害又开始了。由于监区合并,从警察到犯人都做了更换。我和同修A坚信“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6]照旧不参加劳动,每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但是在黑窝里,邪恶总是会不断的找麻烦。一次,同修A的手抄大法书被搜走了,我们两个商量,由他去找警察要,我帮助发正念。结果没有要回来。又过了几天,我的手抄大法书也被搜走了,我们都意识到不对了,我们交流:这样不行,我们必须打破这种状态,使环境变好。既然上次去要没有要回来,讲真相也没讲通,于是我决定绝食反迫害。果然,恶警慌了,开始不断的找我谈话,我就借机让他们把“法”还给我。恶警队长说:“你既然修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修的就在这两个小本子上?没了就不行了?”我说:“对你来说也许只是两个本子,但对我来说那是我的命,甚至比我的命都重。”警察一下就没有话说了。

我绝食时间不长,只有三天。三天后警察对我说:“本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已经交给监狱了,你就说你怎么才能吃饭吧。”后来,我们就由原来的学法需要背着人学,转成了公开学法、抄法。从警察到犯人都不管了,环境也就开创出来了。

在这期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做事除了要符合大法的法理外也要符合常人的理,警察或者是犯人的很多问题,我们的回答很重要,正念要足,回答必须有理有据。比如,我们一定要清楚从常人的法律上来讲,我们也并没有触犯法律,真正不合法的恰恰是中共自己,这样有些法律上的基本知识我们一定要能说出来。其实,我们的有很多关于这类的文章,同修可以仔细看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两本书,这样对于清除人们脑中的共产毒素有很大的作用,两本书最好能结合起来看,个人的感觉是《九评共产党》事例多,《解体党文化》理论性强,针对中国人受毒害后产生的种种变异观念都做了揭示。

虽然我因为自己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但是过后总结自己时,我意识到,在这场魔难中,我也终于不再混混沌沌的了,终于能理性、清醒的认识自己,认识大法,我的生命发生了实质的蜕变。当我再学法时,发现里面的涵义、意义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乎没有任何一句话是原来的意思了。伴随着欢喜心,我又陷入了为得新法理而学法的执著中而不自知,当欢喜心慢慢磨掉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又走了一段弯路,这也让我理解到,尊师敬法,学法要有一颗平静而庄严的心,任何一颗心都会使人走弯路从而掉下去。

四、家庭关 魔难接踵而至

几年的非法关押结束了,很遗憾,我没能提前闯出魔窟。出来前我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放松,这种跟头,栽了一次绝不能再有第二次。走出魔窟的那天,在车上,父亲显得很高兴,不断的向我诉说着这几年来的东家长、西家短。我则不断的告诉父亲,要拿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要修口。父亲当即神色黯然的闭口了,过一会又忍不住说起来,如此情景在我回家的路上不断的上演着。更令我错愕的是,到家后,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又脏又乱又破的地方,就是我曾经的家,并且还是已经收拾过的?

在这几年中,母亲、爷爷相继离世。母亲和爷爷的离世,其实对父亲的刺激很大,但父亲平时又不能在别人面前流露出来。他唯一的倾诉对像只有我,而我对他只有那种冷冷的要求,让他按照法的要求做!刚开始我觉的自己做的很对,甚至觉的自己被非法关押的几年都比他在外面修的要强。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没有任何的慈悲之心,没有一丝善念的理解,我不体谅父亲,在这方面我甚至连一个常人都不如。知道错误的我当即和父亲做了一次深入的交谈,内容我不太记的了,只记的我们都哭了。同时我也感觉到,修炼真的很难!

然而,接下来的一步步,更让我增添了许多撕心裂肺的痛苦。我以为修炼在里边很难,没想到在外边更苦。一时间,让我难以招架。我就像一个靶子一样,一波打击刚袭来,另一波又接踵而至。

从那以后父亲的情况好了很多。几个月后,父亲的身体由原来的很糟糕的状态又逐步的恢复了正常。可由于生活上的原因,我们不得不分开一段时间,大概要两三个月吧。可没想到,就在我离开的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父亲的身体又急剧的恶化。最终,父亲离开了我,表面原因是心脏病,可我知道,旧势力利用父亲没有修好的地方抓住不放,并最终拖走了他!

父亲走后,我思考了很多很多。在照顾他的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我见证了自己的父亲,一个曾经的大法弟子,因为执著心不放,没从内心真正的改变着自己,没有在理性上认识法,而被旧势力在身体上搞迫害而失去人身的过程。因为我的被迫害,母亲、父亲、妻子都为我承受了很多,邪恶就是这样利用着我们没有修好的一切干坏事,修炼是多么的严肃。

与此同时,就在我刚走出魔窟后心态稳定下来不久,妻子同修向我哭诉她的惨痛经历。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由于繁忙的工作和与工作中的异性同事人际关系上的各种原因,而承受了来自上级和同事家属的巨大压力,如同心脏被人连捅三刀,几天之内,导致她心理压力承受到极限,在连续几天心情极其低落时炼功,思想不正确而被附体了,在主意识不清以及邪恶的操控下,稀里糊涂的与别的男人发生了不齿之事,失去了贞节,还干了很多错事。她的所为给大法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在同修中也是恶评如潮!

师父帮她清理附体时,她感到在自己的后腰部位被一只大手伸進去,慢慢往外拖什么东西,当离体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一下子被抽空了,疼得大叫了一声,当即瘫倒在地,浑身无力。后来她还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几天,恢复了半个月才慢慢清醒过来。当她清醒过来后,却什么都晚了,她不敢相信这一切是她所为,她很痛苦,也非常后悔,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每天以泪洗面,身体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自从妻子同修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她开始害怕异性,不愿意和人说话,低头沉默,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患了自闭症。

我知道她内心的苦,那是无人可以理解她的,也无法表达,那是无论从世俗、还是修炼上都很难言的痛苦。经历了这番魔难,她从一个阳光开朗的人,一下子变的沉默寡言,丧失了修炼的信心,甚至是生活的信心,而这一切都不是她的本意。她似乎在不知不觉间被一张大网所操控和安排,我知道那是旧势力的安排。

我只有不断的安慰她,劝慰她这只是修炼路上的一个大关没过好,还可以从新来!可我自己的心里却苦的一塌糊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怨自己无能,没能照顾好身边的每一个人。除了对大法还有坚持下去的正念以外,我发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想想自己的生活,几年的冤狱、母亲的离开、爷爷的离开、家境的破落、生活的窘迫、父亲的离开、妻子的魔难,一重又一重的重压,压得我实在喘不过气来,而这一切都是接踵而来!多少次我真想嚎啕大哭,但是却哭不出来,嗓子堵堵的,眼泪就是流不下来!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一次学法,我读到:“怎么吃苦中之苦?举个例子说,这个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单位不太景气,人浮于事这个状况不行,单位要改革,要承包,多余人员得下来。他也是其中一个,一下饭碗丢了。这是啥心情?没有地方开支了,怎么生活呀?干点儿别的还不会,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刚到家,家里老人病了,病的很厉害,着急上火,赶快送医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钱住上医院了。回家给老人准备点东西,刚到家,学校老师找上门来说:你儿子把别人打坏了,你赶快去看看吧。刚处理好这个事回家了,往那一坐,来了电话说:你爱人有了外遇了。当然大家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人吃不了这苦,一想:这还活着干啥,找根绳挂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我就说人得能够吃苦中之苦,当然倒不一定是这种形式。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心性上的摩擦,个人利益的争夺当中不亚于这东西。有多少人为了一口气活着,受不了就吊死了。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1]

在这一轮又一轮的魔难中,我明白了什么是“苦”,不愿意面对这些不堪入目的惨痛,我很想找个山洞躲起来永不见人,我甚至怀念起自己被非法关押时的那种把心一放到底。我知道自己的这一念是不对的,但是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这样的修炼,旧势力极其险恶的安排,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什么?我应该如何面对?我应该如何走好未来的路?

五、向内找 修去根本执著

师父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7]

当这一切过去后,我累了,真的累了,从心灵到肉体!可理智又告诉我,我不能累,我是修炼的人,怎么能被世间凡事所牵挂?我不能倒下!绝对不能!这些都是旧势力为了把我拖下去而安排的。可到底是什么人心被旧势力抓住了呢?我开始不断的深挖自己的内心。通过不断的向内找,我终于找了根本执著——厌世!

正是因为“厌世”,我讨厌世间的一切,甚至包括我自己的生命!由于它,我清高;由于它,我冷漠;也由于它,我矛盾!因为厌世,我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对常人的什么也无所谓追求,对于人生我充满了挫败感,進而变为修炼上也无所谓進取。因为厌世,我习惯了孤独清高,因此,在修炼上我执著自我,从而容易导致自心生魔。因为厌世,特别是在救人方面,我一直没有一个积极的心态,没有同修那种发自内心的救人的急切感。虽然知道众生在轮回中很苦,有的生命甚至再也不会有未来了,我的心却依然缺少救度他们的慈悲,一直以来,这都成了摆在我面前三件事的最大的弱项,没有众生的世界是荒芜的,理智告诉我这非常可怕。

师父在解答学员的问题时,有学员也提出了和我类似的疑问:“弟子:弟子感到旧势力给我们安排了一些死关,想要我们一蹶不起。可是只要我们走过那些关、那些难,就能放下根本执著,从而做的更好。

“师:是,如果大家没有什么执著的东西,旧势力也抓不着把柄、也没有办法。”[8]

通过师父的法,我意识到正是由于我的根本执著被旧势力抓住,才造成了一波又一波的重压!旧势力的目地很明确,它们要我死。但是,我不是求死,只是漠视自己的生命!可是,漠视生命就等于有求,所以他们才一波又一波的加压,企图通过不断的压力能使我求死。回首以前的路,我之所以能很快的放下怕、放下生死,其实也和我这根本执著有很大的关系。当时觉的自己放下生死是一种很好的状态,今天想来,其实我连放下生死的基点都不纯。我表面上是为了大法可以放下生死,可这里掺杂着对世间的厌恶,对自己生命的漠视!这根本不是大法的要求,也不是一个大法修炼人应该有的状态。

原来,这一切是我把自己捆住了,是我的执著造成的。看透了这一切,洞悉了旧势力的阴谋后,我不断的去除自己在这方面的执著。与此同时,旧势力原有的安排也接踵而来,再次面对这些的时候,虽然心也有波动起伏,但我知道我的“根”不会动了,以后的一切都只能作为我修炼路上的磨刀石而已!虽然这个根本执著直到今天也没有完全去除,但我坚信那所谓的“厌世”也是一种后天形成的观念,而真正的我是大法塑造的生命,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我一定会走出魔难,清除掉这可怕的厌世心理和为私的根本执著!

结语

这篇文章刚开始的时候,我简直都不知道怎么提笔,但我还是坚持写出来了。我知道这其中有很多的不足,我将会在未来更好的向内找,深挖自己的人心,不断的检视自己,修去它们。以上是我在修炼路上的一点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恳请斧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3]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7]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清醒〉
[8]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