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两次正念闯出派出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如今已年近八旬。中年丈夫离世,我只带一个女儿度余生。

修炼法轮功前,我全身是病,苦不堪言。得法后不到半年所有的病化为乌有,达到无病一身轻。十八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信法,严格的按大法要求精進实修,救度众生。在十四年反迫害中虽然多次受到迫害,生命曾经受到威胁,由于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在不断的过关中摔摔打打,在师父呵护下都闯过来了。现在,我坚持做好三件事,每天上午读两讲《转法轮》,下午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坚持晨炼和发正念,每周还要去黑窝附近参加集体发正念,我也发真相信,但记不清发出多少讲真相和劝善的信了,也记不清劝退多少人了,也不记得在这些年中闯过多少次险境。

但今年两次堂堂正正闯出派出所的经过还是记得清清楚楚。那就说一下这两次的经过吧。

今年夏天的一天,我去某大学对学生讲真相劝三退,很顺利,我还把破网软件小光盘给了遇到的学生。当我结束在那里的讲真相走出校门时,被保安截住送到了派出所。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边背师父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一進派出所,几个恶警气势汹汹的就冲我来了。我就大喊一声:“师父他们要打我!”这一声把他们吓的都倒退了好几步。一个年龄大一点的警察说:“你喊什么?谁要打你了?你师父在哪呢?”我说:“你们不是要打我,你们那种架势奔我来干什么?我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你们看不见。”

他们给我拿了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我一坐下就开始发正念,默念师父的法。他们问我叫什么名?住在哪?哪来的光盘?我告诉他们,我是从洪水灾区来的,我们那一条街的人全被水冲走了,就剩我一个人。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保护了我!为了生活,我八十来岁了干不了别的,捡破烂卖钱吃饭罢了。别的事不用问,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因为你们是坏人,不然你们把我这个无家可归,无人可怜的老年人弄这来干什么?!我没犯罪,不是犯人。你们迫害法轮功会遭到报应的。你们不要再上当受骗了,你们不要再问我什么,我不会说的。

他们不让我走,叫我在那坐着,他们都坐在办公桌后边离我远远的。我就双盘打坐,发正念。晚上了,他们还不让我走,派人两人一班轮班看着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讲起,我让他们从今年天安门自焚和那次所谓“自焚”对比一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那是江泽民集团编导的骗人的闹剧,讲薄熙来、周永康邪恶之徒迫害法轮功等等。我对俩年轻的警察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你们回家问一问你家老人,你们这样对待我对吗?我可是在诚心的救你们呢,都三退了吧,别上当受骗了,别做陪葬品。

因为我出门什么也不带,我拿的挎包里只装点卫生纸,他们什么证据也找不到,也就不再问我了,只看着我。我一直双盘发正念、炼静功、背师父的法,一宿腿也没拿下来,我已入定,身上非常舒服,虽然没吃饭却也不饿。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保护着我。

第二天他们当着我的面向所长汇报:这老太太可了不得,她双盘腿坐了一宿,她不是一个普通人了吧!所长没吱声,一天也没理睬我。傍晚了又轮到那俩个年轻警察看我。一个说我爸爸妈妈说了你们是好人,不应难为你们。你把我俩的团、队给退了吧。你回家去吧,我们也不管你了。我抬腿就走了,我坐公交车向我家反方向坐了几站,下车后又在一个市场绕了几圈,然后坐另一路车回家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这次不但自己堂堂的闯出派出所。还劝退了两名警察。

就在前几天,我拿了几本真相台历想去市场发给有缘人,同时讲真相劝三退。就要发完的时候,被一个便衣警察抓住带到派出所。我边走边发正念,仍然背师父的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他们问我从哪来的?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谁叫你发这个东西?从哪弄来的?我说我是某山区农村的,来这里的外甥女家串门。别人给我两本台历,我看很好看的,我一家也不能用两本,就送给别人一本,这有什么罪?不是贪污受贿,年历上的内容还能教育人,有什么不好!他们就是叫我说出名字和家庭住址。我告诉他我叫什么名字,他们却查不到,很凶的追问我,气焰很嚣张。又進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恶警,進来就给我两嘴巴子。我默默的想,我有师父保护,我不疼,让他自己疼。我说,我都八十来岁了,比你爷爷奶奶年龄都大,你爷爷奶奶叫你当警察打人欺负老年人吗?!这个警察用右手打我,我没觉得疼,这时就看他用左手一个劲捂右手,疼痛难忍的样子,离我远远的在那里直打转悠。一个年龄大一点的警察看情形不对,就把他拉到一边去了。我说:“你们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你们自己算计算计你们做了多少坏事,那可是要遭报应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你回家问问你爷爷奶奶,这是不是天下的真理?现在,你们的总头周永康被抓起来,你们那个邪党中央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也被抓起来,你们还敢干坏事,还敢迫害法轮功学员?!”

他们问我:“你外甥女在哪住?叫什么名字?我们通知她来接你回家。”我说:“她的情况我绝对不能告诉你们!”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三退保命,别再迫害法轮功,别做陪葬品。

所长来了,让他们都出去,他要和我单个谈。因为我是空手出去的,他们什么也没捞到,也找不到借口,所长拿出一封劝善信和我套近乎,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咱们是同修,互相切磋一下。你告诉我你家在哪,我好把你送回家。

好愚蠢的骗局!我给他讲真相和天象变化的事实,他脸色一变一变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進来一个穿便衣的大个子,想审问我,我说我和所长谈话,你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字?他不告诉名字,只告诉我姓什么。所长说他是区国保大队长,我说他们派出所胡闹乱抓人,你们管不管?!你们不管,我找人管他们!所长把那个大个子拉到外屋。

过几分钟所长進来对我说,让俩个警察开车送我回家。我说不用他们送。他说你也不说家在哪,那就让他们把你送到你来的那个地方,你自己回家。他们用车把我送到绑架我的那个地方让我下车,还说我们不跟踪你,你回家吧。

我问他们几点了?他们说十点多一点。我说我不能上我外甥女家去了,这么晚问我干啥去了,不好说。我要坐火车回我自己家。他们告诉我火车站在哪,我就往火车站走,一个警察说这老太太八十来岁走路还那么快。到火车站一看,没有往我家去的火车了,得坐汽车。又赶到汽车站。这时就快十二点了,早关门了。

我就往住宅区楼群里走。左绕右绕,确信无人跟踪我了,我才回家。这是我第二次用正念堂堂正正闯出派出所的经过。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保护我,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