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主动除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为被牵扯拐卖儿童案而被关在山东省淄博市的看守所。在那里我有幸从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那里知道了法轮大法。得法后,逐渐的成为一个实修自己、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

走过一段艰难的路 不忘自己是修炼

后来,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关押,期间,丈夫抛弃了一对女儿,远走高飞,杳无音讯。二零零四年,我从黑窝出来时,我们的房子被丈夫的大哥强占,家里的家具生活用品被他二哥占有。我在黑窝里的时候,幸亏有年迈的母亲帮忙拉扯我的一对女儿,直到我出来后,我们母女三人户口才得以解决。

母亲非常反对我学法炼功,由于没有家,我只好和母亲住在一起,尽管我家务全做了,还要下地干活,有休息时间时,我就做三件事,母亲见到就横眉竖眼,还连摔带打的,逼问我这个家是我让她,还是她让我,于是我有了离开母亲的想法,我要坚修大法。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才花了二千元钱,别人就转让给我一个小吃店,我们母女三人暂时有了安身处,我讲真相的对像大多是小学生,因为这些学生经常光临我的小店,那时候,我不认识当地同修,真相资料很缺,有几本有限的小册子还是我省吃俭用从千里之遥的石家庄带回来的,我有意把小册子放到沙发上,真相光盘更舍不得发,就在小吃店里放给客人看。

有一个上三年级的小女孩,经常来找我女儿玩,我就给她讲修炼的故事,她每次听得不想回家。有一次,他爸爸骑摩托车带着她妈和她姐弟俩,一家四口在公路的拐弯处,突然迎面驶来一辆载煤车,眼看避让不及,危急中小女孩高喊:“法轮大法好!”煤车擦着她爸的耳朵过去,她妈问是谁教你的,她说是煮米线的阿姨,后来她妈找我说起这事,我借机和她讲真相,她说没有入过队,我告诉她只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

有一次,有个大爷来我店里吃米线,我正在放《九评共产党》,他赶紧说:“你赶快收起来吧,派出所的人经常从你门口上下,看见可了不得。”我说:“大爷,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大法师父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共产党教人‘假恶斗’,演自焚造假对法轮功学员行恶,挑起民众仇视大法,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我炼法轮功七年了,你看看我象电视里说的那样吗?精神不正常吗?会跳楼吗?会自焚吗?大爷你可千万别相信共产党,它在害人,人们遇到苦难都会求神保佑,共产党却教人诽谤神佛。”他说:“我知道,我在镇二中看大门,我老婆因为砍树被关押在看守所,里面有个炼大法的,我老婆没钱买日用品,她就给我老婆买,真是个善良人。我老婆出来后,跟我说了,我们老俩口很感激她,去她家看望几次。”听到同修被劳教三年这个消息让我心痛,但这消息让我终于找到当地同修了。

溶入整体 做好三件事

苦苦等待一年多后,二零零八年,我终于与这个同修见面了,为了溶入整体,我搬進城里,在超市里找到一份工作,那时当地还没有学法小组,省城的同修来交流两次后,才成立了学法小组,不到十人。

1.去掉怕心 发资料

做三件事中,我觉得讲真相做的差一些,怕心重。我想打开这个局面,就和大家交流,我是如何突破怕心的。在监狱里,我从不敢讲到面对警察敢炼功,敢学法的全过程。

我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是显示自己,我要以身作则,帮助她们都走出来,救度更多的众生。”逢年过节,我们背上真相资料,乘车到偏远集市上讲真相,我有个习惯,到达目地地后不忙发真相资料,先找到当地派出所或村公所近距离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安排在恶党妖穴里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然后再到集市上面对面发,每次都很顺利,千儿八百份,一两个小时就发完了。

有两个同修一开始不敢,我就让她们跟在我后面发正念。慢慢的她们也大大方方的面对面发,想進一步了解的,我们就耐心的讲。有位同修大姐说,跟我在一起,她就不怕,我说不对,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才不怕,我的正念是从大法中修出来的。保护弟子的只有师父。

2.邮寄真相资料

二零一二年,邪党召开十八大之前,我市的恶人绑架了四名同修,一个资料点被破坏,造成很大损失,又在挨家挨户签所谓的承诺卡。一天,一男一女到我租住处叫我签,我说我吃饭、住房都成问题,共产党不关心平民的疾苦,却关心这些签名,我签个名有房住有饭吃吗?那个男的凶巴巴的说,这是谁租给她的房子,把名字记下来,女的说又不是我们要搞,是上面要求的。我不理会他们,低头干自己的活,两人僵持一会,没趣的走了。

我没有和他们讲真相,是因为我在当地承担重要责任,这里是一个学法点,也是资料集中点,邪党不知道我修大法,所以不想暴露自己,我用另一种邮寄真相信的方式给他们讲真相,派出所、学校、市领导、公检法司,都邮寄不同内容的真相信。

3.除邪恶标语

全城大街小巷到处贴着邪恶标语,是我们没有做好三件事,才会出现这么多邪恶迫害,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它既然出现了,我们就清除它,这就算修炼路上的一道题,师父给的答案就是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我就和同修交流清除邪恶标语,晚上九点大部份商铺关门的时间,员工们正忙着打扫卫生,我想那时候是清除邪恶标语的好时机。

晚上我带着女儿、侄子、侄女,打伞掩护,正好那晚下着零星小雨,当我们走近第一张邪恶标语时,巡逻车就在旁边,我的心咚咚跳,我一直排斥恐惧心,那不是我的,我是大法弟子,除恶是我的责任,稍等一会,我看警察离开了一段距离,就迅速撕下标语,快步走向另一条,一连清除了好几条。还有两条在十字路口,标语旁边有卖烧烤的,聚了好多人,另一条标语处有三、四个警察。那几天到处都是警车,警察,特警,巡逻车几分钟一趟,看他们那恐慌样,好象随时都有大事出现似的。

我在路口观察一下,然后让侄子把伞撑开,挡住烧烤摊那边的视线,我把脚一垫,拽住标语一角用力一拽,标语是塑料做的响声很大,有几个人回头看了看,巡逻车也从我面前开过来了,就象没看见一样,我带着孩子回到家,问他们害不害怕,他们都笑着说有大法有师父保护,有惊无险。我说那明晚上我们再去撕另一条街的。

等到第二天,我先去踩点时,发现那些标语都没了,我明白是大法弟子的正念的作用,有一个同修问我:“大姐,公安局门口的邪恶标语昨天还高高挂着,今天就没在了,不知道谁撕了,我发正念时还想,挂那么高,用什么办法清除它,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你不是有法轮吗?就感到整座城市上空有大法轮在转,力量很大。”我笑笑说,那就是用你的正念清除的。

有一次,我去离城有二十公里的医院看望病人,发现公路两边都噴有邪恶标语,我和同修交流,不能让它在那里放毒。晚上,同修买来自喷漆,我们乘车到达目地地,戴上手套,把一个个“邪教”的“教”字改成“党”字,变成了新标语,“拒绝邪党”到我家,崇尚科学拒绝邪党等,最后一个党字的竖弯勾没漆了,我求师父加持,把漆瓶倒立一会,最后一笔就喷出来了,走了几十里路,脚上磨起几个水泡,很疼,但我心里很高兴。回来的时候,没走多远,正好从省城来的客车要下人了,我们就搭便车回城了。

我真的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呵护着,我悟到师父的每句话对弟子来说,都是一道考题,弟子做好了,邪恶才无空子可钻,在法中才会最安全。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