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向外找变为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当常人时,我是个争强好胜的急性人,所以把身体搞的一身糟,心脏病、肾炎、关节炎,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就像六十多岁的人,什么也干不了。这时,有一位朋友说:法轮功治病有奇效,好多人都在炼,也不用花钱,于是,我就去了。

一、初得法 净化身体

那是九七年七月份的一个早晨,不到三点,我就去了一个俱乐部的广场,当时好象有一百多人炼功。我就跟大家一起炼功,当炼到头前抱轮时,一下就晕过去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眼前一片漆黑,倒在地上了,辅导员赶紧问:你怎么啦?我说:可不好了,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很恶心。这时,四个辅导员都过来了,她们有的说:别害怕,可能你这个人根基不错,刚一進门,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

她们带我到墙边,有一块小土地,说吐吧,我吐了好多水,然后又到厕所拉了好多水。当时我就想:我也没吃也没喝,哪来的水呢?折腾完了之后,脑袋特别清亮,身体轻飘飘的,那感觉,我一生都不会忘的。从来没有过的一种感觉,无以言表,当时我就想这个法轮功绝不是一般的功。

辅导员说:现在怎么样了?我说太好了。她说起来炼功,就这样,我每天坚持炼功,辅导员说,你还得请一本大法书。当我手捧《转法轮》,看到师父照片时,很眼熟,细想又没见过,我开始学法了,学着,学着,莫名其妙的就心酸,止不住的眼泪,发自内心的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我才知道,法轮功根本就不治病,是修炼,是佛家性命双修的功法,太好了,我就想修炼,以前有的时候我就想,要是能出家就好了,那就修吧。那时不知道,可能这就是基点吧。

就这样,我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修了三个多月,一身病全好了,人很明显的年轻了,我们厂长说:你怎么变年轻了?我说炼法轮功炼的。她说:这么好的功啊,我也得去炼。还没等她炼呢,中共迫害就开始了,恶人问她,你们厂里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她说没有,当时厂里有三个法轮功学员。我们都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她知道法轮功好,很支持我们。

二、从向外找变为向内找

在修过程中,“七二零”以后,师父把我们由个人修炼转为反迫害证实法的正法修炼,那时心性很差,眼睛总盯着别人,看到同修有错,给她背一段师父的讲法,有针对性,还觉得自己不错,总是修别人,其实就是不会修。

特别是在家庭中,“七二零”以前,丈夫就反对我修炼。迫害以后更是变本加厉,尽管我一身病全好了,虽然不太会修,比常人好的多,那也不行,这时娘家人也出来阻挡,不让我修,其实她们是协助迫害。

因我当常人时是得理不让人的,现在修炼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法理也明白,但是做不到,丈夫发火的时候,盘子、碗、电饭锅一起砸,有时还打我,由于我不会修,对丈夫产生了怨恨心,常人时,我和他对打、对骂,现在不能了,这样外边顶着来自社会的压力,又顶着家庭的压力,对我来说就象雪上加霜,我感到很困惑,觉得很苦、很累、很委屈。虽然这样我继续修炼,对师父对法也没有怀疑。

有一天,学师父讲法,师父说:“我觉的强不体现在人的外表这一方面,你平时就象一个温柔的真正的女人一样,你的能力会使你同样得到你应该得到的一切,不见得你非得表现出来象阳刚、象男人一样你才能得到。”“就说你们是女人,你们一定要象女人一样,善良、温柔,才会得到男人的尊敬和爱。如果你们不能够善良和温柔,男人看到你们就害怕,(笑)你们就得不到应该得到的爱以至家庭的温暖。”[2]当时我大吃一惊,我哭了,心里说:师父啊,我做个常人都不会做,做个修炼人那就差远去了。

我开始醒悟了,开始的时候,丈夫发火,我没有以刚克刚,忍住了,可是心里放不下,很难过,觉得修炼真的很苦。于是,我扪心自问,我到底是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来干啥来了?我是来听世间好听的来的吗?是来看好看脸色来的吗?这回我就要看那不好看的脸,我要听那不好听的话。下决心改变自己,把对丈夫的怨恨心放下了,知道以前是自己错了。

有一天,丈夫在外边听到几个不明真相的人说法轮功搞政治,如何不好,回来大发雷霆,整个脸都扭曲了,很吓人的,我想,我一定要把握好,这时师父的法打到脑子里了,“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1]我忍住了,丈夫见我没反应,骂了一会,也就不骂了。

以后,我就不想改变他了,我改变我自己,当我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时,他也在变化,也不砸东西了,也不骂了,有一次,恶人说有人说我炼法轮功,要到我家翻东西,同修知道了,说把《九评》,还有《解体党文化》,还有各种真相资料,都拿走。丈夫说:这个时候不要往人家拿东西,不能把危险留给别人。他没怎么害怕,也没有怨,那时我心里很平静,等到蹲坑的恶人回家睡觉了,门口车没有了,阳台下的车也没有了,我把东西都用来救人了,结果恶人也没再来。有时丈夫还帮助洗碗,我的大法书皮都是他给包的。

这时我明白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我想改变他,他就越不好,只有努力改变自己,修好自己,才能正周围一切不正的,以前是我太自私了,没有想到他顶着来自社会各种压力,陪着我在往前走,我想到他的感受了吗?要换了我,我会怎么样?说来也怪,我的思想改变了,我再去想他以前不好的事,就想不起来了。

跟同修发生矛盾时,眼睛总是盯着别人,现在不一样了,我终于知道怎么修了,怎么叫向内找了。举个小例子,有个新得法的同修,带修不修也有两年了,我发现她经常打扑克,我不想让她玩,就说大法弟子没有打扑克的,我和你一起学法吧,她很不情愿的样子。

学法时,她困得不行了,眼睛睁不开了,我就开玩笑的说:要是打扑克,就不能困了。她说:是啊,打扑克人多,就不困了。我一听有点急了,就说这人世间诱惑人的东西多了,一个小小的扑克,你都放不下,还修炼什么呀。她一听就不高兴了,说了一串难听的话,我一看人家不接受了,我马上向内找,本来挺好的一件事,怎么变成这样了?因为关系比较好,我自己带着情,把自己的东西强加给她了。语气善心不够,还有怨的意思,有一个改变别人的心,她真生气了,怎么办?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好话说了一大堆,总算把矛盾解开了。这件小事使我明白了,我们平时遇到问题时不要急,要有一个平稳的心,才能不被带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