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重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五日】我在大法中修炼十几年了,回想起这风风雨雨的十多年,师父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而我的修炼状态却是那样的平平常常,还不争气走过弯路,深感愧对师父的苦度。今天我怀着一颗对伟大的师尊无比崇敬和感恩的心,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在大法中重生

在修炼大法前,我的人生很苦。二十九岁那年丈夫突然得病五十多天就去世了,丢下俩个孩子,大的九岁,小的才六岁,当时我还没有工作,真象天塌了一样。从此我在怨恨中度日,怨老天对我不公,让我在人间受这么多苦,身体也随之得了好几种重病,严重性胃炎肾炎肾结石,还心脏偷停,真是生不如死,到处医治也没有治好。

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那天,俩位朋友来看我说:你炼法轮功吧!当时就教我打坐,谁知从来没有盘过腿的我却双盘了四十分钟。第二天就帮我请来《转法轮》和一本炼功动作图,可我一天学没上过,怎么学法呀?朋友说要俩个孩子给你念,俩个孩子也很支持我,天天给我念《转法轮》,我自己就照师父的教功图学打手印,刚一学就看见师父的法像金光闪闪的,头发上的光环越闪越高,当时把我吓一跳,因为受无神论的影响,根本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所以当时就去找朋友问是怎么回事,她们高兴的说,这是师父在管你了,在鼓励你啊!从那以后师父又给我显现了好多神奇的事,如法轮呀、沙子会动呀、还有《转法轮》里的字都是金光闪闪的佛啊,真是奥妙无比,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那以后我下定决心,要坚修到底,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经过俩个孩子天天给我念师父的讲法,知道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的高德大法,是要放下名利情,提高心性修炼自己,也知道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吃苦是消业,是在还业债,所以我心里也平衡了,也不再怨了。

炼了二十天的时候,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那天我连拉带吐的都是象黑血块一样的东西,还发烧,孩子吓坏了,让我上医院。我说没有事,是师父在帮我消业,我是大法弟子了,该谁的我还给谁。就这样三天后我的病症全部消失,身体一身轻松,从此更加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决心。

在一个多月的一天晚上,那天十点回家,俩个孩子已经睡了,我看到沙发靠背上的《转法轮》,我拿起书来想看看有没有图片,一看没有,只有师父的法像,当时我把宝书抱在心口上!对师父说:“师父呀!俩个孩子念得太慢了,现在才念一半,我什么时候才能学完一遍呀?要是我能认识字该多好啊!我想什么时候学就什么时候学。”我说完,就把书合上放到原处,就睡觉了,刚睡下不久,就梦见师父从书上下来了,拿书打开要我看,当时我紧张的对师父说:“师父,对不起,我没有念过书,我不认识字。”师父把书放下,在我的双耳里勾了两下,然后把书又打开要我看,问我是什么样的,我说象窗花一样,一格一格的。师父又把书合上放那儿,用手在我的头顶上拍了一下就走了,我喊:“师父!师父!”但是人躺那就是起不来。

第二天女儿照样给我念法。我在看她念,可她念第一行,第一行字就往起凸,可这些字我就认识了,而且书的纸都是粉红色的。我对女儿说这些字我能认识,她惊讶的说,你没发烧吧?我说是真的,她说那你给我念几个给我看看,我就给她念了几个,她很不理解的说:你还真神了!我流着眼泪跟她说头天晚上的梦,她还是不敢相信。更神的是,只要是师父的讲法和经文我都能认识,常人的书就不认识。我悟到这都是师父和大法给我开启了智慧。

走出家门讲真相、救人

在零三年的四月中旬,因利益心,和各种名利情的放不下,走了弯路,一年多没炼了,慈悲的师父多次点化后又走回来了。

零五年三月,我动了一念,想上城里去,一边打工一边讲真相,动了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头天跟一同修说出我的想法,第二天城里的一位常人朋友,就上我家来看我,我说想上城里打工,她说不太好找活,她呆了一会就回家了,到家就给我打电话,说太巧了,她说她的同事要找保姆,护理她父母,她把我的情况说了一下,对方很满意,说在这里等你,你赶快来吧!就这样,我赶到朋友家,她同事说很满意,要和我谈工资的事。我说工资多少无所谓,但是我有三个条件,她说什么条件,我说我是一个炼法轮功的,你家能不能接受;第二我在不干活的时候我要学法和炼功,你们怕不怕费电;第三我要求自己住一间房间。她说,我本人不反对法轮功,但是我父亲是老红军,还是一个厂子的厂长,他是最反对的。母亲骨头摔坏了卧床不起,才十几天,医生说母亲,轻者半年能下地,重者瘫痪,所以才找保姆的。我说,反对我炼法轮功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干,你重找吧。她说,我看你人挺好的,这样吧你到我家炼功、看书,你做你的,但是不要让我父亲知道。我说这不行,这不是不真吗?她说不是你不真,是以后我跟他说。

当天晚上,我喂老太太饭时,就给老太太讲真相。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能接受吗?她看看我说,你这么好的人,怎么炼法轮功啊?我说正因为我炼法轮功,我才能这么好啊。她说那电视上说法轮功杀人、放火。我说那都是陷害法轮功和我师父的。你看那个“自焚的”王进东他全身都着火了,可是那个汽油瓶,还好好的在大腿中间放着;还那个小女孩,气管都割开了,还能唱歌,你说这是真的吗?她说不是,你说的我都相信。我说你缘份可大,你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就让我教她念了两次,我问她记住没有,她说记住了。

第三天早上,我去喂她饭的时候,她喊着我的名字说:“我好了,我能动了。”我以为她开玩笑,就说真的吗?她高兴的说是真的,就把腿和身子动动让我看,我一看也很高兴,我说等我干完活再说,她说伤处也不痛了,当时就按两下啊,坐起来就要下地。我把鞋给她,我说你站在鞋上试下,随即她穿上鞋就往外走到客厅,他老伴在那看电视,把老伴吓一跳,问我,怎么把老太太弄出来了?我说,她自己走出来的。老头说,怎么可能呢?我说是真的,你不信让大婶给你走走。老太太就在客厅走了一圈,老头不可思议的说,这怎么可能呢!一看老太太确实能走了,就问我:你是不是神仙啊?我说,我是在修神。

当天给她女儿打电话说自己好了,他姑爷子说,是不是老太太糊涂了,就来看看。她女儿就在她家的后栋楼。一看便说,大姐你是上帝派来的吗?要不你怎么来三天,老太太就好了。我说你信神吗?她说我不信神,但是这次我解释不了。我说:你说对了,我确实是我师父派来的,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功救人的。因为他姑爷子是市保局的局长,所以我就借个机会,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贵州“藏字石”。讲完他们都很认同法轮功,也三退了。

从这天起,我利用一切机会给老头和他家里所有亲人,朋友、左邻右舍、讲真相、劝三退,经过大量的讲真相,他们所有的人,对大法都有了新的认识,老太太从此跟我学法、炼功、一个月以后还天天下楼帮我讲真相、劝三退,还把十几年的抽烟喝酒都戒了,老头再也不反对大法了,邪党找他开迫害法轮功的会也不去了,还说感谢李大师,安排我上他家当保姆。 我在她家干了九个月,劝退了五十多人,还把他家供了三十多年的附体,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也给清理了。

人神一念之间

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走路的时候,脚下一滑就摔倒在地,我当时就说邪恶你不要想阻挡,我们灭掉你。说完我就往起爬,可是右手怎么也用不上劲,我坐在地上用左手,把右手拉过来一看我的胳膊,肉皮已经被骨头扎出血了,但我心里很平静。我说邪恶你不要妄想迫害我,你说了不算,一切都由我师父说了算。我求师父加持我,把我的胳膊接上。

就这样,我坐在地上,用左手把右手放到我的腿上,用左手拽着右胳膊的伤处,用左手的无名指往前一扭,用大拇指往里一按,就听见咔的一声响,右手的手指就会动了。我用左手一比,给接歪了,我又给拽下来,从新在腿上摆好用左手比一下,一看这回行了,就又象前一次一样,用左手就给接上了,用左手里外捋了捋,再用左手比了一下很好,手指和胳膊都会动了,就是这样,也不是很痛,就象打过麻药一样,木木的,当时我已经泪流满面,对书中师父的法像说,慈悲的师父啊,此时弟子用尽人间的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您替弟子的承受,唯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度之恩。

然后我来到学法小组,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我们六个同修,一起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同修学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发完我们又学了一讲《转法轮》到三点。我没有给自己发一次正念,这事被一老同修看见,问我的手咋肿那么大。我说没有事,摔了一下。他说你赶快去医院吧,我说我是炼功人没有事,就回家了。到家女儿看我的手肿很大,就非要我上医院,我说:我是炼功人什么事都没有。她说:你不吃药,去拍个片子看看,那你骨头肯定断了。我说:断了我也接好了。她说:你说接好就接好了?我说:对,我说接好就接好了。她说:那好如果你一个星期要是不消肿,我绑也要把你绑到医院去。我肯定的说:三天就消肿。

到了晚上:痛得我一夜也没有睡觉,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和发正念,解体邪魔烂鬼,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和迫害,一切都由我师父说了算,我就听师父的,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到了第二天早上炼功的时候了,就想我炼不炼呢?要是炼胳膊肿的象木棒一样,又痛、又胀的。我一看正好三点五十这时我坚定一念,炼功人不炼功,那还叫炼功人吗?我象每天一样,从第一套开始炼,可是手一动那伤处是骨头就咔咔的响。而且是钻心的痛,脑子里还想抻开怎么办,我就否定它。我说:我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就在我身边,谁也动不了我、我的身体都是师父给演化的,金刚不坏的身体,这层肉身,只是我在人间借的一件衣服而已,所以你摔不坏我的身体。炼冲灌时手举不上去,我就用左手,帮助右手举,炼随机下走时手背不过去,我就硬炼,骨头响我也不听,就坚定一念,有师父在看着我,谁也动不了,五套功法炼完,我的衣服全被汗水湿透。

第三天,更是不敢想象的痛,手一动就象胳膊掉下来一样,无法形容,给我都痛吐了,骨头更是咔咔的响,我求师父加持我,我就是要炼功,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我一边哭一边炼功,炼到冲灌的时候,手举不动了。我就想,不行炼两遍也行嘛,谁知就这么一想,手马上就举不起来了,我马上悟到这是邪恶的干扰,我就背师父的讲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这时我听见师父的声音:“神在世 证实法”[2],当时我还正在想,这句法是在哪里讲的,就听见另外空间的敲锣打鼓的喊加油!加油的!

我炼完前四套功法,打开灯一看,地上被泪水和汗水湿成一片,从那以后炼功就好了。

三天我女儿来看我,她说:真消肿了啊!从今以后她和所有的亲朋好友和认识我的人,不得不佩服大法的神奇和威力,我的手也在师父的呵护下十八天就能拿筷子吃饭了,完全正常。

突破干扰学法、抄法

那是零九年的六月二十日,我突破了一切人心和干扰,我从此拿起笔来抄法了。以前师父多次在梦中要我去考试,可是到那一看考卷,却一个字也不会写,还交了白卷,当时也悟到是点化,让我写字、抄法,可就是动不了笔,一拿起笔手就哆嗦,写不了字,心里还生气,好象偷了人家的东西似的。心里还想:有的人上那么多年学,还写不好字呢,你一天学没上还想抄法这不是做梦吗?就这样被思想业和人心一次次的干扰。

这次我坚定信念,不管有多大的干扰,都不要想挡住我抄《转法轮》的决心,开始的时候干扰一样很大,我就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学抄法的思想业力和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坚持每天上午抄法,下午学法和讲真相、劝三退,做好我该做的。师父有时就借同修和女儿的嘴来鼓励我,一天女儿(未修炼法轮功)来家看到我在抄法,她说,哎呀!字写得挺好啊!挺有劲,我笑着说,我是炼功人啊。

当我抄到八十多页的时候,城里有几位同修被绑架,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利用各种方法营救同修,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这就是发正念和写信。同修甲说:大姐这回你也写信吧!我说:我刚学写字,写不好啊。她说:你写一句、两句都行,我说那好吧!我就开始写了第一封信,写了三页,可是标点符号都不会,也不准确,就请甲同修帮助整理,整理完了,我就一封一封的抄,然后就给各个黑窝里的头目和狱警邮寄,寄完一批,就再写一封新的内容,就再抄一批,开始是省内的。政法委的、公安局的、法院、六一零、派出所、乡政、学校、还有我老家的所有亲朋好友,凡是能知道名字的人,不管是谁都写信讲真相,写我修炼后的身体是如何变的健康的,写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后来我就往外省的黑窝邮寄,因为同修能在网上找到外省的地址和姓名。到零九年的新年,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共写了两百多封信。在证实法中和营救同修,解体邪恶中,我做了一点点我应该做的事。

到一零年的三月十四日,我又接着抄法,当我抄到一百多页的时候,师父为鼓励我,又给我显现了神奇,我开始学抄法的时候,就用油笔写的,所以我就一直都用油笔,每支笔只能写十几页就没有油了,可最后一支笔,却写了九十页才没有油,还是生出欢喜心才没有的,我真是无法用语言来感谢师父的呵护和鼓励,在九月十七日这天,我终于完整的抄了一遍《转法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