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监狱恶警杨洋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在河北省女子监狱中,我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除被迫做奴工外,多次被恶警杨洋打骂,罚站几天几夜更是家常便饭。身上的瘀青一个月都退不下去,三伏天被杨洋拉到大太阳底下毒晒,数九天被杨洋将被褥扔掉,扔掉一切吃食和生活用品,停买一切东西……。最后几个月还是女儿聘请了律师向监狱抗议,才制止了恶警杨洋继续施暴。

恶警杨洋是邪党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和打手。他经常在车间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有的只剩下内裤,有的连内裤都不让穿,先进行人格侮辱,进而再拳脚相向,棍棒加身。

邢台籍学员杨瑞英,因不放弃信仰,三天两头被杨洋毒打、罚站,一次竟被连续罚站二十多天,承受力都到了极限,走路摇摇晃晃,身体憔悴不堪;它都不罢手。把杨瑞英打得浑身浮肿,身上到处都是青紫和伤痕,眼肿的就剩一条缝儿……犯人看了都唏嘘不已。这还不算,又把她吊铐在窗户上,几天几夜,被责令半年之内不许家人接见,不许打电话,不许购买一切生活用品……她只好在车间捡包装纸当手纸用。

承德学院雷文先,因看大法书籍,经常被杨洋罚站,拳打脚踢司空见惯,被吊铐在窗户上几天几夜也是常事。并多次在车间被杨洋剥光衣服羞辱,有一次被剥到只剩内裤,杨洋还喝令脱,雷文先忍无可忍,骂他是流氓,他才罢手。秦皇岛学员赵玉环被恶人刘晓辉用鞋底子打得口鼻流血,她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恶人把她的嘴用胶带紧紧地封住,两手用布条绑住,在杨洋的带领下,由几个恶人拖着去灌食,棉裤,内裤全被磨破,臀部被磨得鲜血淋漓……铁石心肠的人见了都为之落泪。

这些事情数不胜数,请看河北女子监狱第四监区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哪个人身上没有他施暴留下的伤痕,哪个没饱尝他的拳打脚踢,哪个又不饱受他的凌辱,他连七十多岁的老人都不放过,只要他从车间走过,顺手捡起线棒便向老年法轮功学员—李秀兰、侯巧珍砸过去。提起杨洋,很多犯人也都咬牙切齿。

被绑架经过

那是二零零七年十月下旬,中共“十七大”期间,我与另一名同修去公园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恶人构陷,绑架到西里派出所。

当天晚上九点钟,以恶警崔健、刘瑛为首,伙同四、五个协警非法抄了我的家。他们一进门就象土匪一样直奔卧室,将电脑、打印机、复印机、音响、裁纸刀等掳掠一空;又翻箱倒柜,将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抢个精光,就连床里面珍藏的师父大法像、大法轮、《转法轮》珍藏版也无一幸免。他们掠去了孩子们留给我的生活费九千多元,就连枕头里的五千六百多元现金也不翼而飞;卧室、客厅、厨房、阳台、卫生间他们象过筛子一样翻了一遍,家中一片狼藉。十岁的小外甥被吓得目瞪口呆,泪水涟涟。两个mp3、一本电子书也被他们顺手“牵了羊”。一百七十多元壹元的真相币连同书包也被他们挎了去……情景惨不忍睹。这还没完,他们又去了地下室,将大部分信封、邮票和四大包A4纸掳掠而去。

因为东西太多,拿不走,只见恶警崔健娴熟地扯起床上的床单,装满了他们的“胜利果实”!价值两万五千余元。日常生活我们只有祖孙二人,我被绑架后,孩子瞬间变成了孤儿,恶警一分钱生活费都没有给孩子留下,我不知孩子是怎样度过那些日子的,此事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和创伤,他曾对家人发誓:“这辈子不进公、检、法!”

在西里派出所遭受了两天两夜的刑讯逼供,又将我们转押到南货场拘留了十二天后送至第二看守所,十个月后,被邪党枉判三年,最后投入河北省女子监狱。

善恶有报是天理,当然希望恶警杨洋们就此收手,弃恶从善,上天有好生之德,为自己留条后路;如果一意孤行,故伎重演,上天决不会饶恕做恶之人,等待你们的是可怕的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