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为大法弟子辩护中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我是近年得法的新学员,走進大法修炼缘于自家侄女。十五年前,我大哥生病住院,侄女给他读《转法轮》,我也借陪床时间看过几讲,可能缘份没到吧,当时没能走進大法。一九九九年后,电视上演出天安门自焚事件,感觉不可思议,没见也没听过身边炼功的发生过这类现象呀,我是半信半疑,虽不知道是伪案,但也不完全相信。可能缘于律师职业缘故吧。

我是一名职业律师,办过各类案子近千件,其中也有大法弟子的案件,是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当时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指控就是贴标语、发传单,而大法弟子坚称法轮功是好功,炼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政府不让炼是不了解法轮功,所以才宣传的。对这些大法弟子,我是同情的,但是由于自己没真正了解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弟子们讲真相是为救人,更不知道中共到底为啥非要取缔,心想也许有更深的原因,不愿去深究,所以在辩护时,仅做了情节辩护,没有从根本上否定邪党诬蔑大法弟子的犯罪之说。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公开转入暗地迫害,但疯狂程度不减。这十四年来,大法弟子用宝贵的生命捍卫了大法和自己的信仰权,用慈悲救度了无数的众生。这些是我通过侄女送的mp3里的资料听到的,我看了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法会交流文章,这些大法弟子是一群了不起的人,他们走过了十几年艰难的修炼路程,有着坚不可摧的金刚意志,面对邪恶非人的折磨和迫害,不仇恨,不叫苦,依然坦然大度的对警察讲真相,救度他们,却将自己的生命安危置之度外,这是何等的大善、大忍、大慈悲,这是何等的伟大、高尚的人格!多么无私的生命!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我敬佩他们!我也要学大法!

侄女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又教我五套功法,从此后,我每天学法炼功,从此,走上了修炼宇宙大法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

破除干扰学好法

可是,修炼大法,不是常人的身体锻炼,不是学人类的知识,有难度。表现是学法总不能静下心来,要学法时总被日常琐事冲淡,总想快点忙完杂事专心学法,可总是有事要干,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有时看不了几页,就又犯困,十天半月也通读不了一遍,而且总有顾虑,怕人知道。一年下来也没学几遍,也不会向内找,没有多大长進。又到过年了,侄女来家时,我告诉她我的情况,她说:你要多学法,犯困时,要发正念排除干扰。我照她说的做了。同时记住了师父的一段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于是,我加强了学法。基本上能每天学一讲。

兑现久远的誓约

后来我看到师父讲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人的法理。觉的自己只是学法炼功,只想早点祛病健身净化身体,不去救人,是为私的,这算什么大法弟子?我也要做真正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去救人!

可是我不会做,不知自己该怎么做。心里纠结着。因我周围没有同修,侄女离的远,来一次挺不方便,没人切磋,我和侄女说了想法。她说:你先别急做事,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救人,到时候就会做了,一切顺其自然。

我正在寻思此事,心想要是能和我的一个同学大法老弟子联系上就好啦。我刚这么一想,果然没几天,就在商场遇上了这位几十年都没有联系的同学。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在帮我,从心底感激。

以后我找同修切磋交流,说了我想专心学法,不想再注册律师证了。律师证每年注册一次,不注册就失去律师资格。她劝我:注上吧,也许以后用得着。我明白她是指今后正法可能用得到,于是我就注册了。果然不久真的有用了。

一次,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在所谓“敏感日”前倾巢出动,绑架了多位大法弟子。同修们很着急,千方百计進行营救,希望我能为一同修做律师,我很痛快的答应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是自己修炼提高的机会,我必须接受。我要把自己溶入这个整体,很快办理了代理手续,第二天就会见了被迫害的同修。我按常规程序征得了他的同意,询问了他的绑架的过程和原因。我说:他们问你什么了?他说:问我还炼不炼?这些天都干什么了?我说:你怎么回答?他说:我什么也没说。我又问:为什么不说?他不语。我看出他有些害怕,也许不知道咋回答我,只是看着我。我想他此时需要的是鼓励和指点,为了防止录音和窃听,我用双关语对他说:你之所以发生这件事(指迫害),肯定是你自己做的有问题(指有漏),你要认真的反思自己(指向内找),看看有哪儿做的不对、有问题(指有漏、有执著)?错的要纠正(去掉人心执著),对的要坚持(指正念要坚定),要坦坦荡荡做人,不用躲躲闪闪(指做修炼的人该做的事,找机会讲真相救人)。他听了我的话,点点头。我進一步启发他:“你为什么学法炼功?还宣传?”他说:“法轮功讲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那你做错了吗?”“没错!”“那就咋想咋说,警察也是人,不用害怕,到哪都一样。”他好象找到了支点,眼睛闪着亮光,深深的点着头。过了些天,我第二次去会见他时,他显然胆子大了许多,眼神透着坚定,他告诉我,他给同号的人都做了三退,并给了我几个三退人名字。我告诉他要击中目标,加大力度清理邪恶。几天后夜间十二点,预审警官通知我去领人,说不能超过十二点。我立即打车接回同修,将其送回家中。

回家后我无法入睡,想想这前前后后的日子,虽然辛苦些,但很幸福。每一步的前行和成功,都是师父的加持和鼓励,是同修整体配合共同努力的结果,达到了反迫害的目地。当地警察也是第一次看到大法弟子敢请律师,敢用法律保护自己。此事对他们十几年违法执法的行为起到了震慑。当他们看到同修出来后感到意外,不可思议,为了掩盖自己的丑行,赶快表示归还绑架时私自窃走的物品。

看到这些,我感到自己的多年的律师生涯,都是为了今天助师正法铺垫打基础的。可能我久远前发愿要用这种身份修炼大法,可能吧。那我走下去,去做我该做的,师父会呵护我的。

之后,我又接了第二件大法弟子的案件。好象要考验我似的,这次难度大好多。针对的承办人(警察)和关押级别也升级了,被迫害同修的具体情况也要复杂,个人的特点也特殊些,总之案件难度加大多了。好在当地同修整体配合较好,家属也能配合,在师父加持下,第一次会见就出现奇迹。按规定是见不到的,但是我坦然主动的奔走,祥和的和相关人员联系,大法赋予的智慧及强大的能量解体了各种阻碍,第一次顺利会见,并得到许多宝贵的相关信息,为下一步营救打下基础,同时对魔难中同修的鼓励很大。

为了早日把同修营救出来,我要求第二次会见,争取给同修取保。会见当日邪恶的干扰很大。我身体出现不正常现象,头懵懵的,脚也疼的难忍,路上出现堵车,会见手续繁杂出乎意料,我们坐着出租车在会见地方一次一次的跑手续,到都准备好时,已到中午十一点。好在师父呵护,还是见到了同修。虽然时间短,但事情还是如愿完成了。这期间随行同修能及时向内找,跟家中同修及时沟通,得到大家正念支持。我看到了大道无形有整体的大威力。

两次会见,使被迫害同修和当地同修形成整体,给家属增添了信心。我自己也做到心态平和的和办案警察接触,没有怨恨,不急不怕、不卑不亢,善言启发他们的善念,让他们作出善行,为以后的得救打下基础。从第一次会见的过程中,就顺利得出奇。本来,按照给家属的通知,人被转移到市看守所了,我们一大早赶去,好容易办完会见手续了,却告诉我,人没在第一看守所,在公安医院,虽然离的不远,但需要提前预约,当天见不了。我不知咋办时,马上旁边一位热心律师就给了我一个医院电话,我一联系,告诉说本周已安排满,一会儿说安排在十天后,一会儿又说三天后。我求师父加持,今天一定要会见上。我在电话里对值班警察说,我们很远,来一趟很不易,会见用不了多大会儿,请给挤时间可以吗?对方说:你在哪呢?我说:已在你们大院了。对方说:那你等我给你问问。我说:好的谢谢!几分钟后来电话了,让我進去会见了。当事人见了我,知道我是家乡来的律师,十分激动,我询问了案情,了解了身体情况,鼓励了她的勇气和信心,传递了家乡同修和家人的关心。随后我准备为其申请取保。为了能使取保成功,我再次会见了这位同修,关心的提醒她身体已出现了异常,不要硬顶,提醒她要好好想想自己有哪些问题,她听明白了我话的含义,会心的笑了。

营救工作还在進行中,不管出现啥情况,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直到把同修营救回来。我想,我二十几年的职业磨炼,可能就是为了今天参与正法而备的,这可能就是我来世的誓约。我已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大法的超常,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体会到师父的伟大、慈悲!

现在,我知道我还要在法上提高,知道了自己该干什么,为营救同修做出自己的努力,这是大法的需要,众生得救的需要。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多学法,精進实修,利用职业特点,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不辱大法弟子的使命。层次实在有限,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谢谢师尊!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