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峰峰矿区十四年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邯郸峰峰矿区位于河北省南部,是邯郸市管辖的一个矿区。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峰峰矿区有二人在中共的高压下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关押、洗脑、骚扰、抄家在五十以上人次;大约十六人次被非法劳教;被勒索在七万二千元以上。

以下搜集到的是邯郸峰峰矿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一、两人在高压下被逼迫致死

◇赵青云,女,峰峰矿区通二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赵青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送回到市区看守所,家人花钱保回后,儿子、女儿看管的很紧,使她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心情不畅,生气后半瘫。二零零一年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升级,当地派出所、街道和单位经常派人到他家门口蹲坑、监控。在高压恐怖下,不长时间赵青云便离世了。

◇刘月珍,男,赵青云的丈夫,也是很坚定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和妻子赵青云一起在家坚持学法炼功,在这期间他还积极传递师父发表的最新经文,讲真相发资料。二零零一年后他家多次受到通二派出所恶警的非法搜查和骚扰,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刘月珍失去老伴后,学法炼功也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最终也含冤去世。

二、峰峰矿区看守所恶警疯狂的迫害外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学员络绎不绝,他们大部分在天安门被警察非法抓捕后都遭到毒打,后被送至北京朝阳分局第二看守所。由于法轮功学员不报姓名和家庭住址,导致被关押的人越来越多,北京的各个看守所都装不下了,中共就往其它省市分流关押。当时大约有一百多人被转送到河北省邯郸市,到邯郸以后再分送到各个县区的看守所,其中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到峰峰矿区看守所。

在峰峰矿区看守所,这些外地法轮功学员继续绝食抗议,两天后两名大法弟子被看守所管教强行灌食,被迫害的死去活来。即使在这样的残酷环境下,外地的这十位法轮功学员依然没有一位向恶警屈服。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一天,峰峰矿区看守所的所长伪善地对法轮功学员讲:“我们对你们没有任何要求,你们只要讲出你们的地址,就让你们的家属把你们接回去。”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恶警的谎言所蒙蔽,刚刚说完地址,当地的公安就来了。每一位学员被释放时,都被峰峰恶警索要三千元、四千元不等。

如黑龙江省双城市医院职工徐丽荣(女,三十七岁),她就曾经被非法关押在峰峰矿区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徐丽荣再次进京护法,被送朝阳区看守所,下车时朝阳区看守所恶警头目指使七、八个恶警对她暴打,其中一恶警不仅打骂,还捂住她的口鼻妄图窒息她,造成呼吸困难、血压下降。进朝阳看守所后,值班管教和刑事犯一齐对她拳脚相加逼问姓名,迫害打骂,折腾近半小时,把她头发剪乱,登记为“3362号”后才送入监牢。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徐丽荣和其他被分流的法轮功学员一同被非法押往河北邯郸峰峰矿区看守所。在峰峰矿区看守所,徐丽荣被恶警称为“34”号。她在那里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六天后被不法管教、法医强行戴背铐插管灌食二天。致使她食道及胃粘膜出血,少量经鼻流出,身体虚弱,看守所恶警害怕担责任与她协商告知家属来接就释放。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徐丽荣的家人不远千里赶到峰峰来接时,被峰峰公安局及看守所恶警强行勒索四千元,其它损失更多。

三、王刚在邯郸劳教所被多次遭到酷刑和性迫害

王刚,男,三十岁,邯郸市峰峰矿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王刚被义井派出所恶警绑架,七月十二日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在恶警邢彦生的欺骗恐吓下,王刚被迫写下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他从此变得脆弱,晚上不睡觉,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在狱警的纵容下,其他劳教人员经常欺辱王刚,殴打他,他还曾三次被狱警铐在暖气管子上。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十点,四名劳教人员群殴王刚。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六点至九点,有劳教人员逼王刚替其洗脚、按摩,然后强行对王刚进行肛交、口交等性迫害行为。此事情极其败坏,一些目击者将此事报告给狱警,但却被劳教所极力掩盖、压制,不让透露、外传。

对王刚实施性迫害的普教(普通劳教人员)叫师卫红,三十岁(劳教期限一年),当时为王刚所在的八班班长,此人是邯郸市劳教所北面祝村人。在迫害王刚以前,此人已经给劳教所领导送礼一万多元,本打算年前可以回家。因此在那一段时间,表现很是猖狂,经常巴结队长,训斥法轮功学员。王刚事件发生以后,刚被评选的所优(可减期十五天)被取消,班长职务被撤职,此后经常发牢骚,大骂邪党和队长。 此人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解教回家。

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上午,王刚被普教刘亚彬在八班宿舍,实施暴力殴打,当时流了很多血,一大队警察对其现场录像,随后将王刚带到邯郸市第五医院(法医鉴定医院)进行缝合包扎,头部缝合三、四针,戴头套很长时间,给王刚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和不便。事后,队长(警察)对王刚所在的八班学员封口,不许向其他人和向外(打电话或接见时)谈论此事。并将王刚调到七班。由于对王刚被迫害的情况的不断揭露,及家人不断的要人,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劳教所对王刚所外执行,被家人接回。

三、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十六人)

一、薛金泽,男,峰峰通顺公司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功被劳教。二零零六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在邯郸劳教所,薛金泽因不做侮蔑大法的“作业”,被带到一楼,恶警曾毅伟、高金利等恶警用电棒、橡胶棒毒打,强迫接受他们的歪理。

中共酷刑:捆绑并电击

二、高天英,女,峰峰矿区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间,她先后遭到北京公安局、彭城派出所恶警的迫害,绑架后被非法游街批斗,审问时戴手铐脚镣,后在石家庄劳教所被劳教一年,造成损失八千元,出来后没有恢复工作。身体状况不好,没有经济来源,精神受到很大伤害。

三、荣的,峰峰矿区人。二零零一年开始连续三年被迫害。峰峰矿区公安局一科、义井派出所恶警杨英、吝贵兵等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从她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丢下三个孩子无人照管,长时间的迫害使她神志不清,靠输液维持。

四、吴培太,男,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劳教二年,经济损失一万五千万元。

五、李厚芹,女,被绑架三次,抄家,二零零三年劳教一年半,被勒索二千五百元

六、高天英,女,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游街批斗,审问时戴手铐脚镣,后被劳教一年,经济损失九千元

七、耿秀英,女,二零零八年八月被绑架,取保候审,被敲诈勒索一万五千元。

八、王雪飞,二零零二年六月八日,恶警李槐、张吉强去王雪飞家搜查,在没有搜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又把王雪飞送到公安局,家人托关系花了近万元也没把王雪飞从公安局要回,后来把王雪飞劳教一年九个月

九、其他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张根叶、王春霞(转化)、张玉华(转化)、李丽珍(邪悟)、蔡长青、陈丽(转化)、闫伏生、王刚。

四、部份绑架、抄家、骚扰迫害案例

◇闫伏生,男,是邯郸市峰峰集团通顺矿业职工。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单位保卫科恶警从他家抢走《转法轮》一本,师父法像一个,法轮画像两个。

一九九九年十月,峰峰矿区公安分局,和村派出所在通二社区中学办洗脑班,恶警强行从家中把闫伏生带走,关押在洗脑班迫害,每天不准回家,吃饭由家里送。出来后闫伏生被单位恶人调离工作岗位,去开石山扒大碴。

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峰峰矿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三人和和村派出所一个恶警从工作单位强行拉闫伏生回家,现场签搜查令,抢走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闫伏生我恶警非法刑事拘留,因不配合,恶警在峰峰公安分局大院四人围着闫伏生毒打,戴上手铐关进峰峰矿区看守所,在看守所一进门又遭犯人毒打,一个月后被送邯郸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闫伏生回原单位上班至今,单位支书孙新生交待工长张志明、队长马兰春不准他请假外出,孩子要去石家庄上大学也不准请假送孩子。

有一次“敏感日”,晚上单位来两个保卫科的人对闫伏生说,领导让来他家蹲坑监视,因有一位是闫伏生同学,和其讲真相后就撤离了,结果早晨又换上两个新人监视。

二零零七年峰峰矿区公安分局、和村派出所恶警非法搜查闫伏生家并骚扰家人。

◇王秀英,女,家住峰峰矿区,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由于世人听了一言堂的喉舌宣传,家里人都视王秀英为敌,工作单位曾经的朋友也不敢和她说话。

王秀英的丈夫三十四岁就脑梗塞偏瘫,她家在厂里属于特困户。当时王秀英的工资平均只有四百元,因为修炼法轮功,单位每月扣王秀英的会费,也不能正常享救济,一次十几个恶警到她家骚扰。

◇吴宝用,峰峰矿区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多次遭到峰峰矿区公安局一科、义井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被抢走大法书、条幅、衣服等物品。没有留收据,在看守所被关两个月,遭严刑逼供,逼写四书,造成精神恍惚、旧病复发,最后取保候审,敲诈勒索现金:公安局一科五千元;派出所二千元;镇综合办二千元,连其它花费共计一万多元。

◇冯顺福,女,峰峰矿区人。一九九九年的一天,派出所几个人到冯顺福家抄家,什么也没有搜到就走了。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矿区公安局科长杨英、司机和五矿保卫科一个姓尚的共三人到永年冯顺福老家,把冯顺福带回五矿,抄家,拿走一盘《普度》、《济世》音乐磁带和收音机,并把冯顺福带到矿区公安局,之后又送劳教。冯顺福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因血压高,劳教所不收,杨英就给办了取保候审决定书,押金一千元,向她要票她说拿票的人没在,没给票但有证人李罗海。

◇代秀芬,女,家住峰峰矿区。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恶警共去她家骚扰四至五次,特别是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那天,杨英、张合文等二十多人去她家进行抢劫,恶警偷走六百元钱。抢走影碟机、收音机、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资料、护身符等价值八百多元。代秀芬第一次关押迫害五十多天,第二次关押迫害九个多月。在看守所迫害带的是头号脚镣四天,身体状况极坏,不让出来、要钱。敲诈勒索一次三千元,一次一千五百元,没留任何证据。本人和家属身心都受到很大伤害。

◇代秀芬,女,被绑架二次 抄家 警察还偷走六百元钱,共计敲诈勒索一次六千九百元。

◇王雪飞,峰峰矿务局工人。二零零二年六月六日公安局李槐、张吉强等人去王雪飞宿舍搜查,搜出一盘音乐磁带、一封写有师父的诗的信封,把王雪飞送到公安局,后来家人给了公安局一千元的罚款,才把王雪飞放回。

◇一九九九年八月初的一天中午十二点,联东派出所一姓张警察到一张姓学员家通知去派出所一趟,警察边问边做记录,张姓学员按了手印后就回家了。

◇二零零四年上半年的一天,联东派出所一警察打电话到张姓学员单位,说上着班呢有机会聊聊。

◇大法弟子蔡长青、陈丽被抓那年,邯郸公安局、峰峰公安分局、和村派出所派来几十辆警车到通二社区大法弟子家恐吓、骚扰、强行签字。这天蔡长青、陈丽家被抄,电脑一台、复印机一台、大法书、光盘和现金都被抢走。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峰峰集团通顺矿业组织保卫科、宣传部、组织部、老干科在通二社区职校办洗脑班,每天看诬蔑大法录像,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路义信、李同济、王春霞、张玉华、栗书荣、蔺振国、张贵芬、赵青云、赵风山、宋友荣、彭改风、薛金泽、王春霞等人。

◇吕秀莲,女,六十多岁,峰峰矿区矿务局通二矿的退休工人。二零零四年七月的一天,年迈的吕秀莲上街,回来时被尾随而来的四名恶警闯入房间,其中两名恶警土匪般的疯狂搜查大法书籍与资料,墙上张贴的师父法像被揭下来,柜子里的师父照片和大量书籍,还有桌子上新买的专用录音机、录音带被抢走,但并不甘心,要吕秀莲老人交出大法所有的书籍和有关资料。

◇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邯郸市峰峰矿区大法弟子栗晓英被当地居委协同恶警绑架到峰峰矿区看守所。

◇李厚琴,女,家住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下拔剑村。李厚琴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六日被义井派出所绑架,恶警把家里的所有大法资料搜走,李厚琴被非法关押在峰峰矿区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公安局一科和彭城派出所十几个人,到大法弟子申有亮开的医药门市,进行非法抄家,把大法资料抄走并把大法弟子申有亮绑架,关押在峰峰矿区看守所进行迫害

◇许丽媛,女,峰峰矿区春华学校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许丽媛被校长白志波及校书记张平会举报,之后被抓。

◇耿秀英,女,峰峰矿区人。二零零八年八月九号,义井派出所恶警吝贵兵、张全平从她家抢走两张真相资料,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后取保候审。恶警敲诈她的家属一万五千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