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那一段煎熬的岁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中国东北的一个边陲县城里,有一个老式的二层小楼,这里出租着十多间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其中一间生活着一个三口之家。男主人是一个人力工,靠一辆人力三轮车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工作十分辛苦,女主人除了照顾丈夫,还在一家浴池给员工做饭。女儿则在外地上学。他们的生活平淡而幸福,简单而充实,这得益于女主人修炼法轮大法。然而这平静的一切就在2011年6月9日前来的四男一女打破了。

2011年6月9日上午9点左右,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公安局六一零人员卢伟斌(男),农场中心社区派出所所长荆立宏(男)、公安局警察陈静(女)和公安局司机杨柳(男),虎林市一派出所一名警察(男)将居住在黑龙江省虎林市的原黑龙江省鸡东县八五一零农场法轮功学员于国荣从家中绑架至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进行迫害。

一、谎言

那天上午9点钟左右,于国荣正在屋外的公共卫生间里洗衣服。这时,虎林市一派出所的一名穿制服的警察走上楼来,看到她正在洗衣服,问道:“你姓什么?”她说:“姓于。”警察停顿了一下,又问道:“这里住着几家?”“四家。”然后,警察回身推了推其余三家的门后便离开了。不到两分钟,那名穿制服的警察就返回来了,但这次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卢伟斌等四人也一同上楼。

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卢伟斌一直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1年8月28日,经他手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达五人次,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人次,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十五人次以上,绑架至洗脑班的达二人次。他参与构陷当地法轮功学员,编造假材料污蔑法轮功学员,绑架、抓捕、蹲坑、监视法轮功学员,收缴撕毁大法真相资料,同时他曾多次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物,还唆使过其他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

于国荣看到是卢伟斌来了,就问道:“有什么事吗?”虎林市一派出所的那名警察说:“找你到派出所核实点儿事。”她说:“我不去,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穿制服的警察又说:“这也不是办公的地方。”卢伟斌说:“没什么事情,就是到派出所核实点事。”于国荣说:“不去,有事就在这说。”卢伟斌见于国荣不去,凶巴巴地说:“赶紧的,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了。”见于国荣仍不配合他们的要求,卢伟斌缓和了一下,说道:“没啥事,教导员找你有点事,在管局等你呢。”可是,牡丹江农垦管局在裴德镇附近,什么时候搬到虎林市街里的一派出所呢?

二、绑架

就在于国荣不配合他们的时候,卢伟斌歪着嘴,示意了一下荆立宏,两人立即闯进屋内,掐住于国荣的胳膊,强行将她拖拽到停靠在楼下的警车里。当于国荣喊起“法轮大法好”时,荆立宏迅速用手捂住她的嘴,虎林市一派出所的那名穿制服的警察大声呵斥道:“就你这样的还想回家?!”随即警车悄然而去。周围的一切平静的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与平时不同的是,这间十平米左右的小屋门是敞开的,而屋内的女主人却不见了。

三、青龙山

在近9个小时的车程中,于国荣不停的劝说卢伟斌等人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卢伟斌是从农场专门拿出两万元作为她在洗脑班两个月的费用,而她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一个黑窝——青龙山洗脑班。

青龙山洗脑班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的同江市境内,藏匿在偏僻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青龙山农场公安局的后院,紧锁的大铁门内是宽敞的院落,院落里有养鱼池、盆栽和种植的蔬菜,然而从春季的播种到秋季的收获,一切都是奴役法轮功学员的证据。距离大铁门30米处有一栋房子,进了房子是一个方厅,与门对着的是警务室,左右两侧的走廊里挂满了污蔑法轮功的宣传标语。

往右走,走廊南北两侧各有三个房间,其中北侧最西边是卫生间,其次是仓库,南侧的三个房间平均每个房间不到20平方米,内有厕所、洗手池、电视,有三张床,每张床头处有一个装物品的小柜,监控头在房间门口上方,看这三张床非常清楚,房间的门是双层的,内层是铁栅栏门,外层是铁门。往左去,走廊两边是食堂、大会议室、小会议室及房跃春等人的办公室。

四、迫害

当卢伟斌将于国荣劫持到到青龙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7点钟了,随即她被关进了一间屋子里,先是被陶华和房秀梅强迫搜身,后是被强迫坐在中间的床上,被褥破旧而单薄,而两边床上的被褥却是崭新的。双层的铁门将她与外界完全隔绝开了,从此她生活在严密的监控之下。白天,房秀梅、陶华俩人一左一右寸步不离的跟在于国荣的旁边,犹大李景芬、宋玉红和陈梅也围在她的周围。晚上,房秀梅和陶华轮流监视,邪悟人员宋玉红、李景芬轮流更换监视。白天,房跃春时不时的到房间里来,用污秽的语言羞辱她,用警棍敲打她的腿,嘲讽道:“疼不疼?”并且敲打的一次比一次重,周景峰和金言鹏也时不时的来房间里监视。

为了让于国荣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房跃春等人对她实施迫害的第一步叫“破格”,就是利用各种方式让她写“三书”。先是“软暴力”,房跃春安排陶华、房秀梅和邪悟人员李景芬、陈梅、赵凤荣、宋玉红围着她坐一圈,灌输被中共邪党肆意歪曲的事实和中共编造的歪理邪说。七天后,房跃春见没有任何效果,就撕破伪善的面孔,开始对她施以酷刑。房跃春曾对她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是专治法轮功的地方,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从恐吓、威胁,到罚蹲、抻铐,迫害逐级升温。

2011年6月15日中午午饭过后,于国荣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随即她的双手被分别铐在了两张分开的床上,金言鹏和周景峰两人将床用力分开,达到她胳膊伸开的极限。然后,他们分别坐在两张床上,她被迫蹲在地上。直到晚上,因为长时间的蹲铐,她的双腿已经肿胀,手背变紫,眼看快承受不住了,她刚要活动一下脚,金言鹏和周景峰两人就用警棍打她的腿和后背,不让动。房跃春不时的侮辱谩骂李洪志先生,侮辱于国荣的人格……

“破格”虽然结束了,但迫害仍没有结束。在违心的妥协后,随之而来的是一轮又一轮的精神凌辱,她每天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碟、书籍、材料,强迫写观后感、写揭批,甚至还要写感谢信,达不到要求还要重写。然而是法轮大法博大的法理化解了她与大姑子、小姑子们的恩怨,使她多病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让她曾经濒临破碎的心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此时,内心的痛比肉体的痛更让她感到煎熬,精神的枷锁,自由的桎梏,使她小腹处长了一个直径如中碗口大,像石头一样硬的东西,夜晚难以入睡。即使这样,房跃春仍然不肯放人,房跃春还指使陶华每天强迫她吃药,有意隐瞒她的家人。在于国荣给家人打电话的时候,房跃春在一旁威胁她说:“不要把你有病的事告诉你家人。”

五、亲人的承受

2011年7月31日,当于国荣回到家中,不几天却传来父亲身患绝症的消息。当于国荣年迈的父亲听到她被绑架的消息后,不禁嚎啕大哭,75岁的老人三天三夜食水未进,原本不是很健康的身体却迅速恶化,于2011年12月22日与世长辞。

她的丈夫因为妻子身陷囹圄,工作的辛劳,加上精神上的压力,使他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瘦了十几斤,但是,他明白妻子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他放下为了生存的活计,几次前往洗脑班和农场公安局要人。

六、结语

从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于国荣先后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被迫流离失所,被绑架,她的遭遇使她和她的家人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精神创伤。但是她的遭遇也只是众多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由于青龙山洗脑班手段残忍,绝大部份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暴力迫害,大多数学员除身体遭到残害留下疤痕外,精神普遍受到严重创伤。在此人间地狱暗无天日的煎熬期间,法轮功学员及家人们遭受了深重的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伤害,损失根本无法计算。在邪党的强权暴政中,无论用怎样的酷刑凌辱,怎样的威逼利诱,都无法真正改变信仰者的内心,那些用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残酷迫害手段只能使中共邪党在历史上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中再记上一笔。

一位正义律师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这样说:“各位法官、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因为我有充份的法律依据来维护他们的信仰,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他们所做的一切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世人都是好事,有功而无过。然而,当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来临,当你们站在被告席上时,还会有谁、用什么样的法律来为你们辩护?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在严酷的迫害中走了过来,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每一个人都面临着选择。现在,法轮功的真相已大白于天下,当历史翻过这一页,那些跟随中共邪党为一己私利迫害法轮功的人和被中共蒙骗参与迫害的人也都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再次奉劝青龙山洗脑班相关人员,立即停止犯罪!中共即将被清算,当审判到来那天,中共更不会成为你们的保护伞,你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