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实景及对劝“三退”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

一、讲真相实景八例

1、三位中专生

有一天走在马路边上,一位穿着校服的男生骑着自行车逆行而来,我看他骑的不快,便向他招手示意他停下。一米七多很阳光的男孩,刹住车爽快的问我:“啥事?”我微笑回应说:“也没啥,想问你句话而已。看你校服,是个中专生吧,学什么专业的?”“商务英语。”“哦哦,有入团么?”“有啊。”

正说到这,突然,从他骑车来的方向冲出两个穿着跟他一样校服的男生,一边呼叫呐喊着一边奔跑过来。他回头一见那阵势,立即笑开了,并快速骑车逃离。追来的两男生笑闹着从我身旁呼啸而过,在不远处就赶上了骑车男生,三个人揪成一团,象在抢啥物品。我站在原地笑着看他们,等他们稍为缓解,我又从新向他们招手,骑车男生领着另两个折回来。

我从包里掏出特刊《自焚还是骗局》(大册子),翻到“奇石道破天机”和“声明三退才有未来”那一页,将主要内容指点给他们看并讲解着,不一会儿,他们都点头表示明白了并愿意退出团队,我给他们起了名字,并输入手机储存,他们则埋头看特刊。

我再从包里拿出《真实的法轮功》和《明白》分送给他们,叫他们拿回家给家人也看看,以后有机会也办“三退”保平安。同时告诉他们说法轮功是提倡“真善忍”的,这是衡量好坏、善恶、正邪的唯一标准。谁反对“它”,那意味着可能就是对立面“假恶斗”啊。你们回去跟家人分享时,假如有何分歧,那不妨将这一衡量标准也说给他们,或许家人能明白过来快一些吧。

很庆幸三个人都很认真的听進去了,跟我道别时显的很有些严肃,和刚刚的嘻哈打闹真是大相径庭啊。望着他们高高的背影,我不禁偷偷微笑:本来只打算跟一个人讲,结果来了三个。让众生明白并得救是件多美好的事啊,师父的安排真巧妙!

2、六位大专生

在一家精品店门口,有三位高瘦的大男孩站在那聊天。我凑上前打招呼,一问是本市一所大专院校的学生,利用周末出来逛街顺便买点东西。店里还有另外三位同学在挑选,他们不买所以在这等着。

话匣子打开后,我就直奔主题“你们在校都入过团吧?”“在高中时就入了。”我从包里拿出大册子《真相》,示意他们靠拢点来,翻到“为何劝人三退”,“一亿五千万人的正确选择”,给他们解释“亡共石”的由来,基础真相讲解完毕,我又说:“天机是什么啊,就是知道的人不多,在民间静静的流传着,人传人,心传心。要是在电视和报纸上大肆宣传的那就不能叫天机了。你们要是觉的阿姨讲的有道理,那么你们就用信任来买个平安吧,别让自己以后留下遗憾,好吗?”他们的面容从刚刚的探询已转变为舒展,都相视而笑,点头了。

刚要起名字,店里的三位同学买好东西说说笑笑的走出来了,二女一男。我跟站我旁边的高男孩说:“你让她们过来,有缘见面,我顺便也给她们讲。”“喂,来呀。”三个男孩自动的站开去,把位置让出来。两个女孩夸张的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副又惊奇又好笑的样子,不知要干啥。我自然的说:“你们不知道阿姨是谁不要紧,你们信任那三位同学就行啊,我们刚刚谈的很愉快,我只是想把跟他们聊的内容也跟你们说一遍。”

我又如此这般的解释了一遍,跟她们互动着,最后她们也点头认同了。我立即招呼前三个大男生过来一起来起名字,这么多人我还真一时没想好名字,只能从我身边的男生算起对着他们顺时针点过去“乐仁,乐义,乐礼,乐智,乐信,乐……”我手悬在半空一时命名不下去,站我身旁的男孩取笑第六个男孩说:“你没名了!”他们哄堂大笑起来,我也笑了,安抚那笑的尴尬的男孩说:“你就叫乐钦吧。”我也开玩笑的拉着长音说“钦---此。”他们又一起笑开。

在我询问下,他们一一报上姓氏我输入手机。并分给他们护身符及几本不同内容的大册子嘱咐他们回校看,進一步了解真相,然后互相愉快的道别了。虽然说的有点口干舌燥,心里却是甘甜的。

3、乐山和乐水

傍晚走在街上,前面有两个背着书包的男孩一边走着一边说笑,大男孩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好大的个儿,估计有一米八左右,小男孩也有十五~六岁模样,我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他们拐弯我也跟着拐弯。突然他们在一栋居民楼停下,并掏出钥匙打开防盗门。

我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跟進去。楼道灯亮着,我先开口说:“你们是邻居呢还是兄弟俩啊?”回答是兄弟俩,哥哥高三,弟弟初三,刚从奶奶家吃完晚饭回家来做作业。我问有入过团队么,腼腆的回答说没入团。我拿出真相资料给他们讲解,末了,我再说:“你们看,这块亿年奇石在2002年刚发现时国内有一百多家媒体去报道呢,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隐去那个‘亡’字。为什么啊?不就共党现在还执政嘛,大家不想去得罪它,因为它一向不让百姓说真话嘛。但是,你们有看过西方的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衣》吗?”兄弟俩都点头。“那皇帝因愚蠢而又自大,没穿衣服就上街出巡,结果国人只看笑话都不出声,最后有一个天真的小男孩说出真相,在场的百姓才哄堂大笑。你们懂我说的意思了吧?”兄弟俩都点头咧嘴露牙发出会意的笑容。“那么,阿姨帮你们退队吧,姓什么?”“姓邹。”“哥哥这么高大就叫乐山;弟弟长的很秀气就叫乐水吧。”兄弟俩开玩笑的互叫起新名字来。

我照例送了他们真相资料,并教他们衡量好坏的标准(真善忍的对立面是假恶暴)。或许回家不明真相的父母有异议时,至少他们心中会懂得衡量及思考。难得能進防盗门,包中还有好些真相资料,等兄弟俩進屋后关门声一响,我就爬上顶楼将能放的住户都给放了。

4、乐君和乐臣

在人行步道上,离我前面不远走着两个穿着休闲服的大男孩,一高一矮瘦,他们的步履匆匆,我得半跑才赶上了他们,我先开腔“你们走这么快,这是要去哪里啊?”他们转过身来,高的帅气,面容和气;矮的脸部绷紧,看不出表情,冷冷酷酷的。高的答腔:“去补习。”“高几了?”“高二。”“入团了么?”高的说:“我有。”“阿姨耽误你们五分钟说件事。”

我引他们靠边站一站别挡住路人,站到一家商店的台阶上。我随即拿出真相册子跟他们讲开了,他们默听着,高的温和的不断点头表示能明白;矮的仍然面无表情但能看出他在听。最后,我判断高的比较爽快些,就先望着他说:“贵姓?我来起个名帮你俩退掉吧。”到这关头,这高的反而临阵退却,神情犹豫不决起来,说:“阿姨,这事我们明白了就行,我们还赶时间,不好意思啦。”接着抬脚要走。

我正在搜索用什么词汇来破除他的障碍,突然听到:“退!他姓郑,我姓林。”哗!矮的男生开口了,而且掷地有声。高的男生瞧了矮的一眼,看出他很坚定一副无从商量的样子,也朝我点头默许了,能看出来他俩的关系很铁的样子。那一刻我真的太为他们感到高兴了。我半开玩笑的对矮的男生说:“是你拍板的啊。你是君,他是臣。你们就叫乐君和乐臣吧。”高的笑了起来,矮的点了两下头。我送给他们《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等资料后挥手离去。看着他们有朝气的背影,暗暗告诫自己:人不可貌相啊。

5、四位高三生

周末路上,迎面慢悠悠的走过来四位大男孩,没穿校服的。我微笑的拦下他们,他们全都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场面有点搞笑。我连忙说:“我也是本地人,不用防备啦,呵呵。”他们也笑了。“都还在读书吧?”其中一位说“高三”。“你们是有入团么?”结果回答是“都是团员”。我马上就跟他们分享图片,只有三位围过来,另一男生自顾自低头弄手机,我一时也关照不过来,就将精神只用在那三位身上,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其中一位说:“我知道某党为什么要迫害了,因为你们要说真话,而某党是经不住你们说真话的。”我笑着对他说:“你也可以这么认为。等下我给你真相资料回去看,你们就能了解的更全面些了。”

我再招呼那位弄手机的过来,单独跟他讲,结果听完后,他回了我一句:“我是无神论者。”我好奇道:“难道家里连拜拜什么的都没有吗?”(指常人家中设的那些低灵,用来求财保平安的)他肯定的说:“没有。”我突然灵机一动说:“那你总相信有外星生命的存在吧?”他迟疑的回应“这应该有吧”。我说:“那就还不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嘛。晚上看着满天繁星的时候,也许我们人就不会那么自大,认为浩瀚的宇宙只有人类存在了。要遇上跟你聊这些真相的人也不容易,你先给自己一个选择的机会,姑且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买个平安保险,而你自己又不会失去什么。就跟你这三位同学一样吧?”他沉默的点头了。

我招呼另三位等着的过来说:“一下子起四个化名,阿姨还真没想好名字,你们就都叫‘bin’吧。”我一路点过去:“你是彬彬有礼的‘彬’;你是文武‘斌’;你呢是宾客的‘宾’。”最后点到“无神论”了,“你就叫滨海的‘滨’吧。”他笑着说:“随便。”看我在输他们的姓,他又好奇的问:“你刚刚怎么会有勇气来拦我们呢?”“只能说也许是缘份吧,你们不也都退了吗?我也没白拦啊。你们回去看真相册子那个‘庞贝城覆灭’的史实会更明白些什么。也许将来也会发生这样的灾难,那么我期望你们这些明真相的年轻人能避开它,留下来做‘人种’,开创下一次文明。呵呵,我是说‘也许’哦。”

其中,姓黄的男生重重的点了几下头,神情有些凝重。可能他生命的深处听懂了我话的内涵吧。“无神论”又说:“阿姨,你好象好有学问啊?”我回答:“也没有,只是高中学历。但修炼能开启智慧。你们明年就要高考了,我送你们‘护身符’吧,真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提高一些学习成绩,你们可以自己去实践,去感悟。最后,祝你们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以后无论学识多高,能养成独立思考的人格才是最可贵的,不要人云亦云。请记住‘真善忍’是衡量好坏的标准。”望着他们由开始的防备到现在开朗的神情,我真心为这些得救的生命感到欣慰。

6、一位女大学毕业生

在路边的公车站点,一位有气质的妙龄女子独自站那等公车,神情有点落寞,能估计出来是位有学识修养的人。我慢慢靠近她有礼貌的问:“在读还是毕业了?”她转过头来自然的看着我,笑着说:“毕业几年了。”显的彼此很熟悉的样子。“工作好找吗?”“还行,已有固定的工作了。”“那就好,你看起来是个有福气的模样啊。”“呵呵,谢谢!”“在大学有入党么?”“没有。”“那高中时有入过团么?”“这个有。”“知不知道有‘三退保平安’这回事?”“不知道。”“那我得给你说一下。”

我拿出真相资料,她主动凑过来,我每解释一个问题,她就“嗯”一声,毫无障碍的样子,全装進去了。我不禁抬头望着她笑说:“你真是个好姑娘啊,思想这么纯净,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啊?”“我家奶奶也拜佛,经常跟我说些因果报应的典故。阿姨你看起来也很亲切,我愿意相信你说的这一些。”“哎呀,你这么好懂,有慧根啊,我得跟你多聊一点。”

我给她讲到什么是法轮功,什么是修炼,江魔为啥要迫害,迫害后人类道德更加急速的沦丧等等。她都表示认同。车还没来,我就跟她唠点常人嗑,关心的问她:“还没结婚吧?”她笑着点头。我说:“你这么聪慧的女孩子,我要祝你有一段好姻缘,遇到一个好人家。”她的脸瞬间笑开了花,开心的对我说:“阿姨,谢谢你给我讲的这些,让我知道了很多我原来不知道的事情。我们单位每年都有组织出去旅游的机会,下次我会提议同事们去贵州,顺便去看‘亡共石’,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还有谢谢你对我的祝福!”直到她等的公车快到站了,她才急忙将神韵光盘和真相资料放進挎包里,挥手跟我道别,上车后还隔着玻璃窗使劲对我致意。我带着对这个明真相的生命的祝愿目送她远去。

7、三口之家

来到一间商家买东西,交易成功后,我看没其他顾客,女店主又有空闲,就问:“姐啊,你听过‘三退保平安’么?”“听过啊,我经常收到‘印字’的那些钱呢。”“嗯嗯,那有人给你退过么?”“有啊。”我随便问她:“那你用真名退还是化名退啊?”“没有啊,有一位阿姨来买东西,跟我讲退队可以保平安,问我退不退,我就随口说‘好呀’这样,没有问我真名,也没说给我起化名啊?”“这样啊,不过我得给你讲真相,让你明白为啥要退。”

我拿出《明白》指点着给她看说:“大姐,你有福了,有两个法轮功先后来给你办三退,你看这些高官和富贵人家,他们得出国观光旅游才能碰上明真相办三退的机会呢。”爽朗的她立刻“哈哈哈”笑开了。

讲到“天亡中共”是天意,讲到现在天灾人祸疾病多,政府无官不贪;讲到入团队时都举着拳头发毒誓,讲到小民只求平安顺利无病无灾等等,她一路“嗯”声不断的附和着,全明白了,去店后间,叫煮菜的老公和写作业的儿子出来,说:“上次我没听明白,也没叫他爷俩一起退,这次,我们一家三口一起退掉吧。”我说:“上次那位阿姨也许是匆忙,疏忽了给你起名了,也许是看你生意忙,不好太打扰吧。但我们都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你亲口答应退也是有效的。”她那拿着笔的读初中的儿子和一手拿着锅铲的丈夫站那合看“藏字石”真相图片,场景煞是有趣,能看出来是善良本份的人家。

“姐啊,你给我们起名退吧,我姓赵,他父子姓林。”“那好。你丈夫就叫‘乐观’,你儿子叫‘乐光’。你要是有一个性格乐观的丈夫,又有一个前程光明的儿子,那你岂不是就乐逍遥了!呵呵,你就叫乐遥吧。”“哈哈哈!阿姐,你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谢谢你谢谢你!哈哈哈。”就这样,又让三位众生明白过来,我送了他们神韵光盘和资料,叫他们给亲朋好友传看,会带来生意兴隆的。在他们的欢送声中我愉快的走出店门。

8、一位居士

我站在一个较僻静的路口,马路对面走过来一个步履安闲的三十几岁看起来有点涵养的男子。看我祥和的朝他看,他也点头打招呼。我搭讪:“你好。”他就站住了“认识?”“不是。看你面容和善,想问你件事。读书时有入过党团没有?”“党没有,团有。怎么啦?”“是这样,贵州出了块‘亡共石’你知不知道?”“哦?”“这块‘天机石头’你去网上搜索下也能看到,当地人还把那几个字弄成风景门票吸引游客呢。”“哦,有这等奇事?”

我看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就立即拿出资料笑着说:“还是让你先睹为快吧。”我比划着跟他讲着,他把手交叉在胸前点着头听着,也不开口,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我讲完后微笑着说:“我先说到这吧,你也谈谈你的看法吧。”他清了清嗓子说:“怎么说呢,我也算是半个佛教徒吧,我没持戒,但喜欢研读佛经。知道修佛者是‘身在红尘,念在方外’的,历史上也出现过‘灭佛’时期,好多出家人也遭难。人世间的规律是此消彼长,无常的,变化的。党虽昏庸,自有历史的更替。人不必去理它,无须通过这种有形的形式去淘汰它吧(指三退)。”

听完他的话,我知道碰上了“佛教学者”了。我说:“能感觉到你是位有思索的人,但是释迦佛说过修佛有八万四千法门,而现在走入宗教的只有十几法门啊,连个零头还不够。所以佛法和佛教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修炼法门的不同意味着对修炼者的要求也不同。而且你看佛教那些庙堂也变成旅游胜地了,和尚们也只是换种生活方式而已,也没实修啊。要说啊现在已是末法时期的末法时期了。你看现在乱的,什么道德败坏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没有啊,而人们都还麻木的不自知,还认为挺好,视为高级享受呢。这跟共党的腐败统治是脱不了干系的。人不治天治啊,‘亡共石’是2002年出现的,到现在已十年出头,神佛一直在给人延长选择善恶的时间,希望你别错过呀。”他的神情变的严肃,双手抱在胸前,握成拳头不断的顶着鼻子说:“还是先这样吧,谢谢你,我回去会好好想想,再理顺理顺思路。”我说:“好的。我不勉强你的,相信你也懂得佛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我送给你《告诉你真实的法轮功》吧,这书的封底是翻墙软件,等你能想通的时候要想办法退掉。还有这是一台在美国上演的神韵晚会,演出尽善尽美,是艺术的盛宴。内容是弘扬中华五千年文明,是由国外华人团体演出的。回去欣赏吧”他不断的说着:“一定一定,谢谢谢谢。”道别离去。他,虽然没能当面劝退他,但我相信看完神韵后他一定会有触动的,祝他幸运。

以上是我最近的讲真相遇到的修炼故事。能得救的都是愿意站住听真相的人,更多的是麻木的以各种借口匆匆离去,令人十分遗憾,感到救人的不易!

二、对“劝三退”的思考

说起来十分惭愧,我也是刚突破观念走出来面对面劝退的弟子,讲的过程自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写出来只是本着切磋的目地跟同修互相鼓励,有条件的大法弟子走出来讲,让更多的众生能够得到救度。我坚信我们在师父的看护下,定能突破旧机制的束缚,当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最近炼静功时头脑里总翻出数字来。本来,我是个对“数字”不敏感的人。但是下面,我想跟同修们拉拉咱们修炼人的“家常”,晒晒咱们修炼人的“家底”。我冒出来的念头总在合计着:

第一,自从04年底《九评》横空出世以来已有九个年头了,“三退”人数却只有1亿5呢?也就是说平均每年三退人数大概在二千万左右。这个人数还是包括我们弟子自己退及传播出去的众多亲朋好友的三退人数的(一般都是从身边人做起嘛),那么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在这1亿5千万中占的份量是很有限的。

第二,除去那些仍被非法关押的,国内的大法弟子少说也有一千万吧(包括上中士在内),这里面假设有一百万上士吧(十份之一不多吧,就是那些每天三件事不落的)。如果每个大法弟子每天都能劝退一个路人,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每天的三退人数就是一百万呢?跟现在每天5~6万的数字可是天壤之别啊!而且据我知道天天出去劝退的大法弟子远远不止只劝退一人的,那是不是可以换个角度说,每天能常在街上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也就只有1~2万人吧?

第三,师父说:“你们要能把人救下一半,师父就真的会为你们高兴!”[1] 而要救下中国人的一半,大概有七亿人左右吧,按照目前每天5~6万的進度,那是不是得三十年左右啊!有那个时间吗?那么,师父对时间的一延再延,不就是众多弟子在拖正法進程的后腿吗?师父是慈悲!难道弟子们就可以因此而犯糊涂放任自己么?假如有一百万上士每天都能够“勤而行之”劝退一位众生,而且持之以恒,那么从现在开始用二年时间,我们就可以不打折扣的圆容师父所要的!

第四,上述所列举的数字都是很粗浅的数学题,同修中有太多的能人为什么对三退的人数视若无睹呢?是有心无力兼顾不来,还是顾及自我抱着观念不去呢。难道是有一大批自认很精進的大法弟子在忙于其它重要项目而不屑于参与到当面劝退的行列中来呢?还是觉的自己是协调人,资料点的人,打真相语音的人,分发及粘贴真相的人,就可以忽略面劝三退了?师父早已指出:“所以中国人要想走入下一步,那必须得采取公开的方式退党,得有行为的表示,没有行为的表示是不行的。”[1]世人即使心中有点明白,而大法弟子不去面劝三退,难道迷中的常人会主动来找大法弟子退么?我们修的这一法门是开在常人社会中,那么每天免不了跟常人打交道,上街买东西、工作往来、走动奔波的,一走一过动点脑筋找机会劝退一个众生有那么难吗?还是认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好些天才劝退一个,就觉的自己尽责了呢?

我悟到:我们做各种讲真相项目是为了什么啊,不就为救众生吗。十几年来我们已经将大量的讲真相资料铺到千家万户了,总不能老是“铺垫铺垫”,而到了动真格的讲真相第一线却反而忽视或畏难了。众生即使通过真相资料及电话语音有些明白了,不也得大法弟子们走出来再助力推他们一把当面劝退吗?师父已将时间一延再延,正法進程已近尾声,大家不觉的出来当面劝退才是重中之重吗?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多了,常人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那是不是人类社会就会出现新的天象变化呢,是不是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相呼应哪。

同修们,突破自己眼下固有的状态,快快加入到天天上街当面劝三退的机制中来!“最后使上万条脉连成一片,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境地,整个身体连成一片,这是通脉最终达到的目地。”[2] 有的同修热衷于每天炼动静功各二次,学法也要二讲,但一聊起上街面劝三退就只有叹气的份。请能悟到的同修们在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修好心性的,做好其它真相项目的同时,每天花些心思来劝退至少一位众生吧,特别是那些从不敢向陌生人劝退的同修,完成你该承担的,要不你将来“光杆司令”可怎么办啊。

以上行文,因层次所限,请同修们多多见谅,多多指教。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