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草原边陲小镇讲真相之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今年有一段去远方讲真相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今年七月,孩子中考结束,我们全家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说是要领孩子看看大草原,而我的心里惦记着的却是那边还没有三退的张姨和她的家人。张姨全家住在北方一座美丽的边陲小城。多年前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她。她很善良,曾经象母亲一样照顾过我,让我难以忘怀!

自打火车从山东开出,我们就开始在车上讲真相劝退,一路未停,非常顺利,还老遇到神奇的事情,比如一直在下着雨的某市,等我们的列车开到时,雨马上就停了,而且温度适宜,不冷也不热;眼看要发洪水的小县城,也变的平安无事。真是象师父说的:“学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1] 。

出发前亲戚劝我不要去看张姨了,因为去她家交通不太方便,路途遥远,中途还要转车。听了亲戚的话,虽有点犹豫,心里想:“跑那么远的路,花那么多的钱只救那么几个人,值得吗?”转念想,师父讲过:“从险恶中、从压力中能得法它们才认可,它们知道一个人一旦得救还牵扯到他们背后的无量众生的得救,也会牵扯到世上他当过王时的其它民族的众生与世人得救,中国人的得救会使这个世界上各个民族的很多众生得救。”[2]既然这样,我到了那里,哪怕只救一个人,那得救也是一个曾经的王和他背后无数的众生。我和张姨缘份这么大,一定得去把她救了。

下了火车换汽车。奇怪的是,从来不晕车的我和孩子竟然头昏脑胀,浑身难受,而且,坐了八个小时的大巴,竟然有五个多小时是在下暴雨,路面上水位上涨,其中有一架桥几乎瘫痪,水面上漂着很多车牌,大巴过这段桥时左摇右晃,非常危险,我坐在窗边感到车随时都会翻车一样。这时人心往上返,这么危险,回来的时候可不能走这条路了,太吓人了……。想着想着,突然感觉不对劲,天上黑云滚滚,仿佛就离头顶不远,明显感觉到是另外空间的坏东西在捣乱,在钻我的空子,干扰我去救人。

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有很多不好的心:怕花了钱没有收获的利益之心、怕坐大巴遭罪的求安逸心,没有了正念才遭致这么多麻烦的啊。我赶快发正念,用法来归正自己,然后不断的背师父的:“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3]。

慢慢的雨小了,天渐渐变亮,大巴也终于离开了险象环生、颠簸的路面。当我们转车换乘另一辆大巴之后,雨完全停了,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碧绿的大草原,我全身心一下子轻松了。宽阔、平坦的一级路两边都是绿油油的草,坐在快速行驶的车里面,就仿佛自己插上了两只绿色的翅膀在向前飞。

看着窗外的美景,心中感慨,想起师父说的:“我过去讲过,我说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在这个世界上都不是偶然存在的,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和目地。其实人都在等着法。”[4]人吃无数的苦来在这世上都是为了等待大法,究竟有多少人能明白真相呢!但愿这些草原上的蒙古人、牧民都能够得救啊!

晚上到达目地地。阔别十多年,看到张姨很高兴,她已经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了。我庆幸自己能决定及早的来看她。

当晚因为旅途劳累,张姨让我们早点休息,没机会给她全家讲真相。第二天,张姨的女儿就全程陪同我们到景点游玩,到口岸购物、逛特色广场、到草原骑马、去游湖等等,又是吃羊排,又是吃欧式西餐,她们的热情让你无法拒绝。真是好大的诱惑呀!我在心里想着,这样游山玩水下去,如果正念不足,可就要把救人的事情耽误了。

没机会救张姨,我心里急呀!越是着急,越没有机会。最后决定还是随其自然吧,我的使命是救人,但着急也是执着,把心放下,玩就玩吧,家人是常人,师父要我们尽量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我是修炼人,来此地是有目地的,再大的诱惑也干扰不了我,我一定能找到机会救了张姨。

张姨的女儿不太孝顺,对她自己的孩子也使用暴力殴打,导致张姨和她之间有很大的矛盾,那天她们母女闹到很晚,我就劝张姨,也就有机会和张姨聊天了。一聊就聊到了后半夜一点多。期间我开导她、安慰她,很自然的给她讲了真相。原来她对法轮功的不解是在所谓“天安门自焚”这一点上。自焚伪案给她讲明白了,但是不管我怎么劝,她就是不做三退。

给张姨的丈夫和他店里的职员劝退特别顺利,为什么张姨就这么不明白呢?我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她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中常人听信了中共邪党早期在媒体上的造谣宣传,对大法弟子有误解,对你凶,或者不愿意听你讲,这个时候你的情绪要被他带动了、愤愤不平、不高兴,甚至不太理性,那你这个真相就讲不了了,人也救不了了。”[5]我把不平衡的心放下,对张姨三退不再强求。

张姨不愿意三退,肯定是有原因的。看到自己凡事追求顺利,办事急躁,对张姨的情也有点重,这些可能都是劝退不成功的因素。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小城了,临走之前,我又非常平静的问了一句:“张姨,退了吧?”这回她高高兴兴的答应了。她点头的那一刻,我再次感受到了向内找、同化法的威力,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回程我选择的还是来时的路线,同样的路面,同样的桥,同一辆大巴,但是我们一点也没感到不适。因为这时我的心境不一样了,不再担心暴雨、翻车、桥塌,心中只有张姨三退内心的欣慰。

我们如期顺利的回到家中。

到家两天之后得知,那边的那座桥塌了,火车和大巴全都停运。我在心里无比感谢师父对我们的呵护和安排。回想这次出游的全过程,我告诉自己再不精進真是愧对伟大的师尊!修炼的路很窄,我必须认真走正、走好,这样才能让师父放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