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阿城区恶警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哈尔滨市阿城区的公安人员参与了许多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勒索、迫害,造成有的学员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判刑及关押。下面被曝光的是部分积极参与迫害的人员。

原阿城区政法委书记王凤春

王凤春,男,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间任阿城区政法委书记,在职期间他参与成立凌驾于法律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领导小组610办公室,兼610头子,成立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亲自坐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阿城法轮功学员鞠亚军被迫害致死后,王凤春亲自带人指挥抢走鞠亚军的尸体。

据不安全统计,王凤春在职期间,阿城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四百二十人被绑架,四百零八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八十三人被关押在洗脑班强行洗脑转化,九人被迫害致残致死,两人被非法判刑,九十六人被非法劳教,至少有 五十四人被抄家,二百一十三人被勒索钱财,数额高达一百多万元。

原阿城区政法委书记王云飞

王云飞,男,汉族,一九五九年七月出生。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一年任阿城区政法委书记,现任阿城区检察院检察长。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作为政法委的头号人物,虽然他没披挂上阵,但他为自己的权位默许作恶,其实就是幕后黑手。

他任职期间阿城区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二百五十一人次被绑架, 二百二十八人次被非法关押,四十一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或非正常离世,五十六人次被非法判刑,一百零四人次被非法劳教, 十三人被关押洗脑,有五十九人被勒索钱财,数额高达近三十五万元。

阿城区政法委书记姚向林

姚向林,男,汉族,一九六八年五月出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原南岗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哈尔滨市阿城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他任职以来有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有十七名遭受冤判,二十五人被抄家,四人被勒索钱财,数额达近三万元,三人被骚扰。

他任职不久,阿城区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婚礼绑架案”,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母亲为儿子举办一场传统婚礼,聘请了几位修炼法轮功的主持、乐师和司机,这位母亲和礼仪公司的人竟然遭到绑架,有四名遭受非法冤判,刑期从四年到七年不等,现在他们正在监狱遭受着酷刑的折磨,他们和家人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二零一二年又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重判,最高刑期长达十年之久。二零一三年有三名法轮功学员遭冤判,有的刑期长达五年。他任职期间是冤判重判法轮功学员的高峰期。这些罪恶都是因为这位政法委书记的默认发生的,每一个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遭受的摧残,姚向林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姜大勇

姜大勇,男,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局局长,此人不明真相,说法轮功好“捏股”( 指好欺负),公安局有什么抵补上的任务就拿法轮功学员顶数。他上任伊始,为求“政绩”指使阿城区国保大队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凑数,还把国保大队长大骂一顿。之后,国保大队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非法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秋霞,后被阿城法院非法判五年徒刑。同年三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段秀芳被杨自横带领的三名警察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同年四月三日,法轮功学员谢宪斌被杨自横先后唆使五名警察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资料。同年六月六日晚,法轮功学员赵彩虹和刘桂英被阿城区大岭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十月赵彩虹被阿城区法院枉判四年,刘桂英被枉判五年。六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付革、韩淑清在大街上遭人恶意构陷,被国保大队绑架后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

阿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继

刘继,男,现任阿城公安分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时刘继在阿城市公安局政保科,专门参与迫害。当时他参与了骚扰、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勒索法轮功学员韩淑清二千元钱。二零零三年阿城区公安分局专门成立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机构国保大队,刘继任大队长,一年后他被调入阿城第一看守所,参与迫害二十四名因到小岭发真相资料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正是因为他积极参与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才获得升官发财的机会。

二零一一年,刘继直接指挥“婚礼绑架案”。被绑架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妻子一次遇到了刘继,对刘继说你把我丈夫放了,干啥啊?参加场婚礼就把人抓起来了?还没完了呢,他开始不回答总绕弯子,说自己说了不算,最后说我就是因为抓你们才升官了。刘继确实因为“婚礼绑架案”的表现被晋升为阿城公安分局副局长。

二零一二年,刘继又参与重判六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又参与重判三人,这些惨案的背后都有刘继的罪恶。

阿城区原公安分局局长张亚滨、原国保大队长陈玉好、孙凤文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零年间,任阿城国保大队长的是陈玉好和孙凤文,公安分局局长是张亚滨,在他们任职期间是阿城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比较严重的时期。

据不完全统计,这期间阿城法轮功学员有近一百五十人被绑架关押,四十八人被非法判刑,五十人被劳教,四十九人被抄家,二十九人致死、致残或致伤,七十人被骚扰、恐吓、九人被开除公职、四十人被勒索钱财,数额高达近十四万元。特别是二零零四年疯狂抓捕了二十四名到小岭镇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之后又有近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和劳教。

二零零五年,阿城杨树乡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一个被迫害的双目失明,一个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二零零六年,阿城水利二处法轮功学员杨成山被非法重判十二年,是阿城区被冤判时间最长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陈玉好带着三、四十名打手,整整拉来一车人,强行闯入新华镇法轮功学员于占源家,好几个人冲上来把于占源摁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用电棍打于占源,把于占源的耳朵后面踢出了血,腰踢的当时不敢动。全村一、二百名村民在路旁目睹了这场绑架案,他们被这场景吓呆了。就这样这群土匪把于占源绑架到阿城第一看守所,迫害三十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阿城区种子公司法轮功学员黄富军被阿城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被迫害致死,至今尸体还在阿城殡仪馆。

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朱玉梅(阿城第六中学教师)和王坤(阿城交界镇人,七一一建成厂职工)被冤判八年。

二零零九年,阿城新华中学退休老校长谭德义被多次关押酷刑折磨后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阿城法轮功学员张丽华和儿子崔长胜被非法抓捕并冤判。

阿城区国保大队副队长杨自横

杨自横,男,四十多岁。现任阿城区国保大队副队长,主要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年初,国保大队换了个女队长,杨自横便冲到迫害法轮功的第一线。在他任副队长三年的时间里,阿城区就有二十八人被绑架关押,有十六人被非法判刑,时间最长的达十年之久,有二十七人被抄家。

他在职期间所发生得所有绑架法轮功学员案他都冲锋陷阵。特别是那起令世界都感到荒唐的“婚礼绑架案”,他带领一大帮人直接参与绑架了大学教师张宝盛,那些恶徒把张宝盛一顿毒打,目睹了他们行凶的教师都被震惊了,张宝盛戴手铐的手腕肿的很粗。被绑架的七人中有四人被非法判刑,赵玉安被冤判七年,他们正在监狱中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一二年七月绑架的阿城区新华镇法轮功学员谭玉蕊被冤判十年,孩子只有十岁。更为可笑的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阿城区五金商店的职工孙淑芳被绑架后,他放风让她家人找他和他协商,结果去了三名法轮功学员,他却演了一出鸿门宴,他将三人绑架,签写了拘留三人半个月的票子,后来在三位法轮功学员家属义正辞严的交涉下,他将三人关押七个小时后不得不放人。

阿城区第二看守所所长奚景龙

奚景龙,男,原阿城区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现任阿城区第二看守所所长,曾参与非法劳教、判刑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六月,奚景龙拿着劳教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的八名女法轮功学员的票子,让他们签字,这些大法弟子拒签,奚景龙说你们写不写、签不签都无所谓,我照样把你们送到万家劳教所。就这样八名法轮功学员都被劳教,在劳教所遭受了难以想象的非人折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阿城区种子公司的黄富军在阿城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属请律师一同到公安局、“610”讨说法,“610”一恶徒态度蛮横的说:“能接见你们就不错了”,“黄富军是自杀”。家属等又找到公安局法制科,科长奚景龙把律师拉到一边威胁说:你什么案子都敢接,你不想干了?跟共产党打官司你还能赢?律师强调不管怎么样人命关天。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原阿城公安局刘长忠、滕建华和原和平派出所警察刘义

刘长忠,男,原是阿城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他在职期间是阿城区迫害法轮功最惨重的时间,他积极配合阿城610,对阿城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残酷迫害,致使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劳教和洗脑。

二零零四年正月,他配合610到巨源镇法轮功学员张庆文家抓人的一幕永远留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同年八月,阿城区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到小岭发资料,被关押在小岭派出所的时候,刘长忠和610带领着公安局和特警一共一百多人到小岭非法羁押这些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刘长忠就问法轮功学员叫什么名,是哪里的,问到法轮功学员陶红梅的时候,陶红梅不说,刘长忠就咣咣扇陶红梅的嘴巴。二零一二年有人看到刘长忠左胳膊骨折,用吊带吊着到医院去看病。希望刘长忠能以此静思己过,不要再充当中共邪党的打手,否则后果会非常可悲。

滕建华,男,当时也在政保科,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也成为了中共的打手之一。一九九九年十月,他带领610和河东派出所的警察一共十多人到水利二处的法轮功学员计文良家骚扰,他一进屋就问计文良你干啥呢?计说看书呢。他走到计文良家的南阳台上指着前楼墙体上的法轮功的标语说那些字是不是你写的?计文良说我还说你写的呢?滕建华说不老实就把你带局里去,计文良说你算什么东西你带我?跟着一起去的一个警察是计文良的学生,他一看情况不好就把计拉到别的房间,说有人举报那些字是你写的,以后你注意点吧。就这样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前后是大法弟子上北京上访的高峰期,滕建华就被公安局派到黑龙江住北京办事处,负责非法羁押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到阿城后对这些好人进一步迫害。一次他非法羁押五名法轮功学员回阿城,在北京火车站法轮功学员陶红梅和他挣扎,在挣扎过程中走脱了两名法轮功学员,回来后他受到公安局的处分,滕建华对陶红梅恨之入骨。二零零一年一月陶红梅再一次去北京,被非法抓捕回来后,滕建华和原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刘义等共四名恶警直接对陶红梅施加酷刑。刘义用手铐将陶红梅的两只手以“苏秦背剑”的姿势铐了大半天,致使陶红梅的手没有了知觉,后来麻木,半个月才恢复正常,现在右手腕上还留有伤疤。滕建华先踹了陶红梅两脚,问陶红梅都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来,陶红梅不说,然后他咣咣扇了陶红梅两个嘴巴,边扇边说:可抓住你了,他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发泄私愤了,刘义拿起一杯水泼在了陶红梅的脸上。他们四个大男人把陶红梅踹的跪在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陶红梅一看一头撞在了墙上,他们才停止了行凶。

之后不久,因为滕建华着急回家过年,私自离开了在北京的办事处,公安局令他提前退休,最后落得啥也不是的地步。滕建华就是这样一个人家牵了驴自己充当拔橛子的人,最后落得可悲的下场。

原阿城胜利派出所所长王伟民、许华遭恶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阿城法轮功学员付双印、关慧莲夫妇,李鹏、曹连娣夫妇与女儿李晓薇(高一学生)及曹玉娥等十一人,因进京上访被绑架回阿城城北派出所,时任正副所长分别是王伟民和孟庆义。王唆使下属并亲自上阵,对付双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打晕后,又把他的衣服、鞋子都扒掉,醒来后强迫他站在外面冰冷的雪地里达两个多小时。妻子关慧莲也被警察强行脱掉棉衣和鞋子,逼她站在雪地里。接下来恶警又强行把李鹏的衣服扒光,只穿个背心,把前后窗子都打开,让十冬腊月的寒风直吹在他身上。后来关慧莲被叫进屋里,恶警边骂边把她和曹连娣的头用军大衣捂在下面,忙了一阵子后,觉得累了,才停下来,嘴里还不停的在叫骂。在派出所所有被非法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威逼、恐吓,并被逼迫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就不让上厕所。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非法勒索,其中付双印、关慧莲夫妇一千元(无收据),曹玉娥二千元(无收据),之后他(她)们就被关进了阿城看守所。不久他(她)们又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使这些好人长期在黑监牢里受尽了人们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

在看守所里,他(她)们被恶警上吊环、坐老虎凳,用冷水管子呲,用胶皮管子打、电棍电,拳打脚踢,打耳光更是家常便饭。恶警们还有意把曹连娣的女儿李晓薇从另一监室里调到母亲被关押的监室,折磨母亲让女儿看,又折磨女儿让母亲看。他们硬搬下正在打坐炼功的李晓薇的双腿,用脚踩着,边骂边打,用胶皮管子把十七岁的小姑娘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女儿怕妈妈受不了,安慰妈妈说:“妈妈,别难过……”几句话说得妈妈泪流满面。此后高一学生李晓薇两年内曾先后数次被抓进监狱、洗脑班,由于长期不放人,迫使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曾两次辍学!

同期被绑架的付双印,这个全厂公认的大好人和善良诚实的妻子关慧莲一起被投入劳教所的两年时间里,家里只剩下八十多岁多病的老母亲和正处于高考阶段的女儿艰难度日。

不久阿城胜利派出所所长王伟民被免职了,随之大病一场,两次住院手术,差点失去生命。出院后至今仍重病缠身,未能上班。

许华,男,曾任胜利派出所所长,他在职期间积极配合610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陶红梅家搬到了他的辖区内,陶红梅上北京回来后流离失所,他派人到处找陶红梅,最后将陶红梅非法关押并劳教两年。许华因此得到重用,被调到阿城公安局预审科当科长,因为给人办出国护照收受贿赂事发,被双规在家,遭了恶报。

原小岭镇派出所警察及谷宝子村治保主任的恶行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阿城市小岭镇新平村治保主任张海富恶意构陷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小岭镇派出所的所长王东伟伙同小岭派出所的警察王云堂、姜志超、孙敬斌、常凯、协警卢文志以及谷宝子村的治保刘海秋、村民刘海春驾驶两辆车去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刘海春煽动不明真相的村民陆续将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小岭派出所,由于法轮功学员张广利、齐凤臣、孙廷辉三名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迫害,遭到这些警察的毒打。王东伟报告了阿城610,很快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到小岭发真相资料的消息震惊了中共邪党的高层,阿城610的吴达和林鹏等人带领阿城公安局、国保大队、特警一百多人将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阿城公安局,然后非法审讯、毒打、关押到阿城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最后这些法轮功学员有五名被冤判,十九人被劳教,在监狱和劳教所遭受了巨大的摧残,有的被勒索巨额钱财,数额高达十几万。不久刘海春就遭了恶报,在饭店吃饭时因一点小事,被人暴打致伤,而刘海秋已经死亡。受中共邪党毒害的哥俩因迫害好人伤的伤,死的死,遭到上天的惩罚,可悲的是恐怕刘海秋到死都不知道是中共邪党把他害死的。

河东派出所警察张伟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张伟,男,阿城市河东派出所警察,一九九九年7七二零后,曾参与对法轮功学员恐吓、截访、抄家、绑架、毒打、罚款、劳教等犯罪。二零零零年除夕夜,张伟闯到法轮功学员孙某家中,问还学不学法轮功,夫妻二人答“还学”,张伟当夜就将二人劫持到看守所。张伟这个流氓恶警在二零零一年年后曾强奸一名十七岁女孩未遂,但把女孩打成重伤,入院后身亡,张因此被判刑十三年。

原西城派出所警察李晓堂等人

原西城派出所的警察李晓堂紧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经常上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恐吓。只阿城法轮功学员徐淑凤家就去了十多次,但多次都吃闭门羹,他心里很是气恨。一次他给徐淑凤家打电话,徐淑凤的女儿接了电话,他问徐淑凤的女儿你妈妈在家吗?徐淑凤的女儿说不在家,他说你他妈不说实话,徐淑凤的女儿一听警察说话怎么嘴里不干不净的呢?一下子急眼了,质问李晓堂你警察怎么还骂人呢?白穿警察这身衣服了,李晓堂放下电话急匆匆的赶到徐淑凤家,逼问徐淑凤的丈夫和女儿徐淑凤到底去了哪里?徐淑凤的丈夫说去了呼兰,看生病的母亲去了,他说徐淑凤不在家你跟我去趟派出所,他将徐淑凤丈夫价值三千元的手表扣押。第二天他还不死心,逼迫徐淑凤的丈夫打车去呼兰徐淑凤的母亲家,看看徐淑凤到底在不在不呼兰,徐淑凤的丈夫就打车拉着他去了呼兰,车费是徐淑凤的丈夫付的,去了一看徐淑凤果真在呼兰,他不再说什么,最后勒索了徐淑凤的丈夫一千元钱才把扣押的手表返还。

西城派出所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一直派人监视法轮功学员,在李晓堂之后监视徐淑凤的是姓董的警察,他不但自己经常到徐淑凤家骚扰,还指派附近的小卖店监视徐淑凤,徐淑凤家从此过不上安宁的日子,丈夫三番五次遭受惊吓,最后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和徐淑凤离了婚。徐淑凤也被迫卖了楼搬迁了。徐淑凤都被他们逼得搬走了,他们还不放过,他们看到徐淑凤家的亲属还追问徐淑凤在哪里,还炼不炼法轮功呢。

阿城第一看守所贾忠、罗焕荣等

自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阿城第一看守所就变成了一个邪恶的黑窝,这里曾经三个月迫害死种子公司法轮功学员黄富军,十几天把杨树乡法轮功学员徐丽华迫害的双目失明。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这里最常见的酷刑是野蛮灌食,好几个人按着一个法轮功学员,有的捏着鼻子,有的掐法轮功学员的腋下,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往食道里插管,有的法轮功学员的食道被他们捅破出血,灌的是加入盐和酒的玉米糊,他们灌的液体弄到法轮功学员的衣服上后那白白的干巴巴的盐渍都洗不掉,可想而知灌的都是什么。还有就是打毒针,徐丽华、赵玉安等法轮功学员都曾被打过毒针,徐丽华就是因为打了不知名的针剂后双目失明的。

在这里有个李姓狱警经常拿白塑料管子(俗称小白龙)抽打法轮功学员。有一次把卞亚萍和六个法轮功学员用铐子铐在门栏上,吊了一天一宿,不让上厕所。

还有一次,“狱头”叫卞亚萍背监规,她不背,包监所长王影和狱警宋立英又逼她背,她还不背,上来就是一个耳光!又问,背不背?还不背!又一个耳光。不一会儿又把卞亚萍弄到走廊里戴手铐,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给拿下来。有一天卞亚萍突然感觉上不来气,身上痒痛,排不下尿,胸部、腹部肿大,脸肿的变了形,被送到阿城中医院,她的妈妈赶到时都认不出她了。医生诊断有生命危险,看守所怕担责任,第二天把她放了。到家后,全身肿胀上不来气,也不能躺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城北派出所警察还不放过她,经常到她家骚扰,被逼无奈,卞亚萍带着重病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城北派出所的警察因抓不到她,就气急败坏的把她家的门都踢坏了,更可恶的是把锁头眼儿给堵上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阿城区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到小岭发资料救度众生,被非法抓捕回来后,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罗焕荣逼迫法轮功学员孟凡茹按手印,孟凡茹不按,罗焕荣就用穿着大皮鞋的脚踩在孟凡茹的手上来回碾,还不按就往孟凡茹的肋骨上踹。这种场景我们在电影中看到过纳粹这样做,谁能想到中共驯化出来的人比那还残忍不知多少倍。

贾忠、罗焕荣、郑宗耀曾是这里的所长和副所长,所有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都有他们的一分罪恶,他们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看守所张文礼、李明启等

二零零零年二月三日下午四点多钟,城北派出所把阿城区法轮功学员李鹏、妻子曹莲娣和孩子李晓薇全家叫去,问在家炼不炼功,回答说炼。一个炼字就把他们一家三口,都非法关进阿城第二看守所,当时已是晚九点多钟,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准备过年的两千元钱的年货全都烂掉。

大年三十,第二看守所警察全部出动,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而大打出手,尤其是恶警张文礼最狠,用塑料管子抽打法轮功学员,其中对张淑琴、李晓薇打的最重。妻子和李鹏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百六十八天,他们的女儿被非法关押八十天。在这期间,他们经常遭打、骂,还被恶警用铁环锁在铁窗上,一吊就是几天几夜。大年初一,法轮功学员炼功,管教李明启点燃鞭炮往每个人手里、怀里扔,别的管教就开始往身上浇水,恶警们一边谩骂一边用笤帚把打,用塑料管子抽,还不时的拳打脚踢。特别是李晓薇仅有十七岁,天天被铁环锁着,被恶徒用盆子往头上、身上倒冷水,内衣都湿透了,再打开窗户冻。有一次,副所长张文礼把小薇的脚拿起来用塑料管子猛抽,从大拇脚趾开始打,一直排到大腿根,一鞭子挨着一鞭子的抽。最后让李鹏和妻子每人交五千元钱,李晓薇交了三千元的保释金才放出来。不久张文礼遭了恶报,一次上楼梯脚踩空摔倒,导致骨折,三个多月不能上班,从那以后再也不敢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狱警杨琪、吕奇、韩某等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积极残暴,恶警杨琪、张伟、吕琪、李文举等人用白塑料管蘸凉水往法轮功学员祁金玲身上抽打,然后打开水龙头接上水管往身上哧凉水,直至所穿的衣服湿透,再打开窗户冻她,还用吊环把她吊在铁窗栏上,长达三十六小时之久。恶警经常对她拳打脚踢,有时还强迫她撅着。对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用拖布杆打、谩骂法轮功学员都是家常便饭。他们有的都不是正式警察,是协警之类的,现在都被开除了。

狱警郭老三(外号)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极其恶劣。一次三个狱警将一个被关押在看守所的犯人打死,本来他不是主谋,结果被弄成了主谋,判了十二年,真是善恶到头终有报。

原城北派出所王云飞、曲彦武

王云飞,原城北派出所的警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他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李冬梅时说你是头,你上互联网,我最少让你在里面呆三年。看到这你也许都会笑,上互联网也犯法了?如果这样中国上互联网的有多少亿人啊?那都得被抓起来吗?可见王云飞的无知。

曲彦武,原城北派出所的警察,积极参与非法骚扰、抓捕数十名法轮功学员,一次非法审问法轮功学员李冬梅,问什么李冬梅都不配合,不回答,他很气愤,骂李冬梅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不是人,李冬梅说你还警察呢,怎么骂人呢?这么没素质,他气得把询问笔录写了一篇的“无语”撕掉扔在地上,又问又写“无语”,又撕,就这样没问出什么来,李冬梅临走时还让李冬梅把他扔的笔录捡回来。

这人道德败坏,他在外面养个小老婆。一次,在路上遇到李冬梅,还跟李冬梅说你看你都出来了,你就说了呗。李冬梅觉得这人很不正常。

玉泉镇派出所所长王岳山、片警翟宇飞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黑龙江阿城市玉泉镇派出所所长王岳山、片警翟宇飞到玉泉镇副业厂法轮功学员李春孝家威胁恐吓李春孝与家人限时搬离玉泉镇,原因是他修炼法轮功。李春孝与家人一起据理力争。翟宇飞威胁李春孝说:“你要不搬走,就找黑社会把你家给砸了。”王岳山接着说:“如果再不走,就把你家的大锅扔到大街上去。”李春孝迫于无奈,只好离开家。留他妻子、儿子在那里住。可是恶人连他的家人也不放过,又多次骚扰,一家人被迫全部搬离。

这些案例只是十五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被迫害的一个缩影,法轮功学员的滴滴血泪都缘自于这些执法者在名利权欲驱使下丧尽天良后的罪恶,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些罪恶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