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限时吃饭与限时解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吃饭与排泄是人再正常不过的生理需求了。中共恶徒为了侮辱与摧残法轮功学员,专门对法轮功学员在吃饭与排泄这些正常需求上作出限时的强制要求。

限时吃饭

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有一个花园劳教所,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这里非法关押过法轮功学员。劳教所给劳教人员的伙食极差,象猪食般难吃。警察还要求法轮功学员吃饭速度快,每顿饭长则五、六分钟,短则两分钟,吃不完就饿着。所以每个人都来不及咀嚼,可谓狼吞虎咽。

花园劳教所吃饭的时间还算长一点的。我们看看天津女监的情况吧。本来监狱里的早饭和晚饭是馒头和咸菜,午饭是饭菜。四监区的监区长李红,非常阴损的把早饭和晚饭的咸菜给掐了,只有馒头就白开水,造成法轮功学员常年挨饿。现年七十二岁的刘秀春,是河北省兴隆县一中退休教师。她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关在天津女监四监区,亲身经历过这种迫害

后来四监区调来了一个叫吴春环的恶警,配合李红变本加厉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她限制吃饭时间只有两分钟。吃午饭时,包夹犯人倪亚萍手里拿着一个小闹钟,两分钟一过,立刻从刘秀春老人手里抢过饭碗,将剩下的饭菜倒进脏水桶。吃早晚饭时,也是两分钟一过,抢过馒头扔进垃圾筐,每天三次都是这样。这样长年的迫害,使刘秀春老人的头发变白了,还一把一把的掉,掉成秃顶。牙也一个一个地掉,五年中老人掉了十五颗牙。

两分钟能吃多少食物?可是在四川五马坪监狱,那里的恶徒对待法轮功学员更残酷,更让人不可理喻。

四川五马坪监狱劫持的是男性法轮功学员。恶警规定法轮功学员一日三餐吃饭只有一两米左右的饭团,而且吃饭时间限制在二十秒。另外,还有一个更侮辱人的规定,就是要求必须将饭碗放在地上,不能将碗端起来,只准法轮功学员盘腿坐地上,使劲低下头象动物吃食一般吞咽。负责看管的人从一数到二十,大约二十秒,吃多少算多少,数完数就立即停止,然后继续坐军姿折磨他们。二十秒时间里最多吃完一两米左右的饭团,吃得慢了,一两米的饭团也没有,更别奢望吃上一点下菜或咸菜;一日三餐都这样。

限时解手

限时解手,在中共的监牢中更加普遍。有些恶警还有一套限时解手的恶毒邪说。原福建省永安市铁路局幼儿园教师左秀云,二零零九年被劫持到福建女监迫害。在入监队白天不允许大便,上厕所还要等晚上睡下一个小时后才可以,而且时间限制在五分钟,时间到了就要被叫起来,不起来就会被拉起来。入监队队长恶警刘晓辉在讲评会上说,上厕所规定五分钟是为了大家好,超过五分钟会导致肛裂。

在黑龙江呼兰监狱集训队,要求解大便的时间是三分钟,手纸也只发给一张十公分见方的报纸,不管你便没便出来,到时间就得赶紧离位。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大众电脑公司法轮功学员赵玉安受到过这样的迫害。

在黑龙江牡丹江第一看守所,大、小便都有固定的时间限制,一天有限的几次小便,大便每天早上只允许一次,且每次大便时间限定在三分钟之内。后来一个姓张的狱霸和一个小名叫喜子的恶徒故意捉弄人,嫌三分钟的大便时间太长,他俩看着表限制在两分半钟,若不起来就拳打脚踢。

在黑龙江省花园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牢头班长就告诉说:室内厕所只许小便,大便要到室外厕所。并且大便给两分钟时间,小便只给一分钟,便不完憋回去。

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燕郊开发区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周再田,是一名行医四十五年的乡村医生。二零零七年四月,他在看守所遭受过多种酷刑。其中就有一种是限制大小便,大便时由一个人快速数数,从一数到一百,也就那么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到时必须离开厕所。

江苏淮海工学院化工学院工会女工委、材料化学系副主任刘丽荣博士,曾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江苏女子劳教所。在入所队,她受到残酷迫害。早上二百七、八十人必须在二十分钟内上完仅有十个坑的厕所(有两个坑,牢头狱霸专用),有时刚轮到,起来慢一点,“厕所所长”卖淫女胡春涛就把一盆冷水泼过来。这要算起来,一个人上厕所的时间也就三十多秒。

中共恶徒利用强制限时控制法轮功学员的饮食和排泄,是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和侮辱,但这也同时暴露出了中共歹徒的无耻和凶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