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4)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接上文

四、贬正排贤

宋代的丁谓,年少时就“机敏聪颖,书过目辄不忘”,棋琴书画、诗词音律,无不通晓,多才多艺。他虽然才智过人,却没有用在正路上,为了权利变得邪佞狡诈,为了向上爬和巩固权位,奉承皇帝,做事“多希合上旨,天下目为奸邪”。他鼓动皇帝大兴土木,建造了一批豪华宫殿,耗费了大量的民脂民膏,累进工、刑、兵三部尚书,宰相,显赫一时。

诗人穆修为人正直,从不趋炎附势,诗作的非常好,又很出名。他常常到京城里游玩,有人就把他作的诗,题在皇宫的墙壁上,宋真宗见到穆修的诗,非常赞赏,并且还问道:“这是谁作的诗啊?这个人诗写的这么好,朝中的大臣为什么不向我推荐他呢?”丁谓就向宋真宗说:“此人的品行比不上他的文章啊!”从此以后,皇上就不再问了。丁谓的居心,竟是如此的阴险。

丁谓不顾国家与百姓的利益,一味迎合皇帝,并给皇帝出坏主意,自然会遭到正义之士的反对。后来寇准担任宰相,丁谓担任副宰相,丁谓向寇准阿谀逢迎遭到拒绝,寇准当众指出其谄主媚君,有失大臣的本份。丁谓怀恨在心,千方百计罗织罪名极力排挤,将寇准贬为道州司马,一直贬到雷州半岛。又趁机将朝中凡是与寇准相善的大臣全部清除。故时人称寇忠丁奸,寇君子丁小人也。丁谓玩弄权术,陷害好人,贪污受贿,因作恶太多,不久被罢相,流放崖州(今海南省),抄没家产时,从他家中搜得“四方赂遗,不可胜纪”。丁谓在崖州又遇到强盗袭劫,随身所有一洗而空,不久即死去。他的四个儿子、三个弟弟全部被降黜。丁谓本人也上了《佞臣传》。

为官当以公正清廉、为百姓做好事,当作自己分内之事;若是为了求取自己官位的升迁,而使用奸巧欺骗的手段,这是心术不正。自古以来,小人得到功赏、权势,用尽奸心诡计,以为权位威势可保长久,嫉贤妒能,欺压百姓,怎知因果不爽,天理循环报不差,权势只在一时,转眼之间一朝失势,其结果害人终害己。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