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我是九八年初修炼法轮大法的,之前,我病魔缠身,满身都是“病”:神经头痛、颈椎病、气管炎、胃、肝、关节炎,还有皮肤病(奇痒),挠的身上破破烂烂、血迹斑斑,到过很多地方治疗,钱没少花,药没少吃,可是一点也没治好我这个病,苦不堪言、痛苦极了。

自从修大法后,一个星期师父就给我调理身体,不长时间,病不知不觉不翼而飞了,无病一身轻,到现在十五、六年也没吃过一粒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打压、诬陷,电视一言堂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我丈夫对邪党造谣特别相信,对我百般刁难,不让我炼,他说用什么方法锻炼身体还不行啊,非得炼这个,国家不让炼都定为邪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你为什么总要和国家对着干呢?你叫我在人面前怎么抬起头来……我说它说的都不对,法轮功是佛法、是正法、修真善忍,叫人修心向善,做好人,达到身心健康,道德回升,这还有错吗?

我无论怎么说,他就是听不進去。丈夫一贯是大男子主义,他说了算,以往一般情况下什么事都是听他的,这回在这个问题上我没听他的,他就受不了,气性大、脾气特大。后来所谓敏感日或他在外边听到说法轮功什么,回家就是一场风波,又打又骂,扬言你再炼我就打死你,你还不如黑五类份子呢。他一次又一次真的大打出手,曾打掉我的一颗牙,打的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有一次,他突然象猛虎扑食把我按倒在地,两手掐着我的脖子不松手,憋的我喘不过气来,多亏女儿拉住。即使这样,还说我把他快气死了。经常闹着离婚,当下我没答应。我说大法我要定了,家我也要。他说你要非炼这个不可,咱就得离,最后我答应同意和他离婚,可是我真的答应了,他又不离了。我说:那你今后不能干涉我,这是我的选择,我的权利。这个法这么好,千年不遇万年不遇,得到了也不是那么容易,我感到太幸运了。邪党那一套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都是蒙蔽人,编造天安门自焚,什么杀人、自杀都是邪党江一伙制造、导演出来的,造假、谎言来欺骗百姓,目地是叫人们仇恨法轮功。你可别信,别上当,那是害人的。

可我无论怎么说,丈夫就是不听。几十年党文化毒素灌的太多了,他真的是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我只要是说共产邪党一个“不”字,他就不干了,就碰他的气管子了,就得大骂一顿,然后叫你滚。

那几年,我真的确实在家呆不了,学法、炼功什么也干不安生、干扰特大。所以后来我基本上就是流离失所。七十岁的我又去住娘家或去女儿家,真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安身之处,那时我非常恨他。但不管怎么样,谁都动不了我修大法的心,我走的这条路太对、太正了。

我心里总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我的家庭环境总这样,魔难这么大?想来想去,还是丈夫受谎言欺骗太深,几十年的老党员灌的都是邪党那一套骗术。怎么办?我就多学法,法理使我明白,只有善心、慈心对待他人。我开始找自己的不足,果然找出很多不好的心:怨恨心、怕心、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心等等,我既然都找到了,就下决心把它修掉,发正念清除它,抑制它。我在想我应该善待我的丈夫,不应该恨他,他也是受害者,而且是受骗最深的,我越这样想,越觉的他可怜,我想我必须对他好,在生活中、吃喝、起居、各方面要照顾他周到,处处关心他,同时我不断的给他讲真相。又给他写了一封信,用A4纸两张写了满满四个面,我觉的真相内容基本说清了。当下还没给他。后来同修帮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经常上网下载,有时丈夫也过来看一眼,时间长了,我看他还很愿意看,这时我把我写的那封信递给他。信上首先要他别生气、别发火,要耐心的,心平气和的把这封信看完。当他看完后,没吱声,我知道他看進去了,再说叫他退党,他也不反对,也不发火了。

有时我上网,他爱看动态网,有时他过来叫我给他上网找动态网新闻,现在动态网已经成了他的一门必修之课程了。现在丈夫彻底明白真相了,好坏、善恶也分得清了。有时还给我讲那新闻,江泽民他们怎么怎么坏,真害人不浅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