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今早一觉醒来,猛然发觉长期以来自身的问题出在哪里,一种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的感觉,长期的懈怠、麻木、懒散的状态好象被通了电。虽然此前自己多多少少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但是那执着闲适轻松,贪图安逸之心让自己如陷沼泽泥潭,在修炼的路上一直徘徊不前。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爬一座山,那山陡峭直立,攀爬起来好难好难,每一次努力都得费很大劲,每一次努力都会跌落下来,到最后还是没有爬上去。

记得得法之初,我还在读初中,有一次,上学常骑的自行车被偷了,回家被父母骂了一顿,怪我粗心大意。我心里却不以为然,心想,我都得法了,不就丢了一辆自行车嘛,没事,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自以为得法了什么都能放下了,什么事都不能动了我的心了。

刚走入社会时,自己还是有一番雄心壮志,希望自己能做点常人引以为傲的成就出来。在不断的摔打磨砺和各种挫折中,感觉那颗执着常人的名利之心也渐渐放淡了。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生活中的不如意和各种挫折不顺,消磨了努力奋斗的雄心壮志;但修炼人该做的三件事情没有认真做好,在常人中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也显的消极和懈怠了。曾经在明慧网上看过一篇心得交流文章,大意是说作者在常人的工作普通,收入也不高,家里人对他经常有怨言,但是他心里想,有什么嘛,我都得了法了,该怎样就怎样嘛。长久以来,我一直也是这种情况和心态,面对父母的埋怨,我心里想,有什么嘛,我都得了法了;看到同学朋友事业有成,生活过的富足,我心想,也没啥,我都得了法了,这些常人中的成就和满足对我也没有任何吸引力了,我也不会羡慕嫉妒,也不会努力争取了。

常常做梦,梦见被人追杀,仓皇奔逃,异常辛苦。后来悟到,我是拿法当挡箭牌,隐藏了自己怕困难,怕麻烦,怕自己努力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的常人之心,是在逃避应该做好常人中的那部份,是在法中找到了自己认为的轻松悠闲和贪图安逸。

师父说:“有人觉的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的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的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的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的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的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1]

细想来,自己得法前一直有种种对人生的思考,总觉的人在世间总归有个真正的意义和目地,得法之初,豁然开朗,师父点明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好象自己在入门之初并没有带着什么追求之心。原来是大法符合了自己潜藏的贪图安逸,寻得轻松的常人心,用逃避的方式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和修炼应该过的关,还以为自己放下了人心不去追求世间的名利,甚至觉得自己修的不错。这就像一个人看破了红尘,跑到寺庙出家修行,但是并没有真正放下常人之心,裹藏了许多不易察觉的人心,到一定时期还得表现出来,到最后,虽身在佛门,却空误一生。

曾经读背了很多遍《越最后越精進》,但自己的状态一直改善不大。在正法洪势下,贪图安逸和逃避之心让自己错失了很多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机缘,做了的事做的不扎实,敷衍了事,该做的事没有用心认真思考去怎么做好。

记得曾经有一次在晚上挂横幅,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睡觉时梦到走过的麦田有一个电线杆上的“法轮大法好”五个字闪闪发光,是慈悲师父在鼓励弟子。

写出此文,意在与有相同状态的同修共勉,不要再裹足不前,不要再徘徊不定,突破障碍,做好该做的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