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心不正招邪灵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一日】我今年六十四岁,是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不久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至今无病一身轻。在十几年的反迫害正法修炼中,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魔难,从风风雨雨中走了过来。因为妻子的早逝,孩子们又都有各自的家,我经常是一个人生活。近几年,随着环境的宽松,我在各方面懈怠了。

按理说,我有大量的时间可用于修炼,可是当我一人在家学法时总感觉心神不宁,法理不入心,有时都不知道读的是什么,老想出去走走或者找人闲聊,渐渐的对下象棋和打扑克上了瘾,玩的尽兴时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时都耽误了发正念。虽然没有涉及到赌钱,但却占用了大量本该用于做三件事的宝贵时间,导致晚上参加集体学法时走神犯困、发正念倒掌,五套功法也不能保证,讲真相救人的事也做得很少,继而各种人心观念占了上风,不知不觉的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身体的老化状态越来越明显。我也知道只有多学法才能突破这种不正确状态,但始终被什么东西干扰着总是静不下心来学法。

直到正月十六那天,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早起炼动功时,左手脚突然出现不由自主的剧烈扭动,象失了控一样,头上象戴着很厚的气帽,耳朵嗡嗡响,我停下来,惊觉到是邪恶因素在干扰我,就发正念清除,过了一会儿,症状略有减轻。这时本该坐下来静心学法向内找,可是主意识不清醒的我竟然不计后果的走到街上又麻木的打起了扑克。

中午在家上厕所时手脚又一阵剧烈的扭动使我无法控制,身体险些摔倒,我心里大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慢慢的我稳住了身体,扶着墙才勉强回到屋里。我继续发正念,边发边想:反正我也得大法了旧势力你再迫害我,大不了一死,你还能把我怎么样(其实已经在承认旧势力安排)。发完正念,效果不明显,直到傍晚还是一阵阵发作。我感到邪恶因素来势凶猛,想要取我的命,我赶紧打电话叫来了小组同修,同修一看我状态,知道是被邪恶因素严重干扰,告诉我决不能承认这一切,要持续发正念清除,晚上一定要参加集体学法,并通知附近同修共同发正念帮助我。

在学法点上同修问我最近有没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我说就昨天晚上去送祖宗牌位了。同修惊讶的说:你怎么到现在还供着祖宗牌位,那些都是低灵,供这些东西会招来干扰,早该清除它了。我还辩解说过年供奉祖先是咱农村老规矩,家家都这样,觉得不算犯什么大事,是为了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我并没有执着它等等。

次日早起,持续被严重干扰的我还找到同修交代后事,说把家里有关大法的东西收拾干净都拿走,万一我怎么样了尽量给大法减少损失。同修立刻制止我这种想法,告诉我这不是真正的我,要否定它!只有师父能救我。当时我的头脑仍不清醒,没有真正认识到这是人的观念,是在承认邪恶的迫害,是违背正法理的,虽多次发正念也起不到真正清除邪恶的作用。

这种状态持续到十九日,早起穿衣服我都觉得困难,想学法手连书都拿不稳,只好听讲法,边听边找自己的心。我想到先前发出的念是为私的,只想到自己大不了一死,没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是来证实法的,怎么能让旧势力夺走肉身,给救度众生造成损失呢?明白后我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其它生命的安排都不承认也不要,虽然我有不足我会在大法中归正,谁干扰我谁犯罪。发完正念后,头脑清亮了很多,但感觉头上的气帽还在,手脚仍有些扭动。

我继续向内找找原因,猛然想到我每年都要供奉的祖宗牌位还在屋里保存着,赶快拿出来烧了它,连香炉也摔碎了。处理完这一切,头脑一下子轻松了,手脚也恢复正常了。感谢师父帮弟子化解了危险,我真是悟性太低了。

同修在一起学法时也多次交流这个问题的严肃性,而我却碍于人的情面,怕别人不理解说三道四,怕不修炼的亲人难为我,抱着侥幸心理稀里糊涂的走到现在,最终招来了魔难。

我家里没修炼的女儿曾问别的同修说:不是说修大法有师父保护、啥不好的东西都進不来吗,我怎么在家里老看到一些害怕的景象和面孔呢?现在想想不都是这些低灵烂鬼幻化来在干扰人的正信吗?这都是我心不正招来的麻烦,都是自己求来的,这么多年没走正路,如果没有师父看护,早不知发生什么事了。因为我没走正,让亲人对大法产生了怀疑,真是后悔莫及。

据我了解,目前还有一些同修家里供祖先牌位。今天写出这些,意在惊醒和我一样的同修能引以为戒,不要再人为的增加魔难。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事,用人心行事危险至极,抱着任何侥幸心理都不是修炼。信师信法是修炼人的根本。我们应主动向没修炼的亲朋好友阐明利害关系,赢得他们的支持和理解,让他们真正受益于大法,最起码从我们内心应引起高度重视并正念对待。

再次感恩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的正念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