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抉择(1)

献给纯朴善良的大连百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

篇首语


玛雅预言中
2012人类末日的恐慌过去了
人类的危机真正消除了吗?
越来越严重的
道德崩溃
环境污染
生存危机
让人们不经发出这样的叹息:
这个社会的希望在哪里啊!
哪里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呢?

有一艘方舟
就在你我的身边
这艘诺亚方舟可以带你远离危机
避开劫难

生命的希望
就在你的抉择中
……

目录
第一篇 无声的证人
一、大连尸体加工厂
二、中国器官移植的蘑菇云
第二篇 真理之光
一、佛光普照大连
二、正法洪传
第三篇 星海血泪
一、江氏密令
1、“名誉上搞臭”
2、“经济上截断”
3、“肉体上消灭”
二、“三一九”系列事件
1、男队楼内的血案
2、女队楼内的血案
三、活体摘取器官
四、逝去的英灵
第四篇 正信丰碑
一、唤醒良知
二、正义审判
第五篇 生命的抉择
一、选择良知
二、追随中共的恶果
三、抉择

第一篇 无声的证人

历史从远古走来,神州大地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更替。悠悠五千年中,历朝历代文化的精髓汇成了中土神韵。

婚丧嫁娶,这些古老的人俗风情中浸透着浓浓神传文化的道德观、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孝经•开宗明义章》中写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也就是说:人的身体来自于父母,不能损伤,否则是对父母的不孝。即使是人到寿终,也要全尸进行土葬,让死者的身体在大地中得以安息。

《周礼》中说“众生必死,死必归土”。“入土为安”的土葬方式和说法也颇多,这种传统的丧葬观念至今对中国人仍有很深的影响。每年的清明节,人们都会到死者的墓地进行祭拜,以表示对死者的奠念和尊重。

受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极少人会将身体捐赠给医院或者其它机构,绝大多数中国人也根本不愿意在死后捐献器官。中国的器官捐献率居世界之末,1亿人中仅有3人愿意在死后捐献器官。〝北京红十字会〞在2011年指称,过去20年,中国仅有37人注册为器官捐献者。

一、大连尸体加工厂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传统观念非常浓郁的国家,向全球出口的不仅仅是玩具、服装,竟然还有用中国人尸体制成的人体标本。一具完好的尸体经过塑化处理之后,可卖到上百万美元。

而在辽宁的这座城市,大连,这样的尸体工厂居然有两家。早在1999年8月,当时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就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资企业: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该公司坐落在大连高新技术园区七贤岭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占地近三万平方米,有170名中国员工,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德国人冯•哈根斯(Gunther vonHagens)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即将人的遗体扒了皮,注入塑胶做成人体标本,用于买卖和人体标本展览。哈根斯从中获利已超过上亿元。

图:德国人冯•哈根斯与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厂,此工厂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王立军事件”后,此尸体加工厂突然人去楼空。
图: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厂,此工厂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王立军事件”后,此尸体加工厂突然人去楼空。

图: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
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

2004年,大连医科大学教师隋鸿锦成立了“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坐落在大连市旅顺经济开发区广源街,从事与哈根斯一样的买卖。凭借着人体标本展览、贩卖中国人尸体,隋鸿锦从一个穷教师成为了一个拥有3家公司的亿万富商。

而这种塑化技术,要求尸体新鲜,必须在死亡48小时内抵达塑化厂,进行塑化处理。根据一份机密报告显示:从2001年11月12日到2002年1月中旬,短短的两个月,共有“160具全尸”进入哈根斯公司仓库。如此大量的新鲜尸体来自哪里呢?

隋鸿锦的鸿峰公司在国际社会调查的压力下,在官方网站上刊登了一条免责声明:声明这些中国公民的尸体来自于中国大连警方!

哈根斯也曾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之所以选在大连建厂,理由非常简单:

* 政府支持
* 政策优惠
* 优秀的劳动力
* 低廉的工资
* 充足的尸体来源

那么,大连市政府与大连警方是如何获取了这些新鲜的尸体,他们对这些人生前都做了些什么?这些无声的证人经历了怎样的遭遇?在国外的尸体展中有一具是年轻的孕妇和其腹中的胎儿,那么,哪个家属会捐赠自己的妻子和未出生孩子的尸体呢?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惊天黑幕?

哈根斯人体展上的中国母婴标本
哈根斯人体展上的中国母婴标本

二、中国器官移植的蘑菇云

就在尸体加工厂生意兴隆的2001-2007年间,还有一个巨大的谜团,令整个世界为之费解和震惊。

根据中国医疗器官移植协会的数据显示,中国在1994—1999年,大约进行了18500个大器官移植。而在2000—2005年,进行了60000个大器官移植。那么,这猛增的41500个移植器官,供体源自何处?中共官方称,器官来自死刑犯。据大赦国际的纪录,在2000-2005年之间,中国大陆死刑犯的处决数量平均每年1616人。即使死刑犯的器官都可采用,那么剩余3万多的器官供体来自哪里?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页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页

在中国,从2000年以来的六、七年间,许多大医院公开声称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是一周到四周,甚至是几天。一些医院的移植手术多台同时进行,昼夜不停。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曾在他的网页上声称,“得到匹配肝脏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周”。

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网页
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网页

第二军医大学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申请表曾经明确写着,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网站
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网站

成立于2003年,关闭于2007年9月的中国国际移植网络支援中心网站,设立在辽宁省沈阳市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研究所内,是一家面向外国人的器官中介机构。这家机构声称,“寻找匹配的肾脏捐献人可能只需要一周,最长不过一个月”。不仅如此:“如果捐献人的器官有什么问题,那么在一周内患者可以得到另一器官,并重做手术”。

美国是器官移植第一大国,拥有全国性的器官捐献者数据库和等待者数据库,以及一个高效的全国性器官移植和共享网络。约八千万人的志愿人群同意死后捐献器官。与此同时,亲属间捐献器官的数量也很大。即使这样,在美国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也是相当长的:心脏——近八个月;肝脏——两年零两个月;肾脏——三年零一个月。

中国器官移植的惊人数量和速度后面,却隐藏着一个人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绝大多数的这些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不是来源于志愿捐献,也不是来源于亲属移植,那么它们来自何方?

在滨城大连,近年来,大连友谊医院、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新华医院,还有许多军队医院都做了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来源是医院高层的机密。

大连友谊医院
大连友谊医院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大连新华医院
大连新华医院

自1999年开始,大连及辽宁乃至整个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可以大批量提供活体以供器官买卖和尸体标本使用呢?

让我们一起来回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那段历史,来探寻这些数据背后的惊天秘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