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该得的遗产 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一、否定旧势力对我继承遗产的迫害

我从黑窝回到家中,得知母亲同修与父亲,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一年内,相继去世。当时家人到监狱想让我回家一趟,但遭到恶警拒绝。我以前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父母不在了,我只能暂住在弟弟家。

父母只有我和弟弟两个子女。他们留下了一个存折、一套住房和抚恤金。怎样对待这份遗产?在自己所在的层次中,我想符合法的标准。以前明慧文章多次提到,在生活困境中的大法弟子主动放弃继承遗产是在走极端。放弃遗产继承,表面上看是在看淡对财与物的舍弃,可是现在是在正法修炼时期,大法弟子如果因为生活拮据而影响了救度众生,造成的损失是永远都无法弥补的。同时也将继承遗产的亲人推向了旧势力的一边。作为生活困境中的大法修炼者,不该得的我们绝对不要,可是该得的就没有理由主动放弃,这也是在圆容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理。

我咨询了一下,按照法律规定,子女都有继承父母遗产的权利,而弟弟、弟媳只想给我一半的存款,不愿提房子的事。前些年,我因坚定修炼,被迫害开除了公职,现在走出黑窝,我已是一无所有。弟弟还责怪我,说父母去世与我有关,他们是牵挂我,又受惊吓离世的,还说我没尽到孝心等等。我给他解释,说我只因炼法轮功受到这样的迫害,咱们的遭遇是中共恶党造成的。

我还有一个人心,就是觉得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他们应该理解、同情我,应该把遗产分给我一半。带着这样的人心给弟弟解释,他当然责怪我了。我没有守住心性,就与他们争吵,结果是不欢而散。我带着对弟弟一家的不满、怨恨离开了弟弟家。

在同修帮我租的房子中住下来后,我开始静心学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对钱财的执著,对情的执著,对弟媳的仇恨,对弟弟的埋怨,以及看不起别人,心理不平衡和求安逸的心等等。找到后,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心,同时清除干扰我继承遗产的邪恶。

后来,有同修建议我找亲戚协调一下,可是到了亲戚家,他们对法轮功不理解,说什么炼法轮功怎么还死人,你怎么还与弟弟争夺财产等等。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使人道德提升,没有说炼了以后就上保险了。再说,我与弟弟的遗产纠纷,我也不是无理取闹,按法律规定,存款、住房、抚恤金我都有权继承。

回来后,我向内找自己,发现我有依赖亲戚的心,想通过亲戚给弟弟、弟媳做工作,解决遗产分配的问题。找到这颗依赖常人的心后,我就发正念清除它。

隔了几天,弟弟过来了,我告诉他,抚恤金我不要了,其它的我们均分就可以了。可是他却说:咱妈那时都说房子要给他。我对他的所作所为很生气,也很伤心,告诉他: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弟弟走后,我向内找,发现自己的伤心就是情在起作用,那个生气的心也不是我。同时我也明显的感到他们背后有邪恶的因素在控制他们。

找到同修交流,希望同修帮我否定旧势力在继承财产上对我的迫害,帮我发正念。可是有的同修却认为这是在和常人争。

回到住所,我真的是心灰意冷,感到身心疲惫。想想自己的处境,没有人愿意帮我,依赖亲戚依赖不上;指望同修,同修也不帮我发正念。怎么办呢?我想起了师尊,只有依靠师尊了。这时师尊的话打到了我的脑子里:“修炼人的正念应该起主导作用”[1]。

师尊这一句话就点醒了我。是啊,我的正念呢?正是这些依赖心、怨恨心和亲情阻碍了我。我坐下来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彻底解体另外空间利用家人对我继承遗产進行迫害的一切邪恶。同时与家人明白的一面沟通:你们是大法弟子的家人,在遗产继承上迫害大法弟子就是犯罪,是要偿还罪业的,应该善待大法弟子。发了正念后,我感到身心轻松了许多。

第二天,弟弟拿着房产证过来了,他说,你现在处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不能落井下石,决定把存折和房子各分给你一半。这时我的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那是对师尊的感激。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继承财产的迫害,帮助弟子度过了难关。

二、否定“病业”迫害

还有几天要过年了,望着空荡荡的房子,心里不是滋味。以前与父母在一起,虽不热闹,但心里很踏实。可现在父母不在世了,今后人生路上所遇到的一切,都得我独自面对了,有一种孤单寂寞、无助的感觉。

腊月二十七早上起床,发现腿脚疼痛,不能着地,只能靠脚后跟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我向内找,找到了对去世父母的依恋之情,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就学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同时求师父加持,我一定得能走路。

到第二天早上,我又能走路了,我在师尊像前合十,感谢师尊。除夕,我把洗净的水果,煮熟的饺子盛到盘子里,端到师尊像前,给师尊上香,恭恭敬敬的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和无微不至的呵护。我就感觉师尊在我身边看着我呢,我与师尊一起过年,不再感到孤单了。

三、去掉埋怨别人的心

有的事情,自己能解决;可有的事情,遇到了却不知该怎么办,也找不到人商量。我从心里开始埋怨了:埋怨家人,也不知关心我,来看看我;埋怨同修,我遭受磨难,起码也帮我发发正念吧,我一个人多不容易啊,遇到问题都找不到人商量,也不来帮我。这样埋怨下去,把自己气的直掉泪,感觉自己好苦啊!

我有一个习惯,一遇到自己过不去的难时,我就学法。这时我拿来抄有师父各地讲法的小本子,准备背法,随手一翻,师父的一段法映入眼帘:“你们所以认为对你没有好处是你还放不下人造成的,你觉的对你不公,你觉的他不应该这样对待你,应该更好的对待你。可是站在炼功人的角度上,大家都那么对你好,你怎么修啊?你的心怎么暴露出来呀?你怎么提高啊?你怎么消业啊?不是这个问题吗?所以你碰到的所有这些魔难,你不要抱着抵触的心,你一定要正确对待。”[2]师父这不是说我的吗?总想让别人关心我,对我好。心里顿时觉的亮堂了许多,师尊就在我身边,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在写这篇交流稿前,我给师尊上香,请求师尊安排一个能帮我的同修到我身边吧。我坐在床边,那个心里又不平衡了,看明慧交流文章,其它地区,同修配合协调的多好啊,都是无私、自觉主动的帮助磨难中的同修,而我这儿,还要求着别人来帮助,有的还漠不关心,没有无私主动帮助处在磨难中的我,差距多大呀。一边埋怨,一边翻开小本,一眼就看到师尊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一段讲法:“最难的你们已经走过去了,剩下的没有那么难了,只是把它做的更好点。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觉的很无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希望大家真的能够配合好,正念足,遇到事情向内找,就象刚刚進入修炼那样的热情一样。不要像常人,几分钟的热血过去了、就完事了。”我真切的体会到师尊就在我身边,鼓励着我,点化着我向内找。

写这篇交流稿的过程中,我不断的抹着眼泪,感受到师尊的佛恩浩荡,感觉师尊时时刻刻在看护着弟子、点悟着弟子,帮弟子度过了一个个难关,这样的事情,就是几天几夜也写不完啊。弟子也唯有精進实修,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