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行株连之恶 肇残民之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左右,山东胜利油田仙河镇老年法轮功学员潘云兰、商玉君,去市场买菜。在回家的路上,因给便衣发放破网软件,遭到仙河镇新城派出所恶警抢劫绑架。她们被抓时,幸得发现及时,家人抓紧去要人,第二天,二人都得以回到家中。

虽然她们回家了,但恶人并没有罢休,采用株连的方式,迫害潘云兰和她的儿子、女儿等亲人,不让儿女们上班,每人一个月仅发五百元钱的生活费,让他们都呆在家里看守着老太太,并且,每天都让潘云兰、商玉君二位老人去仙河镇新城派出所“报到”。给二位老人从精神上、生活上都带来了很大伤害。

株连是古代社会一种非常严苛的刑罚制度,多见于暴政王朝的法律中,以现代法制精神看,株连是不文明,也是不人道的,所以,在西方民主国家中,早就把这种恶法制度淘汰了,特别是在现代文明社会中,株连因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犯罪行为而受到人类的排斥抵制,但是中共恶党却一直大行其道。

特别是在清洗“阶级敌人”的惨烈运动中,大兴株连政策,有运动必株连,以株连催运动,每运动必祸国,每株连必殃民,荼毒生灵,残民以惩。数番运动下来,中共清洗了所谓的阶级敌人,练就了暴政杀人的机制,株连随即成了内定的邪恶国策。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便迫不及待的拿出株连政策,游离于法律之外,扣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施于这场灭绝性运动中,从中央到地方,从城镇到乡村,人人必须表态过关,一级级的被株连,一级级的被要求“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系统的精密的分解株连到受害者本人工作生活、单位、学校、家庭、邻居、同学、亲朋好友,造成了人人受牵连、全民被株连的恐怖局面。

如: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地方政府要受处分;哪里有传单标语,所在地区“综治”成绩一票否决;不配合六一零调遣工作的单位,负责人要写检讨;不积极推行中共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单位,劝其负责人停职学习;坚持学炼法轮功的党团干部、公务员,直接双开;仍然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其家庭成员要被取消上学、提干、晋级、当兵、医疗、养老、办低保等权利等等。

黑龙江呼玛县韩家园法轮功学员李雅茹的丈夫在升职局长时,上级以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为由,取消了他升职资格。后在李雅茹被非法庭审时,李雅茹工作单位呼玛县韩家园教委刘书记和李雅茹的丈夫,因为在开庭时,证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牵连被停职,后其丈夫在压力面前,也被迫与她离婚。

大庆杜蒙县五小教师何丽霞,先后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又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何丽霞从医院走脱,邪党恶徒们就株连她的八位亲人,当时她哥哥、弟弟、姐姐、表哥、表妹、两个表姐、一个表姐夫都受牵连,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多日,最长的是她二弟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他们被逼迫写材料承认所谓“错误”,受到单位处分,并且几年工资都不给涨。当时妹妹何丽华(法轮功学员)也因此被非法劳教一年。

山东龙口南山孟祥亮酒楼打工的法轮功学员郑全花,因发真相资料遭诬告,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南山集团保卫处长隋信英,带人闯到孟祥亮酒楼欲实施绑架,但郑全花走脱,恶徒便株连到老板孟祥亮,在恶徒宋作文的指使下,隋信英以所谓窝藏罪名,非法审问、恐吓孟祥亮,并封查酒楼,将他赶出南山。

由于中共的株连政策建立在暴政谎言和利诱之上的,而且是被当作一项国策推出运行的,给被株连者造成重大压力和心理恐怖,亲人反目,夫妻离散,单位倒戈,朋友诬告的悲剧时常上演发生。

天津红桥区李玉刚原就职于天津市国家安全局二十五处,是一级警督,主任科员。他在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晚被其单位劫持并非法拘禁两个多月。这期间天津市国家安全局二十五处一直逼迫李玉刚辞职。李玉刚在妻子薄杰被红桥分局非法关押、本人也被非法拘禁的双重压力下无奈辞职。李玉刚和妻子薄杰、姐姐李彦霞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月分别被绑架,后遭非法庭审、判刑。

高振全是山东沂水县沂新中学的教师。因到北京上访,被沂水县城南派出所申文峰(副所长)劫回,非法关押在沂水县看守所三十天后回家。后被沂新中学校长党宝修和副校长刘善飞,非法软禁在学校洗脑迫害数月,党宝修特意买了一根橡皮棍,把高振全的两大腿内侧、屁股打的黑紫肿胀。党宝修在毒打高振全时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叫你上北京,我叫你毁我的前程,你要不上北京,我就能晋升副县长,这下都叫你给毁了。” 工资也被党宝修等人任意挥霍(恶徒党宝修后因贪贿等被判刑遭报)。

蒙阴县棉纺厂职工吕霞,多次被蒙阴县“六一零”头目类延成、房思敏、焦玉香、李健等劫持到罪恶的洗脑班,遭受毒打、谩骂、酷刑折磨、经济勒索、非法劳教,常被毒打的浑身是伤,满头满脸的是血,头发散乱,几近奄奄一息,家人也受到威胁恐吓。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吕霞等七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泰安几十名公安恶警野蛮绑架,遭受了酷刑摧残和药物迫害,后被枉判八年投进了济南女子监狱,就在她最需要亲人关爱的时候,她的丈夫却慑于中共的淫威怕受到牵连提出离婚,另娶女人,女儿强判给了男方,导致她家庭离散,真是雪上加霜,难上加苦,而那时,她才是个年轻的母亲。

贾旭日是沂南四中教师,迷信惧怕中共邪恶政权,县“六一零”无理扣发了其母亲的退休金,贾旭日不但不怨恨实施迫害的坏人,反而认贼作父助纣为虐,设计陷害亲生母亲黄君芳,配合县“六一零”恶徒强行将黄君芳投进罪恶的临沂洗脑班,直到把黄君芳迫害的精神失常。事后,贾旭日和其姐竟还请了县“六一零”恶徒喝酒吃饭,以感谢解冻其母亲的退休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贾旭日暴病而死。

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教务主任、高级教师陆红枫,二零零零年三月“两会”期间,陆红枫在上书人大呼吁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公开信上签字,被市教育局停职,撤销了其副校长职务。陆的丈夫秦玉焕是灵武市一建公司党支部书记,为了自身政治前途不受影响,竟配合恶党“转化”迫害自己的妻子,将陆红枫打出了家门,伙同灵武精神病院住院部主任董芸、护士陶志军等人,将妻子强行绑架到灵武精神病院,进行了长达五十多天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每天给她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回家后,泯灭了人性良知的秦玉焕,继续对她用药物、精神和肉体折磨,致使陆红枫生命衰竭,于二零零零年九月六日离开人世。

中共每每使用株连的目的,无非就是挑起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不择手段搞乱时局,从而借刀杀人,挟民犯罪,达到群体灭绝。可悲的是,在一次次的整人运动中,那些本来可以惩恶扬善的政法警察充当了中共害人的工具,对养育他们的人民犯下大罪;那些自诩对社会有强烈责任感的知识份子,不敢言其声而没有了勇气。于是,邪恶代替了善良,谎言占有了真诚,懦弱击垮了勇敢,中华民族正义、果敢、善良的精神不复存在,炎黄子孙赖以生存的传统道德被西来党文化破坏,这使得中共更加骄横跋扈,不可一世。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突然发动迫害法轮功,它自以为凭举国之力加上屡试皆爽的株连等政策,必定在短期内达到其邪恶目的,但中共低估了传统道德和正法信仰的超然力量,十五年的正邪较量下来,中共溃败涂地:官场权斗激烈上演,官员逃窜自找后路,经济泡沫裂变泛起,中华大地道德不存,法律溃为真空,群体事件此起彼伏,国际社会阵阵斥责,红潮政权摇摇欲坠。这给中华民族彻底解体中共,重塑民族精神带来了契机和希望。

但在巨变前夕,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应该反思反省这段中共强加的荒谬屈辱的历史及中共给中华民族与人类带来的巨大创伤和苦果,归正被中共撕碎的纯正思维和正统理念,摒弃仇恨麻木,凝聚良知善念,重塑民族精神,而要完成这一心灵回归,就必须先从了解真相做起。

那么,从哪里获得真相?要想当一个真正的中华儿女,就要诚心拜读《九评共产党》,退出中共邪恶组织,要想有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和行为,就要打开《解体党文化》,清洗身心被中共灌输的迷药,从新回到人类正常的社会工作生活中,要想走向美好的未来,就要真心了解真实的法轮功,感受创世主的慈悲救度。只有明白了这些真相,才能稳健的走向没有共产恶党的新纪元,只有了解了这些真相,才能稳妥的为中华民族找回阳光、尊严、新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