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来了一行人,这笔买卖做不做?”

看中共警察“占山为寇”的现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们听评书、看小说中,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土匪喽啰问山上的寨主:“山下来了一行人,这笔买卖做不做?”土匪头子一般会问:“看他们象不象有钱的?”

钱,是劫匪是否出手的“信号弹”,因为既然占山当土匪就是为了钱嘛,这是土匪最大的一个特点。而现今也有一帮土匪,他们规模之大、抢劫之凶恶、表演功底之深厚,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帮人早已是大陆老百姓家喻户晓的了,所以,就有了一个俗语“过去土匪在深山,现今土匪在公安”!

公安局长:“公安不能赔”

几年前,我的一位商人朋友对本地公安局副局长呼吁解决“碰瓷”团伙(假装被汽车撞,然后讹诈司机),这位局长对朋友私下表示,这些“碰瓷”大多是吸毒人员,没什么钱,抓了他们,公安就不得不给他们戒毒,这个钱得公安给花;另外,他们都是亡命徒,很多人吃玻璃给公安找点麻烦,我们公安还得给他们抢救,这样的话,公安就更赔了,管这伙人太“麻烦”,所以,类似这样的事情,我们公安都不愿管。

这位“诚实”的公安局负责人,确实道出了中共警察的“执法”标准,即“执行公务 = 一笔买卖”“这笔买卖做不做?要看有没有钱可赚。”

派出所所长:派出所所长这个工作真不是人干的

最近,一位派出所所长很气愤地说:派出所抓人送到看守所,派出所需要向看守所交钱,派出所为了自己不赔本(最低标准是不赔本,一般都想再多赚点),必须得从被抓的人那里弄到钱,这样的话,警察抓人的标准首先就得看对方有没有钱、能不能诈出钱来,否则,警察就不愿意管,比如对于小偷小摸,警察就不愿意管,因为很多小偷没有多少钱,送到看守所的话,就得派出所自己交钱。

他说:“派出所所长这个工作真不是人干的,只有敲诈勒索才能生存(上级不给经费),我不想干为非作歹的土匪事,就只好找辖区的大商企要钱,算是保护费。”

收取黑社会的保护费,这还是一位“有一点底线”的派出所所长的做法,更多的派出所如何做就更可想而知了。

民警:“哥儿们,我这里弄到好几个优盘,你要不要?”

几年前,本地派出所恶警闯入辖区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里,抢劫了电脑和打印机、优盘等许多物品,一恶警看到打印纸,露出非常贪婪的眼神,对法轮功学员说“啊呀,太好了,你怎么不多买点啊,我们太缺打印纸了。”一边说着,一边把家里的小件物品往自己口袋里装(“变成”他个人的东西了),到派出所后,在法轮功学员不远处,警察给朋友打电话:“哥儿们,我这里弄到好几个优盘,你要不要?”

在受害者面前私分财产,稍有头脑的人都会疑问:“怎么这么大胆子?”但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们已经“抢惯了”,不需要藏着掖着,因为上级一直让他们“自谋生路”,所以,在他们的概念里似乎是“上下一条心”,因为这是有中共的制度、政策作为“支撑”的。

中共警察对百姓的抢劫中,对法轮功群体的掠夺是最为典型的。在法轮功团体的网站(明慧网)上,我们搜索“抄走”、“抄家”、抢劫”、“抄了”、“抢走”等关键字,会得到十数万个结果。

由于国保等部门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和民主人士的,能压榨的群众范围很单一,所以,这个山头的“经营”,只有靠剥夺法轮功学员家庭财产为主要财源,再加上中共对法轮功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一些不法之徒疯狂敛财,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抢劫物品包括了从房屋、生产、日常生活、学习、交通工具等方方面面,从大小来说,大到果园、汽车,小到圆珠笔;从价值来说,从巨额现金、金银首饰到火柴,多大的金额都敢抢,再不起眼的物品都可以放入自己的口袋,就连几个鸡蛋都要拿走:“2009年7月20日,甘肃甘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闯到善良妇女张小明家被邪党人员抢劫,恶警从张小明身上抢去一百一十元钱,连家中的数个鸡蛋也抢走了。”

对于中共警察来说,哪管你是活命的粮食,还是什么学费、养老钱,哪管你是借来的钱还是什么婚礼礼金钱,谁管你家人好话说尽、苦苦哀求。

前不久,本地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派出所从家里抢劫了一批个人财物,后来一位有良心的警察从该派出所调走了。一天,途中遇到了这位法轮功学员家属,警察问家属:“被抢走的东西,给你了吗?一定要回来,他们太贪了……象整治(迫害)法轮功的国保,连汽车油钱都没有了,你必须追着他们要才能要回来。”

过去,土匪有“道亦有道”的“道上规矩”,但中共警察在中共的灌输下,可谓是丧尽天良!

中共警察内部的“经营链条”

在中共公安内部的赤裸裸交易也非常令人瞠目:

十数年前,一位派出所所长曾说,外地公安抓到我们本地人的话,我们要去领人,就得给外地公安钱,具体价格一般按照当时“通行”的规则。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许多法轮功学员以为中共高层不知道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是误会了法轮功才会镇压的,所以成千万计的学员去北京上访,其实,江泽民只是为了一己之私的妒嫉,做出的个人决定,所以,江泽民对上访非常害怕,给各地政府施压,而各地政府为了掩盖上访人数,就给北京警察“疏通费”,让北京警察把本地的上访人数“降”下来,所以,政府内部人士感慨说,北京警察就此一项就发了大财了。

中共劳教所为了“鼓励”派出所提供无偿劳动力,劳教一个法轮功公民,劳教所就给派出所八百元钱,各地价格不一,随行就市。

劳教所和地方公司签订了生产合同后,如果被劳教的人员少了,影响生产进度,劳教所就会直接打电话给各地的国保大队,让他们去绑架法轮功学员。一位在北京顺义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记录了这样一段经历——

二零零九年三月,该学员在北京被非法批劳教二年,然后她被北京调遣处以二千元的价格卖给了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她被强制给清洁巾和尿布打包装,每日干活至少十小时,每月有一半以上时间每日干活十三小时以上,有时甚至从早六点干到半夜十二点以后(吃饭时间除外)。一次,又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入劳教所,狱警们毫不掩饰地说:“又来二十多万(元)。”就是说,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可以为他们赚取二十多万元的利润。

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女孩被抓进劳教所,劳教所的负责人用手掐了掐她的小腿和膀子,觉得有肉,就说:“行,能干活,留下吧!”为了不要本钱的奴工,很多不符合接收条件的人都收,脑萎缩的收,精神不正常的收,有严重高血压的收,有严重传染病的也收。曾经有一个坐轮椅的上访人,在被劳教时,亲眼看到当地警察给了劳教所里厚厚的一沓百元大钞,劳教所就把她这个伤残人留下了。

“现代土匪”,深谙形象工程

现代土匪,比过去山匪高明的是,现代土匪懂得一套企业营销的“形象工程的运作”。

商界人士都知道,现代营销离不开“塑造企业形象”这一环节,企业形象一旦损毁,赚钱的路就等于堵死了,中共的“红十字协会”就是一个实例教材,里面的贪腐黑幕被曝光后,捐款数量急剧萎缩。

与此类似的是,中共公安也要维护一个表面形象,例如110功能,所谓“24小时开通电话”、“抓有影响的案件”等做法,拿老百姓纳税的钱,才有的可说,才能迷惑一些老百姓。所以,现实中,也确实有不明真相的人说:“他们警察虽然坏,也干了一点事情啊。”

如果你再细想一下就知道,“红十字协会”贪腐一分钱也是罪恶,不能因为“红十字协会”把部份捐款用在了灾民手里,就夸赞“红十字协会”:“给人民做了大好事,只贪污、抢占了一半,干点坏事也可以理解。”

中共警察的“土匪营销”也是这个道理,他们所谓的形象工程,只不过是为了中共继续盘剥老百姓,为了中共的法西斯暴政的长治久安。

为什么会“没经费”?

贪欲膨胀

有人会疑问中共警察的经费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单就中共迫害法轮功群众来说,当初打压法轮功的时候,耗费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财力,如今维稳系统(镇压民众)的经费又超过军费,下面的警察系统怎么会没有钱呢?

其实,这个问题也很简单,一级一级地贪,到了下面底层的警察,就只有到外面抢食、撕咬老百姓的份儿了;而且,一味用经济刺激、激励警察的方式镇压百姓,让中共警察变的失去良知善念,也就越来越贪婪,欲壑难填啊。

迫害难以为继

另外,迫害法轮功的费用已经让政府口吐鲜血、许多政府内部人士怨声载道,主导迫害的江氏集团也受到多种制约,“投资迫害”成为了偷偷摸摸的事情。

谁是赢家?

许多人会以为警察或派出所头头是这场抢劫大案的赢家,真的如此吗?

派出所所长为了自己捞钱和为了派出所运营,去打家劫舍,虽然大家都这样干,可一旦有仇人告发或政敌揭短,权斗中失败的一方就会被杀来“祭旗”,你就成了“公安队伍中的腐败份子”,所以,别看许多警察抢劫起来似乎“理直气壮”,内心却非常紧张,做贼心虚。看到别人“被双规”、“被起诉”,自己庆幸没成为“倒霉蛋”。

从目前的“打老虎苍蝇”的社会背景下,参与迫害民众尤其是法轮功团体的政法系统官员,纷纷倒台,数量惊人。这正应了中国人的老话:善恶到头终有报。

有学者曾言:中共的历次运动破坏传统道德之后,司法是社会的最后一道屏障,司法腐败就是社会彻底崩溃的最后谢幕!而今,中共的司法不仅仅是“腐败”一词所能涵盖的了,可谓是天怒人怨、必遭天惩!

匪警占山为寇,靠的是中共这座“山”,即中共的流氓体制,但这座看似庞大的山梁却已经是千疮百孔、随时有雪崩之险!目前退出中共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七千多万,就是一个例证。

作为悍匪群体中的一员,每位警察本也是中华儿女,只是为了生存,误入其中,希望中共警察们赶紧撤离险境——退出中共、保住自己的灵魂不被魔鬼吞噬、不助纣为虐、不残害百姓,才是保全您美好未来的万全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