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老伴的过程中遇事正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这段时间,师父不断点悟我,打坐中,看到一大片高粱地,高粱都成熟了,红红的穗沉甸甸的。我悟到:大法弟子都成熟了,师尊希望我尽快的成熟起来。对照大法衡量,总觉得还有一件自己应该承担的使命没有完成。

因老伴做电视插播被邪党非法判了重刑,已在黑窝被非法关押了十年之久,该营救他了,但我一直有畏难情绪,一是离家太远了,四千来里地,二是那个黑窝很邪,但营救又迫在眉睫。那些天我就多学法,希望增强自己的正念,用法指导营救过程的每一步吧。

二零一三年八月四日,我来到这座高温城市,天气又闷又热,每天都是三十六至三十八度左右,我一進入这座城市就感到透不过气来,汗珠象豆粒一样滚下来,擦不及时,眼睛都被淹的睁不开。我租了一间小房,每月四百元,原想在这里有个落脚之处,多住几日,让家乡的同修也过来,还可和当地同修联系配合。

因为这里和家乡的温差太大,比家乡高出十几度,虽然租了二楼却没有空调,只有一个风扇,吹的都是热风,每天外出必须提一个大水瓶子,我就想师父的讲法:“常人正因为有了这个身体,出现一个问题:冷了不行,热了不行,渴了不行,饿了不行,累了也不行,还有生老病死,反正你没有舒服的。”[1]可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哪!这一念,有时真感到一阵凉风吹来,好舒服啊!心一动马上又進入闷热之中了,我想不能保持平稳的心态可能与修炼的境界、层次有关吧,多么希望自己快点修去人的观念神起来啊!

八月五日,发完正念后,我来到这座监狱的收发室,要求门卫给找监狱长或监区长,开始门卫死活不给找,怎么说都不行,太求他们吧,好像我们大法弟子比他们矮似的,我也知道表面上是求得他的帮助,实质是在让他们摆放位置,让他们得救,我的出发点是想救他们,可这里邪恶因素太多,间隔着,我只好回到住处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怨恨心,修掉!看众生都可怜,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吧。

八月六日周二,我又来到监狱门卫,他们还是不给联系,急心又冒出来了,我对门卫说:你们不给联系,明天我扛大牌子来,门卫才告诉我哪位是接见室管这个事的,一听我的火气又来了,“天气这么热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了,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了,我是来救人的,还怕热吗?吃苦不是好事吗?没有慈悲怎么救人呢?这样一想,怨气马上没了。

我见到接见室的负责人是个女的,她给我一联系,对方马上说不行,不让见,我又动心了,火直上冒,压下去,又上来,只好回到住处调整,学法,向内找。师尊给我安排的都是让我走向成熟之路,为什么这么不顺畅?我问自己,我的言行是师父的选择吗?每一念是正的,是师父要的吗?发现自己的基点摆的不正,由于情和后天的观念及自我的心放不下,表现出来就是忙于做事,没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也没有实修自己,所以做的事不顺畅,由于没有正念,智慧发挥不出来,虽然不断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守不住心性 ,所以被旧势力死死的阻挡着,既不让见老伴同修,监区长也不接待,劝善信又送不上去。

师尊看的很清楚,及时点悟我,脑中突然出现了“你中有他(她),他(她)中有你”这句话。我悟到是师尊给我安排了帮我的人了,他(她)是谁?我迷惑不解,只有仔细观察。坚定自己的正念,我一定要找到,一定能找到。这是师父要的。

晚上六点发正念时,看到西南方向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上柱天下柱地,奔我住处而来,到了窗前迅速的变成了龙卷风,飞沙走石的進了我的屋,我的汗毛全立起来了,像针扎的一样,既痛又痒,难受无比求喊师父救我。我不断的发正念,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大约二~三分钟才停止,满床满身都是沙粒,简直和《西游记》中说的妖精来了一样,当时我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这个邪恶真是奔我来的,奔我这件事来的。赶快向内找,发现自觉不自觉的怨和恨还伴随着。

第二天起床,右侧肋骨疼痛肿胀,满身出小红点,感到受了伤一样,头抬不起来,腿抬不起来,饭也不想吃,好像一种物质困扰着我。我不断的求师尊加持,内心说我是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我是来救人的,任何强加的迫害我都坚决不承认,接下来长时间发正念,然后学法不到一天,再向内找,还是心急,一急智慧就体现不出来,表现不理性,那个怨恨心不就是恶者吗?不去慈悲众生,这个漏还小吗?及时归正吧,修炼太严肃了,差一点都不行,本来我想走到哪儿,救人救到哪儿,可是总不能如愿,我知道另外空间干扰很大,这个邪恶黑窝邪恶因素较多,每次到那里,都感到压抑。我想要走好师尊给安排的路,必须踏踏实实的在法上归正,从内心改变自己,修出大慈悲心来熔化邪恶吧。

八月七日周三,我又来到了接见室,那个女士说:不是不让见吗,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不让我见,绝不回去,再不让我见,我就扛大牌子来。那个女士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想回旋一下再回答,没想到她马上又大声问:我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也自然大声回答:是,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认真的看了看我,没等我说什么她又给我联系。她说:这么大岁数怎么不让见呢?你们得让见哪。我站起来收拾兜,她赶忙说:您别走,他们可能让你见。我说:谢谢!

我深有感触的知道另外空间就是正邪大战,但是只要我们正,师父法身、正神正的因素都起作用。大约十分钟,就让我和老伴见面了。

他的状态还好,他说现在和他在一起的已有三个老年同修,都七十多岁,是转化后刚刚走回来的,给他们减的刑期都不要了,继续修炼。因为警察监听,我只能告诉他对谁都善良,我们没有敌人,不和任何人发生冲突,一声响,时间到了,警察先放了电话,我急忙告诉他:你得出来呀,你写报告要求释放。他说没用,我说没用你也写,你得出来。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警察来了,我们只好分手。

我们分别以后,我感慨很多,在十多年中,见不到法,几乎在迷中,他能够坚定的坚持到现在,无论什么样的高压都能正念突破,是他对师对法的坚定坚信。是他的佛性才能使他修到现在,修炼快结束了,监狱还有许多同修,真的需要同修共同努力配合好,全面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把同修从魔窟中营救出来。其实这过程中,也是修自己的过程。

晚上炼功时,师尊给我演化一个场景,看得十分真切,看到老伴抱着一个金丝小狗来到了洞口,洞深深的,里边黑黑的看不清,他已经来到了洞口,阳光射進去了,已经照到他了,那个洞有上来的阶梯,一磴一磴的,他抱着那个可爱的金丝狗,准备往上上了,我看得清清楚楚。

师父点悟我什么呢?一定告诉我们快点营救。

八月八日,我又来到接见室,那个女士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我还想找区长谈谈,她又给我接通了电话,这个区长根本不想见我,我说给你带的信怎么办?他告诉我给接待室那个女士吧,她是负责人,人很好。又暗示我点什么,我都领会了。那个女士马上把信传过去了。

还有监狱长的信哪?他叫什么,姓什么,全都不知道,问谁也不告诉,要想得点信息,还真不容易,但我不放弃!去了一家小店买瓶水,我问监狱长叫什么名字,营业员告诉我狱长姓齐,是新调来的,名字不知道。我又返回监狱门口,两个司机是给监狱拉货的,我问监狱长叫齐什么?告诉我叫齐学光,刚调来。

我又来到接见室,那个女士问我: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我想和监狱长谈谈。她说狱长刚调来,不接见。我说我想和监区长谈谈,这个女士马上给我接通了。在这过程中,我也在找师父给我安排的人!监区长马上说真的没时间。但他说我给他的信全看了,都相信。

还有两封给监狱管理局的信呢,一封是给刘吉林的,那个女士马上告诉我,刘吉林是我们政委,局长新调来的,姓王,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并告诉我去监狱管理局的路线。

我领悟了,师尊给我安排的人找到了,我真的找到了,那么多帮我的人,不都是师父安排的吗?!真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尊叫弟子成熟起来,费了多少心血,铺好了上天的路。只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悟啊 ,大法弟子是整体,哪里都有同修的配合,只是形式不同,方式不同而已。

十一日,我来到监狱管理局,这两个门卫还是被操控着说谎,硬说刘吉林和王局长不在局里,在司法厅上班,这回我不怨他们,局长不在局上班,怎么可能呢?我又问这是历山路吗?这两个门卫瞪着眼睛说谎,说是文化路,监狱管理局的邻居门牌是历山路165号,监狱管理局一定是历山路163号,他们不挂牌子,还撒着谎,真的又有点动心。

我到司法厅,这两个门卫很好,急忙给我联系,监狱管理局电话和刘吉林办公室的电话,可我打电话没人接,中午了只好回住处。

看来完成救人的使命真的很难,每一步都很关键,虽然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如磐石,但有时被自我意识、人的观念主导,分不清哪是师父给安排的路了,也知道遇到任何麻烦干扰,魔难都是提高的机会,可是人心一起,忘了自己是修炼人,慈悲之心也就体现不出来了,错过了一些救人的机会。对那两个撒谎的人总感到他们没救了。

十一日夜十二点发正念时,邪恶又开始干扰了,外面电闪雷鸣,见一道光从窗户進来,闪电雷鸣在我头顶“轰轰”响,我闭着眼睛,发着正念,一个巨雷在我头顶劈下来,百会穴被炸开了出现了一个象漏斗似的三角形黄色光区,很亮很亮,我感觉好像五雷轰顶一样,我求师父救我,几秒钟过去了,百会穴往出冒凉气,我悟到可能有魔的干扰,师父帮了我,又给我开了顶,消去了业力。感恩师尊又替弟子承受了。弟子合十。眼泪流下来了。

这里的温度日渐上增,到了三十九点九度,其实何止。只好把监狱管理局的信快递投出,第一轮的工作基本做完,下一步还需要一段时间,我只好返回。

使命完成的不好,但收获很大,我学会了看路,每一步能去想师父怎么安排的,师父要什么,师父选择什么,绝不是自己准备的多完备,通过实践去了一个一直左右我几十年的后天观念,“水不来,先叠坝。”这个观念对人来说,它不是错,可是对修炼人来讲是绝对的错。师父讲过这样的法:“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2]

短短的一段路,我明白了不在法上想问题真的是在愚见中划框,教训太大了,做什么事都不能忘了救度众生和修自己,通过此事我更加坚定,百分之百信师信法,金刚不动,我领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是在所有的事情上都按师父要求做,才是真正的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同时对“悟”我又有了進一步理解和实践。神为什么能搬山?是因为他没有人心,神为什么是全能的,因为他没有人的东西,对照自己神不起来的原因,就是人心障碍着,赶快修去人心,悟上来,修出来!不辜负师尊慈悲救度!

下一步营救,我想广泛往监狱写劝善信要人。先和老伴的同事、学生讲真相,让他们摆放好位置,家人也去要人,狱方不放人,我们就要人不停止,和同修形成强大整体,配合好,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解体黑窝,把魔难中的同修都营救出来。

不对之处,请慈悲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