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扰 坚定修炼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一九九七年年末的一天,我回娘家,母亲不在家,说是去听法轮功师父讲法。法轮功是什么?抱着好奇的心,我找到母亲,也跟着听了起来。

听了一个小时的讲法,我就被师父讲的高深法理所震撼。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在心中呐喊:“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就是为这个来的。当时,我就坚定了要学法修炼的信念。

排除干扰 坚定修炼大法

回到家里后,我激动的和家里人介绍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并借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我公婆听了我的介绍,也同意跟我一起听课学法。

当听到第二讲时,公公开始消业,由于悟性跟不上,公公坚持不住,放弃了,而且也不许我们学,但他阻挡不了我要跟师父回家的决心。

婆婆学了几个月,有一次,他儿子下班回来,发现我们在听课,就要把录音机砸了,这时公公也出来和他儿子一起攻击我们。婆婆说,她也不想学了,也不准我学。见我不放弃,就增加我的工作量,一天也不给我闲空。下雨天外边的活不能干,怕我在家学法,就给我泡米或黄豆叫我推磨。下一天雨,推一天,下两天雨,就推两天磨,从不让我有空闲时间。我就把师父的经文放在旁边,一边推磨一边背经文。

公公婆婆恼羞成怒,到他儿子单位去告,说我不过日子,不干活,把钱都买大法书了,一次就花一千五百元(是他杜撰出来的),还告诉他儿子不给我钱。有一次,我正在吃饭,婆婆拿着铁锹把、粗而且很绿的向日葵秆狠狠打我的后背,但我一点都没有觉得痛,继续吃我的饭,就觉得身体像个棉花包,被打的“呯、呯”直响,响着响着突然没动静了。我边吃饭边回头看,原来棍子打的粉碎拿不起来了。那样粗的绿向日葵秆打个粉碎,身上会打出血的,可打在我身上,不但没感觉,过后看看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但当时不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痛苦,只觉得修大法太神奇了。

还有一次,婆婆跳着高的想挠我的脸,我只用一只胳膊挡着,她咋跳也挠不着,累的她顺脸淌汗,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边喘边说:“累死我了。”我觉得很好笑,于是忍不住笑了,婆婆看我被打笑了,就又骂了我一顿,我深知又是师父保护了我。

在修炼的路上,旧势力不只利用公婆干扰我,而且还利用丈夫来干扰我。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丈夫在单位受到的压力比较大,回家就经常拿离婚来威逼我,他让我在大法和他之间做一选择,逼我放弃修炼,问我要大法还是要他?我回答“都要”,他说不行,只能选其中一个,我选择了大法。丈夫说:那他就撤出他在我心中的位置,说我心中只有师父,没有他。后来在社会道德下滑中,他逐渐堕落,在外面有了第三者,当我制止他时,他说:“只要我放弃学法,他就甩掉小三,回来和我好好过日子,如果我不放弃修炼,就没‘资格’管他。”

我如何劝说他都不听,他的目地就是想让我放弃学法修炼,那是决对不行的。我当时暗下决心,无论谁、无论用什么方式都别想动摇我坚修大法的这颗心。最后,我们终于分手了。

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我小的时候,父母经常吵架,使我心中非常压抑。长大到了婆家,丈夫工作忙回家少,他们就以为我在他儿子面前说了他们的坏话。当丈夫回来时,公婆想儿子,总是陪着他,弄得我们都没有沟通的机会。

公婆、小姑子见我结婚几年不怀孕,就对我讽刺、挖苦,种种压力使我在这个家透不过气来,苦不堪言。几次想与他离婚,又怕我走后,他娶不上媳妇,从良心上,我又原谅不了自己,并且也会给娘家带来压力。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横心对外隐瞒我的苦衷,继续过下去吧。但心里总觉得命运对我太不公平,为什么什么苦都降到我身上,这得何时才能出头啊。

大法的法理驱散了我心头的乌云,好像把我带進了一个崭新的世界,我的精神、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那么充实、那么美好。师父告诉我们:“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师父的法解开了我的心结,让我知道了我们来在世上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返本归真。

师父还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从法理中,我明白了人所有的魔难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是业力轮报。悟到这一层法理后,我对公婆、丈夫的一切怨恨一扫而光。从此,无论公婆骂我、找各种借口打我,还是指使丈夫回来阻止我学法炼功,我都能用正念对待。对公婆的骂声,像听音乐一样,根本就不动心了,并且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能善待他们,因为我觉得他们活的很苦、活的很累,修大法的万古机缘他们却擦肩而过,很是为他们惋惜。

当我离婚后,师父点化我,不能马上搬走,还要同婆家共同住在一个院子里一段时间。我悟到那里可能还有我需要去人心的环境,还有没了结的恩恩怨怨。师父教导我们:“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我想,我必须听师父的话,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公婆只有一个儿子,在外地打工不在家,我就还和离婚之前一样,照顾他们,帮他们干活,经常把做好的饭菜分给他们一半。

公婆逐渐的被我的善感动,改变了以前对我的态度。那里的世人也被大法弟子的善所感动,他们都来关心、帮助我和孩子,发生了许多感人的故事。我悟到:他们也许是我生生世世的亲人,也许是我世界的众生,我一定要救他们。所以,当我搬到外地去住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他们,抽时间回去挨家挨户为他们作了“三退”,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的,乡亲们都非常高兴。

当初迫害刚开始时,我丈夫、公婆受邪恶谎言毒害,反对并诋毁大法,公公毁师父的讲法带,骂大法、骂师父,犯下了大罪,很快报应接连不断的发生在他身上。

开始我心里挺高兴,觉得他们是自作自受。随着不断学法,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在这个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有多少人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我的弟子,这样的人在未来注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这样,我们经过讲真相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2]我悟到:不管我们生生世世有什么恩怨,今世我们能成为一家人,一定是有很大的缘份。我是大法弟子,看到他们被谎言毒害,连连遭报,我不能不管。查找自己,以前真相讲的不到位,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他们明白真相,从谎言的毒害中走出来,重新做人。

于是,我给离了婚的丈夫写了一封真相信。同时给公公讲了他得的满身的蛇盘疮,医治两年不见好,痛苦不堪的原因;只有向大法忏悔,声明“三退”,才能转危为安的道理。这一次,公公婆婆真的听劝,明白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明白了善恶必报是天理,公公很快写了声明,婆婆作了“三退”。不久,公公满身的蛇盘疮治愈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