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谋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1)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共摧残致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其数字难以统计。从披露出来的案情当中,我们发现,有一些法轮功学员是中共刻意要杀害的,这其中包括许多女性法轮功学员。

为灭口进行的谋杀

李淑花
李淑花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法轮功学员李淑花,因给非法关押的丈夫送两张明慧网上的资料被绑架。在榆树市看守所,一群警察用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住,用大针扎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一恶警对李淑花说:“我必须叫你说出都跟谁联系,资料的来源。”一看李淑花不为所动,此恶警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李淑花的眼睛,把她的眼球都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恶人们害怕了,赶忙向上级请示。上级决定:灭口!据悉,李淑花最后就是被恶人用黑塑料袋套在头上扎紧窒息而死的。一位知情的公安干部透露,如果没把她眼球打出来,是不会让她窒息而死的。

显然,李淑花的死是因为恶警将她的眼球打了出来而导致的。如果按照常规处理,她的医疗费怎么出?瞎了一只眼怎么向社会和家人交代?要将她谋杀了呢,可谓一了百了,反正江泽民有“打死算自杀”的指令。

掩盖罪恶,焚尸灭迹

王华君
王华君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湖北麻城市白果镇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歹徒带到麻城市公安局,在公安局里她受尽折磨,被打得奄奄一息。深夜,昏死过去的王华君被警察抬到了市政府前的广场上后,又被这些警察点燃。其实,早在她被焚烧的当天下午一点半钟,麻城市已经全城戒严了,不准车辆通行。第二天消息迅速传遍全城,称在市政府前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自焚”,面目被烧得无法判别。然而有目击者发现,火刚起燃时,地上的王华君是躺着的,后被火惊起,身子动了一下,想挣扎着起来,在场的警察们惊恐万分,怕她叫喊出真相。但那时的王华君因受酷刑折磨,已奄奄一息,再无力气起身……当火完全熄灭后,人们发现她前身被烧焦,而后背没有任何燃烧的痕迹,并且她的喉咙前及后脑勺下有深深的刀印!

王华君被中共警察放火烧死,却栽赃说是“自焚”。看她被烧后喉咙前及后脑勺下深深的刀印,就知道她遭受的迫害肯定是致命的。湖北省麻城市恶警的想法与吉林省榆树市恶警的想法相当一致,都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而将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杀掉。只不过麻城的恶警更歹毒,想一次性的焚尸灭迹。其实即使没有目击者发现烧死王华君的现场,中共恶警也难以自圆其说:王华君是在众目睽睽下被你们绑架走的,却在当天夜间被烧死在广场上,她怎么去的?她会越狱?分明就是被你们摧残后烧死的!

老年农妇被蓄意害死

湖北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农妇刘晓莲,因修炼法轮功先后四次被中共当局绑架。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那天下着大雨,在赤壁高第一看守所,政保科科长蔡金平、看守所副所长邓定生、钱玉兰、女号管教宋玉珍和两个犯人,将老人劫持到市人民医院。警察们用脚镣手铐将她的四肢锁在病床的四角,开始给她打毒针。当天晚上,刘晓莲老人七孔出血,双耳象爆炸一样阵痛,肝、肺、胃好象要从口中吐出来,一解手便出来的就都是血块。恶警们以为她必死无疑了,就将她放回了家。

刘晓莲
刘晓莲

可是,刘晓莲没有死,还挣扎着爬了起来,到外面去揭露恶人对她的迫害。消息传到了公安那里,在她挣扎着爬起来的第二天,就又将她绑架走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赤壁市第一看守所以邓定生为首的多个警察,另加四个犯人,共十八人一起残忍地折磨她。邓定生想出了一个“五马分尸”的刑罚。他们叫四个犯人抓住老人的四肢,邓定生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五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就被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恶徒们就这样分撕着她,恶警们开始轮班用五十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打刘晓莲孱弱的身体,几乎打了一天,巨大的痛苦使她昏死过去。等老人苏醒过来,邓定生就说她的脖子太长了不好看,于是就抓着老人的头用力一塞,老人又昏死过去。老人还是没死,邓定生就用五十斤重的脚镣锁了她一个星期。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那天,邓定生带着一群恶警,对她毒打,打得她头上血肉模糊;四肢、脚骨、手骨、胸骨、腰尾骨全部被打断了。凶手以为她死了,把她丢到花园的水池边,可她又顽强的活过来了。失去了理智的凶手们开始用皮鞋踩着她的四肢,死劲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将她四肢关节全部搓开踩断,最后,她的手脚上的肉大块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头,有些骨头从中间裂断开,伸到外面……然而,老人还是没有死,又顽强地活了过来。

酷刑演示:踩膝盖骨
酷刑演示:踩膝盖骨

刘晓莲被摧残的事实被报道到海外之后,引起极大的轰动。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波文为刘晓莲老人发出了紧急呼吁,并向联合国负责言论自由特别报告专员送出了一项联合紧急控诉。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用大头皮靴疯狂地打刘晓莲的头部,致使她两眼流血,双耳出血,血象自来水一样从鼻子和口中喷涌而出,打湿了她的全身和监室里的棉被。

海外的报道与呼吁对恶警们是一个极大的震慑,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刘晓莲被抬出看守所时,一个恶警说:“如果她不死,那就是放出去一颗炸弹。”

刘晓莲被迫害的事实不断的被揭露出来。因为她承受的迫害太残酷,使迫害她的恶警和指使者十分惊恐,大有不害死她就不得安定的想法。于是赤壁镇恶警又以她发真相资料为由,将她绑架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刘晓莲被劫持期间,设法传出来她在精神病院受到的迫害。她写道:“我叫刘晓莲,六十七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身陷魔窟,至今已三月有余。邪恶伤我命数次,要我配合免遭迫害。我拒绝并回答说:‘正道绝对不配合邪道。’恶医张主任与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六千元钱来残害我的生命。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棍、电针电我四个小时、并指使年轻男精神病号侮辱、打骂、侵犯我。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十斤,毒害我的生命。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我被邪恶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我清醒时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用电针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用电针电击

从刘晓莲的自述中可以看到,那个恶医张主任为何会和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用六千元钱来结束她的生命?显然,精神病院的恶医受到了赤壁镇政府的指使。

刘晓莲老人多次被迫害到死亡的边缘,可她都顽强的活了过来。赤壁镇派出所一个何姓警察曾对人说,按道理刘晓莲早就应该死多少回了,如今居然仍活得好好的,这真是个奇迹!

刘晓莲被“五马分尸”的酷刑摧残后,海外明慧网等媒体予以曝光,并称誉刘晓莲为“永不凋谢的莲花”,使得中共极其恐慌,于是开始了对老人阴毒的谋杀。几乎与此同时,赤壁镇镇委副书记周新华找到刘晓莲的丈夫进行“商量”,说:“‘永不凋谢的莲花’这回是‘凋谢’定了,如果把她搞死,你打算要我们补偿多少安葬费呢?”显然,赤壁镇政府在谋杀刘晓莲老人的过程中起着主导作用,也难怪精神病院的医生要找他们商量杀人的价钱!

在以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刘晓莲就在蒲沂精神病专科医院备受摧残,经常性地被灌食,灌毒药、电针电击,造成她全身浮肿,生命奄奄一息。恶徒在确信她只能活二十几天的情况下,才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将她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刘晓莲老人离开了人世,终年六十八岁。

老人刚一去世,赤壁市“610”就电话祝贺赤壁镇成功了。赤壁市“610”的电话祝贺说明什么?不正暴露了它在谋杀刘晓莲的过程中所起的指导和督促作用吗?当然,这样的谋杀,我们不排除有中共更高级别的“610”下发过指令。刘晓莲的被谋杀最起码有这几个部门的参与:赤壁市“610”、赤壁市第一看守所、赤壁镇政府、赤壁镇派出所、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