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今年七月一次集体学法时,我和十多个同修被警察绑架。正当学法时,突然闯進很多警察将我们围住,并强迫我们停止学法。一女同修坚定大声说:“要学法,要修炼”!恶警上来两人把她拉住往外面拖出去。坐在地板上的一个同修被恶人反背手,头按在地板上,牙齿碰到地上都出血了。

这时我把腿盘起,立掌念正法口诀。一邪恶头目说把我们都带走,我坚定的说:“我不能走!”两个人把我立掌的两只手抬起往外拖,连鞋都没穿。将同修一个一个的弄到车上,旁边还有人看守,将我们拉到县老公安局非法关押 。到审讯室强迫我坐铁椅子上,我坚决不坐,顺式坐在地上,双盘立掌,思想发强大正念“灭!”他们叫我吃饭,我坚决不吃,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声音洪亮的说:“大法弟子!”声音震慑着邪恶,他们没有人说话。过了一会,我起身拿起桌上放的我的包包,两个人过来抢,要检查要看,我拿得很紧,两个人都抢不过去(里面装的真相币)。

一会恶警骗我说回去,我走出来,恶警又硬把我推上车,将我们拉到城郊外一个酒店里非法关押,一个房间两张单人床,五个人住。随后恶警检查我们身上和包包,并作记录签字盖手印,最后轮到我,恶警问叫什么名字,我很正气的说:“大法弟子!我们没有偷,没有抢,没说空话没骂人,为什么要检查?为什么要搜身?人没有自由吗?把文件拿来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在说这些话时堂堂正正,感觉很有力,是从心底发出来的。那人说是他的工作,你不接受检查没有办法,他自己就走了。

当晚四个同修挤两张床,我就坐在地上过一夜。第二天天亮后,四个农村同修吃了饭,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一会一个女警拿来好大一包葡萄,个儿很大的,叫我吃,我说绝对不能吃,吃了就欠你多少钱,我不能欠你的,饭也不能吃,水也不能喝,欠下的是要吃苦才能还的。我明白表示,只能在家里才能吃饭,只有我家属亲手给我的饭才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下午四点多钟,一直迫害大法弟子的国安来认人,说出我和妻子同修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说完就走了,害怕在这里久呆。过后我对在场人揭露他十几年前对我的关押迫害,还非法抢走我進京证实大法随身带的几千元钱至今未还,还扣我家属在单位的工资几千元。六点多钟来问我学法的体会和好处,要我签名盖手印,我想是在证实大法,就签了名,其它公安的什么都不签不盖印。

晚11点多恶警骗我说回家,出去后我坐后排中间,四个人将我送到医院检查身体,查完后又把我拉到看守所监狱,要关我七天,夜12点了,才把我送進监室。第三天吃过早饭后,一个高大的队长叫我出去,说要吃饭,不吃会饿死,这天他说了几次,我没动心,当时正值七月高温天气,嘴唇干裂了就接点管子水润一下。下午五点多两个警察队长又劝我要吃饭,我仍说不吃,他说找几个人把我拉出去灌食,我没有惧怕,也不动心,他们就走了。六点钟时候,铁门打开了,放我回家了。原定关七天,结果到看守所一天不到就回家了。

后来知道,同被绑架的同修都被抄了家,我家安然无事。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过程中我时时感受到师父对我的加持,同修的正念支持。我深深体会到信师信法,思想简单,放下生死,人心无存时所展现出来的法的威力,正念正行,堂堂正正时说出的话令一切邪恶胆寒,能解体自己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也能使被操控的人不好的思想因素全部解体。

所说的话不在于表面多么圆活规范 ,而主要在于说话时背后有多强的正念,才能真正达到解体邪恶,破除迫害,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