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清除了“血尿假相”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一、怎么尿中有血?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中旬,老伴葬礼刚刚结束,从美国回来主办丧事的二儿子正准备返回美国,我这八十五岁的老人在几次小便后,发现尿呈红色。

我感到奇怪,我想:尿为什么是红色的?是不是因为吃了血色柚子?我经过多年修炼大法和学法,头脑中早就没有“病”的概念。从一九九四年得法开始,十九年来,没有病业的干扰。

儿子到便池一看,他很吃惊,并说这是血尿。我想糟了!我的疏忽大意,惊动了这孝顺的儿子,给自己增加一道难题。

二、亲情难缠

儿子马上催我去大医院检查,我坚决不去。我说:“儿子,这是假相,我是修炼人,我跟你爸爸走的不是一条路(老伴没有修炼大法),我按照法的要求做,我会解决的。”儿子说:“我又不在国内,妈妈现在是全家的顶梁柱,如果您有病了,怎么办?您感觉怎么样?”我说:“哪也不痛,只是腰有些酸。”我依然坚持不去医院,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次日清晨,儿子告诉我:“妈!我一夜失眠,您可怜可怜您的儿子吧!”亲子之情让我心动了。看看尿已恢复正常的颜色,我答应他只在校医室看,只验尿,不去医院。我又一次的失策!

验尿结果:血尿,四个加号。儿子更加忧虑。他一定要亲自陪我去大医院,不仅要验尿,还要透视照相,看看肾和膀胱有什么变化,为此他要退掉返回美国的机票。我想:“血尿”既是“假相”,是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只有师父和法能救我,去医院是背道而驰的,怎么办?我又怕儿子为我愁出病来。

儿子说不动我,他又想了一个新办法:他从医院拿来测试条,在家测。这又苦了我了,我想最好找来一位同修替我尿一泡,不就过关了?!可是不成,儿子就在眼前,既不能打电话,又不能出去。没办法,我把茶叶水倒入尿杯给他。儿子测后说:“妈!你骗我,这是茶水!”我苦笑一下,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我说:“儿子!你别逼妈妈,‘血尿’是我修炼中有漏了!我加紧学法炼功,会解决的,会好的。”“你想想,自从我炼了法轮功以后,鹤发童颜,白里透红,直到现在,脸上没有皱纹!更为神奇的是,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镜,视力恢复到左眼一点五,右眼一点二,还能直视万丈光芒的太阳,只要看一分钟,太阳就变凉了!变成和月亮一样的白色的圆盘,它的周围是非常漂亮的蔚蓝色的天空,太阳前面是法轮,时向左,时向右的转动。这说明什么?天地万物都和法轮密切相关。这说明一切生命,一切物质都是法轮大法造就的。我只要踏踏实实的按大法要求去做,是不成问题的。”

儿子听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况且他就要启程返美,他只好委托邻居陪我去医院检查,然后电话再告诉他。

这位朋友了解法轮功,也了解我的心思,过了几天,她按我的要求,电告儿子,检查后一切无事,勿念。

三、清除干扰

学习师父评语文章《证实什么?◎师父评语》“这期间就是真假同在,人心与正念同在。干扰的目地都是在淘沙。师在看,神都在看,谁什么样就得什么果。”

我悟到,“假”主要表现在两方面:邪悟者乱法的种种“假相”表演和各种“病业假相”的表现。我主要谈后面一方面,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从明慧网上可以看到各地出现被“病业假相”迷惑的同修,因摆脱不了人心,不识真假,以假当真,只依靠医院治病消业,“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1]。有几位大法弟子相继离去,令我震惊。

与此同时,有几位老弟子,当“病业”假相一出现,就能认清这是魔的干扰,绝不承认,不配合。首先向内找,肯定自己有漏洞,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并默默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并解体它。在体弱无力情况下,坚持炼功,学法,有机会还讲真相救人,十分感人。他们很快正念闯出病业假相干扰,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有的几乎被折磨的只剩一口气,只要正念对待,很短时间就恢复健康。

我悟到,如果以人心对待假相,默认旧势力控制下的邪魔的干扰并配合它,以人为的办法驱除“病”魔,结果是“大浪淘沙”,被病魔夺走了肉身。反之,凡正念闯出病业假相干扰的同修,从病魔干扰一开始就能坚定否定它,马上发正念清除它,马上学法,真正站在法上解体它,正念越强,解体它越快。真正的正念正行了,其实它什么也不是,驱走病魔干扰的奇迹马上就会出现。这样的同修有一个特点,他们自始至终信师信法。

“血尿”既是假相,是旧势力钻了我的空子,空子在哪?有漏,漏在哪?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向内找。

漏,情!情带动了我。老伴的去世,令我动了情,我护理他六年多,在最后的三个月,换了五家医院。重病中,我每日都去医院,按照法的要求,我思考过,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我尽到我的责任,别留遗憾。他一旦去世,我会很冷静,不让情带动我,因此在告别会和安葬仪式上,我都比较冷静,比较理智。但是,当我一个人独处时,看到他生前的用品,就触物生情,心在波动,思念的情动了我。一个月中,出现过两三次。

我修炼这么多年,深知被人心带动对一个修炼的人是多么危险!令我感到安慰的是,他尊敬师父,尊敬大法。一九九九年迫害一开始,他就认为中共是错的,信仰是不能镇压的,这是冤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当恶人闯入我家时,他都是义正词严的为大法辩护。

他去世后,有功能的人看到他已经归了位。

我思念他的情感,在讲真相和救人中,在学法中,我终于从情中摆脱出来。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必须按大法的标准修自己。

我的讲真相和救人方面,我只在亲朋好友和学生中讲真相,都是熟人。救人力度不够,需加强。

经过思考,我跟三个儿子说,我今后为了修炼的方便,我独自生活,有困难有“小时工”帮忙,还可以给你们打电话过来帮忙。就这样,时间比过去多了,在救人方面我要加强力度。从第五届开始,六、七、八、九届大陆学员网上法会的所有的文章都听了,收获很大。在做三件事上,救人,讲真相和发正念方面和同修比差距很大。

学法方面,我做的比较好。从一九九四年学法开始,每次学法都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感觉,精神愉悦,身体舒畅,有时全身发热。学不够,从来不困。炼功炼第二套功法时,胳膊象通电一样,变得很粗,全身舒畅。炼功不用催,每日六时前,五套功法全部炼完。

发正念,重视不足,也不太善于运用,有时也不到位。每日四次正念准时发,午夜十二时,有时犯困,闹钟响过,想等几分钟,一下子睡着了!发生过几次,血尿假相出现后,我认为这是“漏”,再不敢怠慢。正念准时发,然后再用五分钟,清除邪魔对我肉体的迫害。

讲真相救人时,每次都不发正念,单凭口讲,当遇到对方不愿“三退”时,才想起没发正念。

这次出现“血尿”时,同修教我发正念,清除邪魔。要快做,最好一小时以上,还要请师父加持。我只是在每日四次正念之后,加五分钟正念:“全面解体清除以‘血尿假相’迫害我肉身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然后是正法口诀。这样做了以后,立竿见影,血尿立刻清除了。

可是,由于我每次便后,都要看看尿液。过了几天,又出现了血尿,我又感到疑惑。同修甲和乙都说,“这是你求来的”,“既是假相,你把心放下,不承认它,还天天看尿干什么?这不又是人心吗?”感谢同修的及时纠正。在正念中,我又从正面加了一段:“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听师父的,一切邪恶生命都不许、也不配干扰我。我如有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从这天开始,我的身体一切正常了。

这次魔难,对我心灵触动很大。师父说:“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我确实感到在这次魔难中有了很大提高。

以上是我个人所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