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找自己 可以发现问题的根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最近,在实修中,遇到问题向内找,有一些修炼体悟,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看到别人有问题向内找,发现原来是自己的问题

一次,同修A来我家,说她家的锅又没信号了,让我去维修一下,当时,我没在家。回来后,妻子同修告诉了我这件事,我听了,当时很来气。

我一直看A同修不顺眼,觉的她人心多,不精進,造成的干扰多,她家的新唐人总没信号,我都去修了好几回了,这回又来了。真后悔当初给她家安了新唐人。越想越来气,眼前不时浮现出她那张脸,怎么瞅,怎么不顺眼。自己就坐在那鼓气儿。

忽然想到,我为什么心里这么愤愤不平。该找一找自己的原因了。静下心来想一想。忽然意识到,看同修不顺眼的是观念哪,不是我呀!不是因为同修不符合法,而是因为同修不符合了那个观念的标准,所以那个观念在那里,才看人不顺眼、愤愤不平、来气。

想到这,一下豁然开朗。原来那种“看人不顺眼、愤愤不平、来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回头一想,自己把那个观念当成自己,随着它去“看人不顺眼、愤愤不平、来气”,真是觉的很可笑。

那天,我有时间去了A同修家维修。见面一看A同修啊,慈眉善目的。同修说:谢谢你啊,我家的锅已经修好了。她的侄子是常人,很爱看新唐人,这段时间来了她家,把她家的锅调好了。

后来我悟到:维修——为修啊!维修来,维修去,原来是为了修去我这颗人心啊!我这里归正了,同修那里就什么都好了。

不带有人心的交流,能使别人看到自己的不足

前几天,参加了一次手机和安锅项目的交流。我谈了自己在安装新唐人的过程中遇到问题、矛盾向内找,从而解决了问题、心性得到了升华的几件事。觉的自己讲的很生动,看到同修听的也是津津有味,心里觉的很高兴。

后来B同修谈了他安装新唐人的心得。B同修不善于言辞,感觉他的话很朴实。他说:一次,从楼外墙的梯子,背着锅,爬到七楼顶,去给一户常人家安锅。同修原来就有点恐高,爬这么高楼,也是有些紧张。

爬到半路,忽然觉的眼前发黑,耳朵也听不到声音了,意识也有些模糊了,好象中暑的状态。他用胳膊勾住梯子,心里对师父说:这家常人要看新唐人,这是他们得救的机会。我不能让他们失去这个机会,我一定要给他家安上新唐人,请师父加持。

过了一会儿,“中暑”的状态消失了,B同修爬上了楼顶,安成了新唐人。

我当时听后很受震动,一下看到了我的差距。B同修在干扰的危险关头,想到的是众生的安危,是一颗无私无我的心。而我刚才谈的都是自己如何找自己,自己得到了提高。说的还是自己,其实是一颗私心。

C同修是做手机项目的,他说:遇到了问题和矛盾才向内找,已经给证实法和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损失,还是法没学好。他说自己背法,在做事的过程当中,到那一步,人心自然就解体了。不带人心做事就不会有问题和矛盾的出现。C同修还提到了敬师敬法的问题。

我当时一听这话,觉的是针对我说的。好象被浇了一盆冷水。我刚才谈的就是自己遇到了问题和矛盾能向内找,还解决了问题,并引以为荣。被C同修一说,好象一钱不值。觉的脸上火辣辣的,面子快挂不住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不是滋味儿,有点儿恨C同修。

但想到了自己的这种状态不对劲啊,又想到师父讲:“碰到矛盾的时候都要向内找。”[1]我还得找一找自己的问题,心想:C同修看到了我的不足,帮我指了出来,也是为证实法和救度众生负责啊!也许我真的需要有一个大的提高了。想了一下自己,觉的自己有时学法姿势不端正,不够敬师敬法,也应该背法。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觉的还是有没找到的问题。

接下来D同修发了言,她开口就说:什么人心没有,不就成神了么?我听了以后,心里倒是有了些宽慰。感觉她的话是针对C同修的,不过我倒是能理解C同修的状态。我自己以前有过一段时间背法,确实思想中一有不对的念头,就能意识到并排斥它。觉的自己现在还是法学的不够。

D同修是做手机项目的,经常用手机对打讲真相,觉的她口齿伶俐,思维反应很快。她讲的也是很生动,说话也在法上,觉的她很精進。

因为还在找自己有什么问题,中午吃饭后,和协调同修聊了一会儿。我问协调同修对我的发言有什么看法。协调同修说:讲的很好。我觉的还是没有找答案。

交流会结束后,直接去找C同修,问他我的发言存在什么问题。C同修想了想,说: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他觉的很多同修法学的不够,我心想:原来C同修不是针对我发的言。

E同修找到我,对我说我应该看看《九评》,我问:我发言带有党文化的因素吗?他一解释,原来是认错人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F同修突然说我是“大名鼎鼎”,我当时并没有高兴。觉的同修这么说我,可能是我有对名的执着。

后来坐在我旁边的G同修问H同修:通过今天的交流会,找没找到咱们安锅过程中的不足啊?我听后想:听了我的发言应该有点收获吧?H同修沉默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第二天,我还在回想交流会中发生的事情,在找自己有什么问题。一下想通了:自己是带着显示心、欢喜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虚荣心在谈心得体会的。师父也是多次点化我,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没有C同修的“棒喝”,我也不会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D同修讲的很生动,可事后,我几乎是想不起来她都说了什么,也没有从中看到自己有什么问题,只是觉的她很精進。我感觉她带有显示心、欢喜心在讲。师父通过她,让我看到了自己。显示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这些心是在证实自我。所以给人的感觉是:发言的同修“讲的很好”(协调同修对我的看法),很精進。可是因为是证实自我,不是证实法,所以并不能使人看到自己的不足。师父就安排了G同修和H同修在我面前的对话,点化我。E同修让我看《九评》,虽然表面上看是认错了人,但哪有偶然的事情啊?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的交流中有党文化的因素——浮夸。自己确实有一句话夸大了,目地是显示、证实自己。

而F同修说我是“大名鼎鼎”,是师父通过她的口点化我,我有求名的心。我想:“大名鼎鼎”是人的状态,如果一个修炼人给人以这种感觉,那是因为相由心生,是带着“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说话办事造成的。而B同修虽然不善于表达,但不带有显示心、欢喜心等人心的朴实的话,却使我一下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找到了这些心之后,觉的自己的心态也变的平和了。晚上出门前,和妻子同修谈了一下这次找自己的过程和悟到的理。刚要开门走,妻子同修很平和的说了一句:“以后别忘把书架门拉上。”我听这话的语气感到很惊讶,妻子平时对我说这些话时,都是带着指责和怨气的。我说:你提高了!妻子笑着说:“听你刚才那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一听这话,我感动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与妻子相处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听她说这话。回想一下,自己以前总是带着指责和怨气说:你得精進啊,你得修自己啊!可是每次都是适得其反。没想到这次平和的谈这次找自己的过程,真的让妻子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真的让我见证了:不带有人心的交流,能使别人看到自己的不足。

通过这次向内找,我还有了新的认识。以前总是听别的同修谈到师父的点化,我好象很少感到师父在点化我。我发现向内找真的是个宝。通过这次的向内找,我感到:师父真的是处处在点化我,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真正的在法上有了提高。

以上为个人现阶段所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