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向内找 解体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对于这句话早已耳熟能详。师父也在多处讲到过修炼中向内找的法理,告诉我们的是最捷径的修炼方法了。

可我在十几年的修炼中还是不会修,不知道怎么修,不知道怎么找。有些明显的执著被通常的观念掩盖着,似是而非,不能痛下决断。不易觉察的那些呢,又像一堵堵墙一样挡着你,使你固步自封,不能精進。甚至,旧的没去掉,又添新执着。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常常在不经意间用一些量化了的指标来衡量自己的修炼状态。比如;今天学了多少法、发了多少真相资料、打了多少真相电话、发了多少短信、劝退了多少人等等。数字满意时,就觉的修炼状态好,甚至沾沾自喜;不满意的时候,垂头丧气,怨天尤人,都不给家人好脸色看。几乎把完成这些数字当成了修炼,其实已经偏离了真正的修炼状态而不自知。不了解的同修还觉的我很稳、很精進,自己也觉的自己三件事做的主动,对法理解的也不差,心性也还可以。直到一次突然的魔难来袭,我才被迫向内找,发现自己其实修的很糊涂,很浮漂。学法不入心,求数量,走形式,不向内找,把做事当修炼等等,甚至根本就没有实修。

这一场魔难发生在今年的四月份。午饭后,我把需用的资料、光碟、封好的劝善信和语音电话以及备用电池、电话卡一一准备停当,背上挎包就出了家门,下着楼梯就开始清理自己,发正念。突然间右边的腿软、沉、隐痛,有点用不上劲儿,心想:想干扰我不让我出去,没门儿。当时扶着楼梯扶手下了楼,坚持走了一段路,就没事了。

当天夜里炼功,又感觉右臂抬举有点沉、痛,没多理会。第二天早上赶集买菜,右手不能提东西,疼痛、无力、活动受限,还没太在意。上午,想到同修送来的两本电话号码簿很长时间了,一直没顾上整理,就想把它整理出来。但是胳膊放在电脑桌上,很痛,很不舒服。由于前一天对付腿痛的方法觉的很奏效,所以就想,越不舒服,越得对着干,否定它,不承认它,坚持把文件整理完。当时整个胳膊都麻木了。到晚上六点发正念时,整只手臂已经彻底不听使唤,立掌都得用左手扶着,一松手就掉下来。而且,从肩膀以下象断裂了一样的痛。

从修炼以来,我没有消过什么大的业,遇到这样完全出乎意料的激烈反应,思想上就有点扛不住了。人的观念,负面的思维都出来了。丈夫(同修)提醒我向内找,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同时两人都加大力度发正念。但是明显感觉到念力不集中,头蒙蒙的。

常人中的那些医学常识、观念时不时的反映出来:是不是一个姿势打电脑造成的肌肉损伤?肩周炎?心绞痛的变异表现?再加上之前右腿的症状,又想会不会是脑血管出了问题?等等各种不好的念头合着伙向外翻。我努力的排斥它们,收效不大,我想找一段师父有针对性的讲法,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打入脑子的就六个字“修炼人没有病”。

其实,如果我够信师信法的话,够精進的话,这六个字当时就足以解决那混乱的思想状态了。而我不是,胡思乱想中,对自己是否达到没有病的状态没有自信了,甚至想到试图用镇痛膏暂时止止痛也好哇。现在想来觉的挺可笑,可当时就冒出来那不好的念头。多亏立即就警醒了,否定了那一念。同时再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念力集中了,思想也觉得纯净了。

虽然接下来功炼不了了,觉也不能睡了,一躺下就疼的受不了。但是,坐着学法就不疼,无奈,为了不影响家人的休息,我把毛毯抱到沙发上,坐在客厅里学法。由于平时人的观念比较重,对睡眠看得很重要,学一会儿,就总想试探着睡一会,但翻来覆去还是不行。最后下决心不睡了,学一会法,发一会正念。实在困的不行了,闭上眼睛想想修炼中存在的不足和困惑。

这个状况一直持续了五个晚上。期间,参加四次集体学法,出人意外的是,凡是去学法,既不疼,也不困。甚至,其他同修都没发现我的不正确状态。当时,我和丈夫都觉得挺奇怪的,悟不透,也说不清。

写到这儿,“相由心生”[2]几个字一下子打入脑中,同时似有所悟:难道这异乎寻常的现象是由自己的心造成的?之前,对师父讲的“相由心生”,认识上只局限在“心不动,乱象不生”。从没有想过:心向正的方向动,事物能向正的方面转化这样的一层法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师父讲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3] 对于象我这样粗心的人来说,平时很少自觉的深刻的静下来查找自己,有些不易觉察的执着也很难暴露出来。即使暴露出来,自己也意识不到。当我真正静下来从新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时,发现方方面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差距。

当我自问,学法入心了吗?结论是好长时间没有悟到新的法理了。放下生死了吗?为什么还有怕呢?对病的执着完全放下了吗?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了吗?当遇到事时第一念都在法上吗?时时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了吗?修炼了十几年了,到底修去了多少执着心?按照师父的要求,自己真正改变了多少?扪心自问,对得起师父的苦心救度吗?对得起师父为自己的承受吗?不管业力也好,不管你旧势力的迫害也好,在正念面前,算得了什么呢?向内找,修自己,就是不承认你旧势力的那一套。右手不能做的事左手做,手抬不起来,就靠着墙把手撑上去炼功,出门把右手放在上衣口袋里,或者干脆用带子攀到脖子上,走路快,蹾着疼,就走慢点,该做什么做什么,三件事一件都不误。

期间,还与同修们到外地近距离对黑窝发正念,并与丈夫配合顺利的处理了三处长期毒害众生的邪恶宣传瓷片。就这样,前后不到一周,右臂完全恢复正常。

通过这件事,在向内找中,发现了许多修炼不实的地方,也暴露了很多平时不易觉察的执着心,比如:当丈夫在法上帮我分析问题时,我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冷漠!这个时候,那个情就开始做怪,希望得到别人照顾的心出来了;孩子出来進去,没有给我打招呼,不平衡的心露头了:平时我都伺候着你们,现在我有难了,象没看见一样!怨恨心、求回报的心开始蠢蠢欲动;饭菜不合口了,饮食单调了,贪吃的心也上来了。

过去也总说向内找,但总也找不准,找不到。找不到怎么修?自然也就没真修。现在不一样了,什么事闹心了,我会及时的找到是什么心在起作用,抓住它,去掉它。在这件事中的另一个升华是对怎样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过去一直认识不好,不知道怎么去做。经过这次亲身的感受,真正体悟到修炼的严肃。否定旧势力,不止是嘴上说,也不止是心里想,那是行为上真正做到,才是真的否定。一旦你真的从思想和行为上都坚决不承认它、否定它的时候,它真的什么也不是。

以上是自己现阶段修炼状态中的一点粗浅体会和认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希望能对处于魔难状态中的同修有所借鉴,也希望不同层次不同认识的同修不吝赐教。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