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毛毯的奇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回顾自己走过的修炼路,我有一个最深的体会,就是: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

送毛毯的奇遇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和两个小女同修去北京上访,晚上在北京火车站的地上打坐,刚盘上腿,又来了两个武汉同修,我们四人在一起切磋交流。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提着一个袋子来到我的跟前,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又问这么远来干什么?我对他说:“我们是学法轮功的,这个功法太好了,政府不准炼,也许政府不知道真实情况吧!”他说:“天安门广场在抓人,你怕不怕?”我说:“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好人怕什么?不怕才来的,怕就不来了。”他说:“你们去哪里住宿?”我说:“太晚了,我们就在这里过夜。”这时他拿出一条很新的大毛毯给我们盖上。我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他说没车了,并且问我们第二天晚上还在这休息吗?我告诉他还来。

第二天晚上,那人又把毛毯给我们送来了。我心想:这个人这么好,我得看他去哪里。我就看着那人的身影,当时候车室人稀少,那人一晃就不见了。我们又在那呆了两个晚上,最后也没见他来取走毛毯,可是毛毯却不见了。当时我也没多想,现在回想起来,是慈悲的师父在关心着我们这些真修的弟子啊!

“她是怎样下来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他们把我的双手双脚铐在一个八、九十斤重的铁砣上,吃饭、上厕所也不开铐。如果连铁砣一起从铺上蹦下去,就会砸碎屋内的地板砖,如果不下去就无法下地小解,我就想:师父帮帮我吧。这样我一下就轻飘飘的下到了地面上。同监室几个吸毒的刑事犯人都在厕所晒太阳,牢头说:“奇怪,她是怎样下来的?”另一人说:“刚才我看见她全身放光。”

师父呵护我走出派出所

一次,我带了满满两大袋真相资料,去几个没发过的村里去,发到最后那村口,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我本已走过去了,一想又倒回来给车里那人一份资料。谁知那人是个便衣警察,他大叫一声“站住”,于是我便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劝,把我铐上,打电话叫来派出所警察,把我塞進警车,让我坐中间,左边那人不停的用电棍对准我的耳朵,啪啪的打着火花,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他们身后的一切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我。最后那人泄了气,对右边那人说:“一点动静也没有。”

在派出所,他们铐上我的双手,对我搜身,那天我没带钱包,手机里什么信息也没有,只搜到大袋子里面剩下的几张不干胶和几本小册子。下午五点五十五分,我闭上眼睛发正念,他们都知道是发正念,几个人同声说:“发正念!发正念!”一高个儿警察跑过来用力卡住我的下巴,我睁开双眼看着他,微笑着发正念,清除他身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一会这人就走了。

我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给我做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马上出去救更多的人。刚说完,進来一个年纪大的,他看见摊在地上的不干胶,就念上面的字:法轮大法好。另一个人也拿着小册子念:哪里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众生就有福气。然后问我说的对不对,我说对。刚進来的那人问我:是你自己回家?还是我送你回家?我说我自己回家。临走时,他们说明天来推车子和拿袋子。就这样我正念走出了派出所。

欣慰众生在觉醒

我牢记师父多救人的教导,已记不清向世人发出了多少《九评》、神韵光碟、各种真相小册子及各种资料,每次都是大包大袋的发,带的再多也是一抢而光。

有一次,有一个人拿着神韵光盘对我说:“这辈子如果没得到她,我冤死了。”还有一个人说:“听说这个最好看了,我也要一个,我没有影碟机,我得去买一个DVD。”还有一个年轻人说:“你的电动车胎没气了,我回家拿打气筒给你打打气,你天天跑很辛苦,真不容易,我很佩服你们法轮功。”

今年四月十五日,乡派出所一警察来我村办事,一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我说:“真善忍好!你要常念这救命的九字吉言。”

看到众生在觉醒,真是令人欣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